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炕上各弄各的-放荡受滥交纯肉np

2021-08-06 09:35: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密密麻麻的枪声。 刘娟扭头红着脸呢喃道:“怎么回事?”耳边的枪声还在不断的响起。杨二牛仔细听了一会儿,不禁恍然道:“是有人过来救咱们了!&r

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密密麻麻的枪声。

 文学

刘娟扭头红着脸呢喃道:“怎么回事?”

耳边的枪声还在不断的响起。

杨二牛仔细听了一会儿,不禁恍然道:“是有人过来救咱们了!”

“那咱们……”刘娟有些失望的注视着杨二牛。

杨二牛看出刘娟她神情有异,于是不由得将她搂到身前,他用强壮的身躯摩擦着刘娟娇小的胴体,然后低声道:“没关系的婶子,以后有的是机会。”

听到杨二牛这么说,刘娟脸上红晕更加的深了,只见她娇羞的开口:“二牛,你是不是觉得婶子不知廉……”

还没等刘娟讲完,杨二牛便打断了她的话:“当然不是了,我知道婶子你是为了王叔家的香火着想,这事包在我身上。”

刘娟羞得伏在了杨二牛的胸膛上,她带着羞涩而又委屈的语气说:“婶子和你叔结婚都二十多年了,以前你叔还健在的时候没怀上,自打他走了之后,我公婆对我又打又骂,这些年因为孩子的事婶子受了太多的苦,我实在是没辙了,才……才……”

杨二牛对这些事早有耳闻,那几年嫂子王冬菊给他写信时,经常提到刘娟的事儿,杨二牛暗忖道:“看来刘娟婶子是想肥水不流外人田,找我这大侄子借种呢。”

想着,杨二牛用力的在刘娟的圆臀上捏了两把,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探进她破烂的衣襟,在她的饱满上感受起来。

刘娟哪能扛得住杨二牛这舒服的按摩手法,片刻就双眼迷离的咛哼了起来,要不是抓着他胳膊,刘娟整个人都要软倒下去了。

“刘娟……二牛……”外面忽然传来男人的叫声:“你们还好吗?”

杨二牛迅速将刘娟的衣襟弄好,然后又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让她穿上,这才应道:“我们没事……”

说着杨二牛走了过去,刘娟望着杨二牛打开门,心里不由得产生一阵失落,原本想着借这个大好的机会借种呢,结果却被破坏了。

不过既然和二牛已经说开了,以后还怕没有机会?刘娟想着露出了笑容……

原来村里的几个猎户提前回来了,听说刘娟出事儿了,众人立刻赶来帮忙,这才开枪把狼群给打走。

刘娟被众猎户护着送回了家,而杨二牛则回到原地去取东西,结果发现王艳丽根本没走。

“二牛大夫,你真的是太厉害了,只身一人就敢跑到树林深处,你不顾危险见义勇为,那……那以后我被欺负了,你是不是也会挺身而出啊?”

“欺负?”,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透过那洒下来的淡淡月光,杨二牛还是从王艳丽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的异样,他不禁问道:“以前有人欺负你?”

“没……没有。”王艳丽赶忙摆了摆手否认道,接着有些惊慌的解释起来:“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我姐可是村长的老婆,哪里敢有人欺负我。”

杨二牛瞅着王艳丽坐在石头上双手环抱着,眼神躲躲闪闪的,杨二牛明白王艳丽一定有什么问题,于是语气坚定的说道:“没事,有什么事你告诉我,谁要是敢欺负你,看我不揍扁了他!”

见王艳丽不吭声还低下了头,杨二牛有些急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

“不是的二牛大夫……”王艳丽扭扭捏捏的抬头看向杨二牛,好久才支支吾吾道:“我怕……”

“怕什么啊?你快告诉我呀,到底是谁欺负你了,我一定给你出这口气!”

“是……是……”

“到底是谁,你倒是说啊!?”

