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健身私教放松大腿内侧-在楼梯上做一上一下的运动

2021-08-03 14:12: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鹭已经从屋子里走出来了,她手里还抱着衣服,见曾大胆手里拿着那瓶沐浴露,脸一瞬间发红,随后咳嗽了一声: “舅舅,你洗好澡了吗?” 曾大胆点了点头: “刚才洗澡的时候

白鹭已经从屋子里走出来了,她手里还抱着衣服,见曾大胆手里拿着那瓶沐浴露,脸一瞬间发红,随后咳嗽了一声:

 

“舅舅,你洗好澡了吗?”

 

曾大胆点了点头:

 

“刚才洗澡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沐浴露没多少了,刚想要和你说来着。”

 

大胆的眼睛就好像是X光一样,一下子就锁定了白鹭……

 文学

 

白鹭越过了曾大胆,伸手你拿过了那瓶沐浴露,曾大胆明显还是想要逗弄一下白鹭的,于是开口说:

 

“奇怪了,刚才我摸那沐浴露瓶身有些脏脏的,也不知道沾上了什么,你待会进去的时候洗一下吧。”

 

白鹭吃了一惊,想着是不是自己刚才弄自己的时候又碰了一下那沐浴露,当下十分的心心虚:

 

“可能是吧,我待会洗干净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白鹭就进去了,曾大胆眯着眼睛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白鹭洗了澡出来,可能是今天很累了的缘故,所以她很快就睡过去了,睡着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把她压在了床上。

 

她舒服的又满足,几乎都要上天了,她嘴里不断的叫着,“快一点,人家快到了,好舒服啊,好棒啊,好厉害啊……”

 

最后她到达了最高点了,结果也从梦里醒了过来。

 

她醒过来的时候还觉得这个梦特别的真实,而且那种被贯穿了的感觉十分的清楚,她娇喘连连,高耸起伏着,好半天才缓过来,转过头一看,方志明还没有醒。

 

白鹭想着可能是这几天自己浴求不满了,一看老公那起来了,她当下就特别的兴奋,于是一把把方志明的裤子给拖拽了下来,只看到那里赫然出来,可把她给馋坏了,她立刻将自己凑过去,紧紧贴在一起的感觉可比手指要来的更痛快的多。

 

她蹲着来,双眼迷离了起来,一边卖力的叫着一边摇晃着自己,填满自己的空虚,白鹭的手又伸进了薄如蝉翼的睡裙里,露出了平坦的腹部和诱或人的马甲线,随着她晃动一下自己的身躯,那马甲线也会跟着蠕动一下,看的人血脉喷张,她的手紧紧的贴着,紧紧的捏着,肥美从她的手指缝里挤出来。

 

她张着嘴,就快到最后关头了,差点到达了巅峰,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方志明竟然忍受不住,一下子就完了。

 

白鹭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到达顶点,千钧一发的时候就感觉方志明完了……

 

失望的神色顿时蔓延开来,一瞬间她头皮发麻,分外怨恨的看着方志明,十分生气的伸手拍了一巴掌方志明,大吼:

 

“喂!醒了!”

 

方志明昨天晚上可喝了不少的酒水,被拍打了一下也迷迷瞪瞪的压根就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甚至还翻个身又继续的睡过去。

 

白鹭心中气的要死,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剩下的那点兴致都败坏了个干净,最后没办法只好起来擦拭,套上衣服去厨房做早餐去了。

 

白鹭自己健身,所以吃的都是很健康的,方志明就不一样了,他这个人一定要吃的很重口味,因为这个事情白鹭可说过他很多次了,但是每次他都不听,一幅人要是没有一些口腹之浴怎么行。

 

要说方志明之前也还是个很匀称的男人,甚至还有一些小腹肌,可是这会儿变的脑满肠肥的,就连那都变短了不少……

 

曾大胆在白鹭起来之后他也跟着起来了,看见桌子上吃的东西,不禁感叹了一声:

 

“方志明娶了你还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的福分了,你看看你,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白鹭本来是一肚子气的,想着自己要去工作还不能过愉快的夫妻生活,导致自己皮肤都不好了,但是曾大胆夸奖了几声,又让白鹭觉得开心了起来,她娇嗔了一句:

 

“哪有啊,别的女人不也是这样的吗?再说了,志明还总说我做的这些东西不好吃,还不愿意吃呢!”

 

曾大胆坐了下来,双腿大喇喇的张着,他今天嫌热,就穿了一件沙滩裤,里面内裤都没穿,那蛰伏在里面歪在一边,在宽大的裤腿里探头探脑。

 

白鹭本来是想要给曾大胆递过去调羹的,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手滑,手里的调羹掉了下来,她蹲下来捡起来,忍不住的朝着曾大胆的裤裆看了去,结果就看见了……

 

她咕咚的一声吞咽了一口唾沫,起来的时候有些脸红红的,曾大胆问:

 

“怎么了,脸那么红?”

 

他不知道白鹭刚看到了自己,所以脸红心跳,还十分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有,就是感觉这天也太热了,对了舅舅,要是去我们健身房的健身的话,还得去办张卡,得本人拿身份证去的,你今天有空吗?”

 

可不想曾大胆居然摇了摇头:

 

“昨天和志明说好了,今天要去建材市场看看好的材料,他说公司就给他放一个星期的假是不是?”

 

白鹭愣怔了一下,无比幽怨的说:

 

“气死我了,他回来就光顾着和狐朋狗友去喝酒吃饭,压根也没有和我说只放假一个星期的!”

 

曾大胆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可能太忙了忘记和你说了吧?”

 

“才没有,就知道喝酒,气死我了。”

 

白鹭十分生气,方志明在她坐月子的时候就和她说准备翻修一下家里,白鹭

原本就特别不喜欢这丑丑的装修,当然十分赞成了。

 

白鹭还以为方志明回来会在这里呆很久的,没想到就一个星期,还不和她说,她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这会儿方志明也起来了的,迷迷瞪瞪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喊道:

 

“老婆,今天吃点什么啊?我好饿啊。”

 

“饿个屁!吃屁吧!”

 

白鹭气呼呼的拿起包就走了,留下曾大胆和方志明两个人,方志明甚至还不知道老婆为什么生气,还是曾大胆和方志明说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的。

 

“哎哟,我这不是忘记了吗,又不是故意不告诉她的,女人真小气。”

 

方志明也知道白鹭不会生气太久的,心安理得的去刷了牙,看着桌子上的麦片还有水煮鸡胸肉西蓝花,一张胖乎乎的脸登时皱成了一团:

 

“又吃这些,总吃,真烦。”

 

曾大胆已经吃完了,他对吃的倒是不挑剔。

 

白鹭很生气的打了车去了健身房,她手头上现在已经有两个学生了,一个将近一百八十斤的胖妞,来这里就是为了减肥的,还有一个是一百五十斤的生了

本文标签:在楼梯上做一上一下的运动

上一篇:女人叫的越大 男人越卖力-警花被众人调教折磨

下一篇:早上我还没醒他就上我-深捣贯穿宫口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