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总受np 巨肉bl-bl文H全肉总受NP

2021-08-07 08:23: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拉着银环将玉势拔了出来,突然感到腹中猛流涌出,汇入水盆中。 她身体舒畅极了……明日不管受何责罚,此刻也觉甘愿了…… 吊乳之刑 次日辰时二刻,有人敲

拉着银环将玉势拔了出来,突然感到腹中猛流涌出,汇入水盆中。

 

她身体舒畅极了……明日不管受何责罚,此刻也觉甘愿了……

 

吊乳之刑

 

次日辰时二刻,有人敲门送来了食物和清水。

 

冯婉容和紫楚隔了一整天,终于进餐了。两人甚至怕之后受罚没吃的,还余了两个包子先留着。

 

将近巳时,冯婉容也穿上同明流一般的白纱衣,走向一品阁。这白纱衣只及腿根,一双玉腿就这么落在外面,被经过的侍卫、家丁注目着。

 

她进入一品阁后,看到孙麽麽冷着脸坐在上首,明流三人静默地跪在下方。左右还有几个老麽麽,一看都是狠角色。

 

冯婉容也同明流一样,跪在她们身后。向孙麽麽请安。

 

“流金,你可知你来迟了?”孙麽麽开口道。

 

流金?冯婉容环顾左右,发现没有旁人,原来是喊她。于是辩解道:“麽麽,流金在巳时前赶到,为何说我来迟了?”

 

孙麽麽皱眉。

 

明流启声道:“禀孙麽麽。我们三人昨日分明通知她辰时三刻在一品阁集合,她自己记错了,可别想赖人。”

 

冯婉容这才知道自己被整了。她美目含恨地瞪向明流的背影。

 

偏偏那含恨的眼神被孙麽麽记下,这是绝对不能有的眼神,淫奴须无时无刻保有恭敬之姿。孙麽麽见该女容色过人,又是世子爷亲自开苞的。恐怕她此刻心比天高,必须狠狠锉磨一番。

 

“贱奴应受重惩。”孙麽麽一锤定音。

 

明流喜笑颜开道:“麽麽,便请她受吊乳之刑吧!”

 

孙麽麽目光落在冯婉容挺立的胸前。那地方虽然白纱轻掩,却掩不住春光四溢。这身段就连宫中各宫娘娘都无人能及,难怪恃宠生娇了。

 

“也好。”孙麽麽当下一扬手。

 

很快,两旁的老麽麽上前来,三两下拨去冯婉容的白纱衣。

 

冯婉容哀求道:“孙麽麽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敢了。”

 

无人回应她。她的双手被捆在身后,双脚也被扎在一起。然后两个老麽麽将绳子绕到她身前来,一人将她的两只奶子往外扯,一人在她的乳根处盘绳打结。很快,两只大奶子便因为乳根收紧,往外爆出来。

 

冯婉容疼极了,流泪哀求道;“求求孙麽麽了,奴好疼……”

 

“一会儿有你疼的!”明流转过身朝她笑道。

 

那乳根处的绳子汇成一股,麽麽往上一提,她被迫站起。她看到被绳子勒住的地方已经泛了一圈红痕,她求两位麽麽轻一些,却依旧无人睬她。

 

接着,冯婉容看到有一老麽麽搬来椅子,勒着绳子的麽麽站到椅子上去,将手中绳索往横梁上一抛。绳索穿过横梁落下,另一麽麽接过绳索,合几人之力重重往下拉……

 

“啊啊啊啊……”冯婉容双乳硬生生被吊起,整个人被迫离地,双脚双手却不能动弹。她浑身重量都吊在这盘乳粗绳上,痛得浑身抽筋……

 

一双豪乳在众人的注目下,很快涨红,又很快变紫。两只大奶完全呈现不自然的红紫色,可怜至极。又因为被勒着外爆,几乎要破开一般。

 

明流等银针淫奴三人暗笑起来。

 

明流更是恨恨盯着那双大奶。听说世子爷是亲自给她入针的。魏府女奴中何人受过这般荣宠?若是废了这双肥乳,看她还能不能讨世子爷欢心!

 

孙麽麽到底也不敢太过,只想给她一个下马威,冷声道:“贱奴流金,无明令私自除去玉势,今日上课又来迟。罚吊乳之刑一个时辰,你可服?”

 

冯婉容痛的小嘴不断抽搐,费力启唇道:“奴……服……”

 

紫奴(h)

 

那厢,紫楚用过早膳后,在软塌上睡的昏昏乎乎。

 

巳时末,厢房被人打开,几个家丁寻进来,见到她安躺着,身上穿着乌纱衣,那是铜针淫奴的纱衣。

 

“还真是会躲。只不过你这般的新鲜货色,我们岂会放过?”领头的一吆喝,紫楚便被人扛在肩上,走了出去。

 

她自昏迷中转醒,发觉那几个家丁带她进了一处露天的后院。那里面有几张简易的竹榻,上面各躺着一个铜针淫奴,身边各自围了两三家丁。剩下六七人皆围着她躺的竹榻,虎视眈眈看着她。

 

原来这家丁、护卫每日只有午时和未时各小半时辰可以宣淫,难怪此刻人人都是急切似火。

 

紫楚原本就病着无力,此刻安慰自己,躺在竹榻上总比昨日绑在树上好,也就闭着眼任由他们作恶。

 

乌沙衣被剥落,露出白净的身子。

 

她从小与小姐同吃同睡,故而这身子养的比许多家道中落的官宦家的小姐还好。一双乳儿不大也不小,男人正好一手掌握。私处也有细微的毛发,微卷着倒也可爱。

 

昨日肏得急切,众人未曾细看,如今见到这耻毛,家丁们笑道:“紫奴若是被孙麽麽见到这耻毛,可要重罚了。让好哥哥们帮帮你吧。”众人哄笑着,几只手同时伸向那稀稀拉拉的毛发,一起生生扯了下来。

 

“啊啊啊!!”紫楚痛得尖叫,他们还在不断地拔毛,很快下身的耻毛被拔光了,毛孔中渗出血珠,沿着股沟滴到竹榻上。

 

紫楚痛得胡乱揣腿,两只脚很快被制住,左右两边被绑在扶手上,这下门户大开,方便众人肏弄。

 

很快,周围的男人们裤子都脱了,一个个露出狰狞又腥臭的男根,在她的穴口争先恐后地乱挤。

 

分卷阅读4

 

她的乳儿被几双手玩弄,有人揉搓她的乳波,有人撕扯她的乳头,有人指甲拨弄乳晕……同时他们还在污言秽语道:

 

“听说是第一美人的贴身侍婢。”

 

“婢女都比咱魏府几个铜奴美啊。”

 

“那第一美人该美成什么样了?”

 

“我早上见到了她的一双玉腿了,真是欺霜赛雪。”

 

“听说此刻正受吊乳之刑……”

 

终于有人抢先肏了她的穴,狠狠地一冲到底!

 

“啊啊啊……痛!”紫楚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她的下身无比干涸,此时硬肏进来,仿佛撕裂了般的疼痛。

 

她的声音却更是刺激了他们。几个没入穴的家丁,抱着她的两条腿,套弄摩擦着阳具,毕竟午休时间就那么点,不抓紧来不及……那个入了穴的更狠了,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很快她的下身撕裂了开始流血。可即使这样,那个家丁还是在她淌血的下身里恣意进出,毫无怜惜之意!

 

紫楚感觉不到半分快感,简直痛的要昏过去。

本文标签:bl文H全肉总受NP

上一篇:一个寝室七个攻肉 3攻一受宿舍做起np

下一篇: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寝室 np 3攻双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