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玄莺煨糙汉|糙汉与小白花笑佳人txt下载

2021-08-06 09:25:2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冲着和拆迁队站在一起的那两个陌生脸孔训道:“你们怎么办事儿的?一个鸭棚拆了两天还没拆完,这两天能干多少事你们知不知道?这种效率怎么干活?你们这种办事的效率在美国早就

冲着和拆迁队站在一起的那两个陌生脸孔训道:“你们怎么办事儿的?一个鸭棚拆了两天还没拆完,这两天能干多少事你们知不知道?这种效率怎么干活?你们这种办事的效率在美国早就被炒鱿鱼了。”

 文学

那两个人其中一个瘦高个的中年人小声道:“罗总,不是我们不尽力,而是这些村民不配合……”

“不配合那是你们的工作没做到位!你们如果把我们的拆迁补助和村民讲清楚,我不信就这几个鸭棚村民不肯拆。”

“不是这样的。”瘦高个急的满头大汗,“罗总,您来这边,听我给你说。”

说完把这位罗总拉到一边,然后不知道底声说了些什么。

趁这个机会,我急忙和大舅了解情况,这些鸭棚到底怎么回事,是原本就在这里,还是最近突击建造的。

还有就是刚才伤人是怎么回事?

大舅告诉我,十里洼里面在征地范围内的鸭棚,有一半是原来就在这里的,一半是这两天突击建设的。

我心下了然。

没想到大舅把我拉到一边低声说道:“突击建的那些鸭棚有一半是自己家的,小山,你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

我苦笑道:“大舅,这里面还有你的事呢?”

大舅神秘的说道:“我有门路,提前打听到制药厂圈的哪块地,提前搭的。”

嗯,国家政策都能提前泄露,更别说一个乡镇的动向了,我对这些丝毫没有意外。

但我可不能打这种包票,为难的说道:“大舅,我就是个跑腿的,哪有那么大能量?”

大舅掏出烟来递给我一支,我正要掏火机的时候,大舅眼疾手快的拿出火机给我点上,吸了口烟,大舅道:“山娃子,你就别和我打马虎眼了,既然乡里派你过来,那意思就是让你负责这件事。”

我苦笑道:“能派我过来,也能把我撤回去啊。”

大舅见我一直不松口,最后一咬牙:“山娃子,这鸭棚补偿款分你三分之一。”

我把头晃的像拨浪鼓一样:“我不是那个意思。”

大舅把声音压的更低:“山娃子,实话告诉你,我们这次抗拆是因为乡里把拆迁款压的太低了,你要是能多给我们争取来一些,那多出来的钱我们二一添作五,怎么样?”

我愣了一下:“乡里定的拆迁款是多少?”

大舅伸出一个手指头。

我:“一平一百?”

大舅白了我一眼:“十块钱一平。”

我:……

怪不得十里洼的村民会抗拆闹事,乡里这群王八蛋也忒黑了,一平方才补助十块钱,那够干什么?恐怕连最差的棚子都盖不起来。

我咬了咬牙:“我尽力吧。”

见我松口,大舅脸上才露出笑容:“山娃子别怕,他们乡里如果敢为难你,我带头砸了他们的院子。”

我急忙道:“千万不要……”

正在我想要劝说大舅的时候,那边有人高声叫道:“那个谁,谁是卅里铺拆迁组的头儿?”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刚才那个卡宴美女正颐指气使的高声叫问着。

唉!

这官当的,真是两头受气。

嗯!?

也不对,我还不是官,只是个跑腿的,所以说受气是应该的。

我急忙答应了一声:“你好,这里暂时由我负责。”

卡宴美女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顿:“你叫什么?”

我伸出手去:“你好,我叫吕弘山。”

卡宴美女没理会我伸出去的手,自顾自的说道:“我是西河制药洪田县的总经理,你们怎么办的事?居然黑了我们的拆迁款,然后事还办不了,有你们这么干事的吗?”

