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个寝室七个攻肉 3攻一受宿舍做起np

2021-08-07 08:22: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用手扶着荫茎,用Gui头在汤加丽的荫唇上磨擦着。 由于汤加丽的荫部沾满了粘滑的Yin液,被丈夫的Gui头这麽一摩擦,不由发出“嗞嗞”的Yin摩声。“啊翼军不要啊啊

他用手扶着荫茎,用Gui头在汤加丽的荫唇上磨擦着。

 

由于汤加丽的荫部沾满了粘滑的Yin液,被丈夫的Gui头这麽一摩擦,不由发出“嗞嗞”的Yin摩声。

“啊翼军不要啊啊啊啊啊求求求您给我把我好痒我啊啊啊”汤加丽如梦呓般的苦苦哀求着。她难受极了,丈夫的Gui头给她的下身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强烈的生理需求,不断的侵袭着她的肉体。使她不得不再次哀求丈夫。

 

“骚货”乔翼军握着荫茎对准汤加丽的荫道猛的刺去,“吱”的一声荫茎全根捅进了她的荫道。

 

“啊”汤加丽顿感一条又热又硬得Rou棍塞满了自己的荫道,一种充实感涌了上来,不禁娇声叫了起来。

 

乔翼军的屁股一高一低的动着,粗长的荫茎在汤加丽的荫道里不停的抽送。每一下都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戳入,再用劲拉出,以此达到折磨她的目的。

 

汤加丽荫道口的嫩皮紧紧的裹着丈夫的荫茎,随着荫茎的抽插被拖出带入,一翻一翻的。流不尽的Yin水再次满溢,随着荫茎的进进出出,从嫩皮和荫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的被挤出来。经过生殖器的磨擦,变成白白的糊状物,顺着会阴往下流到肛门上。会阴中间凹入的地方一起一伏,和肌肤碰撞发出“辟啪、辟啪”的声响相互呼应着。

 

汤加丽的脑中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荫部这个焦点上,本能的反应开始慢慢出现,并越来越强烈,不断的往头上涌。但女性的矜持和几千年的封建礼数,让她不得不忍住由于快感所流露出欢愉的表情,她拼命忍耐着,想尽快把快感挥散。但事与愿违,那种感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呀啊啊啊啊啊啊”汤加丽的下半身痛痒难分,心中感到下身一下空虚一下充实,这种奇妙的感觉一浪接一浪的涌上心头,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大张着嘴喘着粗气发出一种原始的呻吟。

 

乔翼军听见汤加丽的呻吟声,更加兴奋,抽动的也越来越起劲。汤加丽的肉体被碰撞的一耸一耸的,带动着她胸前那一对白晰的丨乳丨房,也跟着一会上下乱动,一会又左右摇晃。乔翼军边抽动边伸手抓住汤加丽的丨乳丨房不住搓弄,在丨乳丨头上又捏又擦,直把她弄的酥痒万分,两粒丨乳丨头变得又大又红,勃起发硬。

 

乔翼军仍在拼命的抽插着,这时的汤加丽已是浑身滚热,心跳加速,就快熬不住了。

 

“噢”随着乔翼军一声低沉地嚎叫声,运动停止了。

 

汤加丽躺在沙发上娇喘着,她的子宫颈给烫的奇痒难受,一股无名的感觉从心头向全身散播出去,身体打了好几个冷颤,全身的血液一起涌入脑中,会阴的肌肉有规率的收缩着,令人休克的快感将她推上了高峰,又一股Yin水伴着汹涌而来的高潮开始往外冲,将刚射出的新鲜热辣的Jing液挤出洞口,流到阴沪外面,淡白一片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Jing液哪些是Yin水。

 

“今晚妳别睡了明天我就要走妳把我的脏衣服给洗了,另外再帮我整理一下行李。”乔翼军又开始揉搓着汤加丽的丨乳丨房,动作极奇粗鲁。

 

“嗯”汤加丽无力的点了点头。她吃力的从床上爬起来,那刚交媾过的两片荫唇已经充血通红,直直的立在胯下,还不时的微微颤动着。围绕着红肿荫唇的荫毛已经沾满了流出的Yin水和Jing液。因姿势的改变,浓白的黏液从她那露着粉肉的肉洞里流出来,在空中拉着丝流到地上。

 

汤加丽伸手拿过胸罩和内裤,想要穿上。

 

“干什麽妳不知道妳那骚Bi还流着水呢吗穿什麽衣服给我光着身子洗听见没有”乔翼军躺在床上,一边用左脚的脚趾拨弄着汤加丽的丨乳丨房,一边大声地命令着。

 

“是”汤加丽小声的应着,不得不把手上的胸罩和内裤放到一边。

 

汤加丽抬着盆,到浴室打了一盆水后,抬着水回到卧室。她把盆放在地上,然后跪在盆前面,开始用力的搓洗着丈夫换下来的脏衣服。

 

乔翼军靠在床上抽着烟

 

 

第 2 部分阅读

由于汤加丽身子向前俯,她的屁股微微的向上翘起,所以乔翼军能清楚的看到她的荫部。在她那红肿并微微张开的荫唇间,还在向外淌着黏液。白色地Jing液顺着荫唇滴到地上。在她荫部下面的地上已集了一小摊。

 

“过来,戴上这个再洗”乔翼军向汤加丽招了招手。

 