杨二牛在大学不仅学了医,还自修了心理学,所以他知道,如果现在自己问不出来的话,那这个秘密也许以后就再也问不出来了。

看着杨二牛那炙热的眼神,王艳丽此时心里非常的乱,早知道自己就不在这里等他了,原本还想再感受一下之前那种感觉,她觉得自己上瘾了。

可是这会儿王艳丽想避开杨二牛那摄人的目光,结果自己的脸却已经被杨二牛给抱住了,王艳丽只好说出了藏在自己心中的秘密:“我……我说,是青牛村瑶水沟的周二孬,可……可他爹是村里的文书,连姐夫都……”

“文书算个狗屁啊!”,杨二牛鄙夷道,他没想到青牛村不仅首富是坏人,还有这种仗势欺人的狗东西,于是正义感爆棚的杨二牛拍拍胸脯说:“不就是那个周二孬吗,等着吧,看我到时候怎么打断这个狗东西的狗腿的!”

说罢,杨二牛将身子有些颤抖的王艳丽搂在了怀里。

感受着忽然出现的温暖,王艳丽觉得自己心里的那座大山,似乎出现了……

“嗯……”依偎在杨二牛的怀里,王艳丽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相信以杨二牛的聪明和勇气,一定能帮自己收拾了那个狗东西,而且还不会惹上什么麻烦。

就在杨二牛咬牙切齿的在想,自己要用什么办法教训那个狗东西的时候,怀里的王艳丽忽然小声说道:“二牛大夫,再……再给我一次……刚才那种……行吗……”

杨二牛一惊,目光注视起仰着红仆仆的小脸,正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的王艳丽,杨二牛顿时心跳加速了起来。

“怎么了?二牛大夫是不是累了?”王艳丽见杨二牛呆滞着,还以为他是因为刚才救人的事情而疲惫了,不由有些失望的问道。

“没……怎么可能。”

被一个小姑娘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不行,这是哪个男人都不可能接受得了的,不过杨二牛还是有些愧疚的说:“艳丽,咱俩现在还不能做那个,之前……之前都是我的不对……”

王艳丽是越听越糊涂,他不明白杨二牛在说什么,于是蹙眉询问起来:“二牛大夫,你怎么不对了,之前我用了那个东西以后,感觉非常舒服的啊……你是大夫,教我怎么用,又有什么错呢?”

“那个东西?”,杨二牛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心想自己的宝贝也没进去啊,怎么会……

“哦……你不会是说那个安慰棒吧?”杨二牛恍然的指着身后那个大箱子失声问道。

王艳丽眨了眨眼睛,一脸不解的说:“当然了呀,要不然还有什么能让我用的?”,

“呃……没什么,嘿嘿……”杨二牛尴尬的笑了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王艳丽说的再给她一次,是让她再用一次安慰棒,于是他将王艳丽放开道:“可以,我这就给你拿去。”

说着,杨二牛走了过去,然后寻找到了那个小号的安慰胶棒。

因为现在是夏天,王艳丽穿的非常少,而且非常的薄,所以那么大的东西,她根本就没有地方放,于是就又放回了那个箱子里。

“给,这次你自己用吧。”杨二牛走过来将那个胶棒递给王艳丽,接着关心的说道:“这东西虽好,不过像你这种小姑娘,还是少用为好。”

王艳丽没接那个棒,而是搓着小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我想让你帮我弄……”

说罢,她怕杨二牛不答应,又赶紧补了一句:“等我学会了就自己弄,可以吗?”

面对王艳丽的要求,杨二牛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所以他只有答应了……

于是在这个清风习习,已经有些微凉的夜下,俩人的身上再次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微微的轻哼之声,伴着虫鸣,再次在这大山之中奏起了俩人独有的韵律……

第7章 反杀

 

就在杨二牛和王艳丽都忍受不住,将在这荒郊野外进行实质性内容时,一声吼叫传来:“杨二牛,你给老子滚出来,老子知道你在这儿!”

美好的兴致被打搅,杨二牛那叫一个气,不过听声音已经不远了,于是赶紧整理好衣服,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杨二牛看到一个长得又矮又肥,一张黑脸上小鼻子小眼的男人,而这个人就算化成灰杨二牛也不会忘记,他就是青牛村的首富,他恨之入骨的刘军。

刘军之所以会找杨二牛,是知道了白鸽和杨二牛今天的事儿,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所以要教训他一番。路上正巧遇到那群打猎的,得知杨二牛在这个地方,于是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当杨二牛出现在刘军眼前时,他弯腰捡起了一块石头,只见他怒视着杨二牛,眼里如同喷着火,一副要杀人的神情。

杨二牛丝毫不畏惧刘军的淫威,很平静的问道:“你找我干嘛?”

见杨二牛不以为然,刘军气的浑身颤抖,他指着杨二牛怒道:“是不是你让白鸽跟我分房睡的?”

