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穿着婚纱被粗大贯穿-性奴老熟女双飞

2021-08-06 09:09: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顿时让我们之间本来就尴尬的氛围,立时僵硬到了极点。 “你,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当着你爸爸我的面,黄欣,简单……你们,你们,唉!”愤怒到了最后,陈大贵满目震

顿时让我们之间本来就尴尬的氛围,立时僵硬到了极点。

 文学

    “你,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当着你爸爸我的面,黄欣,简单……你们,你们,唉!”愤怒到了最后,陈大贵满目震惊和复杂,但最后,却没有对我动手,反而一甩袖子,愤恨不已地走开。
    而我心情忐忑不已,生理上又极度刺激,想说什么,但始终不知道说哪里。
    身上的黄欣脸色微微一红,主动起身退却。
    “跟我进屋。刚才那些话你都听到了?”黄欣边走边冷傲地说了一句。
    看她这意思,似乎不但不为我偷听而反感,相反,似有些乐意见到这结果,但或许,只是为了让我更加卖力演戏,替她做事吧?
    我心头如此想着,明面上却不敢和此时一脸煞气的黄欣较真。
    随即谨慎地回应了一句:“都听到了。那个,那个什么,黄欣,我……我留下貌似不合适,不如,我们的事情就算了。你和你爸……”
    “我哪来的爸?你小子还敢乱说?信不信,今晚上我就吃了你,让你三天三夜起不了床?你个呆子!”黄欣打断我的话,看似凶狠,说到最后,却是叹息一声。
    我在后面跟着回去,虽然并不能理解他们父女这种奇怪关系,但是,也多少听出她话里的种种复杂情绪。
    说到底,无论陈大贵或者黄欣,虽然表面上十分火大,但实际上对这事还是在乎的。
    毕竟是一对父女啊!
    回到屋里,黄欣没搭理我,自己心事重重地睡下了。
    而我更是怎么都睡不着。
    “我说起来怎么都算是外人,之前就差点擦枪走火,万一明天继续演戏下去,恐怕,真的会失身。到时候,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心绪不宁之下,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了大半夜晚,最终,还是从她身侧翻身下床。
    我几分钟穿好衣服,这就准备出门,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却不想,没等我走出陈家大院,后面就窜过来一个满身体香的女人,顺带还有一句幽怨之极的叹息声。
    “你走了,你媳妇的房子车子怎么办?再说,简单哥,我黄欣在你眼里,真的就那么不堪入目,必须逃离?”
    这时候,能说出这番让我心中一动的话的人,除了黄欣还能有谁?
    听到这话,我不禁转身过去。
    “黄欣妹子啊,我不是看不起你,只不过,你看这事吧,它太复杂了。我只是一个泥人像的手艺人,别的什么都不懂。至于我和甘露的事,你放心,我会努力挣钱的……”
    “努力?哼哼,你一天能捏几个泥人像,没知识,没市场,没人脉,能卖出几个?告诉你,虽然你不喜欢听,但你的甘露不见得比城里的女孩清纯朴素多少。你要这么搞下去,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百年,都不够省城一套房子的首付!”
    黄欣火了,对我吼了几句。
    我本想和她争辩,但是,一想到之前用她手机查的资料,心里隐隐感觉甘露似乎对我说了谎话。
    但作为男人的自尊,不许我这么快承认。
    于是,黄欣吼得越多,我越是强制告诉自己不用在乎。
    直到最终将陈大贵也惊醒了。
    “你们在外面干嘛呢?这大半夜的,黄……简单,你过来,我找你说点事。”陈大贵一脸不满地走出来,冲黄欣说了半句又焉儿,随后瞪了我一眼。
    被他这一瞪,我顿时遍体生寒,好像被冬天的霜打了似得。
    虽然身边的黄欣握紧我手,示意别过去,还故意用话气陈大贵,但是,我心想,你是他女儿,怎么闹腾都好,但我是外人,真要出事了,我可扛不住。
    最终,我将黄欣的手撒开,战战兢兢地跟了陈大贵进去。
    进屋后,意外地他没有打我骂我,反而将我从上到下打量了几遍,嘴里纳闷:“也没见你多帅,多好,那丫头怎么就这么执拗呢?”
    我听了这话,心里更是郁闷。
