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头老太作爱视频一|高中校花陈若雪H校长

2021-08-03 09:22: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然后假意咳嗽了一声,脚踩着木板大步走了回来。 这两人这会又有了默契,也不提一个房间的事,就说天黑了要先去吃晚饭。 我心里笃定,也便配合着他们去演戏。 到了一处饭馆,徐浩装热

然后假意咳嗽了一声,脚踩着木板大步走了回来。

 

这两人这会又有了默契,也不提一个房间的事,就说天黑了要先去吃晚饭。

 

我心里笃定,也便配合着他们去演戏。

 

到了一处饭馆,徐浩装热情的要请客吃饭,我们推脱不过,便顺理成章的一起坐了下来。

 

接下来的故事,便是这对狗男女合着伙,骗我喝酒。

 

上满一桌菜后,徐浩又叫来了白酒,我推说不喝酒,但架不住徐浩和梅香一起劝,也便装作勉强的开始喝了起来。

 

我酒量其实还行,以前也独自在村口买过烧刀子酒喝,那酒烈性大,我却也能喝个两斤左右还迷迷糊糊的不断片。

 

但酒量再大,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拿自己的房子和前途开玩笑。

 

我是个地道农民,种地的时候,大汗淋漓的,便常在脖子上挂一条毛巾用来擦汗。这个习惯我平日里出门时也有,不过是换成一块小点的手帕带身边。

之前偷听了他们谈话,我便特意把手帕打湿带在了身边,刚才进来时我还特意拿出来帮梅香擦了擦桌子,然后便把手帕放在旁边。

 

等吃饭喝酒时,一开始还喝了几口,但后来我装作不小心,把白酒给洒了一些出去,又用手帕把那些酒液都给擦干净。

 

等这之后,不管是徐浩还是梅香,他们再跟我喝酒时,我便先装作咽下了酒,再用手帕擦擦嘴,隐蔽的把酒给吐掉。

 

这手帕一是我贴身用的,梅香不会轻易乱动,更何况我还用来擦过桌子,梅香嫌脏自然更不会拿起来。二是我之前拿手帕擦过洒落的酒液,手帕上本来就酒精味很浓,即使我再吐一些上去也不会被人轻易发现。

 

其实我也是小心的过了头,梅香和徐浩两人也跟着一起喝酒,他们本来以为两人喝一人,有心算无心怎么也能把我给喝趴下,却没想到我不仅酒量不错,还偷偷的用手帕作弊。他们喝了些酒,酒意上头,虽还勉强保持清醒,但反应终究是迟钝了些,根本就发现不了我偷偷做下的手脚。

喝到最后,梅香和徐浩都有了七八分的醉意,我也装作自己有些喝高,大着舌头跟他们在那说话:“梅香我可爱你了,你要相信我!呃,徐浩哥,你信吧?我可是一心想讨梅香当老婆的。你看,我老婆美不美?”

 

美人醉酒,梅香本就肤白,这会醉眼朦胧,浑身肌肤都透着酒后的红润,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徐浩眼睛也有点看直了,使劲吞了口唾沫:“美,真心美,这脱了衣服啊就更美了。”

 

“瞎说什么呢!”梅香虽有些醉意,却也吓了一跳。

 

反倒是我在旁哈哈大笑:“徐浩哥也喝醉了,都开始说胡话了,哈哈哈。”

 

见我没在意,警醒过来的徐浩也跟着笑笑,却也知道不能再喝,忙着先把钱给结了。

 

走在路上,我们三个人都有些跌跌撞撞,我走在中间,一手搂着梅香的脖子,一手搂着徐浩的肩膀,一步三晃的往旅馆走。

 

被夜风一吹,徐浩还好些,梅香却是酒意上来,忍不住就靠在我的身上,有些不胜酒力。

 

我装作喝多了,咧嘴笑道:“徐浩哥,不是我骡子吹,我这老婆还真是烧香拜佛都求不来,这么好看,村子里怕也就几个人能比得上我老婆。”

 

这话题是个男的都喜欢听,徐浩也不例外的哈哈笑着追问了句。

 

我借着酒气道:“寡妇青,青姐,呃!都是男人,你别说你对她没想法。”

 

徐浩眼睛一亮:“我们村里的头号大美女,我做梦都想和她好。”

 

“哈哈哈,徐浩哥说实话了吧,还有个……那谁,徐燕,对,就你妹妹,她也长得不错,不比我媳妇差。”

 

徐浩打了个哈哈,却没说话。我见差不多了,便笑道:“村里还有几个跟我老婆也就相差不多,不过除了青姐外,还有一人却是比我老婆好看很多。我有时做梦,也都想睡她,有次我不小心看到她在洗头发,那模样那小脸,差点没把我给看傻了。”

 

我借着酒意,仿佛真的是知无不言。

本文标签:高中校花陈若雪H校长

上一篇:绝世尤物硕大挺拔(婚礼上的放荡h文)全文阅读

下一篇: 笔趣阁 芳芳好紧好滑好湿好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