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两女翘起雪臀跪在地上-顺着睡衣摸进去隔着内衣

2021-07-23 08:13: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而当下这如棍棒一喝,直接将苏澈吓醒了。   他满脸通红,羞怯和燥热夹在在一起,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刘依依了。  气氛正尴尬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了两声门锁拧动的声音,二人

而当下这如棍棒一喝,直接将苏澈吓醒了。

 文学

  他满脸通红,羞怯和燥热夹在在一起,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刘依依了。

  气氛正尴尬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了两声门锁拧动的声音,二人微微一惊,原来是苏正回来了。

  今天苏正回来的挺早的,这让刘依依有些意外,但同时又庆幸自己坚守了底线,不然让丈夫看见自己和小叔子抱在一起,那可怎么解释?

  “苏晨,在帮你嫂子做饭呢?”苏正放下公文包,乐呵呵的笑道。

  “哦……啊,我笨手笨脚的,结果越帮越忙了。”苏晨满面通红,支吾了一声,心虚的回自己的卧室了。

  苏正也没当回事,他这人整天沉迷于工作,性格挺闷的,也不爱多想。

  换好拖鞋,苏正跟刘依依打了声招呼,便去冲澡了。

  厨房里,刘依依望着自己丈夫的背影,终究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小声低喃道:“你怎么如此不懂女人心,哎……”

  一边叹着气,她又往苏晨所在的房间望了一眼,心里有股莫名的惆怅:“刚才,是不是对这小家伙吼的声音太大了?”

  刘依依黛眉微蹙,接着又轻轻的摇了摇脑袋,轻声道:“还是先做饭吧。”

  很快,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摆上了餐桌,苏正也冲了澡,他擦着湿漉漉的短发,看着餐桌上的菜肴,忍不住赞道:“今天的菜肴这么丰盛?”

  “恩,快去喊苏晨出来吃吧。”刘依依摆着碗筷,道。

  闻言,苏正就赶紧敲响了苏晨的房门,喊道;“苏晨,快出来吃饭了,有你最爱的红烧排骨呦!”

  听到堂哥的呼唤,苏晨就赶紧出来了,只是方才被刘依依那么一喝,他心里还有些害臊和落寞,走到走到餐桌前,竟连看都不敢再看刘依依一眼。

  苏正浑然不觉此间的尴尬,还笑着给苏晨夹了一块排骨。“诺,快吃吧,明天就要回学校了,食堂的饭可没你嫂子做的好吃呦。”

  “恩,知道了,哥。”苏晨点点头,闷头吃饭。

  这一顿饭对于苏晨和刘依依来说,吃的有些压抑,两人之间好像出现了一层隔膜似的。

  第二天早上,苏晨收拾好了衣物,道:“嫂子,我回学校了。”

  刘依依一怔,问道;“以前不都是下午才回学校吗……有事情?” 

  “啊,我,我跟人约了周末打篮球,先走了。”苏晨挠挠脑袋,找了一个理由之后,便赶紧离开了。

  “哎……”刘依依还想再说什么,但苏晨已经推门而去,很快,门又轻轻的被关住了。

  苏正昨晚回来的早,今早离开的也早,凌晨五点接了个电话就去上班了,刹那间,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了刘依依一个人。

  “这小家伙,还害怕的溜了!”忽然间,刘依依也有些气恼。

  她心里并不讨厌苏晨,相反还真拿他当亲弟弟疼爱了,昨天的呵责,也只是本能反应罢了。

  苏晨一走,空荡荡的房间只剩刘依依一人了,她是公务员,工作也不像苏正那样忙碌,虽然薪水没办法和苏正相比,但福利很好,每周都有假期,这也是苏正每周都让苏晨过来陪她的原因!

  他怕刘依依在家寂寞。

  “叮叮叮叮咚……”

  正在刘依依郁闷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一看,是苏正母亲打过来的。

  “妈,怎么了?”李依依拿起电话,问道。

  “依依呀,妈妈去山里给你们求了一份药,今天隔壁的张婶子去城里,我让她给你捎过去了。”苏正的母亲道。

  “药?”刘依依黛眉一蹙,似乎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什么药?”

