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狠狠捏着两个奶头折磨(皇帝被肉到失禁)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9 09:03: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布满檀香味的雅间内,许娇娇正襟危坐,耳边也时不时就传来因男人执笔在纸质合同上签字时所发出地裟裟声响和她那略显浮躁的呼吸声。
  因为与泷函即将瓦解的‘联盟关系&r

布满檀香味的雅间内,许娇娇正襟危坐,耳边也时不时就传来因男人执笔在纸质合同上签字时所发出地裟裟声响和她那略显浮躁的呼吸声。
  因为与泷函即将瓦解的‘联盟关系’,导致眼下的许娇娇倒是让愈发的不知道该怎么跟眼前的这个男人相处了。
  可刚才他的确是救了自己一命,所以,哪怕明知眼下的尴尬处境,许娇娇还是同男人一起来了一趟壹品居。
  就在她有些罕见的坐不住的时候。
  “再等一会儿,饭菜就好。”
  男人率先打破沉寂。
  许娇娇‘嗯’了一声,随即扭头望去,看着面前肃穆威严的峻美男人,开了口道:“今天的事,谢谢你!”
  男人随即停了手中的动作,深邃的眸凝视着她,“就这样道谢?”
  许娇娇“.…..”
  她,是不是被调戏了?
  是的吧,一定是的吧???
  ……
  望着她那清澈漂亮的眸里透着一股罕见的懵懵之色,男人的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继而从一旁的文件之中递过来一个十分精致的盒子给到许娇娇,“你的车一时半会儿估计也开不了,这个你拿着也是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骚动与麻烦。
  关于今日泽源高速公路上的那段视频已经被我截下来了。
  生日快乐。”
  算是迟来的生日祝福。
  原本被眼前的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给弄得一时真不知该做出如何反应的许娇娇在闻言那段视频被截下来后。
  方才拉回思绪。
  毕竟她刚刚之所以一直坐立不安,心情浮躁其中有一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她担心自己在泽源高速公路上被一辆无牌黑色轿车给穷追不舍的视频发布到了网上,哪怕是她人没事,但经此一事,保不准她外婆和奶奶就要以性命威胁不让她出门,或是自此以后再也不让她碰车了也不是不无可能的事情。
  眼下,这个总是令她都不知该如何应对的男人竟是这般轻松的就给解决了?
  倒是意外之喜。
  不过,他的东西,许娇娇却是不打算收的。
  因为她打算和泷函直面谈谈,关于解除他俩之间的婚约问题。
  再加上,她仍旧是记忆犹新上次对方喊一只羊驼驼为‘娇娇’的事情但念及对方今日到底是救了她一命。
  再者,顾及到对方毕竟是自己的长辈。
  许娇娇默了默。
  既没开口道谢也没表态,只是有些兴致缺缺的伸手接过他递来的生日礼物,看了一眼便放一边了。
  男人意味深长道:“不打开看看?”
  许娇娇本想淡漠而不失礼貌的地婉拒,毕竟眼下的她已经决定要与泷函解除婚约可抬眸间在对上对方那双幽邃的黑眸时,一秒就给萎了。
  到嘴的话也下意识就给转了个方向道:“等下吧。”
  真是见了鬼了,怎么在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的时候她总这样!
  紧张什么,虚个什么!
  许娇娇无端就有些烦闷起来。
  见小丫头明显心不在焉,男人倒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饭菜很快上齐。
  两人的吃相也都是一顶一的优雅矜贵,整个雅间除了两人细小的咀嚼声就只剩下两人夹菜时的轻微声响。
  似乎是觉得雅座太过安静,对面的小丫头也吃得未免太过专注了些。
  故而,素来惜字如金的男人倒是罕见的再次主动挑起了话题道:“你最近可有去过尹秘书家?”
  他问的很是随意。
  少顷,那张立体魄人心魂的眸子也正看着专心致志吃着桌上饭菜的许娇娇。
  突闻男人的问题,许娇娇下意识抬眸并在触及到男人的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时,一时就被自己那尚未完全咽下去的饭菜也呛了一下。
  因为……许娇娇自他那双黑眸之中清晰可见自己的倒影但,她根本就没有听到对方说的是什么!
  好尴尬!
  她正由着自己放空思绪,不曾想对方竟是突然又开口说话了,所以鬼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不知是被自己的心虚给造的,还是一时的尴尬。
