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强行灌满精子的少妇|舌头不断伸进去花缝h

2021-07-21 14:27: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林媛饭店”在镇里最显眼的地段,是一个三层的独立楼层,第一层的大堂摆满了桌椅,空当的地方摆了各式各样的字画,有种文化人的调调。
  林媛将牛大猛他们径直带到了二

林媛饭店”在镇里最显眼的地段,是一个三层的独立楼层,第一层的大堂摆满了桌椅,空当的地方摆了各式各样的字画,有种文化人的调调。
 

 文学

     林媛将牛大猛他们径直带到了二楼的包厢。

     这时候,菜早就上齐了,不得不承认,这饭店无论硬实力还是软实力在镇里都是首屈一指的。

     “牛小弟,姐姐敬你一杯。”

     所有人都坐下后,林媛倒了一杯红酒,走到了牛大猛的身前,迷人妩媚地看着他,笑语嫣然地敬酒道。

     牛大猛连忙也端起了酒杯。

     这时,泼皮张起哄道:“还从来没见过林姐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过!大猛也不是外人,你们就走个交杯。”

     在酒桌上,泼皮张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各种荤段子信手捏来,让牛大猛也是长了见识,可这交杯酒,就有点让他尴尬了。

     林媛听了,反而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笑道:“好啊!就看牛小弟给不给林姐这个面子了。”

     特么你都不怕,我怕个卵啊!

     牛大猛被激起了豪气,端起酒杯,就跟林媛喝起了交杯,两人凑的很近,几乎脸挨着脸,闻着林媛身上散发着的淡淡的香水味。

     他感觉自己下身在快速地膨胀。

     “待会来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姐姐有话单独跟你说。”林媛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细声说道,然后娇媚的看着他。

     牛大猛心中一荡,哪还不知道林媛的意思。

     老实说,林媛的姿色丝毫不亚于王小花,而且身上多了熟女的味道,顾盼之间,总有一股女人特有的妖媚。

     这样的女人,牛大猛心里跟猫爪了似的,说不想试试,那是骗人的。

     等到酒过半巡,他抽了个空,从包厢里走了出来,径直来到了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刚走到男厕,被人一把拖进了女厕所。

     “大猛,我的好弟弟,姐姐等了你好久。”

     林媛整个身体都靠在了牛大猛的身上,有些迫不及待,吐气如兰地说道。

     牛大猛一把搂住了她柔软的腰肢,感受着手臂上的柔软,不禁口舌干渴,浑身立刻有了一种燥热。

     他反身用力地压在了林媛的身上,竟让他生出爱不释手的感觉。

     “咯咯,好弟弟,对!就是这样,我好喜欢你。”

     林媛轻笑一声,踮起了脚,吻住了牛大猛。

     牛大猛还是个初哥,虽然跟寡妇阿清差点就有了肌肤之实,但对女人的了解还是太少,林媛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一直占据着主动,诱导着牛大猛。

     两人很快地纠缠在了。

     “你真强。”

     林媛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握住了牛大猛,她的眼里就像要滴出水来,立刻将他的裤子脱了下来,笑道:“姐姐今天就让好弟弟做回真正的男人。”

     正准备下一步行动的时候,一个身影闪了进来。

     “你们……在干嘛?”

     王小花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看到两人的动作,又看到了牛大猛光光的样子,先是满脸的羞红,接下来俏脸变白,旋即又变成了酱紫色,叫道:“你们……也太无耻了吧?”

     跺了跺脚,飞奔出了卫生间。

     “真是扫兴!”

     牛大猛还以为今天总算能够告别初哥的身份,可没想到又被人给打断了,而且还是王小花撞破了这种事,心里别提有多尴尬了,虽然被王小花拒绝了,但他心里其实并没有完全放下。

     想到这里,心头的欲火如潮水般褪去,看向老板娘林媛时,已经没了动力。

     “好了!小弟弟,既然被人撞破了,今天就到这里,下次来饭店,姐姐一定好好招待你,不会再让人打扰我们的事了。”

     林媛吻了吻他的脸,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也出了卫生间。

     “哼!牛总真是厉害啊,看不出来,原来你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

     回到酒席上,王小花一脸鄙视地看着他,貌似今天对他产生的那么一丁点好感,又被这种事给搅了。

     不过这种好事被人打断了,而且老板娘还这么有味道,牛大猛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

     “兄弟,那老板娘的滋味怎么样?”抽了个空,泼皮张挤眉弄眼地问道。

     牛大猛讶异地看着泼皮张。

     “镇里谁不知道?林媛就是个公交车,只要看上的,她这方开放的很,我可是看到她给你放钩子了!怎么?没吃到?”

