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云水怒梅怡和云飞岳(摸进她的裙底好多水)全文阅读

2021-08-06 09:10: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还没有过的,最宝贵的应该给我嫂子,而不是给她。 “快点!”春云嫂说完了,站起来往荔枝树后转。 我虽然有想法,但心里的一股萌动,让我也不由自主地走向树后。心

我还没有过的,最宝贵的应该给我嫂子,而不是给她。

 文学


    “快点!”春云嫂说完了,站起来往荔枝树后转。
    我虽然有想法,但心里的一股萌动,让我也不由自主地走向树后。心里却是怦怦直跳,感觉她要怎么教呢。
    春云嫂说什么到树后呀,原来是直往荔枝园里面走。
    我就跟在后面,看着她宽松的短裤,感觉后面真他娘的饱。跟我嫂子不一样,高度比嫂子还高,满满地透出成熟圆满。
    丫的,我的邪恶念头又起,她都已经要教我做男人了,我还斯文什么。走快几步,伸出手,往她走路也会泛耸的后面抓。
    “啊!”春云嫂完全是没有防备,不但发出惊叫还身子往上突。然后转过身子,圆圆的眼睛冲我嗔,又是“咯咯”地笑。
    靠!我感觉,就是特么地带感,我不怕被她教坏了,欢迎她以后继续当我的老师。
    “坐这里吧。”春云嫂说着,往一棵最少百年树龄的荔枝树后面坐。
    中午的村口,因为天气热,静得出奇。荔枝园里,也确实适合我们俩搞出什么,阵阵蝉鸣,就是春云嫂大呼小叫的,外面也听不到。
    我也往春云嫂身边坐,先双手扳过她圆圆的脸,嘴巴一凑就亲。
    天,成熟的嘴巴,亲一下让我的心也怦地乱跳。
    “咯咯!”春云嫂又是笑,也是抬手扶着我的脸:“你呀,真是不懂事,亲一下还亲得这样笨,要这样。”
    我靠,这村嫂说完了,透出成熟丰盈的嘴巴也张开。然后我感觉,那津津的一片嫩红,比舔冰淇淋还灵活。
    “再来!”这村嫂说完了,嘴巴还没合上,慢慢往我的脸凑。
    老天爷!真的是太带感了,我佩服成熟的村嫂真让我受不了。清新的感觉中,灵动得让我浑身差点发抖。
    “咯咯!”我咽下两口清新的津香,然后学着她的样子,跟她进行热烈的互动。
    我很投入,感觉他娘的,这个老师也太可爱了,不用手和脚,单用嘴巴就能互搏。
    过了一会,春云嫂抬起脸吸了一口气,笑着说:“你真聪明。”说完了,嘴巴又凑上。
    我都要受不了啦还聪明个屁,我又是平生的第一次经历啊,轻轻地滑动,让我的脑袋昏得变成黑。禁不住手一伸,朝着她的背心狠狠就抓。
    “嗯!”春云嫂轻出一声,脸也往一边转,索性双手往下伸,一片薄薄也透着汗香味的衣料立马往上卷。
    尼玛,这又是我人生第一次,跟一个女人这样坦诚相见。造型优美,珠圆玉润,搞得我双手更加狠,感觉真丫的带感,脸也往一片成熟中埋。
    香,带着汗味的香气,还有柔柔的温暖感,让我的脑袋完全乱,不管三七二十一,嘴巴又张开。
