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人脱裤让男生摸下面-趴玻璃上做给别人看

2021-07-17 10:04: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烟袅袅,火锅的香气不断扑面而来,刺激着众人的味蕾。
  可桌上唯有封皓搓着手,对火锅垂涎不已。
  大冬天吃火锅什么的最爽了。
  江小四在做饭这块,也就粥和火锅不算黑

白烟袅袅,火锅的香气不断扑面而来,刺激着众人的味蕾。
  可桌上唯有封皓搓着手,对火锅垂涎不已。
  大冬天吃火锅什么的最爽了。
  江小四在做饭这块,也就粥和火锅不算黑暗料理。
  并且呢,他调的火锅味道还很不错,营养又养生。
  封皓等锅烧开后,先盛了碗清汤尝味,“江小四,你做火锅有一手啊。”
  这汤,味道是真不错。
  但江弛并未搭理他,将酒往碗中一倒,满满的一大碗,“严总,请。”
  话落,直接一口闷了。
  严铭川自然也是个狠人,话不多说同样喝了一大碗酒。
  一滴不剩。
  封皓看的嘴角直抽,这俩人抽的哪门子风?
  好端端的,怎么杠上了?
  “江少,听闻你是熙熙老师,这段时间多谢你对她的关照,我敬你。”严铭川说完,又是一碗酒下肚。
  严铭川这人属于冷面阎王,时常冷着张脸,面无表情,身上一股子上位者的气息。
  让人在面对他时,不自觉的就会被压制。
  他这话说的面无表情,好似只是公事公办的说上这么一段话,可那种将凌熙归为自己人的口吻,让人听着很不爽。
  江弛眉心不由跳了两下,唇角笑容淡了些,“严总怕是有所误会,我照顾凌熙完全是……康叔的嘱咐。”言下之意就是别自作多情。
  严铭川跟凌熙关系再亲近,能亲的过康外公么?
  康外公的份量那可比严铭川重要多了。
  严铭川捏着杯子的手一紧,一时有些无言。
  没办法,纵使他跟凌熙相识多年,可若真比起来的话,自然比不上她外公。
  “啪!”凌熙一拍桌子,“你俩有完没完,喝不喝了?”
  她冷冷扫了眼两人,眸中的警告与烦躁十分明显。
  凌大佬这一发话,俩人哪里还敢多话,短暂的收敛敌意,开始吃火锅,喝酒。
  封皓开了一瓶酒,往嘴里灌了一口,这会才有点明白过来。
  合着,这严铭川是江小四情敌啊?
  啧,他人都还没追到手,情敌就出现了,也难怪江小四会是这幅模样。
  再者说,看人家俩应该是认识挺久的,关系肯定比跟江弛好。
  他有危机感也属正常。
  难怪,就他那酒量还主动提出喝酒。
  啧,急了。
  之后,饭桌上的氛围还算融洽。
  喝着酒,吃着火锅,偶尔聊上两句。
  转眼就过了十点,地上,桌上一堆空酒瓶。
  严铭川神色如常,唇边噙着一抹冷笑,“江少的酒量似乎不太行。”
  江弛这会确实有些上头,脸又开始变的透明,敞开的脖颈微微有些泛红。
  “是吗,不如继续?”他就算真的喝不了,也不可能在严铭川跟前败下阵来。
  这可不仅是一桌酒那么简单。
  “严铭川,差不多行了,你回隔壁去。
  封皓,把人拉走。”凌熙糟心的打断两人。
  这都什么事?
  明明是头一天见,怎么像仇人似的?
  再让他们待下去,怕是家都能给拆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严铭川喝酒也这么上头?
  还有江弛,跟有病似的。
  “成,那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一声。”严铭川站起身,取了外套就打算离开。
  “那个,江小四要不咱们也上楼睡觉吧?”封皓拍拍他的肩膀,小心翼翼的问。
  他纵然脑子不太聪明,却也猜到这两人在较劲。
  这种时候,他说什么都会变成倒霉的炮灰。
  还是得小心为上。
  江弛定定看着凌熙,霍然起身抓住她手腕,“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凌熙蹙眉,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这人怕不是撒酒疯?
  但那抓着她手腕的力道很紧,三两步就将她拉入卧室。
  “砰!”房门被大力关上,留下客厅里面面相觑的两人。
  严铭川手里还拿着外套,站在原地停顿两秒,最终还是识趣的离开。
  *
  卧室。
  厚重的窗帘将光线遮挡,屋里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凌熙。”那清润低柔,带着酒气的声调在耳边响起。
  “你想说什么?”
  两人靠的很近,江弛几乎整个人压着她,除去身上的酒气味,还有那撩人的气息。
  很不自在。
  须臾,一只手撑在她身侧,“凌熙,打了我,还威胁我,你得负责。”
  “什么?”凌熙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在说什么胡话?
  而后,江弛细数她的罪行,“第一次见面,你揍了我。
  第二次,在你外公家,揪着我衣领威胁。
  第三次……
  第四次……”
  “凌熙,你要负责。”江弛又重复一遍方才的话。
  凌熙有些发愣的看着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人莫非是在对她表白?
  可……这种表白方式,怕不是抖M吧?
  她冷嗤,“我若是不呢?”
  她打的人多了去了,威胁的人更多,若每个人都来找她负责,那怕是得排一条长龙。
  闻言,江弛清贵尔雅的一笑,语气笃定,“凌熙,相信我,这世上只有我能配得上你。”
  说完,忽然身子一歪,直接倒入她怀中。
  “江弛,你少来这套。”凌熙将身上的人推开,刚要骂他两句,却瞧见某人滑倒在地。
  双眼紧闭,不省人事。
  她一愣,“江弛,喂。”伸手拍了拍他的脸,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这还真是喝大了?
  然后,凌熙将封皓叫来把人拖走,她可不想收留一个醉鬼。
  等一切都收拾好,凌熙去洗了个澡上床休息。
  只是,一躺到床上满脑子都是先前江弛的那番话。
  辗转反侧,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悄然发生变化。
  *
  夜凉如水,冷风瑟瑟。
  一道略显单薄的身影倔强的站在楼下,不住的来回走动,张望着远处。
  终于,一辆轿车缓缓驶入,一下车看到站在冷风中的她,“丽丽,你在这站着干什么,不冷吗?”
  时丽娇一见到他,立马就扑进他怀里,眼泪一个劲往下掉,“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傻瓜,说什么傻话,天气冷,快上楼。”凌振兴紧紧拥着她,两人一起上了楼。
  等进了门,时丽娇一把抱住他,又开始抽抽搭搭的哭,“兴哥你是不是……打算跟敏姐和好,不打算要我了?”
  美人落泪,梨花带雨,哪怕屋里并未开灯,他却依旧看的一清二楚。
  这心,一下子就软了,帮她拭去脸上的眼泪,“没有的事,我怎么会不要你。”
  可他越是伸手去擦,时丽娇的眼泪就越多,并且一句话不说,就看着他默默流泪。
  那模样,看的凌振兴心疼,“丽丽你别想太多,我这段时间比较忙,抽不出空来,别哭。
  我怎么会跟康敏和好,我是在骗她罢了。”
  “真的?”时丽娇止住眼泪。

本文标签:趴玻璃上做给别人看

上一篇:小雪又嫩又紧又会夹(少妇的下面好紧)全文阅读

下一篇:强迫漂亮人妻肉体还债(多人玩弄浪货)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