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病娇文男主占有欲很强肉小说-男主病娇的肉宠文推荐

2021-08-06 15:36: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穆思彤与夏大人寒暄了半天后,夏柏洽突然提出把安排再后面的两营比试的提前,穆思彤自以为安排妥当,便满口应下。谁知道这鼓声响起后,这西营的士兵却迟迟没有来齐,若是在普通的阵队

穆思彤与夏大人寒暄了半天后,夏柏洽突然提出把安排再后面的两营比试的提前,穆思彤自以为安排妥当,便满口应下。谁知道这鼓声响起后,这西营的士兵却迟迟没有来齐,若是在普通的阵队中,平时少了几个人也不打紧,可是这次穆思彤为了炫耀,特地布置了一个整齐花哨的阵,缺了几个士兵更是一目了然,根本难以遮掩。

穆思彤见队伍不成形状,面子上顿时觉得难堪起来。她也发觉了此次的非比寻常,悄悄地问身边的副将:“发生了什么事?”

副将刚要附在她耳边小声回答,偏偏夏柏洽转过头来,笑眯眯的和穆思彤说道:“有什么事情直说便是,穆元帅不会连这点小事也隐瞒于我吧。”

穆思彤更觉的尴尬,却也只能强笑着说道:“是了,夏大人也不是什么外人,有事直说便是。”

副将哪敢真的直说,只能支支吾吾帮忙遮掩:“好像是后营发生了一点小事,元帅不必担心,马上就会处理好了。”

夏柏洽笑眯眯的,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

这时,有一个夏柏洽的贴身副将小跑了过来,在众人的注视下,她大声说道,“报告大人,刚才东西两营发生斗殴,现在已经被平息下来了。”

最残忍的真相被赤|裸|裸的揭露在众人面前,穆思彤简直想要就此昏死过去。本来看着副将支支吾吾的模样,她心中已知事情不妙,然而,她甚至没有想到在这种重大时刻,东西两营中人,会如此不给她颜面,发生斗殴这件事。

真是一张老脸,都就此丢尽了。

果然,夏柏洽听了,大为震惊,也显得十分愤怒,“在军中怎么能如此目无法纪?看来今天的比试是注定要延后了。穆帅,我们不如先去那边看看情况吧。”穆思彤只觉得今天倒霉至极,然而她不得不强撑着点了点头,勉强撑出一抹笑容,“好啊。”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移到了西营。夏柏洽和穆思彤过来后,穆天佑也慌张赶了过来,想来也是接到了消息。

见母亲过来,夏青宜走到了她的身后。穆天佑看到夏青宜,乐呵呵的望着他搓手傻笑,夏青宜心中更是厌烦,连多余的眼神都不屑给她。

“这是怎么回事啊?”夏柏洽装模作样,“军中是能够让你们打架斗殴的地方么?如此目无法纪,来人,全都给我军法处置。”

见夏大人如此,西营中人慌慌张张,连忙指责东营,“回大人,是东营众人目无法纪,在今日不好好在校场练兵,反而跑到西营中来。”

“哦?”夏柏洽故意拉长了音调。

西营见还有回转的余地,面露喜意,为了将自己完全摘出去,她们索性添油加醋,“是啊,这几天常常能看见东营中人在我们西营到处晃荡,我们几个姐妹还有丢失物品的,只不过念在大家是姐妹的份上,没好意思张扬出来。没想到东营的人越来越过分了。”这话更是狠毒,直接暗示东营诸人手脚不干净起来。

穆云深脸色一变,突然抬起头来,望向西营众人的目光也凌厉起来。穆天佑听到这话也一惊,心虚的看了一眼穆云深,又飞快的移开眼睛。

穆云深捏剑的手紧了紧,她记得那还是一年冬天,一群姨夫将他父亲和她团团围住,一只只手指在他们身上戳来戳去,“小偷,呸,不要脸,你妹妹的东西也敢拿。”

