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女被两根凶猛挺进动态图/不要不可以在学校里做有人

2021-07-17 14:28: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耿天鸣骑车带着钟灵继续往家赶。坐在后座上一直沉默不语的姑娘忽然幽幽道:“你送我,蒯蕊好像不高兴呢。”

耿天鸣故意装糊涂道:“是吗?我怎么没觉得,你多心了吧?&

耿天鸣骑车带着钟灵继续往家赶。坐在后座上一直沉默不语的姑娘忽然幽幽道:“你送我,蒯蕊好像不高兴呢。”

耿天鸣故意装糊涂道:“是吗?我怎么没觉得,你多心了吧?”

女人怎么可能不了解女人呢?钟灵顿了顿大胆问道:“你跟她……不是那种朋友关系吧?”

女人的心眼还真是小,耿天鸣无奈道:“不是!你放心,我跟你们俩的关系是一样的,都是同学!”

钟灵哼了一声,撅着小嘴道:“哄谁呢?她那么好看,你们男孩子能不喜欢吗?”

空气中顿时充满了老陈醋的酸味,耿天鸣故意逗她道:“你也长得也不难看,按你的说法,我肯定会喜欢你了?”

钟灵的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捶了他后背一下娇嗔道:“坏蛋!胡说八道什么?羞死人了!”

女孩子还真是种很有意思的人,喜怒哀乐的转变往往就在一瞬间。耿天鸣暗觉好笑道:“我可提醒你,最多还有两个月就要中考。考完中考,现在的同学就会各奔东西,将来不在一起的话,再好的朋友也会成了路人。”

耿天鸣话糙理不糙,他们毕竟还是学生,大部分时间要花在学习上。不在一个学校的话,分别的时间长了感情上自然会变淡,哪里还会有什么机会发展成男女之情?

“过一阵就要报志愿了,你准备报一中吗?”钟灵坐在后座上,呆呆出神道。

“当然,你不是也要报一中吗?”耿天鸣笑道:“一中是我们这儿最好的学校,能考上的话为什么不报呢?”

钟灵低下头犹豫道:“我……我总是……总是感觉自己……这次怕是考不上一中。”

耿天鸣诧异地扭头瞧了她一眼,碰巧钟灵也抬头望来。两个人眼神触碰在一起,立时擦出了火花,姑娘脸颊微红含羞低下了头。

耿天鸣心下微动,好心劝慰道:“尽自己最大努力去考就行,其他的不用想太多。不是有那么一句格言吗:不放弃自己你就会成功。只要我们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即便真考不上,也不会空留遗憾。”

耿天鸣的话语拨动了姑娘的心弦,她暗自感慨道:“我的这些苦恼好像只愿意说给他听,而且他也能帮我一一化解。唉!要是能仍然跟他在一起就好了。”

把钟灵送到她家楼下,耿天鸣调转车头道:“一会儿我来接你。”

“不用!”钟灵笑着摆手道:“我跟老师请假了,晚自习在家里自学。”

不用接送钟灵省却了很多麻烦,耿天鸣心里一松,飞身骑上自行车道:“那我走了,再见!”

“再见!”钟灵目送着他渐行渐远,一拐弯不见了身影,方才恋恋不舍地抬起脚来一步一步挪进了单元门。

晚上下了晚自习后,耿天鸣陪着蒯蕊往玉清小区方向逶迤而行。蒯蕊好奇道:“你怎么不送钟灵了?”

“她请假了,晚自习不用来。”耿天鸣坦然道。

蒯蕊撇嘴道:“她有爸妈,干嘛非要你接送?她也真好意思?”

耿天鸣无奈解释道:“我们是前后楼的邻居,能帮一把是一把。”

“哼,就你愿意硬充好人……”蒯蕊醋意十足道。

耿天鸣正想着再解释几句,忽觉心头一凛,一种危险来临前的预感迅速席卷全身。他当即一脚刹住车警惕的抬眼四顾,蒯蕊见状也忙停住车问道:“怎么了你?”

“不大对劲。”耿天鸣说着,伸手去摸书包里的铁棍,没成想却摸了个空。原来曹栋一直没有动静,加上临近竞赛,耿天鸣便放松了警惕,把铁棍留在了家里。如今突然遇到紧急情况,再想找铁棍已然是来不及了。

正在懊恼间,但见四五条人影从路边冬青丛里嗖嗖直窜而出,朝着他俩飞一般猛扑过来。

耿天鸣看得真切,那群人领头的正是一脸凶相的曹栋。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他们俩做出反应,曹栋等人眨眼间便扑到了跟前。

敌众我寡,对方手里还拎着棍棒,力量对比上可谓是非常悬殊。耿天鸣也不认为自己是能够力挽狂澜、以一敌百的盖世英雄,赤手空拳下怎么算也打不过眼前这五个凶神恶煞般的壮汉。

有道是情急生智,耿天鸣忽的灵机一动,朝蒯蕊喊了声:“守在这儿别动。”话音未落自己一转身拔腿就跑。

蒯蕊还是个小女孩,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当即吓得尖叫一声,全身缩成一团捂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曹栋挥舞着木棍猛冲过来,见耿天鸣毫不犹豫丢下美女狼狈逃窜,禁不住得意道:“小子,今天看你往哪儿跑?”

