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隔着睡衣戳她两颗小樱桃 老师好紧好湿 我好涨

2021-07-21 14:03: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睁开朦胧的睡眼,眼前的一幕差点没惊掉我的下巴?
这是哪?
挣扎着起身,我四下逡巡,一望无际的大海,茂密无垠的原始丛林,这是荒岛?

我拍了拍有些断片的脑袋,才想起自己是

睁开朦胧的睡眼,眼前的一幕差点没惊掉我的下巴?


    这是哪?
 

 文学

    挣扎着起身,我四下逡巡,一望无际的大海,茂密无垠的原始丛林,这是荒岛?

    我拍了拍有些断片的脑袋,才想起自己是遭遇了空难。

    “妈的,命真大啊!”

    身体除了有些酸疼之外,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只是手机和钱包不知道掉哪儿了,只剩下一个ZIPPO打火机。

    “有人吗?”

    我整理了下情绪,冲着四周呼喊,只惊起了林中的飞鸟。

    以前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看那鲁滨逊漂流记了,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做一回鲁滨逊,救援也不知道何时能到来,肚子里传来一阵饥饿感,我必须先想办法活下去。”这太阳可真毒啊!“

    抬头望了望天空,我跑到了海边往身上捞了些海水,一回头却发现有个女人跌跌撞撞地往我这边走,披头散发的,跟个女鬼似的,吓得我差点跳进来。

    “卧槽!你谁啊?”

    “水……水……”

    那女人嘤咛了几声,一头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我一看形势不对,忙跑了过去,她整个人趴在沙滩上,ol制服裙后面裂开了一条大口子,透出紫色蕾丝的小丁裤,春光无限,上身的小衬衫,滑落在肩头,大片的美背暴露在空气中,惹人垂涎。

    她的背影,好面熟啊。

    我赶忙将她翻转了过来,揽在了怀里,白色小衬衫的扣子崩掉了一颗,胸前那对峰峦呼之欲出,我狂咽了几口唾沫,娘的,这简直是引人犯罪啊。

    撩开发丝,当我看清楚她的脸,整个人不由地浑身一震。

    “这……这不是米娜吗?”

    她是我女友公司的女总裁,年纪轻轻就坐拥十几亿的大集团,为人高冷傲娇,我常听女友在我面前说她的坏话,说她不近男色,就是拉拉,可她那眼神却出卖了她。

    有句话叫羡慕嫉妒恨,大概是女友的心理。

    因为我经常去公司接女友下班,所以见过她几次,然后,她就成了我每日每夜幻想的对象,即便跟女友亲热的时候,脑海里也是她的影子。

    “老子不是在做梦吧?”

    我掐了自己一把,贼鸡儿疼,应该是真的,这么说,我真和这个美女总裁一起流落荒岛了?

    说来也是悲催,我一个发看见我女友潘莲跟一个秃顶男人进了酒店,后来我跟踪了几日,发现那小贱人果然有问题,我甚至花了半年的工资请了私家侦探,这才调查清楚那个秃顶男是他们公司的客户,这次女友公司团建,他也会去,所以我就混了进来,没想到还遭遇了空难。

    哼!但愿那对狗男女已经淹死海里喂鱼了!

    垂眸一瞧那娇滴滴的女总裁,我心里又大喜,这可太刺激了啊!孤男寡女的,大家都是年轻人,指不定以后能发生点什么呢。

    想到这里,我就抑制不住身体里的火热,口干舌燥,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救醒她。

    瞧她的样子,应该是缺水过度了。

    海水倒是有,可那玩意根本就不能喝啊,我环顾四周,目光很快定格在一片椰林上。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将女总裁给背了起来,放在了树下阴凉处,我对着一颗比较细的椰树狂踹了两脚,可椰树只是轻微颤抖了两下,上面的椰子纹丝不动。

    “奶奶的!呸呸……”

    往掌心吐了几口唾沫,我抓着树干就爬了起来,老子以前当过几年兵,后来复员了在送外卖,可在军队里养成的习惯,身体锻炼一刻也没落下,爬个椰树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小意思。

    很快我摘了好几颗椰子,下树后,去海边找了块礁石,把椰子给砸开,喂给米娜喝,可她眉头皱地紧紧的,嘴巴根本就不张,椰汁全从嘴角流了下来,顺着洁白的天鹅颈,落入了那一道深邃的沟壑中。

    这个场面,简直太刺激了!

    我体内的原始兽性出现了萌动,这儿又没事,我要是把她给办了,也……

    “叶凡你想什么呢?”

    我在内心里狠狠地鄙夷了自己一把,老子虽然穷,但从来都是行得正坐得端,怎么能干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深吸了几口气,强压下了心中的邪火,我灵光一闪,自己

本文标签:老师好紧好湿 我好涨

上一篇:用我的指尖搅乱吧 娇妻被几个老外玩惨了

下一篇:猎户每晚吸我花蜜-手指按压珍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