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两根肉茎隔着肉壁不断摩擦-隔着肉壁两根一起律动

2021-08-06 14:50: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啊——啊——啊嚏!”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在寒风萧瑟的树林子里慢慢的走着。都怪小阎王和准判官啦!一道光闪过之后我从半空中直直的掉到了泥滩

“啊——啊——啊嚏!”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在寒风萧瑟的树林子里慢慢的走着。

都怪小阎王和准判官啦!

一道光闪过之后我从半空中直直的掉到了泥滩里!就好象裹了泥衣的待烧叫化鸡...。

圈圈他们的叉叉!香蕉他们的大西瓜!

用不好法术就不要乱用嘛!看看看看,我被摔成什么样了!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虽然在楚漓国境内,但是...,这里究竟是哪啊!难道要身无分文的我饿死在这里直接用魂飞回京城么!啊呜!好想家啊!

冷...,冻死了...。难道这里是北方?!

我裹紧单薄的衣服,费尽力气折了根够粗的树枝当拐杖,一步一打滑的向林子外面走,哎,这下可摔蒙我了,那可是500米高空啊!要不是我还练过几天功夫,估计刚才那下我就得把小命交代在这!

总算见到官道了,可是...,没人经过?!TMD!哪个来救救我!

累饿难耐的我倒在了官道上,但意识还是满清醒的。

“的的的的的!”...!有马蹄的声音!有人!哈哈...,终于来人了!

我费力的支起半边身子,挥着手。

“喂!你给我站住!”哭死了!那骑马的家伙目不斜视的奔过去了!根本就没搭理我——缩在地上看起来像是一团破布的人!

“不是叫你——站住吗!”我潜力爆发,站起来把手中的拐杖砸了过去!

“啊!”恩!BINGO!正中目标的后背!

“叫花子!你找死啊!”

那个人打马跑了回来,恶狠狠的盯着我。

可是,他...他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我努力的看着他,啊!是府里的一个护卫!

“你NND!我是夜无痕!你家小侯爷!把眼睛给我擦干净了仔细看看!”我一下子拉住了马缰绳,啊——哈!有救了!

“小...真的是小侯爷!”那人仔细看了看我,忙翻身下马,把我扶到马上,“小侯爷,侯爷找你找翻天了!”

“先别说这些,带我去个暖和的地方,冷死我了!”我扯下他的披风裹到自己身上,哈哈,好暖和!

“你身上有吃的吗?!”

“呃,没有干粮。”护卫一窘,脸立刻红了。

“恩,前面就是龙阳客栈!”护卫跳上马,转移话题。

龙、阳、客、栈?!那不是岳宁远的产业么!

该死的!

也只好去那了,冻饿而死和见面时会尴尬相比较,还是前者重要的多!

什么?!你是说见了他没面子?!记得前生看过本书,书里的主角说了“面子多少钱一斤?!人工种植的还是野生的?!”都快没命了要什么面子啊!况且,岳宁远不一定就会在龙阳客栈啊!

马到客栈的时候我只剩半条命了。僵在马背上都快没了知觉,把那护卫吓得眼泪汪汪的,像只小狗...。嘿嘿,倒是挺可爱的!

恩,最尴尬的就是护卫抱着我进门的时候正撞在一个人身上,把我直接撞到那人怀里去了,那人当然是出于本能反应接住了我,而...,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的我在清醒的时候清请楚楚的看到那人是我极力躲避的岳宁远...。糗大了,最糟糕的一面被他撞了个正着!

“夜——无——痕?!”宁远皱眉,道。

我下意识的看看自己身上裹满泥的衣服和满是泥巴的手、炼,还有沾着稻草的头发。

...。我算知道什么叫“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了!

“岳..公子!小侯爷身体虚弱,还请您高抬贵手...,呃,放他一马。”...,护卫怎么这么说?!难道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我的身体状况不容我多想什么,看着宁远漆黑的眼眸,我...再次晕了。

醒来的时候,我只觉得喉咙干涩,眼睛很酸,全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破布娃娃一样。可恶的小阎王准判官!等我死掉后一定要把“阎王殿美丽穿越公司”给搞垮!我要报复!

“醒了?”

恩?谁在说话?!

我艰难的转过头,赫然发现床头坐着一脸关心之色的华月,床尾则有黑着两个眼圈的星落在补眠。...,好,好感动啊!

“我想喝水...。”吓!着还是我的声音么!如此的粗嘎如此的干涩!

月拿起一杯水,很温柔很温柔喂我喝了,然后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已经,去过了么。”

难道...难道!

难道他在被小阎王附身的时候是清醒的么!天...啊!这怎么可能!

“你...。”

“13年前,我遇到了17岁的你,不是么。”华月微笑,手掌抚上我的脸。

“那个,你不是被小阎王附身了...吗?”我问。

他的眼神很温柔,“原来他是小阎王啊。”然后月笑了笑,“他只是暂时支配我的身体,我一直都是清醒的。”...这么说,这么说他从头到尾都知道!

“所以你才会在我八岁的时候去我家,收我为徒?!”感情他老人家早有预谋啊!

“恩,若13年前没有发生那件事,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认识一个叫夜无痕的小家伙。”

月低下头,吻了上来。

...,我是小攻哎!他是小受!小受!怎么变成他主动了!难道要由“强攻弱受”演变成“弱攻强受”?!我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本文标签:隔着肉壁两根一起律动

上一篇:隔着一层的肉壁两根|隔着薄薄的肉壁同进同出

下一篇:教师麻麻被同学插|公交车上摸出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