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玉势堵住浓米青走路 玉势调教H

2021-07-21 14:12: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我……我今天不想干。”李芳说道。

“什么!”村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干?”

“我去解手。

  “我……我今天不想干。”李芳说道。

   “什么!”村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干?”

 文学



   “我去解手。”李芳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干也得干!”说罢硬是将李芳推倒在床上,想要强上。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村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

   林清清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放了出来。

   “咕——”

   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什么声音?”村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

   “有声音吗?”李芳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村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

   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村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村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

   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村长大喝:“站住!”

   我没理会村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村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张小北?”村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

   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

   村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

   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村长朝李芳看了一眼,“你说,在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

   李芳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本文标签:玉势调教H

上一篇:紧致 进入 娇吟皇后-校草不让我穿内 说方便摸

下一篇:双腿缠上他的腰律动 解开总裁皮带捏他的命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