    果然是一对父女,损人起来都不带脏字,要不是你是我们三水村的煤老板,有钱有势,我特么的早不想趟着一蹚浑水呢!
    虽然我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还得做出恭维的样子,想着黄欣那边说不开,干脆对陈大贵说:“陈老板,我也是受害者,被迫来的。这样吧,你们父女慢慢处理这事,我走了啊!”
    说到最后,又小心翼翼等待陈大贵的回答。
    对面的陈大贵,听我这话,愣了一愣,显然没想到我居然也是被他女儿黄欣忽悠过来的。
    随即大笑了好几声,却是真的高兴开心。
    “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是你自愿过来,是她胁迫你的?你现在就能走人?”陈大贵明显对这结果欣喜若狂,平日里镇定自若的煤老板,此时差点手舞足蹈起来。
    也难怪,我一走,就能继续成全他之前的算计,但我心思想着,不能这么白走。
    怎么说我的清白也差点被黄欣给玷污了。
    想到这里,我鼓着勇气说了一句:“那个,想我走也行。不过,陈老板,你女儿差点害我和露露的事成不了,你是个大人物,总得对此有点表示吧?”
    刚说完这话,我心里就有点后悔。
    这可是第一次这样和别人直接要钱。
    从前的我,从来没有胆子,更没有机会,拿这种话要别人的好处。
    不知道这煤老板会不会因此打算收拾我啊?
    我心里正暗自忐忑。
    没想到,陈大贵听了这话,不仅没有生气发飙,反而笑得更加大声了。
    “哈哈哈,好小子,我就知道你是我们村上最有前途的年轻人。简单,这次算我欠你人情,来,拿着,这是十万块。天亮后就走人。这事我不会追究,将来还会感谢你的!”
    说这话的同时,在我对面的陈大贵,竟然当场从柜子里数了一堆的钞票,递给我,让我慢慢数。
    接着,又是给我端茶,又是倒水,还问我将来和甘露结婚,一定给他准信,别的不说,起码同村的情分,加上今天这事都得大力去捧场。
    一听这话,我也是大为高兴,一边眼里冒金光地数钱,一边吞了吞口水,说:“陈老板,这里多了,十一万多,你说的是十万……”
    “多了?多了一万多?不算什么嘛!简单,这次你帮了我忙,区区十万,十一万算什么?你要是觉得不够,嗯,这里,我刚买的钻戒送给你当结婚礼物了。”
    陈大贵异乎寻常的大方,说话之际,就将手上刚买的铂金钻戒脱下来,塞我手里。
    这家伙,这可是电视上天天广告的周六福啊!
    说给我就给我,这陈大贵陈老板,也太给力,太豪爽了啊!
    “行,陈老板你一句话,我天亮后就走人。这次其实我也拿了不少好处,可是不敢再贪心了。要不,咱们聊天到天亮,然后我走?”见陈大贵这样大方,我也放开了胆子,居然和他开始聊起来。
    这一聊,不但说起当年黄欣事情的具体细节,而且,还让我对他的印象也大为改观。
    原来,在我的心里,陈大贵和其他煤老板没什么两样,也都是为富不仁加上早年舍得送钱送礼换前途而已。
    却没想到,真正深入了解之后,才发现这人和其他有钱人大不同。
    虽然当年陈大贵也是靠那种法子起家。
    但是,和其他煤老板不同的是,他没有那么阴险,自己富了却不懂得回报乡亲们,反而做了不少的好事。
    这些年来三水村的马路修缮,村小修建,还有不少人家里重病的手术费,其实都是他预先垫付了的。
    说起来,在我面前的陈大贵,比我这看起来老实其实对金钱渴望极大的人来说,却才是真的好人。
    大好人哪!
    “简单啊,你可是我这些年唯一倾吐往事的朋友,来,干一杯。为咱们爷俩互相理解,万岁,喝一杯!”陈大贵谈兴甚浓,说完了那些事,心情也激动,还弄了一瓶五粮液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喝到这么高档的酒。
    但陈大贵,见我喝酒堪比喝金子那穷酸样,不由得笑得前俯后仰,随即又许诺。
    “这不过是假冒的五粮液当中比较好的而已,根本不算什么。你小子太逊色,太没见识了,将来和甘露一起会吃亏的。这样吧,等过几天,我有空了,带你去县城的红灯区玩玩,让你开开眼界。”
    “红灯区?那是什么地方?陈老板,你别吓我,我这辈子去镇上都少,别说县城了。不会很贵吧?”
    我十分土包地回了一句。
    陈大贵听到这话,更是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最后,干脆起身过来,打算给我详细解释红灯区的含义。
    但我和他都没有想到,就是这时候,外面一个他的亲信却着急跑了过来,隔了门就喊了一个震惊的消息。
    “老板,老板,不好了,出事了,你儿子死了,死了啊!”

