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军妓调教暴虐-sm调教室虐女调教H

2021-08-03 15:05: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对婷姐只有尊敬和类似于亲情的情感,可当我看到张泽华开着奔驰送她下班的时候,我心里却特别的不安,好像自己最宝贵最喜欢的东西,被别人霸占似的。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其实我是喜

我对婷姐只有尊敬和类似于亲情的情感,可当我看到张泽华开着奔驰送她下班的时候,我心里却特别的不安,好像自己最宝贵最喜欢的东西,被别人霸占似的。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其实我是喜欢她的,只不过这种感情被我藏在心底,不敢表露出来。

 

我好后悔,如果昨晚婷姐问我的时候,我说我喜欢她,那她是不是就不会去酒店,后来我就不会跟张雨彤发生那种关系,婷姐也不会对我这么的冷漠。

 文学

 

婷姐见我不语,忽然苦笑一下,说:“说不出来吗?那以后你就别管我的事情了,也别管我和谁在一起,这是我的自由,和你无关。”

 

说完,婷姐就忙着做饭,但表情却失望透顶,我知道她在等我说喜欢她,可我始终都说不出口。

 

正当我走出厨房时,婷姐忽然又说:“我帮你找好工作了,夜宴酒吧的服务员,你先做一段时间,等你熟悉那里的环境后,我再想办法让你做领班。”

 

我知道夜宴酒吧,就在小区附近的白云路,那里算是酒吧街。

 

我说我为什么要去酒吧上班?而且我自己的工作,我自己可以解决,用不着你操心。

 

“你父母不在家,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你必须听我的。明天你就去上班。”婷姐想了想,又说:“夜宴酒吧的老板就是陈泽华,你去那里上班,我多多少少可以照顾你。”

 

我没忍住,直接冷笑出声:“呵呵。原来夜宴酒吧是你家开的,既然是这样,那我还用做服务生吗?干脆给我一个经理让我当当啊!”

 

我承认我说的是气话,就想气一气婷姐。

 

果然,婷姐听到这话,脸色瞬间一凛,看了看我,眼眸忽然红了,猛地将菜刀扔掉,转身跑进了卧室。

 

看到这幕,我又感觉刚才说的话太重了,想过去给她道歉,可始终开不了口。

 

随后张雨彤进来了,劝我说,婷姐这样做也是为我好,现在狼多肉少,工作太不好找了,让我别和婷姐赌气,也不要气她。

 

后来是张雨彤做的饭,味道真不能和婷姐的手艺相比,吃过饭婷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本想跟她道歉的,可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我偷偷瞄了一眼,正是陈泽华打来的。

 

顿了下,婷姐便笑着接通说:“陈总,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儿吗?”

 

对我冷冰冰的,对陈泽华那个老男人却柔情似水,我心里特别不舒服。只听陈泽华笑呵呵地说:“也没什么重要事,就是想你,打电话问问你睡了没?”

 

我越听越生气,最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对张雨彤说:“彤姐,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说着,我就走向张雨彤的卧室。

 

张雨彤眼神里面带着些许惊讶,婷姐也复杂地看着我,笑容忽然散尽。

余光看到婷姐的眼神变得复杂,我心里却特别舒畅,可能是因为目的达到了吧,她不是气我吗,我也气她,看谁最难受。

 

我走进张雨彤的卧室,里面的布局很简单,没有婷姐的卧室温馨,看得出来,张雨彤是个性格随便的女人。

 

卧室里只放着一张床,晚上怎么睡,难道真要睡一起?

 

不久,张雨彤也进来了,看到我坐在床上,张雨彤的脸微微一红,轻声说:“小飞,你先睡,我去洗澡。”不等我说什么,她就拿着一件干净的睡裙出去了。

 

我心里毛毛躁躁的,想从张雨彤的卧室出去,可我又不想在婷姐面前丢面子。

 

张雨彤洗完澡进来的时候,肌肤特别粉嫩光滑,睡裙里面应该什么都没穿,隐约可见诱人的部位。

 

“你还没睡呀?”张雨彤瞟了我一眼,很奇怪的是,此刻她居然也露出些许羞意,按理来说,她这么开放的女人不应该啊。

 

我恩了一声,急忙从床上站起来,说:“彤姐,你先睡吧。我出去看会儿电视。”

 

我不否认,张雨彤确实有很大的魅力,身材婀娜多姿,将少妇阶段的女性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要说对她没想法,肯定是假的,可也不知怎么了,就是不想再和她发生那种关系。

 

我说着就往出走,经过张雨彤身边时,她忽然将我拉住,说:“这么晚了,还看什么电视呀,难道我还没电视好看吗?”