  “生儿子用的,你和阿正都结婚这么久了,妈一直急着抱孙子。”苏正的母亲唠叨道。

  刘依依一听,心里就有股无名业火,但还是耐着性子道:“妈,这种事情一般都是骗人的,你怎么又去山里……”

  “听妈的话,这要绝对有用,村里的佩佩就是求的这种药,肚子没半年就鼓起来了。”苏正的母亲打断道。

  见对方这么执着,刘依依只好无奈的迎合了几句,随后挂了电话。

  对于要孩子的事情,苏正的母亲不止一次催了,并且还常弄一些土方法过来,可却没有一次能成功的。

  “整天让我吃药,又不问问你儿子行不行!”挂了电话,刘依依忍不住娇嗔道。

  下午,她接了张婶的电话,去车站取了药。

  张婶很热情,不停的说:“依依呀,你吃完这些,肯定能生个大胖小子。”

  刘依依听的俏脸微红,她总局的张婶看似热情,但眼光里分明有另外一种意思,但苦于苏正母亲的唠叨,刘依依也不好计较什么,谢过张婶之后,就匆匆的回去了。

  “死苏正,让你去医院检查下,你老说忙……这下可好了,都说我生不出。”回家之后,刘依依气愤的将东西往桌子上一摔,便气鼓鼓的回卧室里午睡了。

  睡梦里,刘依依仿佛觉得有人来了。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有些睡意梦里的朝着卧室门口望去。

  是苏晨,他没走!

  “嫂子。”苏晨朝着刘依依走过来,他的呼吸很急,眼里带着炽热的光芒。

  “苏晨?”刘依依睡得有些沉,她想坐起来,可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她问:“你没回学校吗?”

  “没有回去,我舍不得你。”苏晨说着,就扑到了刘依依身上。

  “呀!”刘依依尖叫一声,就要挣扎:“走开,……苏晨,你别闹了,快起来。”

  “我没闹。”苏晨倔强的看着刘依依,一口吻了下去,“嫂……不,依依,我喜欢你,真的喜欢。”

  刘依依被苏晨一吻,浑身都有些软绵绵的感觉,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强烈。

  她感受着苏晨生涩的吻技,心里却有些莫名的欢喜。

  年轻人的吻技虽然笨拙,但却很冲动,很有力,尤其是那双炽热的眼神,让刘依依的小心肝不停乱跳,忽的就萌生中了一种热恋的感觉。

第7章: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是和自己丈夫在一起从不曾有过的感觉。

  “苏晨。”刘依依喊着他的名字,已经有些欲拒还迎。

  见刘依依不再抵抗,苏晨就去脱她的衣服,并且还色眯眯的道:“依依,你真美。”

  “油嘴滑舌。”被这个少年喊着自己的名字,刘依依忍不住娇嗔一声。

  她觉得自己不像自己了,被苏晨压在身上之后,刘依依有些无非思考。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顺从。

  心里纠结着,衣服已经被苏晨褪去了,猛然的暴露在自己小叔子身下,李依依想去扯过来夏凉被遮羞。

  但苏晨却不让她如愿,将夏凉被调皮的踢开之后,苏晨就快速退掉自己的裤子,说:“我看见客厅里的药了……堂哥不行,我来帮你吧!”

  说着,苏晨就要闯入。

  一系列的言语和动作,早就让刘依依有些反应了。

  她想拒绝,可是还没开口,苏晨就已经压了下来,随后迎来的就是一股充实。

  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强烈充实让刘依依黛眉一蹙,下意识的咬住了嘴唇……

  心里的枷锁似乎被什么冲破了。

  刘依依来不及多想,她本能的抱住了苏晨,然后呼唤他的名字。

  良久,刘依依睁开了眼睛。

  枕边空荡荡的并没有苏晨的影子,唯一感觉让她真实的,是身体上的反应。

  “居然被那小家伙在梦里……”想到这里,刘依依的脸上就一阵发烫。

本文标签:顺着睡衣摸进去隔着内衣

上一篇:陪读房出租合同范本|正在播真实约会半推半就对白

下一篇:校花被色老头欲仙欲死|女警花的呻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