这姑奶奶上来就是长枪短炮的,搞的我伸出去的手都不那么尴尬了,只剩下脸上直冒火。

“再给你们一天的时候,如果还搞不定,别怪我们撤资。”卡宴美女下完通牒,直接回头上了车,“呜”的一声驾车离去。

望着卡宴绝尘离去,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说拆这些鸭棚倒也简单,真要是干的话,半天的工夫就能拆完。

但是十里洼的村民就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现在动手无疑会加重冲突。

我冲马大胡子说道:“你们先回去,等乡里的通知。”

马大胡子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好,这回我给吕主任一个面子,不过,在合同规定的时间内吕主任最好拿出个方案来,要不然我马某人只好不客气了。”

说完马大胡子挥手领着人离去,那辆推土机当然也跟着马大胡子等人离开。

十里洼的人见拆迁队离开,也都纷纷回家了。

我说道:“大舅,你领着我去看看要拆的那块地吧。”

大舅道:“那有什么好看的?”

我悄悄的说道:“乡里给的补助款这么少,肯定是中间吃起来了不少,你认为乡里能把吃起来的这块再吐出来吗?”

听我这么问,大舅轻轻的摇了摇头:“乡里那群鳖孙儿,都是属狗的,肉包子到嘴里咋还能吐出来?”

随即大舅忽然想到我也是乡里的人,急忙解释:“小山,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笑道:“大舅,你不用解释,我当然知道你说的那些人里面不包括我。”

跟着大舅一边往前走,我一边观察周围的地形。

其实这块地方真没什么特殊的,除了荒草就是荒草,间或在荒草里有一些养鸡鸭的棚子。

走过那些棚子后,我一下子愣住了。

好家伙,这些村民可真敢盖,而且动手也真快,眼前的荒地上,一片密密麻麻的棚子,其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简易的,里面也根本没有养什么东西。

我哭笑不得的问道:“这块地方就是西河制药要征的地?”

大舅看样子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硬着口气说道:“就是这一块。”

我牙疼似的吸着凉气:“大舅,这也有点太过分了点吧?”

大舅过了初时的不好意思后,理直气壮的说道:“有什么过份的?乡里那些王八蛋不是更过分?十块钱一平方,亏那些孙子们说得出嘴。”

我心里苦笑连连,这是乡里和村民来回相互算计啊,乡里千方百计的想少出钱,而村民则百计千方的想多拿点钱。

头疼啊!

第七章 大白天的

 

    一般来说解决这种问题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强拆,官场里的不二法则就是媚上欺下,反正这些百姓也管不到我头上,但是田正桂可是掌握着我的升迁。

可是因为有大舅在,强拆是不可行了,我可不想被村民们背后戳脊梁骨。

想不出办法来,我拿手机把这片地方从各个角度拍了不少照片,打算回去好好想想。

和大舅打了个招呼离开后,在路上我一直在想到底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实在没办法,只能和西河制药商量着挪一下地方,反正十里洼那么大的地方,他们建哪里不是建?

回到家门口,正要推门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屋里面有男人的声音。

虽然我和苇茜彤没什么感情,但是他可是我法律事实上的妻子,难道昨天晚上程国中那小子听出什么意外来了?

正要推门的时候,忽然听到苇茜彤的声音:“田乡长,你慢点,哎呀,别把我衣服给扯坏了。”

“嘿嘿,小宝贝儿,扯坏了我给你买新的。”

我操,原来是田正桂那个王八蛋,昨天晚上苇茜彤居然没有把他榨干,现在还不到中午呢,他又猴急的跑过来了。

站在门前我左右为难,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我要是现在离开,万一程国中那些家伙们跑过来,撞到田正桂,那可就麻烦了。

如果我进去,那会不会尴尬?

深吸了两口气,我咬了咬牙,推开门走了进去。

好在田正桂和苇茜彤在里屋里折腾,外屋没有人。

我拿出烟来叼了一支,对屋里说道:“田乡长,你忙,一会我和你报告十里洼那边的情况。”

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点着烟,把里屋的浪语银声努力屏蔽,拿出手机观察西河制药划定的那块地方。

这时里屋田正桂和苇茜彤已经真刀真枪的交上火,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摆了个什么姿势,阵阵有节奏的肉体碰撞之声传进了我的耳朵,其中夹杂着苇茜彤“痛苦”的低吟。

可能是因为白昼宣淫的原故,田正桂并没有出声,只是“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猛吸了一大口烟,伴随着手指头冉冉升起的烟雾,我皱着眉头思索十里洼的事该怎么解决。

要让乡里往外多吐出钱,那想都别想,现在财政这么紧张,好不容易有了进项,狗嘴里的肉包子岂有吐出去之理?

“噢~~~~~田乡长,你慢点!”

