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最新仑乱-真实的乱老太β

2021-08-05 14:32: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王萌萌没有注意到师父异样的目光,反而当着老王的面,直接把衣领的纽扣扯开,露出里面雪白的两团。 看到这一幕,老王的眼睛瞬间就直了。 自从十年前老伴儿去世后,老王就没再碰过女

王萌萌没有注意到师父异样的目光,反而当着老王的面,直接把衣领的纽扣扯开,露出里面雪白的两团。

 

看到这一幕,老王的眼睛瞬间就直了。

 

 文学

自从十年前老伴儿去世后,老王就没再碰过女人了,虽然他对萌萌并没有什么邪念,可面对这样的视觉冲击,他还是无耻的起了反应。

 

老王用力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移开视线,脑子里却闪过某些画面,反而越发激动起来。

 

他只觉得浑身燥热,下面也胀的难受。

 

老王强忍住冲动,大声呵斥道:“萌萌……快扣上衣服!女孩子家家的,不能这样!”

 

王萌萌不满地撅起嘴,嗔道:“师父!这里又没外人!而且我这几天那里都好痒,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啊?”

 

生病?

 

老王一愣,顿时哭笑不得地抹了一把脸。

 

这孩子心思单纯,只读完初中就在家养猪种地,连自己是处于发育期才有的正常状况都不明白。

 

毕竟是农村人,又是偏远的村子,思想封建,就算学了生物,怕是老师也不会去教这些东西。

 

老伴儿又走得早,她爹妈又常年不着家,自己毕竟是个大男人,哪里好跟她讲这些?

 

可是现在萌萌已经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排斥心理,如果他还不想法子教导教导,怕是这孩子以后会吃亏啊!

 

想到这儿,老王在心里酝酿了一下,正准备开口,就看到王萌萌一脸惊慌的站起身来。

 

“师父师父!您快给我看看!好痛啊!我这是怎么了?”

 

王萌萌惊慌失措地扯开衣领,将两团白嫩的胸脯对准了老王。

王萌萌是真的怕极了,前些日子她就觉得自己胸前很痒,一开始也没在意,猜想大概是去菜地的时候被虫子咬的。

 

可现在竟然加剧了!她哪能不怕!

 

她哪里知道,这不过是因为她处于发育期,总是忍不住去搔痒才导致的轻微疼痛。

 

“师父……”

 

看到师父灼热的目光,王萌萌俏脸一热,慌张地垂下头去。

 

虽然对这类事情很懵懂,但不知道为什么,王萌萌总觉得师父的目光像是要吃了她一般,有些扎人。

 

“萌萌乖,过来让师父看看。”老王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王萌萌愣了愣,还是乖巧地上前,双手依旧乖巧地抓着自己的衣领,两团柔软离老王的脸不过才半臂长。

 

鼻尖不断涌入的少女幽香,让老王顿时气血翻涌,那处的反应也更加强烈了几分。

 

他本来只是想给王萌萌普及两性知识,可现在,他竟然改变了主意。

 

“萌萌,告诉师父,你是哪里痛?”老王紧盯着眼前的雪白,喉咙阵阵发紧。

 

滚烫的呼吸喷薄在两团柔软上,让王萌萌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羞红着脸说:“师父,就是这儿,这两个点点,还有点痛。”

 

刚刚隔得稍远些还不觉得怎么样,这会儿看到师父离这么近,还总盯着自己这个地方,王萌萌忍不住忸怩起来。

 

“那……师父给你检查检查吧?”

 

老王又忍不住吞咽了一下,此时的他仿佛被鬼迷了心窍,满脑子都是少女饱满柔软的部位,真想上手摸摸看。

 

“嗯,谢谢师父。”王萌萌乖巧地点头。

 

师父是这十里八乡最有名的木匠,还懂点中医。

 

这里离镇上太远了,出行很不方便,唯一一家卫生所又在几十里外,大伙儿有个什么头疼脑热都是找师父看。

 

也就是这几年才通了公路,他才在家种地,偶尔给村里的老人们修修家具打打棺材什么的。

 

不过现在村子里的人还是喜欢来找他看病,因为他用药准,什么草药都认得。

 

得到萌萌的允许,老王不禁屏住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慢慢伸出黝黑的大手,放在那饱满的两团上。

 

触摸到的那一瞬间,老王就浑身一怔,身子瞬间变得滚烫。

 

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几乎无法自控!

