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白嫩人妻沦为他人胯下-啪啪粗大胯下人妻哀求

2021-08-06 15:55: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临冬深秋之时,夜色冷凝。而皇宫之中,却是处处火光冲天,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月华宫在宫中的西北角,位置极为偏僻,乌云蔽月,寒鸦栖枝,常年冷清无人。每年新入宫的宫女和太监受训时都会

临冬深秋之时,夜色冷凝。而皇宫之中,却是处处火光冲天,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月华宫在宫中的西北角,位置极为偏僻,乌云蔽月,寒鸦栖枝,常年冷清无人。每年新入宫的宫女和太监受训时都会被反复告诫,月华宫是个万万去不得的禁地。这宫中,最不缺少的就是传闻,可好奇心太重是绝对活不下去的。

大殿内,有一宫装女子静静地跪坐在烛台前,半明半昧的烛火照不清她的面容,只将她鬓边垂下微微摇晃的流苏映得流光溢彩。

她微阖着眸子,低着头,一动不动,仿佛是一朵玉雕的莲。

她在听,听兵甲相交声和战马嘶鸣声渐近,听怒吼与惨叫声渐灭。

从前母亲曾告诉过她,心烦意乱时最好的方法就是静坐清心。母亲笃信神佛,可是她却不信,甚至还对此嗤之以鼻,每次去佛寺参拜连片刻都懒得待。

这世间之事若是仅靠求神拜佛就能实现,哪里还有什么不如意?

那时母亲轻笑着温柔地抚了抚她鬓边的发,说她这样的性子,不信也罢。

可当时不信,如今方信。

原来求佛不为此生圆满,求的,只是心安。

十年来,多少个日日夜夜她都这样熬过来了,可是今日,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来。

此战延续至今,胜负已分。

她贵为凉国皇后,却住在这般偏僻荒凉的宫殿,身边也并无其他宫人,只余随嫁而来的流云一人跪在她身旁默默抽泣。

是啊,如今凉国将亡,能走的都走了。但凡有命能逃出这皇宫,四海何处不可为家?熬过这场战乱,说不定便可以重获新生。

可是她不行,她不能走。

因为在凉国,她是母仪天下、尊贵无比的皇后。

即便她不得宠甚至是遭到了君主的厌弃,即便困居于这冷宫一般的月华宫,枷锁似的荣光依旧要她为国君殉葬。

这就是权利和地位的代价。

回大昭吗?

不,不能。再也回不去了。

她是和亲而来的公主,双亲早已故去,兄长也已经不在,这样尴尬的身份即便能够回国也绝无立足之地。

而且……她还有一个孩子。

血浓于水,虽然她没有本事,没有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责任,但是在这最后的关头,她也绝不能狠心舍弃他。

苟延残喘至今,不为其他,定要为孩子谋一条生路。

“流云,去把宫门打开。”

东阳公主抬起头,听到了宫外兵士收军列队的声音。

她知道此刻她的夫君——凉国国君定然已亡,可心中竟没有丝毫悲痛,甚至连恨意都不曾有。

她也曾真心爱过那个男人,只可惜枉付真心,满腔情谊却爱错了人。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这句曾经心心念念的词,如今想来只剩冷笑。折磨她至此,这人连她的恨都不值得了。

东阳不再想这些,转头望向外殿。

想必此时,她等的人也快来了。

宫门大开,猛然间阴风阵阵,烛火将息。

隐约间,有火光亮起,形成一条长龙,在黑色的夜幕下星星点点。

只见门外一排排持火把的将士快速围住了宫门,静谧的夜空下只能听到盔甲摩擦的铿锵之声,所有人站定之后纹丝不动,气氛极为肃穆。

在不甚明亮的火光映照下,一身着黑色甲胄的高大男子伫立在殿外,抬头望着头上的牌匾。

月华宫。

娟秀又不失大气的字体仿佛还是记忆中那个女子的模样,起承转合间却好似多了些冰冷漠然的锋芒。

身后冷冷清清的月光显得他的背影愈发萧瑟孤寂。

独自拾级而上,身后染血的披风被夜风吹得猎猎作响。他一步一步缓慢但却沉稳至极,庄重得好似不是在攻城略地,而是前往大殿参拜。

殿门大开,踏进殿中,男子默然许久,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大步向内殿走去。

四下皆寂,沉重的铁甲即便在柔软的毯上也发出闷响,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人的心口上。

听到脚步声,东阳起身,长长的裙裾逶迤在身后沙沙作响,最终停在了内殿珠帘处。

而那男子也停在珠帘另一侧,却略低着头,好像根本没有勇气抬头望一眼帘后之人。

东阳深吸一口气,纤纤玉指撩起珠帘,朱唇轻启。

“秦将军,好久不见。”

被唤作秦将军的男子身形剧震,猛然抬头,撞上了那双阔别多年的明眸。

玉手挑帘,明眸善睐。

一切的开始仿佛也正是如此,命中注定,是她的缘还是他的孽?

东阳从前未嫁时,是当之无愧的大昭第一美人。盛名在外,无数王孙公子为她的容貌所折。这么多年过去,时光好似待她格外宽容,竟没有损她半分颜色,反倒更添风韵。

男子原本带着头盔,此刻抬手取下,露出了真容。

他的身形高大挺拔,如苍松劲竹,相貌更是不俗,肤色呈小麦色,剑眉星目,薄唇轻抿,俊颜冷冽。只是一身甲胄浸染了长年沙场征战积累的血气,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可此时若是细看,这般孤傲冷硬的男人眼眶竟然微红,一双黑眸灿若星辰,明亮却又坚定。

果真是自己所等之人,东阳暗暗松了口气。

多年未见,虽然对他有所求,但心中不免一阵苦痛。往事不可追,我怎么能盼着他还如从前般待我?

勉强扯出一抹笑,东阳仿佛叙旧般说道:“当年一别,将军果真平步青云。方才……我差点就唤成了秦校尉。”

男子闻言双拳紧握,依旧沉默不语,气氛凝滞。

东阳见他并不出声,只好叹了口气低声问道:“将军此来可是接我回大昭?”

未曾想男子直接单膝跪地,甲胄铿锵声中,低头回道:“公主远嫁,受尽苦楚。如今凉国已灭,请殿下随末将回宫吧。”

东阳知他脾气,也不劝他起身,只悠悠叹道:“将军,我回不去了。”

东阳惨淡一笑,娇唇上淡淡的口脂艳红如血,美得脆弱却又惊心动魄:“我们相识多年,也不必与你遮掩。太子如何被废,我如何嫁来,凉国又是如何被灭的,你比我清楚。”

“如今,惟愿将军能够护我儿一次,保他平安……”

“公主!”

“时间不多,且听我说完。”东阳顿了顿继续道:“我已将他送出宫,战事结束请将军立刻前去接应。四皇子……陛下此次御驾亲征,切莫让他知道孩子的下落,将军只须在大昭替他们找户寻常人家,隐姓埋名、平平安安即可。”

她知道今时今日自己的窘境,只好又低声轻叹道:“如今我也不算什么公主了,自是没有什么能许诺给将军的。将军若不弃,东阳下辈子再舍命相报。”

“公主便这般不惜命?到如今你还同我说这样的话?只要你愿意,便是舍了我自己也定护你无虞!你知不知道我……”

本文标签:啪啪粗大胯下人妻哀求

上一篇:高贵美妇欲仙欲死(白嫩貌美尤物高潮)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高傲的人妻沦为性奴(熟妇人妻沦为玩物)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