素有慈祥和善之名的爷爷就抱着自己的表妹坐在一边,对这一幕完全视而不见,他将全部的对孙女的爱惜只留给了自己的表妹,她从未享受过分毫。

她终于受不住,扬起还沾有泪痕的脸,带着恨意望着她们,带着报复的快感对他们放声大叫,“你们才是小偷,你们偷了我娘留给我的东西,你们吃的穿的都是从我娘这里偷来的……”

然而她的话还未说完,一个拐杖劈头打了下来。她怔怔的,还没反应过来,却被人搂紧了温热的怀抱。

“爹爹!”她叫道,见自己的父亲闷哼一声,面色发白。而她那个吃斋念佛满口佛心的爷爷却站在父亲身后,拿着拐杖怒瞪着她,“你瞎说什么?”

而在一旁的穆天佑早已经又哭又闹,“我娘为什么不出去打仗?我也要让我娘去立战功,我也要她去打仗……我不要她娘的东西……”

穆老太君望向穆云深的眼神可以称得上是怨毒,他连忙低下身子哄道:“天佑不要听她瞎说,这里都是你的东西,都是你的。”

穆云深已经无暇管他们了,她抱着自己的爹爹,焦急问道:“爹,你疼不疼?”

她的父亲白氏艰难的支撑起身,望向她问道,“云儿,你告诉爹爹,你到底有没有拿天佑的金麒麟。”

“我没有。”穆云深连忙摇头。

“你还敢嘴硬。”连忙有男人插嘴道,“天佑都看见是你拿的了。”

穆云深抬眼瞪着说话的这个男人,他是姨母刚纳的侍君,他衣服鲜艳,插了满头首饰。她认得这些首饰,那是父亲的嫁妆,由于老太君睁只眼闭只眼,所以通通被这些姨夫们瓜分了去。

她突然觉得这些男人有些可笑,或许这偌大的穆府中,她才是最不应该被指责小偷的那一个。

听了女儿的答复,白氏的眼睛里闪过欣慰,他挺直身板,对老太君说道:“老太君,云儿他没有拿天佑的金麒麟,您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的嫁妆,也不知道能打几百个金麒麟,如今,我全丢在您这里了,我和云儿没占你穆家一分一厘的便宜,您老可记住了,今日我和云儿可是清清白白走出您穆家的大门的。”

穆老太君:“走?你是什么意思?”

白氏牵着穆云深的手,淡淡一笑,“就是您理解的那个意思。”说完,他竟真牵着穆云深的手,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步跨出穆家大门。

穆云深回头望了望,问白氏:“爹,咱们真的不回去了么?”

白氏蹲下身,看着她:“云儿,你记住,女子自当自己建功立业,保护家人,而不是靠祖宗荫庇,安于一方天地。从今以后,你便和穆家再无半分干系,你记住,爹爹现在虽然看起来吃亏了点,但是以后,你可以问心无愧的对所有人说你穆云深从来都不欠她们穆家。”

穆云深似懂非懂,但是却为了能离开穆家而由衷的感到高兴。

其后短短一个月时间,江南白家立刻与穆家断了联系,甚至倒戈其他阵营。世人都道白家势利,见穆家式微便立刻与她们撇清关系。

如今,相同的诬陷又再一次的出现。

虽然东营众人平时遭受其他三营歧视打压已是习惯了,但泥人还有几分血性呢,何况今日已是大打出手,现下哪能受得了这样的诬告?她们知道今日这穆帅肯定会偏袒西营,她们便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夏大人身上,天真的以为这位大人一定会为自己主持公道。

穆云深紧紧地皱了眉头,这官场上本就是官官相护,尤其是西营中还有不少重臣子弟,哪会为了她们而胡乱开罪。

然而,今日穆思彤却想错了。

夏柏洽反问道:“这偷窃一事可大可小,如果你们没有证据,不可胡乱指责啊。”

穆云深一愣。

本文标签:男主病娇的肉宠文推荐

上一篇: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每走一步顶一下好凶

下一篇:坏东西碧落浅妆 肉-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