    春云嫂又透出几声响响的呼吸,才看着我说:“瞧你在省城两年,真是脑子不长进,听说,城市的孩子很会玩。”
    我也抬起脸冲她笑,我的心事就不跟她说了,我一心只想着嫂子,城市的女人,又没有她这样奔放。
    “你想不想进?”春云嫂笑着又问,伸出食指,朝着我的脸轻轻划了两个来回。
    “进什么?”我是故意假装不懂,双手却继续没闲着。只感觉揉起来,真舒服也感觉牛仔裤已经是特别紧。到了此时,我要不想那就不是男人了。
    “嘻嘻!”春云嫂又是低笑两声,脸往我耳朵边趴:“进我里面。”
    我摇摇头,这个摇头还是强忍着才能摇出来的,因为我的心事,就是要让我认为,最宝贵的第一次给嫂子。
    “你是怕了还是不懂?”春云嫂小声又说,然后将我的手拿开,再将背心往下拉又说:“嫂子跟你说有多美好,嘻嘻!”
    我也暗自乐,表面却是装傻,点点头,我很愿意听。
    这村嫂声音低低的,开始说:“你呀,要这样,别紧张……”
    我听傻了我,亲娘哟,春云嫂的描述,全部都是她有什么感觉,还有技术性让我也惊呆。听得我很上火,想将她往地上推。
    “哎呀我的天!”春云嫂说完了,已经是圆圆的脸红得就如一个红苹果,看着我微笑。
    丫的,听春云嫂详细的描述,让我感觉,我这是混沌渐开。这村嫂说得就特么地带感,我在省城看过好几部片子,跟她的话比完全就是小菜。
    我真受不了啦,什么要将最宝贵的给嫂子也忘记了,忽然双手朝着她抱,往地上放倒。
    “哟哟,嘻嘻!”春云嫂小声笑,身子却还挣扎,然后圆圆的眼睛又是冲我嗔。这神情,让我心里直抽风,看着是不同意,却又是任由我将她往地上压。
    老天爷,我只是将她放倒,春云嫂却自己动手,“唰”地就往下拉。
    我好昏!又是第一次坦诚相见,刚才坦诚的是上面,现在却是下方。跟前已经是水汪汪,幽幽地滋润润一片。
    这就是我刚才手很有感的地方,我真的挺好奇,蹲在她旁边,想起她老公脸往嫂子凑,还说什么他娘的香。确实有点香,而且香得很独特。
    “小兔崽子,嫂子嘻嘻!”春云嫂说完了,看我蹲在她身边正在傻眼,身子也抬了起来,手也往我的裤子伸。
    “天啊,真男人!”春云嫂手一探就是吃惊的模样,然后笑着又说:“嫂子真喜欢。”
    “别别!”我赶紧叫。
    不行了,这村嫂刚才可没有描述到这个技术,怎么嘴巴张开了呢,而且还张得特别大朝着我凑。
    哦我的天!我很急,春云嫂紧紧的,温温的灵动让我很有感。丫的,村嫂的动作就特么地熟练。
    突然间,我如被她的手点中了穴道一般,然后就……
    “嗯嗯嗯!”春云嫂连续出了好几声,不过,我也没看到她的嘴巴会漏掉什么。
    终于,这村嫂抿着嘴巴,脸也抬起来,冲着我翻白眼,肯定是怪我不等她了呗。
    怪我也没办法,她不是老司机嘛,就不知道怎么样带新手,立马就搞出这样隆重。
    “噼”!春云嫂抬手拍了我一下,是有点不满,不过站起来却还笑。整理好了拿起几根黄瓜往村里走了。回头却又说:“你真是从来还没有,慢慢来,嫂子喜欢。”
    我也完全乐,这应该能让杨来兴的脑袋变成绿的吧,但我还是保持着,我自认为最宝贵的。

