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粗长巨龙挺进人妻后臀

2021-08-06 15:48: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纪悠然想到了自己小的时候,也把这些毫不保留的讲给了萧莞言,非要说原因或许就只能说是莫名的亲切感吧。纪承的父亲纪远帆是家里的老二,还有一个姐姐纪远蓝,再就是纪悠然的父亲纪

纪悠然想到了自己小的时候,也把这些毫不保留的讲给了萧莞言,非要说原因或许就只能说是莫名的亲切感吧。

纪承的父亲纪远帆是家里的老二,还有一个姐姐纪远蓝,再就是纪悠然的父亲纪远航。纪远蓝从小便是与世无争的样子,但在家族企业真正碰到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会力挽狂澜,却从来不求回报,认为理所应当,知道自己的弟弟纪远航一直想要董事长这个位置,也就无意与兄弟之间的纷争,将自己的股份尽数给了纪远航。纪远航好胜心极其强烈,小时候便认为家人是按照出生顺序而对自己有偏见,懂事之后更是认为因为自己晚了几年出生,便永远无法成为家族企业的掌舵人,因为此时耿耿于怀,导致兄弟感情一直不好,甚至说是单方面敌对的状态。

或许当局者迷的只有纪远航,其余的所有人都对他说过继承权不论男女、不论长幼,只要不是私生的,哪怕是领养的都会有继承权,甚至保证是完全是按照实力确定继承人选,但纪远航还是一意孤行,不惜把家里搞得一团糟。

纪老爷子去世之前被逼无奈,也实在无法任由这个家庭因为权利和财产被搞得乌烟瘴气,所以早已经立了遗嘱——除非纪远帆方面出了问题,否则禁止纪远航以一切理由继承。纪远蓝早就表示不会参与纪氏企业的继承,仅保留股份,但股份最后也给了纪远航,谁知道纪远航还是不知足。

纪悠然也是从小到大被父亲的一意孤行和争权夺利所影响,虽然耳濡目染,却没有同流合污。她和纪承一样,不止是讨厌这个家庭,而是已经达到了厌恶这个程度。没办法明面上与家人作对, 所以在暗处寻找机会逃离,纪承和纪悠然还有纪老夫人一组,纪远帆、李歆一组,纪远蓝中立,纪远航则是与所有人为敌,算是自立门户,甚至有些时候还和外人一组。

“悠然,你怀疑那件事情是刻意安排的?”萧莞言听着听着好像发现了纪悠然想要暗示的关键。

“嗯…可是,莞言姐,再怎么说我也姓纪,如果做的太过明显,那也就和我爸一样了。所以……”纪悠然点点头,小声的说道:“我帮你观察纪家的动向,没办法阻止,只能尽力降低。毕竟只有我一个人的力量,微乎其微,但你放心,我一定能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一个人?”萧莞言觉得不对劲:“纪承呢?”

“堂哥夹在中间,明面上真不能帮你太多。”纪悠然无奈的叹叹气。

“这件事情,难道纪承也参与了?所以他不帮我?”萧莞言想到了纪承的无所作为。

“应该没有。堂哥最多也是炮灰,他们这么做刚好让奶奶对你有所考虑,也会让纪家在明处颜面尽失,暗处说不定还会促进合作呢。”纪悠然早已看透了一切。

“纪承做了炮灰……炮灰?!”萧莞言没有着急纪老夫人对自己的看法有所改观,先想到的是纪承会不会受到负面影响。

“堂哥因为大伯母去世的早,心理一直受到影响,主要也就是非原生家庭的原因。我们一家三口完全没有家庭的感觉,各过各的……”纪悠然帮助分析:“这个家一开始就是散的,家不算家,和普通家庭天壤之别。”

“各过各的……”萧莞言低声念叨着。

“悠然,我想到了。”萧莞言眼神一亮 紧靠在纪悠然耳边说:“他的继母想夺走纪承的继承权,主谋有没有可能是她!”