     泼皮张一脸神秘地笑了笑。

     牛大猛立刻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这玉臂千人枕的,以他现在的初哥身份,怎么也接受不了,回头再看王小花的时候,立刻觉得她顺眼多了,要不是她撞破了这件事,只怕这个时候他被吃得渣都不剩。

     不过,想起林媛那股媚到了骨子里的骚劲,他心里痒痒的,觉得不吃了她,总还是有些可惜的。

     接下来泼皮张跟他说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林媛那荡人心魄的笑容。

     要是下次再来,到底是吃还是不吃呢?还有王小花,现在对他的误会是越来越深了,看来这次是真的不会再有机会。

     真是头痛啊!

     牛大猛摸了摸额头,又想起了家里的寡妇阿清,一场酒席,看似宾主尽欢,只是牛大猛似乎多了很多幸福的烦恼。

 醉醺醺地回到村里,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因为累了一天,牛大猛倒在床上,很快就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牛大猛从床上爬起,头隐隐有些发痛,这才想起昨天喝高了,只怕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到桌子上的一碗稀饭,心里不禁涌出一股柔意,寡妇阿清肯定是来过了,看他没醒来,这才给他留了早饭。

     吃了稀饭,牛大猛下田了!

     他手里还有两个催熟系统,决定先把地里犁上一遍,之前的三亩地,加上牛村长批的五亩地,这个工作量也不小了,直忙活了一整天,这才将所有的地归置好,下了种子再放上催熟系统,已经是下半夜了!

     期间,寡妇阿清偷偷来给他送过饭。

     从内心来说,阿清是所有男人心目中最理想的妻子人选,可牛大猛总觉得没有搞掂王小花,心里就会留下遗憾。

     寡妇阿清似乎也有所感觉,看着牛大猛,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眼神透着一抹奇怪的神色。

     牛大猛这才想起来,阿清昨晚上可给他留了门的,心里不由有些懊恼,他现在百废待兴,急需晶卡,完成任务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回到家的时候,看到隔壁阿清的门,关得严严实实的,他微微叹了口气,转身回了房间。

     接下来的几天,阿清对他的态度很奇怪,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他。

     很快就到了跟杨晴约定交货的日子,牛大猛又收了一波谷子,看着慢慢几十麻袋堆满家门口,他笑得直合不拢嘴。

     泼皮张早早的就带着人来了村口,看到牛大猛家的情况,这才相信牛大猛并不是诳他,心里也很高兴。

     牛村长听到村民们偷偷的汇报,也来看情况,现在并不是打谷子的时候,却没想到牛大猛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搞来这么多谷子,一时杵在那里,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个不停。

     不过看到泼皮张跟牛大猛一脸称兄道弟很熟络的样子,他脸色变得非常差,想了想,他还是迎了上去,挤出一丝笑容道:“哟!这不是张兄弟吗?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村了?”

     泼皮张也算是南田村人,只是平时都在镇里讨生活,如果不是王小花的事情,一般很少回村。

     “这不是村长大人吗?”

     泼皮张对牛村长一脸不感冒地样子,转身指挥着手下马仔,“快点搬,今天这些必须送到县里去。”

     这时,牛大猛将五千块钱交给了泼皮张,上次杨晴给他的现金,除了给陈才三千块之外,剩下的没有花费多少,不过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他还是愿意将其中的大部分拿了出来。

本文标签:舌头不断伸进去花缝h

上一篇:陪读真实性经历1-13-又肥又大的农村妇女色视频

下一篇:第一次给他要被甩了|女警被黑人一进一出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