 

“啊……”王萌萌忍不住发出低吟,心跳也不由加快了。

 

当那双火热的大手接触到自己的时候,全身仿佛都过电了一般,稍稍缓解了两个红点点上的疼痛感。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异性触碰到那里,虽然眼前这个人是抚养自己长大的师父,也让她忍不住羞红了脸。

 

听到这声如轻喃般的娇喘,老王的下面立马就揭竿而起了。

 

可他不敢太放肆,怕吓着对方,毕竟眼前的娇俏少女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

 

仅仅只是将手放在上面,并没有动,都让他这么激动了,他实在难以保证自己能不能稳住自己。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

 

“师父,您怎么不动啊?不是说要给我检查吗?”

 

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不过是这个程度的触摸,就让她的身体很难受了,浑身麻麻痒痒的,好像前几天梦中的感觉。

 

听到这话,老王内心狂跳,用力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抓了一下,嫩滑的手感竟让他有些舍不得放开了。

 

“师父,你这一检查,好像更难受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王萌萌的声音娇娇软软的,忍不住收拢了双腿,双手也将两团柔软往中间推了一下。

 

虽然她不懂这些,可也知道女孩子有些地方是不能随便让别人摸的。

 

可是师父不是别人啊!她觉得没什么关系啊,毕竟师父只是在给自己检查身体而已。

“没……没事,正常现象罢了。”老王忍不住轻咳了一下,觉得更加口干舌燥,下面都快要爆炸了。

 

他担心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索性赶紧拿开手,努力让自己移开目光。

 

“萌萌,你别动哈,越动它就越痒,师父出了汗,先去洗个澡,不然一会儿会感冒的。”

 

说完,老王就飞也似的跑进屋里去了。

 

一进门,他就靠着门大口大口的喘气,努力想把那股邪火压下。

 

可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满脑子都是萌萌漂亮的小脸和那两团雪白,下面反而更胀大了。

 

洗澡!对!得赶紧冲凉水!

 

老王急忙跑进屋后的澡棚里,边走边脱衣服,一进去就打开水龙头冲。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打开水龙头的那一刻,王萌萌因为担心他也跟了过来。

 

发现师父果真是在洗澡,王萌萌这才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瞄到师父下面一大坨,瞬间好奇地停了下来。

 

“咦?怎么跟大明的不一样?好大啊!”随着老王的拨弄,王萌萌更加脸红心跳了,臊得不行。

 

“大明尿尿的时候都没那么大,可是师父的为啥长那么大呢?是不是跟我这里一样也长得比别人的大?”

 

王萌萌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师父长着这么大的玩意儿吊在身上,平时走路肯定很难受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看着,身体就本能的产生了很微妙的变化。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胸有点胀胀的,下面也有点酥酥麻麻的,好像有蚂蚁爬过似的。

 

好奇怪的感觉啊……她这是怎么了?

 

王萌萌捧着砰砰直跳的胸口,扭头就跑,不敢再看下去了。

 

老王洗完澡出来,就发现萌萌回了自己房间,他找到五块钱一包的金圣烟,去厨房拿火柴点上一根,吧嗒了几口也回了房。

 

躺在床上的老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海里不断闪现出之前的画面。

 

他叹了一口气,对他而言,自带体香的少女身体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轰隆……”

 

一阵电闪雷鸣过后,外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窗户都被雨水敲打的砰砰响。

 

“师父,您睡了吗?”门外传来王萌萌娇娇软软的声音。

 

王萌萌从小就怕打雷,每次一听到都要依偎在老王身边才能睡着。

 

老王心头一跳,应了一声,就赶紧起来开门。

 

下一秒,一具带着淡淡幽香的娇躯就扑入他怀中。

 

“师父,我好怕!外面的雷声太吓人了,我不敢睡。”

 

老王拍了拍萌萌的背,柔声安慰:“别怕别怕!师父在,快进来吧。”

 

搂着王萌萌进了屋,老王就从墙角里拖出他自己做的折叠小床,让王萌萌睡在自己床上。

 

可是他才刚坐上小床,就听到嘎吱一声,床板猛的抖了一下,竟然陷了下去。

 

老王赶紧起身查看,这才发现,这小床下面的支架,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老鼠给咬得只剩下手指那么一点连着。

 

老王毕竟是个成年男子,这一坐上去,支架就支撑不住断开了。

 

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萌萌,这张床坏了,睡不了啊!”老王满脸无奈地看着王萌萌,不知该如何是好。

 

王萌萌紧靠着老王,咬着唇角看他,瞧着可委屈了。

本文标签:真实的乱老太β

上一篇:国产真实偷乱视频(真实乱子伦露脸)全文阅读

下一篇:口述我和亲妺作爱全过程 真实的单亲乱子自拍对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