“夺走继承权…说句难听的,其实站在公立的角度,最有利的应该是我爸。李歆应该都要靠着我爸才能对抗堂哥和奶奶。”纪悠然开始深度猜测。

“你父亲想让纪承的继承权丧失,等李歆的孩子生出来,再帮助他TA夺取继承权,无论男女,然后再从TA下手,从零开始?”萧莞言想了想接着说:“这什么剧情啊……怎么像宫斗剧?幼帝登基,太后和摄政王把持朝政?太土了吧!”

“这好像确实是一举多得……”纪悠然想了想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那……最大的受益者到底会是谁?”

“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分析的倒是头头是道啊。”纪承从侧面冒了出来,把深思的萧莞言和纪悠然吓了一大跳。

“那个……哥,你处理好了?”纪悠然回过了神连忙问道。

“纪承,杨家人那边……没说什么吧。”萧莞言看出来纪悠然想要转移话题,但拖泥带水只会让矛盾像种子一样慢慢的发芽长大,到时候成型也就无力挽回了。

“这次,事情闹得挺大,杨家人的态度有些僵硬……”纪承低着头面无表情的说:“而且杨齐和悠然也是有婚约的……”

萧莞言看着纪承,纪承的眼睛却始终没有正视萧莞言。

“莞言,有些事情你不懂,毕竟这也是达官贵人的上流聚会。我一开始以为你会去了解,而我也没来得及告诉你,这些事情都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杨齐,你真的没必要和他计较,他就是……”纪承突然卡壳了,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下去。

“你说杨齐坏,你们全家人还希望你的堂妹纪悠然嫁给那样一个人,这边说不通。要是说他不坏,做的事情又明摆着在那儿,而我就是当事人,设置算是被害人,也说不通。”萧莞言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不过,我听你的解释,我想等一个答案。你亲口说的。”

萧莞言开始期待得到纪承的一个答案,与其说是还自己和纪悠然一个公道,还不如说是在纪悠然和自己两者中到底会选哪一个,甚至萧莞言忘了纪悠然和自己是同道中人,想追根究底的看看纪承更在乎家族的颜面还是自己的尊严。

两个人就在僵持着,谁都没有说话,但是萧莞言直勾勾的看着纪承,而纪承的眼光在四处躲闪,耳根也在慢慢变红,完全不知道怎样结束当下的尴尬。

萧莞言心中想着,第一次上流社会宴会、第一次被当众羞辱、第一次有理说不清、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男朋友手足无措、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男朋友无所作为、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孤立无援,甚至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不顾一切身份、门第的差距选择纪承是不是真的正确。别说自己了,自己的父母知道了纪承的家事,也从一开始的顺其自然变成了闭口不谈、冷漠处理。

纪悠然和萧莞言想的不谋而合,不过将自己和纪家拆分开来,小时候只有自己和堂哥两个人可以作为玩伴,其实就是两个人从五六岁开始就一起去公司观察,也被充当过家族内部派去暗中调查的最佳人选,当时的朋友少也是这个原因,都会被家族应用于商界。其实对于杨齐,纪悠然是十分抵抗的,纪承表面上说帮她,也从来没付诸于行动,纪悠然慢慢的对纪承失去了一些信心。

“在干嘛呢?”纪远蓝走了过来:“三个人一动不动,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玩一二三木头人呢。”

“姑姑。”纪承像是发现了救命稻草,不停的给纪远蓝使着眼色。

“小承,你爸爸和你小叔想让你过去。”纪远蓝仿佛没看见纪承的暗示一般,继续给纪承施加压力,再次放出了一个选择,依旧是关于纪家‘恶势力’和萧莞言纪悠然这边儿的。

纪承彻底僵了,连姑姑都不帮着自己,看来自己确实是孤立无援了。但是,这是为什么呢?姑姑可是最疼自己的,总是会帮着自己。这次好像感觉在故意让自己难堪……

“姐!别和那个小子多说了,把我脸都丢进了!”纪远帆走了过来喊到。

“姐!不用理纪悠然,嫁出去了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纪远航也随声附和纪远帆。

本文标签:粗长巨龙挺进人妻后臀

上一篇:朋友人妻系列全文阅读目录|新婚娇妻的地狱哀羞

下一篇:与女乱目录伦之小兰|乱亲伦至怀孕生子的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