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叫床的警花-重重的撞向她最敏感那点

2021-07-21 14:14: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只见的弟妹陈娟,斜靠在床上,一只手捧着自己半边雪白,不停的揉着,一对柳叶一样好看的眉毛紧蹙着,雪白的牙齿咬着粉嫩的嘴唇。
本来陈娟的皮肤就特别白,那一双雪白,在有了孩子后

 只见的弟妹陈娟,斜靠在床上,一只手捧着自己半边雪白,不停的揉着,一对柳叶一样好看的眉毛紧蹙着,雪白的牙齿咬着粉嫩的嘴唇。

 文学


   本来陈娟的皮肤就特别白,那一双雪白,在有了孩子后更加挺拔了。

   难道她这是在?老黄这么一想,加上眼前的场景,顿时感觉自己快爆炸了。

   老黄虽然憨厚,但也不傻,弟弟离开快一年了,弟妹这么年轻,需求肯定很旺盛,自己解决也是情理之中。

   老黄今年四十出头了,因为没文化,还光棍一条。二弟小他十几岁,从小特别聪明,学习也很好。

   新婚之夜,弟弟跟几个伴郎喝多了,酒驾出事,留下陈娟和腹中三个多月的孩子,就走了。

   陈娟抬头见到老黄愣生生的站在那里,而且自己的手还在揉搓着自己的胀痛,都露在了外面,顿时吓的花容失色:“大哥!……你怎么进来了?”

   老黄性格老实憨厚,顿时就无所适从,浑身都在打着摆子:“妹子,大哥不是故意的。你可别多心!我什么都没看到!你继续,大哥不打扰你了!”

   说完,老黄转身就要走出去关门。

   一见老黄这幅样子,陈娟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大哥肯定误会自己在自我安抚,天呐,如果被大哥这么误解,以后还怎么在一个屋檐下生活。

   “大哥,你等下。”

   陈娟急忙喊了一声。

   “怎,怎么了……”老黄怯生生的转过头来,但却不敢看陈娟的脸。

   看着老黄那憨态可掬的样子,陈娟瞬间忘了自己刚才走光,反而有点怪自己反应太大。

   老黄虽然不是自己亲哥哥,但她对这个大自己十八岁憨厚无比的大哥,还是很了解的。

   “大哥,我胸口涨得慌,只是揉揉缓解一下,你别多想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老黄赶紧咧嘴转话锋:“胀的话,不是正好能让孩子吃吗?我听他都快哭半个小时了。”

   老父亲走的早,老黄很爱自己的弟弟,把所有关怀都给了他,所以宁愿自己单着,也要先解决弟弟的终身大事,却没想到老天这么狠。

   这可苦了陈娟,才二十五六就没了丈夫。不过自己的弟妹长得十分标准,前突后翘,身材高挑。

   老黄默默决定,只要孩子断乃就一个人肩负起孩子的责任,让尚且年轻漂亮的陈娟去寻找新的生活。

   老黄这么一说,三个多月大的孩子,像是听明白似得,哭的更厉害了。

   陈娟连忙将孩子抱在怀里哄,却没有喂的意思。

   老黄被孩子哭声弄的心烦意乱:“妹子,大哥明天还要上工地,你赶紧喂了睡了吧。”

   听老黄这么说,陈娟不由的心疼起老黄来。男人走了之后,家里的财产都赔了其他两个伴郎的家属,可谓是一穷二白,险些家破人亡。

   老黄义无反顾扛起了所有担子,白天在工地上工,晚上还去跑滴滴跑到十二点后才回家,从来没休息过。

 

 以前老黄看着还挺精神的,这一年来更显老态,四十多岁的男人,晒的又黑又憔悴。

   “哥,不是我不喂,是因为堵了,孩子吃不出来……刚才我揉……就是这个原因。”陈娟很为难的看了老黄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陈娟一说这个,老黄原本烦躁的心情,顿时又来了感觉。但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十分羞愧。

   “我听着都哭了半个多钟头了,实在不行,我就去市里的二十四小时超市买奶粉吧?”

   老黄这么一说,陈娟连忙摇头:“我听说孩子吃了奶粉,就不怎么喜欢吃妈妈的了,家里的开销本来就不小了,再吃奶粉可就更大了。”

本文标签:重重的撞向她最敏感那点

上一篇:双腿缠上他的腰律动 解开总裁皮带捏他的命根

下一篇:分手后找前男友解决生理需求-宝贝儿我们换个地方去厨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