五个人一拥而上,跟着耿天鸣的背影追了下去。跑出去百八十米,耿天鸣再回头瞧时,对方已经三三两两拉开了距离。

耿天鸣暗哼了一声,又跑出去四五十米,再回头看时,由于脚力的不同,身后只剩下了两个气喘吁吁的追兵。

耿天鸣故意放慢脚步,待到身后追兵渐渐迫近时,忽然身形急停,借着冲劲来了个标准的转身后旋踢。

身后那家伙根本没想到他能在奔跑中做出这等动作,连躲都没来得及躲,毫无防备下被他一脚正踢在太阳穴上,仅来得及闷哼了一声便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一时间人事不省。

随后追上来的混混见此情形啊了一声,还没等他明白过来,耿天鸣早已紧跑两步扑上前去,一个垫步连环脚飞身跃起,狠狠踹在了他脸上。

那家伙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只感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仰面直挺挺摔倒在地,手里的木棍也跟着滚落一旁。

众寡悬殊下出手绝不能留情,耿天鸣随手捡起木棍,又扑向了紧跟上来的曹栋。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曹栋面目狰狞冲到面前,抢先抡起木棍兜头就砸。电闪雷鸣间耿天鸣脑海里却是一片清明,眼见对方棍子高高举起,腹部漏出了好大空挡。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拼着命猛地向前一冲,抢入其怀中横棍一捅正戳在曹栋的肚子上。

只听得曹栋惨嚎一声,不得不丢下木棍捂着肚子躺倒在地,剧烈的疼痛使得他身体不由自主卷曲成了一个虾米。

须臾片刻间,对方已然有三人倒地。耿天鸣万没想到千钧一发之际,自己竟然有如此厉害的身手,意气风发之下眯着眼冷冷看向了不远处剩下的那两个混混。

一对五,瞬间打倒了三,这TND还是人吗?剩下的两个家伙见此情形顿时吓破了胆,哪里还有勇气冲上前来逞能,慌不迭丢下手里的棍棒急匆匆逃命去了。

一场大战下来,耿天鸣这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大汗,手脚也有些发软。他稳了稳心神,没有理会另外两个躺地挺尸的混混,径直来到曹栋身前一脚踩住他,用木棍戳着他的脸厉声喝道:“曹栋,你还敢带人偷袭我?你不是挺能吗?起来咱俩继续打!”

好汉不吃眼前亏,曹栋眼见得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虽然心里面暗自后悔没把陶冠军喊来,嘴上却只能忍着疼低头服软道:“耿老大!我服了,你饶了我吧。”

耿天鸣只是个学生,并没有混过江湖,见对方认输服软便不愿再跟他纠缠,抬起脚警告道:“以后你要是再敢骚扰蒯蕊,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不会了。”曹栋识趣地闷声道:“输了就是输了,我不再找她的麻烦就是。”

耿天鸣丢下他急急回到蒯蕊身旁,扶起女孩子关心问道:“你没事吧?”

蒯蕊原本以为耿天鸣跟陈黎明一样,见势不妙便抛下她一走了之。已经绝望的她万没想到他却像从天而降的盖世英雄,切瓜砍菜般收拾掉曹栋一伙人,于危难之间再次拯救了自己。

“天鸣……”姑娘情动间已然是芳心暗许,情不自禁扑到耿天鸣怀里啜泣道:“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耿天鸣没成想女孩子竟然如此大胆,大庭广众之下竟敢投怀送抱,登时脑海里一片空白,张着双臂身体连动也不敢动一下,只是连声告饶道:“别!别这样!让人看见了不好!”

青春期的男孩渴望与异性  交往,对女孩子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同时面对美丽的女孩时,也会产生一丝自卑和怯懦。矛盾的心理交织下,男孩子往往秉承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心态,跟过分美貌的女孩保持一定距离,省得在她们面前不小心吃瘪而丢份。

虽然耿天鸣和蒯蕊是同桌,彼此也了解了不少,但是毕竟时间太短,加上年龄又小,他既不敢也不愿把两个人的关系向旖旎处想。所以面对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果断地抱住她,还是把这个烫手的山芋尽快地给推出去?

蒯蕊见他紧张地脸色发白,会心一笑站稳身子道:“你还真是个柳下惠!我又不会赖上你,害得什么怕?

本文标签:不要不可以在学校里做有人

上一篇:大胸警花做奶牛小说-在美艳警花的娇躯上冲刺

下一篇:小芳乱系列合集txt(适应了的巨大)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