  许娇娇呛得不轻。
  好在是她快速伸手接过男人递来的水喝下去后就也很快就没那么难受了。
  脸颊却是咳得红红。
  她也清楚的看到了男人那轻蹙着的眉,好看的薄唇更是缓缓溢出一句,“是我让你感到不自在了吗?”
  明显察觉到小丫头对自己的刻意疏远,男人清贵的面容上也闪过了一抹难以捕捉的惆怅。
  “没有……”
  许娇娇下意识反驳。
  “我只是,自己不小心被呛到了。”
  “你刚刚走神了……”
  俊美显赫的男人直盯着她。
  许娇娇:“……”
  所以呢?
  见小丫头一副即将要翻脸的样子,男人履薄的唇角适时划过了一抹邪佞叫人小鹿乱撞,许娇娇却是有些别扭的掩唇轻咳一声。
  没在看他。
  真真是太妖孽了!
  不过就是走神了,很奇怪吗?
  真的是…
  “尹秘书有段时间不曾到集团来,我等下会带郭御过去一趟。
  你可要一起?”
  许娇娇心下一紧。
  自上次她舅老爷尹岷国移植了一颗肾到她奶奶尹立秋的身上后,的确是未曾有见到他上门过。
  竟是生病了么?
  难怪……
  一个半小时后,香颂公馆。
  还不带许娇娇踏入便就听到了自里面传来似是金属碰撞而发出的一系列清脆的响声,这其中更是还包括只有在舞剑时风声之中才会有的那种破空之声,脚步迈入两道全副武装的白色修长身影便映入眼帘。
  眼前的两道人影均都穿着一身中规中矩的白色击剑服装,头戴面罩,各自手持一柄细长的弹性钢剑,而且左边的那个挺拔身影也明显就更胜右边那个高挑的身影一筹,果不其然,还不到一个回合,左边的那人便就已经是先发制人将右边之人的右膝盖给一剑抵住。
  显然,右边的那人输了。
  郭御首先就将头上的面罩给摘了下来。
  同时也露出了那张俊朗非凡的脸,他那悦目精致的隽眉深眸之中却也总是透着一股低调的和蕴,显得他这个人也当真是人畜无害的很,就跟毫无攻击性似的,能叫人下意识地放下戒备。
  许娇娇每次看到他也总是会连想到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抵就该是如此的吧,再加上对方年纪轻轻的便早已是个举世闻名的医师了。
  没想到,他的击剑技术竟也是这般的出众。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郭御望着面前的许娇娇微微颔首道:“许小姐,别来无恙……”
  许娇娇颔首,“郭医生好。”
  郭御这才又对着刚把头罩拿了下来的泷函道:“二少今天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都影响到了平日的正常发挥。”
  才刚把面罩拿下来的泷函则是淡淡然道:“郭医生谦虚了。”
  可那双忧郁的黑眸在见到下方的许娇娇时却是难掩其眸中的波动,“娇娇……”
  许娇娇颔首,疏离而又不失礼貌。
  泷函眸色暗了暗。
  得知自己的舅老爷很可能是因上次移植一颗肾到自己奶奶身上后感染的许娇娇并不打算与泷夙一道去尹家。
  毕竟那个男人乃尹岷国的上司。
  再加上眼下她和泷函的关系……
  “哥,你快点,主子等着在。”身后的郭禅对着上方的郭御催促道,继而又对着一旁的泷函行了一礼。
  泷函轻点了下头。
  “什么事?”
  郭御慢条斯理地一边脱去外面的击剑服。
  一边望着郭禅道。
  “尹秘书有段时间没来公司了,主子估摸他该是生病了,哎呀,墨迹什么,你给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二少,许小姐我们就先走了。”和许娇娇与泷函打了声招呼后,郭禅便就拉着郭御快速往自己主子的那辆车走了过来。
  同时一身劲装的黎二则是一直就守在了香颂公馆的门口。
  其他保镖也都早就被许娇娇给赶了回去。
  毕竟许娇娇陷入危机之时也就黎二及时赶到了现场,哪怕是地下室的那一场搏击他们之间并没有决出胜负。
  眼下,黎二也是当之无愧的赢家了。
  须臾,他们‘天骄特卫’素来也是一言九鼎,最主要的还是,这小眼睛是他们大小姐相中的人,他们就是想取而代之也得大小姐同意才行。
  诚然,也只能是灰溜溜的回去了。
  眼下,许家老宅内。
  黑压压的跪着全是一众的许家‘天骄特卫’。
  而在得知许娇娇最终是选了黎二作为贴身的保镖且今日在泽源高速公路上又险些被封家的旁系老二封启国的独子封衾给撞得差点车毁人亡的许老爷子则是面色阴沉一片。
  这封家的旁系真是好大的胆子!

本文标签:狠狠捏着两个奶头折磨

上一篇: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坐公交车最后一排农民工

下一篇: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视频(朝俞润滑剂车)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