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双性受同时被两个攻失禁/百合多种道具坐到哭h

2021-07-19 09:00: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陆舒不阻止孟黎柯没有别的原因,单纯就是因为孟黎柯是为了自己好。

  虽然孟黎柯的行为有利用这些图尼丝哨兵们那浓烈的怒火以及爱国心理的嫌疑,但如果能把这一腔怒火转化为

陆舒不阻止孟黎柯没有别的原因,单纯就是因为孟黎柯是为了自己好。

  虽然孟黎柯的行为有利用这些图尼丝哨兵们那浓烈的怒火以及爱国心理的嫌疑,但如果能把这一腔怒火转化为射向敌人的子弹,又何尝不是一种好事呢?

  况且有些生活拮据的图尼丝老兵也确实需要这一笔钱。

  军官听出了孟黎柯话里的意思,便开始和孟黎柯探讨起了相关事项,陆舒看着孟黎柯在跟军官谈话,顿时感到有些无趣,便一个人走出了那间士兵宿舍,绕过走廊出了哨所。

  陆舒觉得,既然自己对于利用这帮子哨兵还有点心理负担,那不如眼不见心不烦,直接把事都丢给能人,自己就少给他添麻烦吧,从伦汀到图尼丝,他给肥宅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陆舒走出哨所的这一路上,凡是他所见到的哨兵,不是神情严肃的停下脚步向他敬礼,就是迫不及待的冲上来给他一个熊抱。

  阿剌伯人表达尊敬和喜爱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一个熊抱,这让陆舒极不适应。

  因为不只是熊抱,他们有时候还要把脸贴在对方脸上左右蹭三下,在西北风号上陈骅给他科普过,这叫贴面礼,阿剌伯男子之间表达友好的礼仪之一。

  不适应的原因……主要就出在这个贴面礼上。

  图尼丝大兵里面有些稍微上了年纪的都喜欢留胡子,比如陆舒的老伙计卢瑟,这货就是个典型的阿剌伯中年人,留的胡子又长又乱,不是那种修剪得体的山羊胡,是络腮胡子,贼挠人的络腮胡子。

  天可怜见,陆舒还没有体会过被爸爸拿胡茬蹭他脸的全球通用操作,就先被这群年龄跟他老爹有得一拼的老兵们这样玩了个遍。

  孟黎柯再次从哨站里走出的时候,陆舒刚刚摆脱一名给他行完贴面礼的哨兵。

  这狗日的哨兵既不是大胡子也不是没胡子,他是个短胡子,刚刮过没多长时间的那种。

  “妈的……我还不如呆在他们宿舍里。”陆舒正在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着被那群热情过头的哨兵蹭红的脸,突然看到孟黎柯跟着军官一齐从哨站大门里走出,顿时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向两人跑来。

  至少有军官在旁边,那群哨兵应该能收敛一点。

  “谈好了吗?”陆舒走近,向孟黎柯问道。

  “呃,谈好了,不过我现在还有点事儿想要跟你谈……”孟黎柯迟疑的望了一眼旁边的军官,军官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放心吧,兄弟,你有这份心是好的,无论如何,你永远是我们的朋友。”军官话音刚落,又伸出手和孟黎柯简单握了一下。

  孟黎柯用力摇晃了两下同军官握着的手,才与他互相道别,向陆舒走来。

  “好吧,我得跟老兄你说实话,事情不算太好,雇佣图尼丝人的费用很便宜很便宜,但那只是雇佣图尼丝北方人的价钱……”孟黎柯一接近陆舒,就开始用汉斯语说起了话。

  兴许是在汉斯待的时间实在有些长了,他一激动就容易说出汉斯语。

  “南方人和北方人的价钱不一样?”陆舒问道。

  “不一样,很不一样,你知道的,迦太基人是图尼丝北方人的祖宗,他们还出了一个猛人叫汉尼拔,不是汉尼拔·莱克特,虽然他也很猛就是了。图尼丝北方人大多都生活在城市里,城市里你懂吗,车水马龙吃穿不愁,就像你在汉斯的那种生活,……”孟黎柯抱怨道

  “原来他们生活在地狱里。”陆舒笑道。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你在孤儿院的那段生活……好了,别打岔,让我一口气把话说完。”

  “福利院。”陆舒纠正道。

  肥宅并没有理会陆舒,而是继续自顾自的说下去:“但是图尼丝南方人呢,住在沙漠里面的这群人,他们当中的很多人祖上都是贝都因人,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游牧民族,以养羊羔和骆驼为生,偶尔也干点烧杀劫掠的破事,但那是上上个世纪的老黄历了,现在他们以保家护院见长,我们身后的这个哨所……”

  肥宅指向身后的哨所,又向另外几个方向指了指。

  “还有东北方的许立牙,东边的立柏亚,还有北边的高卢,可都急需着贝都因人雇佣兵呢。

  特别是高卢,他们为了在马理北部用兵,每年都可劲的向外招擅长沙漠战的人才,外籍兵团里边有不少都是退伍的图尼丝南方老兵……”

  “所以除非你开出的价格和抚恤比高卢人还高,否则想要招揽他们为你打仗,很难。”,孟黎柯说着说着就往地上啐了口唾沫,“妈的,那我还不如去找一个免费的杀手来直接把军阀头子干掉。”

  听完孟黎柯的话,陆舒感觉有些庆幸,又有些遗憾。



  庆幸的是,他心里终于放下了那份愧疚,遗憾的是,在图尼丝招兵买马的计划应该是泡汤了。

  外籍兵团的那些一线作战部队,

  “额,你刚才说免费的杀手?”陆舒突然又注意到了孟黎柯刚刚说过的话。

  “是的,我认识一个很有个性的顶级杀手,暗影的老人,我跟他关系不错,也有把握说动这货替我免费干一票生意,可是……”,孟黎柯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可是我不可能去找他,这老小子嘴上根本就没个把门的,我最讨厌他这一点。”

  “那不重要啊,老兄。”,陆舒学着孟黎柯的语气说道,“免费的呀,免费的顶级杀手……”

  陆舒还想再劝孟黎柯去找那位所谓的顶级杀手,身旁的哨站却突然警铃声大作,哨站中央高塔上的高音喇叭开始播放广播。

  “所有哨兵立即就位,立即就位,哨站即将遭遇敌袭,做好防御准备。”

  “所有西巴特市民及外国游客请注意,边境即将遭遇敌袭,你们必须立即进入有标识的周边安全设施或在军人、警察、安保人员的带领下进入预先设置的地下掩体,远离车站、银行、加油站、医院等高价值目标,如有发现靠近者,将以间谍罪先行关押……”附近公共设施的喇叭也在广播,但播放的内容和哨站里那种简短有力的播放区别甚大。

  哨站周围那些经营饭店和旅店的老板们,都一个个忙而不乱的行动了起来,很干脆的将客人悉数引进店里然后开始封锁店面。

本文标签:百合多种道具坐到哭h

上一篇:似鸟沙也加作品番号封面合集-似鸟沙也加无水印

下一篇: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坐公交车最后一排农民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