第五章意外事件

就在陈大贵摇摇晃晃起身,打算跟我详细解释红灯区的含义之时,却不想,门外他的一个亲信跑了过来,报了一个震惊的坏消息。
    他的儿子居然死了?!
    “你给我进来。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什么,我,我儿子死了?”陈大贵被这话吓得跳了一跳,彻底醒酒,赶紧开门,将门外那人抓进来追问。
    那人进屋之后,发现还有我在这里,先是暗暗吃了一惊,随即才又和盘托出。
    原来,就在我们搞事情的同时,陈大贵的假儿子因为下面失血太多,竟然抗不过去,于一小时之前活生生疼死了。
    这一来,本来到此完结的这事,立即变得更加麻烦了!
    该不会又得让我和黄欣假戏真做吧?
    我当场一震,下意识感觉不对劲。
    对面的陈大贵却以复杂到极点的眼神直愣愣地盯着我。
    盯得我全身都毛骨悚然。
    “老板,老板,你别发呆啊!这事,你得出个主意,不然没法收场啊!”那人见陈大贵被吓傻了,拍了他后背一下,着急地问道。
    我在一旁看出来,这人显然还不知道许多内情,真以为陈大贵是伤心过度呆滞,但其实,他应该是因为不得不让我假戏真做,才郁闷罢了!
    果然,在那人拍了后背之后,陈大贵清醒了少许。
    “你马上封锁这消息,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说。还有……算了,我们过去亲自看看究竟。这件事,你最好给我闭嘴,要是除了我们三人之外第四人知道,你小子等死吧!”
    虽然陈大贵是和那人说话,但眼神依然放在我身上。
    其中威胁恐吓的意思不言而明!
    说完,陈大贵不由分说拉着我一起,出了院子,到他煤矿厂的一个办公室隔间。
    而身后那人,则吓得尿都来了,不敢多说别的,一直屁颠屁颠跟了过来。到了门口,不用吩咐,自觉地站在门外守门起来,不然任何人进来坏事。
    而我和陈大贵二人,一进小隔间,就看到他处心积虑打算换出去的假儿子,果真是身体僵硬,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大宝!大宝?哦草尼么啊!早不死晚不死,现在来死?你特么的坑爹啊!”陈大贵蹲下去,先是用手指头试了试,发现这小子鼻子没热气,顿时叫骂起来。
    骂话的同时,居然还用脚狠狠踢了过去。
    这骂声和打声听在不懂内情的人耳朵里,可能是哭笑不得,以为他得了失心疯。

本文标签:性奴老熟女双飞

上一篇:一把扯下她的奶罩和小内内|掀起裙子从后面挺进她身体

下一篇:云水怒梅怡和云飞岳(摸进她的裙底好多水)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