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抽搐 h 喷 坐公交车最后一排农民工

2021-07-30 09:36: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然后摸索着准备回自己屋子,继续去睡觉。 谁知道走到半路的时候,老黄被王家主屋一间还亮着电灯的房间,给吸引停住了脚步。 最主要的是,老黄恍惚间,好像听见房间里面传来滴答滴答的

然后摸索着准备回自己屋子,继续去睡觉。

 

谁知道走到半路的时候,老黄被王家主屋一间还亮着电灯的房间,给吸引停住了脚步。

 

最主要的是,老黄恍惚间,好像听见房间里面传来滴答滴答的落水声。

 

“难道张翠芬现在正在房间里洗澡?”老黄想到这里,顿时精神一震。

 

隐约间,他好像看见,张翠芬用浴巾擦拭着雪白的娇嫩肌肤。

 

脑海里浮现这个充满诱惑的画面之后,老黄顿时觉得身体一阵火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熊熊燃烧着。

 

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之下,老黄的双腿下意识朝亮着灯光房间走去。

 

老黄小心翼翼来到这个房间门口之后,侧耳倾听房间里的情况,结果却除水声外,还有张翠芬哀怨的叹息声。

 

老黄在门上仔细观察了半天,终于在房门的角落处,找到一个眼睛大小的孔,然后小心翼翼朝里面望去。

 

只见一间环境布置简单的房间中间位置,放着一个很大浴桶,水滴滴答滴答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透着从小孔上面传来的光亮,老黄看清楚了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事情。

 

他看见了张翠芬在自己身下活动的小手。

 

本来张翠芬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的,可是晚上时候被老黄的大手在她胸前一阵揉搓之后,张翠芬的体内被压抑很多年的渴望,彻底被激活起来。

 

忍不住就起了心思,自己活动了起来……
 

“我去,这么香艳的画面,居然被我给我遇见了,真是过瘾啊!”老黄也没有想到,自己起来上厕所居然会遇见如此火辣辣画面,真是人生处处充满着惊喜啊!

 

想到这里,老黄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房间的美景,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什么迷人的画面。

 

“黄,黄叔,我要。”随着房间里张翠芬脸色潮红越来愈深,手上的力度愈来愈大,她嘴里无意中呢喃的话语,让老黄眼里满是惊喜。

 

张翠芬的自我安慰对象,居然是自己,这真是太意外了,那就表明张翠芬对自己是有好感的。

 

在年轻的时候,老黄曾经遇见一个老流氓,他告诉老黄只要这个女人对你有好感,那就有了和她滚床单的好基础。

 

到时候只要采取一些手段,就能得偿所愿,品尝她所有的一切,到那时候予取予求,还不是你说了算。

 

虽然这家伙看起来猥琐,可是他的一些观点,却让老黄心里觉得很好用,特别是亲身实践后,简直是无往而不利!

 

不知不觉中,房间里张翠芬突然呼吸变得急促,整个身体潮红一片,然后随着身体一阵颤抖和震动,张翠芬闭着眼睛享受着此时愉快的感觉。

 

而眼前这一副男人看了会流鼻血的一幕,让屋外的老黄看得血脉贲张,恨不得立刻冲进去,把张翠芬推到在床上。

 

不过残存的理智让老黄还是忍住了,现在还不到时候,只要准备妥当,他一定能得偿所愿的。

 

“羞死人了!”坐在浴桶之中,张翠芬摸着滚烫的脸颊,想起刚才激情火辣的一幕,顿时脸色娇羞不已。

 

女人面对这种事情,当然当时舒服,事后却后悔不已。

 

“咣当!”正在她心里后悔不已的时候,就听见屋子外面传来响动声。

 

隐约间,张翠芬好像看见外面有人影的存在。

 

“谁,谁在哪里?”张翠芬看到这,顿时潮红的面容上一脸吃惊,赶忙从浴桶里站起来,裹上一张毯子,抓起房间里的木棍打开门就朝外面冲去。

 

可是当她冲到门外之后,却见周围寂静一片,根本没有任何人存在的痕迹。

 

“难道,是我眼花了?”张翠芬看到这,手里握着木棍的右手忍不住松开,一脸疑惑起来道。

 

这时候,一直花色猫咪从柴堆角落里缓缓走出来,冲着张翠芬喵喵叫。

 

“原来是一只猫咪呀!”张翠芬看到这,顿时面上忍不住苦笑起来。

 

想来也是,现在她家除了老黄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男人,院门已经被她锁住,老黄也已经喝醉正躺在床上休息呢!

