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调教同学的教师麻麻 放荡教师淑敏全集

2021-08-06 14:57: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得见越王,先是麻烦的参拜大礼,虽然这个时代还没有后世那些麻烦的三跪九叩,但是基本的礼节习惯已经形成了,好在我出身乡野,不懂礼仪,只是行了半礼也无人见怪。然后范蠡便为我引见,那

得见越王,先是麻烦的参拜大礼,虽然这个时代还没有后世那些麻烦的三跪九叩,但是基本的礼节习惯已经形成了,好在我出身乡野,不懂礼仪,只是行了半礼也无人见怪。然后范蠡便为我引见,那位便是大王,这时代写女诫的班昭还未出生,于是我也不用特地装什么低眉顺眼,直接看了过去,再行一屈膝礼。稍一打量便看出勾践形容消瘦,但没有丝毫颓废削弱之感,神情坚定气势平稳,虽然我对他的某些行为很不认同,但是那个……时代的局限性问题,要是他能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知道那些经过无数人实践得来的维护国家稳定的措施和思想,他就不会是一个王,而是成为诸子百家争鸣中的一支了。

越王果然如传说般礼贤下士,虽然我身为女子,他也并无任何不屑的表现,而是很诚恳的邀请我去观看士兵们的操练,也没有说一些为君者自以为是呃话,不管他是真的如此还是装出来的,能为了一个目标装到实现为止也是一种境界,这个人其实值得一帮。言谈间,我不禁感叹,果然没有完全受儒家的思想教化过的人对忠义的理解更重于对国家的忠诚而不是所谓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阶级差距,虽然大概记得灭吴之后勾践的几个功臣貌似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不过这与我没什么关系,我又不可能对他的地位有任何影响,而且除了教些武艺,我对他们的政治完全不参与,既不会构成威胁也不会知道太多,功成身退时要些赏赐让妈过得好些就行了,这可不是功利,毕竟女子在这个时代能做的事情不多,有些钱财保底,总能放心些。

其实所谓的上乘剑法也不外乎就是“内动外静,后发先至;全神贯注,反应迅捷;变化多端,出敌不意”这么几点,理论摆在这里,更多的细节还需要自己体会,所以根据个人的身体状况和悟性,学出来的效果还是会有差别。

我把总结出来的那几点跟勾践讲了,他深以为然,又令范蠡陪我去观看士兵操练。说是士兵操练,实际上是他专属的精锐部队,人数不多,个个在体力、精神状况上都是相当不错的,不过好吧,时代局限性,这些士兵大都和我一样不识字,而且对语言的理解力比我还差,恩我想是因为我只是不认识这里的字,但是我好歹还学过中文英文两种语言系统。总之,他们很难理解我说的那些理论,我只好身体力行的演练给他们看。

我拿着竹棒——不是没有剑,只是我嫌那个太危险了——让他们选出军中武艺最强的人到场中央与我对打——只因为我其实只知道怎么对敌,还真不会表演的那些花架子,那人臂力甚强,打起来也相当有章法,不过我一直小心避开其锋芒,只在出其不意的时候打过去,每次都准确打到他的身上,有两次还是咽喉要害之地,他也知道如果我手中的是剑他早该受伤甚至已死了,于是才打了不久,便停手表示自己认输。

其实我不太高兴他这么快收手,虽然确实我早该能打败他,但是我是想让这些士兵多看看然后了悟点什么,又不是想证明自己能打赢。瞪了他一眼,我走到场地中央大声说:“这便是高明的剑术,不只要勇猛,更要精准的打击敌手的每一个破绽,避其锋芒,减少自己收到的伤害,攻其不备,用最小的力换最大的破坏力。”

士兵们听了,比刚才反响热烈得多,大概是见到了我对敌的手段,比之前更理解那些单一的概念了吧。

范蠡在一旁看着,表面上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实际上心思早就飞到西施那里去了吧。不管怎样,到这种程度之后,要如何提高整体战力然后打败吴国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后来那天与我对打的那位士兵也曾来范蠡府上求见我,我才知道原来他姓秦,还是个不大不小的将官,也算个有些能耐的人,他说:“那天知道我是想多打一阵让士兵看明白,但是那些士兵多是不懂事理的,要是打斗时间太长,他们一定会觉得以其这么浪费时间不如还是像原来一样直接冲上去就砍的好,所以他发觉用全力还不能让我着急到控制不住不得不速战速决的时候,就只好多露几个破绽让我打然后方便认输了。”我听了他的解释,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明白人,诚恳的表示了对他那天帮我服众的感谢之意,他又提出按我说的那些方法与其他士兵对打练习时因为总遇不上对手,他的提高非常有限。我想了想,反正范蠡送去的那些粮食豆类什么的我除了留下够妈吃的其他都调了养羊的干饲料了,一时半会不回去放羊让它们在圈里催催肥也好,于是请范蠡找人给妈传了口信,我还是留在校场这边帮助士兵训练,这里不愧是最精锐的士兵,战斗力的增强是非常明显的,后来其中最强的几位都能在我手下过到几百招了,当然也包括那位秦将官,他的提高比其他人甚至都更明显一些,要知道我可是练了好几年,他们才不过训练了短短两月。

勾践下令让这里特训的士兵们分插到各个军中,将学会的战术尽量教会更多的士兵,于是我也功成身退,临行前除了获得“越女”这一封号,赐百金之外,我还特求了一个赦免,我明年就满十七了,可不想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时代勉强的嫁了不喜欢的人,于是我请求说如果我十七岁没有遇上合心的人,不成婚,求免母亲因为我不成婚触犯的律条。勾践认为我既是奇女子,自然不会同一般姑娘家一样只为嫁人生子,便同意了,我为此大松一口气,要是还必须在十七岁嫁人,我真不知道会不会带着娘跑到别的国家去,反正这个时代户口什么的还不健全,范蠡文种什么的都是楚国人,我自己好像还是赵国人来着。

本文标签:放荡教师淑敏全集

上一篇:玩弄丝袜高跟校长麻麻-沦为丝袜性奴的老师

下一篇: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墨燃楚晚宁玉塞play微博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