“小宝贝儿,我的机巴大不大,舒不舒服?”

“呼~~~大,太大了。噢~~~慢点儿,到底了!”

“就是到插到底,让我的宝贝快活上天。”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

一阵阵的&淫&声浪语传来,我皱着眉头根本没有心思再看手机上的图片。

放下手机,我一阵阵的烦燥。

站起身来,我悄悄的把里屋的门拉开一条细缝,正好看到苇茜彤跪在床边,又大又白的屁股高高的撅起,田正桂正站在床边两手扶着苇茜彤的腰在全力冲锋。

因为角度的原因,我看不清楚这两个人交合的地方,但是这个姿势让苇茜彤的乳&房往下深深的坠着,显得更加庞大,更加诱人。

苇茜彤两条小臂支撑着上身,因为要把屁股撅高,上半身深深的压下去,那对大木瓜在床单上来回蹭着,两粒葡萄已经又大又黑。

粗布棉线的床单略微有些生涩,让两粒葡萄在上面来回晃动时有一丝丝的疼痛感,这反而让苇茜彤更加的激动,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好像要把床单抓破一样。

这时候田正桂改变了战略,九浅一深忽然变成了重炮轰炸,两手配合着小腹的运动,虽然频率不快,但是次次狠狠的刺到底(当然只是到这厮机巴的根底),像打夯一样重重的冲刺着苇茜彤的蜜&壶。

“啊~~~嗷~~~嗯~~~~,不要了,我不要了!”

苇茜彤像是受不了一样,开始低声求饶起来,同时右手往后虚推着田正桂的胯部。

但在我看来,这个动作与其说拒绝还不如说是刺激,田正桂冲刺的速度渐渐变快,嘴里的呼吸也变粗变重。

“田乡长,我不行了,你快饶了我吧,坏了,要坏了!”

“小宝贝儿,我……我也要she了!”

说完这句话,田正桂快速的抽动了几下,然后猛地趴在苇茜彤的背上,像一条公狗一样浑身打了几个哆嗦,然后慢慢的软成了一摊烂泥。

我急忙关上屋门,转身坐回到沙发上,同时用手拨弄了几下裤裆。

特么的,把老子都看硬了,苇茜彤这个小妖精简直太会勾引人了。

她要是生在日本,搞不好比苍老师还红。

等了足足有十来分钟,田正桂才推开屋门走出来,这孙子一下变得满脸正气之色:“你有什么事要报告?”

我急忙站起身来,把田正桂让到沙发上:“田乡长,是这么回事,十里洼那里,西河制药准备征的那块地前几天被村民突击盖了不少的鸡鸭棚子,拆迁的难度很大。”

然后我把刚才照的照片调出来,把手机递给田正桂:“您看,这都盖的密密麻麻的。”

田正桂接过手机仔细看起来,我接着说道:“我去的时候十里洼的村民正和马大胡子对峙,如果安抚不好,很有可能会变成群体性事性,像今天上午已经伤了一个村民了。”

田正桂皱着眉头,把手机丢在茶几上,然后严肃的说道:“吕弘山,这个事乡里交给你全权处理,一定要让西河制药满意,同时也要让十里洼的村民不能闹事。”

我听了顿时无语,特么的这无解的难题让我怎么办?

田正桂接着说道:“事情交给你,你就应该想出解决的办法来,而不是什么难题都推给上级,要不然乡里要你们有什么用?”

说完田正桂起身拂袖而去。

我被田正桂训的灰头土脸,无力的坐回到沙发上,又掏出支烟来点上。

这时苇茜彤围着浴巾从屋里走出来,这女人明显是刚刚冲过了澡,身上一股沐浴露的味道。

“怎么了?遇到难题了?”苇茜彤蹲在我的腿边抬头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简单的把上午的事和她说了一遍。

苇茜彤一进也没有办法:“别多想了,快中午了,咱们去吃饭吧。”

然后这女人站起来,可能是浴巾没有围紧,一下子掉落在地上,顿时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像变戏法一样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可能是刚刚被田正桂训斥的原因,也可能是刚才偷看的原故,一股邪火从我小腹下面升

本文标签:糙汉与小白花笑佳人txt下载

上一篇:h工口里番大全全彩-3d无翼乌之侵犯全彩工口

下一篇:裸体折磨动漫美女绑起来漫画(岳女全收)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