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像蚀骨危情虐心小说现言催泪|超级虐的小说

2021-08-11 09:18: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关暮深望着苏青的背影,故意大声道:“我听说这个街区近期发生了好几起先奸后杀的命案,凶手现在还逍遥法外,警方怀疑凶手就是附近的居民。” 苏青抬头望望四周阴森森

文学

关暮深望着苏青的背影,故意大声道:“我听说这个街区近期发生了好几起先奸后杀的命案,凶手现在还逍遥法外,警方怀疑凶手就是附近的居民。”
    苏青抬头望望四周阴森森的,风吹起树叶的声音都那么渗人,背脊突然一凉!
    下一刻,苏青倏地转身拉开车门,快速上了副驾驶座,并系好了安全带。
    看到她一连串的动作,关暮深的嘴角勾起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微笑,一踩油门,车子就驶入了马路。
    车厢里静悄悄,苏青摸着火辣辣的脸颊,感觉刚才真的很丢人。“刚才让你看笑话了。”
    “我从来没有看别人笑话的习惯。”关暮深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
    他的意思是说自己以小人之心度他君子之腹了,苏青真想伸手去拍拍他那张僵硬的脸,看看到底是不是一点弹性也没有,要不然天天都是这个死样子。
    和关暮深话不投机半句多,她转头望着窗外的夜景,再也不多说一句话。
    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停靠在苏青家的小区前。
    “谢谢关总。”苏青解开安全带,还是道了一句谢,毕竟人家送她到家门口了。
    关暮深的眼眸往外面的小区瞥了一眼,然后说:“不用谢我,你毕竟是盛世的员工,万一你要是有什么意外,公司还要支付你一部分丧葬费。”
    这话让苏青立马火了,哪里有咒员工死的老板?
    “关总你放心吧,我苏青一定会长命百岁,钱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说完,苏青就下了车,并将车门狠狠关上。
    嗖!
    下一刻,车子就快速的窜了出去。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苏青对着车子驶离的方向吐了口唾沫。
    一回家,妹妹苏紫就发现了苏青红肿的脸。
    “姐,你的脸怎么了?”
    苏妈妈一听,立马过来,看到苏青的脸,急切的问:“是谁打的?是不是你爸?”
    “妈,我挨了一巴掌,可是打回去两巴掌,咱们不吃亏!”看到妈妈心疼的样子,苏青装作一脸轻松。
    苏妈妈一边为苏青用冰袋冷敷一边道:“青青,你别往心里去,你爸爸肯定是听了胡丽菁的挑拨。”
    苏青生气的把冰袋一扔,嚷道:“妈,苏坚强这么多年来都对你不闻不问,你怎么还帮着他说话?你现在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们就是路人,而且还不如路人,是仇人!”
    妈妈就是这样,性格懦弱没主见,爸爸就是她的天,婚都离了这么多年了,在她心里苏坚强还是她丈夫,苏青最愤恨的就是这一点。
    “他到底也是你们的爸爸。”苏妈妈的声音很小。
    看到唯唯诺诺的妈妈,苏青又一阵心酸,语气放柔了下来。“妈,我累了,回房休息了。”
    她烦躁的进了自己的房间,脸上火烧火燎的痛,幸亏明天是周末,要不然班都没法上了。
    咚咚……
    几分钟后,门被敲了两下后,苏妈妈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青青啊,刚才忘了告诉你妈妈的好姐妹给你介绍了一个大学教授,你的脸现在不方便,我帮你约到下周见面啊!”
    自从前男友劈腿后,妈妈就到处找人帮她介绍对象,她一反对,妈妈就会痛哭流涕,逼她不得不去见面。

第八章相亲

一星期后的晚间,苏青坐在一家很有情调的西餐厅里等着相亲对象。
    媒婆说对方年轻英俊,大学教授,苏青对叫兽可真是没什么好印象。
    七点钟准时,一位穿灰色西裤,白色衬衫,戴着金边眼镜的男子坐在了苏青面前。
    “你好,我叫郑浩然,二十九岁,本地人,现在南方大学任教。”对方的开场白简单明了。
    苏青打量了对方两眼,扬着下巴道:“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眼前的人温文尔雅,浑身散发着翩翩书生的气质,应该不是叫兽,苏青真的不想刺激他,但是不刺激他自己就脱不了身。
    “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郑浩然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有三房两厅吗?”苏青瞥了他一眼。
    江州虽然不是省会,但是比省会还要繁荣发达,房价那也是杠杠的,年轻人想要拥有一套一百多平米的三房两厅不是家境殷实就是真的出类拔萃。
    这个问题让郑浩然一笑。“我现在住的是二百平的复式。”
    苏青一愣,心想:肯定全家凑了个复式的首付,还在兔子都不拉屎的郊区。
    她马上接着问:“有奥迪A6吗?”
    郑浩然的笑容更深了。“我现在的代步车是路虎,如果你喜欢奥迪的话,我以后可以换!”
    苏青仿佛被馒头噎着了,张了张嘴巴,一时说不上话来,郑浩然反而用玩味的目光盯着她。
    苏青心一横,抛出了一句。“我不是处女!”
    她盯着对面的他,心想:我就不信你一点都不在乎!
    郑浩然看了看窗外,然后竟然笑道:“我没有处女情结。”
    苏青的急脾气一下子就被他点燃了,拍着桌子道:“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你有大房子,有豪车,本人英俊潇洒,还是大学教授,你为什么找我这样的?”
    “你哪里不好?”郑浩然深深的望着苏青。
    “从小我爸就和小三跑了,我是单亲家庭,现在我妈和妹妹都靠我养,前男友说我不温柔,没女人味,和富家女出国了,我……”苏青一口气说了这些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还有吗?”郑浩然望着她笑。
    “没了。”苏青低头喝果汁,她已经暴露出所有缺点,怎么对方还不撤退?
    “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女孩子,其实我也很讨厌相亲,不过我不讨厌交朋友,我们从普通朋友做起你应该不会反对吧?”最后,郑浩然递给了苏青一张名片。
    苏青接过名片,白吃了郑浩然一顿饭,别说两个人倒是相谈甚欢,多个朋友多条路,她倒是对他并不讨厌。
    郑浩然执意要送苏青回家,苏青不好拒绝,只好站在餐馆门口等他去停车场取车。
    “苏青?”背后突然有人叫自己。

本文标签:像蚀骨危情虐心小说现言催泪

上一篇:美女驯服尾巴项圈小说|求求你不要谢里面危险期

下一篇:今天是危险期不可以在里面|沦为妓女的美女董事长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