杨二牛忍不住笑出了声,没想到这个白鸽还真信了,不过让他感觉奇怪的是,刘军是怎么知道的?

刘军见杨二牛不说话反而还笑,看这样是默认了,气得他嘶吼了起来:“你他妈还有脸笑!老子要弄死你!”

说罢,刘军挥着石头怒气冲冲的奔了过来,接着当头就是一砸。

砰!

刘军一愣,没想到杨二牛居然不躲开,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

而杨二牛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脑门,邪魅一笑道:“很好,持械伤人……艳丽你出来,刘军拿砖头砸我,等会儿你要给做个见证哈。”

王艳丽缓缓走过来,然后冲着杨二牛点头

刘军这时才彻底清醒,顿时脸色大变,要是没人看到也就算了,自己还可以抵赖,现在有人给他作证,这事有点麻烦了。

还没等刘军反应过来呢,杨二牛便扭着他去了赵大伟的家,王艳丽则跟在身后。

“大伟哥!”到了地方后,杨二牛在院子里大声喊了一嗓子。

此时赵大伟正在屋里跟媳妇亲热,刚把媳妇的裤子脱了,差点没被这一声给吓萎,顿时他慌忙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杨二牛见人出现,他指着刘军道:“大伟哥,你是咱们村里的治安管理员,刘军他拿石头砸我,王艳丽可以给我做人证,这事你看咋办吧。”

青牛村没有派出所,村委会就自己设了一个治安管理员的职位,平时就负责处理村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赵大伟就是治安管理员。

赵大伟先是一怔,然后有些错愕的问刘军:“军哥,你没事砸二牛干嘛啊?”

刘军不知所措,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毕竟自己媳妇要分房睡,这事说出去别人只会怪他没能耐,所以哪里说得出口。

见刘军这幅模样,赵大伟顿时明白了过来,他知道无论是什么原因,肯定是刘军的不对,毕竟他经常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儿,于是他想了想看向杨二牛到:“你想怎么办?”

对于这么一个报复的机会,杨二牛自然是不会放过了,他沉着脸回应说:“当然是送到镇上的派出所啊,这可是蓄意伤人,至少得判个一年半载的!”

刘军瞬间惊恐万分,他不由得大叫道:“我不去!”

之所以他会如此害怕,是因为他怕要是真的进了牢,等他出来了,别说老婆,说不定连家产都被别人给吞了,毕竟村里人都盯着他呢。

赵大伟自然也是顾忌刘军的身份,他怕万一不能将他给送进局子里,到时候他再报复自己,于是皱眉说:“二牛,我看你也没伤着什么,照我看这事不如私了吧,毕竟大家乡里乡亲的,闹到派出所多不合适。”

杨二牛等的就是这个,他故意斜着眼看刘军:“私了?想怎么个了法呢?”

赵大伟望向刘军,迟疑着说道:“那我就做个主,军哥你拿点钱出来,就当是二牛的医药费,你看如何?”

只要不坐牢刘军觉得都行,于是回应道:“没问题啊,我现在马上回家拿两百块送过来。”

“啥?两百?”杨二牛不由得冷笑了起来:“老子被你砸了脑袋,就值两百?就是去医院做个CT都不只这个数!”

刘军刚想反驳,赵大伟使了个眼色让他闭嘴,然后问杨二牛:“那你觉得多少合适?”

杨二牛假装思考了一会儿,随即说道:“我现在派到咱们村做村医,我以一名医生的角度来看,至少……需要两千。”

刘军听到这个数,脸都青了。

虽然他现在是村里的首富,家里有个五六万的存款,不过让他一下子拿出两千出来,不心疼才怪呢。

赵大伟干咳一声,随即朝刘军使了个眼神道:“那就两千好了。”

刘军只能先吃了这个哑巴亏,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让这个杨二牛好看。

杨二牛很开心,因为他根本没有事儿,之前那个军官教过他铁头功的技巧,加上刘军的力道也不是很大,所以这笔钱算是白给的。正好杨二牛刚上任村医,有些药镇卫生所没有,需要到别处买,现在刘军做了冤大头送来了买药钱。

本文标签:放荡受滥交纯肉np

上一篇:朝日滴作品介绍及封面预览-朝日滴所有单体作品封面

下一篇:圣僧这是画什么|和尚想还俗的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