 

“彤姐,我……”我眉头凝重。

 

“睡觉吧,别看电视了。”张雨彤拽着我来到床上,关掉灯,卧室瞬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张雨彤均匀的呼吸声。

 

也说不上为什么,我心里猛跳,紧张得不行,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

 

忽然间,我感觉一只手落在胸口,轻轻地抚摸,酥酥痒痒的,我赶紧握住张雨彤的手,不敢再让她乱动。

 

可我没想到的是,张雨彤居然直接翻身骑在我身上,这种姿势,让我不得不想到那些事情,脑子一乱,下意识就把张雨彤推下去,“彤姐,睡觉吧。”

 

半分钟内,张雨彤都坐着没动,而后她再次躺在床上,整晚都没有说一句话。

 

晚上我想了很多,当然不是我和张雨彤的事情,而是婷姐给我找工作的事情,我到底该不该去夜宴上班。

 

抛开我和婷姐的情感,她帮我找工作,也是为我好,就冲这我也不能让她失望。

 

可夜宴的老板是陈泽华,我总有种吃软饭的感觉。

 

第二天下午,我去夜宴酒吧报到,一个叫夏莉莉的女人带我上岗,三十岁左右,是ktv部的经理。

 

第一次见面,人倒是挺不错的,对我还算热情。安排完我的工作,夏莉莉就走了,我正式工作。

 

晚上天刚黑下来,婷姐和陈泽华就来了,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关系很暧昧。

 

我心里不爽,假装没看到他们,也没打招呼。陈泽华却笑着走过来,说道:“小飞,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就去找夏经理,我会给她打声招呼,让她照看你,当然你也可以直接来找我,都行。”

 

当时旁边还有几个同事,他们听到陈泽华这样说,忍不住将目光看过来,包罗万象,特别复杂。

 

我淡淡地嗯了一声。

 

见状,陈泽华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便对婷姐说:“婷婷,我先去包厢里,你等会自己过去。”

 

陈泽华走后,婷姐说:“小飞,以后他跟你说事情的时候,你态度好点儿,他毕竟是老板,你不能让他没有面子,你说是不是?”

 

我哼道,我的态度已经算不错了。

 

婷姐紧蹙眉头,欲言又止,最后掉头走了。

 

旁边几个同事小声议论起来,说原来这小子是走后门进来的,难怪夏经理都对他那么客气。

 

我总觉得这些话有点刺耳,好像我占了陈泽华便宜似的。

 

时间不久,酒吧里来了几个年轻人,点了包厢,正好轮到我服务。这几个年轻人都在25岁左右,三男两女,一个青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别人叫他刘哥,有点奉迎他的意思,应该有点背景。

 

两个女孩长得都不错,可奇怪的是,她们俩都是刘哥带来的,关系暧昧,坐进包厢就搂搂抱抱,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愣什么,倒酒啊。”刘哥瞥了眼我,“你新来的吧,这么不懂规矩?”

 

我赶紧走过去倒酒,笑着说:“哥,我第一天上班。”

 

“难怪我看你这么面生,我给你讲,在这里上班,得有眼力见,人也得机灵点儿,像你这种木头似的,早晚得滚蛋。倒酒。”刘哥说。

 

我则呵呵赔笑,一边给他们倒酒,没想到的,给刘哥右边那个女人倒酒时,她正好想拿话筒,两只手撞在一起,酒忽然洒在那女人的大腿上面。

 

女人穿的是短裙,美腿裸露着,这下子可不得了了,女人一声尖叫,怒斥道:“混蛋,你眼瞎呀!”

 

“莹莹,没事吧?”刘哥眉头一紧,抬手就扇了我一巴掌,喝道:“草泥马的,你会不会倒酒!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把酒给我舔干净,不然你死定了!”说话的时候,指着莹莹的大腿。

 

脸火烫,可我还得赔笑道:“哥,姐,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干净。” 

 

“擦你麻痹啊,听不懂老子说的话嘛,老子让你舔!”刘哥义愤填膺地说。

 

擦可以,舔老子做不到!

 

再说她明明看到我在倒酒,还碰我的手,这事能赖我嘛。

 

我站着不动,激怒了刘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重重的一拳落在我脸上,顿时我就头晕目眩起来。刘哥不肯罢休,连续几脚踹在我肚子上,我连退数步后,而后倒在外面的走廊里。

 

刘哥追出来掐住我脖子,双目圆睁道:“小子,我看你是存心找打!”

 

这时,经理夏莉莉正好看到了,急冲冲地走过来说:“刘少,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刘哥说:“夏经理,你来的正好,这小子是新来的吧,太不懂规矩了,故意把酒洒在我朋友的腿上,这种人怎么能当服务生,今天必须开除他!” 

我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又刚踏入社会,受不了任何诬陷,我急忙解释说:“夏经理,我不是故意的。”

 

夏莉莉簇起眉头,看了看我,末了对刘哥说:“刘少,叶飞是陈总亲自介绍过来的,您看这事,要不就算了吧?”

 

“算了?我他妈不答应!我舅呢?我要亲自问问他,这小子跟他是什么关系!”刘哥拽着我的衣领,一副嚣张跋扈的嘴脸说:“你给我站起来,别他妈装孙子!”

 

这时,我才隐隐明白,刘哥和陈泽华的关系,原来陈泽华是他的舅舅,难怪他这么嚣张跋扈。

 

夏莉莉说:“陈总在502包厢,我去叫他过来?”

本文标签:sm调教室虐女调教H

上一篇:野外被强j到高潮免费观看|男朋友是军人做哭我

下一篇:捆绑女警sm受辱-夜夜春宵A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