第5章 嫂子打了我一巴掌

春云嫂走了,我却还继续坐在荔枝树下。
    这个穷村子,跟我一样年轻的男女,不是读书就是跑外面打工,想找个同龄人聊天也没人,只能是一个人干坐着。
    忽然,我看见嫂子从她住着的屋子走出来,往我跟爸妈住的屋子走。
    我也站起来,走出荔枝树往村里走。
    嫂子脸往我这边转,发现我了也站住,然后抬起白白的手冲我招。
    我用上小跑,才到她的跟前却又吓一跳。
    嫂子的打扮真城市,还是白色的背心和黑色的短裙,修长的双腿也套上黑丝,脚下还穿着皮凉鞋。那股让我很萌动的幽香中,也渗合着淡淡的香水味。
    “尾弟,你不是说,要到生态园看招工嘛。”嫂子不管我在看着她的黑丝,小声说。
    我也点头,手往村后山指:“嫂子,翻山吧,路途近很多。”
    嫂子也点点头,笑一下,双腮也现出一对酒窝。
    我们两人就往嫂子屋子门外,通往村后的巷子走。
    才走出巷口,突然我又笑,看见杨来兴刚好从那个旧院子里出来。我刚刚跟他的老婆在荔树下,搞出一场戏,让我看见这老小子,立马就乐。
    嫂子却赶紧笑着打招呼,我也不怪她,毕竟这老小子,是村民副主任。
    杨来兴听到我嫂子的招呼,转脸冲我们俩瞧。
    “来兴伯,我们要到生态园,瞧瞧有没有招工。”嫂子笑着又说。
    我又有感觉,嫂子这样说,好像是怕别人,以为她跟我走一起还穿成这样,是会搞出什么事的意思。
    “嘿嘿嘿,你们想到那边招工,别想了。你呀,还是乖乖地躺在我跟前,让我玩个够,不然,休想在生态园找到一份工。”
    杨来兴说着话也看着我,完全是一付,我就是吃定你嫂子了的模样。
    我也是大声笑,不鸟这老小子,往通向山脚边的小路走。
    嫂子跟在我后面,突然也说:“尾弟,我们自己找,人家会要我们吗?”
    “哎呀嫂子,在省城找工,都是自己找的。”我边说边走。
    嫂子走快点,走到跟我并排,还又转脸往后面瞧,忽然手一伸,拉住我的手。
    我的心跳顿时加快,她的手真柔,让我又感觉到,我很萌动的那股幽香。然后脸也往她转,冲她笑一下。
    嫂子微微一笑才说话:“尾弟,上午你说要娶我,我不答应,你不会生气吧?”
    我摇摇头:“不会。”
    “真不会?”嫂子还不相信似的,不但又问杏眼还张大点。
    我又点头,又是给她一个笑。
    嫂子好像是放心了的样子,笑一下又说:“尾弟,真不行,虽然你是这家人的养子,但我还是你嫂子。再说,我还大了你七岁。”
    “我不怕你大我七岁。”我也说大声点。
    嫂子清澈的杏眸冲我嗔,突然抬起手,软软的手掌往我的额头擦一下汗。声音柔柔地又说:“乖哦,你还小,再过一些日子,就没有这种想法了。”
    她帮我擦汗,还有柔柔的声音和带嗔的眼神,让我开口想说话,却不知道要说啥。
    村后山并不高,只是将要达到山顶时,差不多有百来米长,特别陡的石阶,人登上去才感觉有点累。
    登这样的山,对我来说那是小菜。但嫂子才登了几十米的石阶,却已经两边粉腮红得就如涂上红粉,张开小嘴巴“呼呼”地喘气。
    “嫂子,手给我。”我回头说,手也往她伸。
    嫂子杏眸看着我,笑一下,手也往我的手心里放,被我拉着,一口气就登上山顶。
    “哎呀好累,坐一会吧。”嫂子说着,往一块不高但是特别宽的石头上块,下巴挂着清澈的几滴汗珠也顾不了擦。双手抓着贴得紧紧的背心领口,轻轻地抖动又是大口地呼吸。
    我也坐在嫂子的旁边,瞧着被她拉开一条缝隙的背心口,上面也闪着一片香汗的光泽。随着她的大口呼吸,柔柔的鼓动也是特别急。身子出汗多,那股幽香也更浓,让我眼睛移向她的脸,“咯”地也咽一下口水。
    我真想手往她的背心口放,帮她擦汗,但却是敢想不敢动手。看着她半月形的粉白下巴,想起她刚才在山下,不就抬手往我额头擦汗嘛,那我的手,也往她的下巴伸。
    我的手,轻轻地碰到她的下巴,还微微震了几下,因为我感觉心跳挺快的。然后,轻轻地,擦去上面几滴欲坠的清澈。
    嫂子的杏眼又冲我瞄,微微地笑一下,也将下巴再抬高一点,同意我帮她擦汗了。
    这个下巴真美,圆圆的,我的手轻轻地擦,感觉着下巴的皮肤,比她的雪臂还嫩。
    忽然,嫂子汗光闪烁的脸,轻轻地皱了一下,然后抓住我帮她擦汗的手,往她小巧高翘的瑶鼻凑。
    “尾弟,你这手?”嫂子说完了,放下我的手还又皱了一下脸,皱得细细的一对弯眉也锁在一起。
    听她问起这个,我就禁不住乐,为让杨来兴的脑袋给我染成绿而笑,笑了好一会,才能止住笑声。
    嫂子在我的眼里,就是女神,所以,她问起了,我告诉她了。就将中午在荔枝树下,跟春云嫂的事说了,当然,在荔枝树后面的经过就藏着。
    我以为,嫂子听了也会笑得发出清脆的笑声,好久没听到她欢乐的笑声了。但却没有,她听了,清澈的双眸冲我瞪,忽然抬起手,朝着我的脸“噼”地就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虽然我感觉打得没有力,但也将我打懵。
    “嫂子,你干嘛打我?杨来兴对你那样,我怎么不能对他老婆那样?”我懵完了,看着她也说。
    嫂子的洁齿还咬着嘴唇,听我一问,眨了好几下眼睛,洁齿松开:“我,我,哎呀你还小,不能做这样的事。”

本文标签:云水怒梅怡和云飞岳

上一篇:穿着婚纱被粗大贯穿-性奴老熟女双飞

下一篇:浪荡受bl高肉 受喷汁红肿np双性公共场所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