 

想到这,张翠芬摇头转身恢复回屋子休息去了。

 

不远处的角落里,老黄躲在一堆稻草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刚才因为他看的太过入神,一不下心头撞到门,结果引来张翠芬的查看。

 

“不过,张翠芬上身真白,就是不知道摸起来触感如何。”虽然刚才情况看上去惊险万分,可这其中的刺激,却还是让老黄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他当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喝醉的时候,就已经摸都摸过了。

 

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老黄也累了。

 

等他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张翠芬蹲着一盆热水走进客房,然后放下手里的木盆,望着睡着老黄。

 

“黄叔,起床了啊!”

 

“嗯!”已经起床,穿好衣服的老黄有些心虚不敢看张翠芬的脸,眼睛望向别处,嘴里开口问道:“翠芬啊,你婆婆醒过来了吗?”

 

“她已经醒来了,而且她刚才已经吃了一碗小米粥,正躺在床上休息呢!”张翠芬蹲在下身体,给老黄拧着毛巾,然后站起来递给老黄道。

 

“醒过来就好了。”老黄接过她手上的毛巾,面上正经的点头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这种情况恐怕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啊!”

 

老黄洗完脸之后,把毛巾递给张翠芬道;“只是可怜你这个做儿媳妇的,恐怕要辛苦一段时间了。”

 

“没事!”张翠芬听到老黄关心的话,顿时一脸洒脱道:“我都已经习惯了,再说我公公和丈夫不在了,就剩下我们娘俩还有小桂相依为命,我不照顾她谁照顾呢!”

 

“你这人真好啊!要是我有你这样一个媳妇……”望着张翠芬如此贤惠的模样,嘴里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这下老黄的话,让张翠芬突然闹了一个大花脸,握着毛巾的手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最主要是的她心里也有些心虚慌乱,毕竟昨天晚上。

 

她可是把老黄当成自我安慰的对象,在幻想中和他做了一些羞羞的事。

 

“哎呀,不好意思,黄叔我一时口快,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老黄望着张翠芬一脸害羞的模样,赶紧开口道歉起来。

 

“黄叔,没事的。”看见老黄神情一脸慌张的表情,张翠芬突然觉得一阵好笑,解释起来道:“我知道黄叔只是一时嘴快而已,没事的。”

 

张翠芬嘴里说着没事,可老黄还是从她那通红的脖子知道,这时候的张翠芬不像她嘴里说的那样平静。

 

只见她说完这话之后,端着老黄的洗脸水,快速离开了客房,就好像她的身后有什么东西会吃人一般。

 

望着她走路时候摆动的柳腰,还有丰满的翘臀,老黄使劲的咽着口水,一副魂不守舍的表情。

 

他刚才那么说,其实就是想试探一下张翠芬对他什么态度。

 

现在看来,她对老黄心里充满着好感,而且好感度还很强烈,要不然她不会如此害羞,急忙的逃出客房了。

 

老黄想到这,顿时脸上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这下张翠芬就是自己嘴边的肉,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老黄还是决定在观察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老黄从客房走出来,朝王钱氏所在的主屋走去,要想把张翠芬弄到床上,他还要和王家人打好关系。

 

只有这样的女人品尝起来,才会甘甜爽口,具有挑战性。

 

要是想那个村民说的那样,关起灯来谁都一样,那他还不如去找小姐呢!
 

不得不说,老黄家传的金疮药粉效果很好。

 

只见躺在床上的王钱氏虽然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可是她的精神看上去十分健康,不像昨天下午被抬回来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吓人。

 

“老婶子,你好点没有啊!”看见王钱氏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老黄上前一脸关心问道。

 

“没事,没事了……”看见老黄出现,王钱氏双眼通红,眼里满是感激朝他道:“好人呐!要不是有仁你出现的话,婶子这条小命早就没了,你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啊!”

 

王钱氏说完,就想起来给老黄磕头,把他弄得哭笑不得,赶紧把王钱氏按住。

 

“婶子,您是我的长辈,救您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医者父母心,我们做医生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这时候,一旁的张翠芬也赶紧过来劝说王钱氏,让她小心身体,不要乱动。

本文标签:坐公交车最后一排农民工

上一篇:男人强撕开奶罩揉吮奶头视频-啊高潮了他加快了手指

下一篇:张开到极致|含着她胸前浑圆的顶端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