汤加丽顺从的走到床边,看见乔翼军从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对铜铃,她不知丈夫要干什麽,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乔翼军伸手捏住汤加丽右丨乳丨上的丨乳丨头,缓慢的将铜铃上的丝线绕在她丨乳丨头上,将丨乳丨头紧紧的捆住。

 

汤加丽疼得拼命扭动上身,想摆脱那叮咚作响的铜铃,但在被乔翼军狠狠的瞪了一眼后,只好放弃抵抗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将另一个铜铃栓在了她的左丨乳丨丨乳丨头上。

 

一对沉甸甸的铜铃挂在汤加丽那白皙丰满的丨乳丨房上显得格外抢眼,虽然铜铃的分量不重,但仍坠得她那对丰满的丨乳丨房颤颤巍巍。

 

汤加丽回到盆边跪下,再次搓洗着衣服。叮叮当当一阵脆响,挂在她丨乳丨头上乱晃的两个明晃晃的小铜铃吸引着乔翼军的目光。

 

“动作大一点,妳不是练舞蹈的吗连怎麽把奶子甩起来都不知道吗”乔翼军侮辱着汤加丽。

 

汤加丽的手上加大了力度,随着双手的动作身子也摆动起来,丨乳丨房上挂着的两个小铜铃,随着她身体的移动,坠得高耸的丨乳丨房上下颤动,在静谧的夜空中发出刺耳的响声。

 

随着扭动,汤加丽感到下身坠胀般的疼痛又袭了上来,而她丨乳丨头上挂着的两个铜铃也在火上加油,它们不仅随着她身体摆动的节奏发出Yin亵的铃声,而且每次下坠都将一种酥痒的感觉从丨乳丨头传遍她的全身。汤加丽在这种屈辱的动作下,洗完了全部衣物。

 

“来上床来,我又想干妳了妳的Bi痒不痒嗯”乔翼军的Xing欲又被挑起来了。他拿着电线拧成的鞭子,拨动着汤加丽那伤痕累累的柔嫩丨乳丨房,让丨乳丨头上绑着的铜铃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汤加丽累的大口的喘着粗气,混身瘫软的跪在地上,眼泪仍不住的涌出眼眶。她好象没有听见丈夫的话似的,呆呆的跪在地上没有起来。

 

“妈的我跟妳说话,妳听见没有”见汤加丽跪在地上不动,乔翼军挥起鞭子,狠狠地朝她那高耸的丨乳丨峰抽了下去,只见铜铃翻飞,一阵叮铃铃乱响,白嫩的丨乳丨房上鼓起一道紫红色的血印。

 

“呀”汤加丽一声惨叫,用手捂住丨乳丨房。

 

“我问妳Bi痒不痒”乔翼军恼羞成怒,用鞭柄狠狠的戳着汤加丽长满荫毛的阴阜。

 

“痒我的Bi痒”汤加丽惊恐的从地上站起来,向床边走去。

 

“翼军,我下面太脏了,要不要洗洗”汤加丽小心翼翼的问着丈夫。

 

“废话想让我干妳的脏Bi吗”

 

“没没有”汤加丽吓得赶紧说道。

 

“还不快洗”

 

“是”汤加丽拿过暖壶,倒了些水在盆里,然后蹲在盆上面,用手抄着水清洗着她那满是污秽的下阴。洗完下阴后,她又从暖壶里倒了些水到毛巾上,仔细的擦洗起乔翼军的荫茎来。

 

“行了把它弄大”乔翼军一挺腰,将胯下软不拉塌的荫茎伸到汤加丽面前。

 

汤加丽无奈地放下手中的毛巾,将脸伸到乔翼军的双腿之间,用脸颊轻轻的蹭起他的荫茎来。在汤加丽的抚弄下,乔翼军的荫茎慢慢的怒胀起来。

 

“转过来”乔翼军抓住汤加丽的脚腕,让她骑到他的身上。这样她的荫部便一览无遗的对着他的脸了。

 

汤加丽继续用脸颊蹭着乔翼军的荫茎。

 

乔翼军用手揪住汤加丽的荫毛玩弄着。

 

汤加丽疼的“嘶嘶”的直吸凉气,但她却不敢说一句话。

 

“骚Bi舒不舒服”乔翼军一使劲,扯下来几根荫毛,举到汤加丽的面前叫道。

 

“啊”汤加丽满脸流露难以言表的惨痛表情。她左右扭动着下体,发出了一长声凄厉的惨叫。

 

乔翼军又用手指夹住汤加丽的一撮荫毛用力提起,故意慢慢地拉扯,让疼痛深入她的的骨髓。

 

连着荫毛的皮肉被扯了起来,汤加丽大腿和小腹的肌肉开始哆嗦,乔翼军继续用着力,又有几根油黑的荫毛慢慢地脱落了,留下一处渗着血丝的皮肤,被拔下来的荫毛的末端也带着血。

 

终于乔翼军放开了揪着汤加丽荫毛的手指。还没等汤加丽回过神来,他的手指又开始摸向她那红肿的荫唇。她那刚交媾过的荫部十分的敏感,乔翼军用手指揉搓着她的阴核,并用力的抓捏着她下垂的丰满丨乳丨房。

 

“啊翼军别疼”汤加丽疼得全身颤抖起来,她痛苦的张开嘴呻吟着。

本文标签:3攻一受宿舍做起np

上一篇:受坐在攻腿上H道具play-总受道具虚拟世界各种play

下一篇:总受np 巨肉bl-bl文H全肉总受NP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