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开车写得较细的文章-校草室友今天又在撩我免费

2021-08-11 14:13: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默默捂着发麻的小屁股,眼里啪嗒啪嗒往下掉:“呜呜~” 秦笑笑戳了戳他的额头,没好气的说道:“答应的事没有做到,你还有脸哭。” 这时闹闹爬起来,板着一

默默捂着发麻的小屁股,眼里啪嗒啪嗒往下掉:“呜呜~”

    秦笑笑戳了戳他的额头,没好气的说道:“答应的事没有做到,你还有脸哭。”

    这时闹闹爬起来,板着一张小脸儿说道:“哥哥不要脸!”

    “噗~”秦笑笑没有忍住,一下子笑出来。见大儿子愈发伤心了,她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们快躺下睡觉,谁最快睡着,娘就给他一块糖。”

    糖块的诱惑,连闹闹都无法抗拒,他立马躺下来,瞅了眼娘亲就闭上了眼睛。

    默默生怕落后,也赶紧躺下来,还故意紧挨着弟弟躺下。在闭上眼睛之前,他向秦笑笑确认道:“娘,真的给糖吗?”

    秦笑笑摸了摸他的小屁股,肯定道:“当然是真的,赶紧睡觉,别说话了。”

    默默信了她的话,连忙闭上了眼睛,一只小爪子不安分的东摸西摸,在碰到闹闹的小手后,一把抓的紧紧的。

    闹闹长长的睫毛猛地颤动了两下,许是怕被娘亲发现他没有睡着,只能带着满心的嫌弃任由哥哥抓着他的手入睡。

    秦笑笑看着这一幕,情不自禁的笑了。她俯下身在两个小家伙的脸蛋上各亲了一下,然后挨着默默躺下,将他们拢在怀里。

    两个笨小子,都忘了今天本来是给他们吃糖的日子。

    傍晚时分,秦淮回到了府里,景珩也在放衙后过来了。

    席面摆在了秦老夫人的院子里,在美味佳肴端上桌后,秦淮特意拿出一坛珍藏已久的佳酿,给四只酒杯满上了。

    秦笑笑酒量浅,端起酒杯祝完寿就没有续第二杯。秦老夫人上了年纪,也不能多饮酒,最后就变成了秦淮和景珩对饮。

    默默从未尝过酒的滋味,见大人们都喝了,他也想喝一口尝尝。只是他刚起了个头,秦笑笑就拒绝了他,还把有些许残留的酒杯挪的远远的,怕他偷喝。

    默默不满的嘟囔道:“娘坏,不给默默喝。”

    秦淮听罢,长臂一伸将小东西抱到腿上,含笑的问道:“想喝酒?”

    默默知道秦爷爷最疼他,迫不及待的点头:“想!”

    景珩见状,忙道:“这小子沾不得酒,您别惯着他!”

    默默争辩道:“能沾能沾,你们大人能喝酒,小孩子也能喝!”

    “无妨,让他尝尝。”秦淮笑着挡住了秦笑笑伸过来拧小家伙耳朵的手,拿起干净的筷子沾了点酒,抹在了脖子伸的老长的默默的嘴上。

    默默迫不及待的舔了舔嘴,下一刻小脸儿皱成了包子:“呸,呸呸,辣,好辣!”

    “哈哈——”众人就等着瞧他的反应呢,顿时哈哈大笑。

    闹闹冷眼看着哥哥,绷着一张小脸儿吐槽:“笨蛋!”

    爹娘不让喝的东西,能是好东西么?哥哥真是太笨了!

    景珩拿起帕子一边给他擦嘴一边教训道:“让你别碰你偏要碰,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要酒喝。”

    默默被酒气呛的泪眼汪汪:“不要了,不要了,呜呜~”

    原来酒这么难喝,他再也不要喝了。

    秦笑笑又好气又好笑,端起一杯清水喂给他喝。


 

    默默一口气喝了大半杯,嘴巴总算不难受了。就是酒味一直存在,这股滋味怪怪的不好受,他一个劲儿的咽口水。

    秦淮见着了,给他喂了几口菜,摸着他的小脑瓜笑道:“这个年纪道理讲不通,吃过亏才会长记性。”

    秦笑笑和景珩一听,这才知道了他喂酒的用意。不得不说这个法子效果极好,立即让小家伙记住了这个教训,不用担心他背着人偷酒喝。

    接下来默默安分极了,拿着勺子笨拙的吃着大人们夹给他的菜,就是对景珩和秦淮一杯接一杯对饮的举动很是不解。

    好在有个刚才的教训,他这张小嘴巴也不再叭叭的问这问那,只有吃到他觉得好吃的菜肴,才会欢快的跟弟弟分享,想让弟弟多喜欢他一点,不要老是嫌弃他。

    偏偏闹闹年岁越大,挑食的毛病越严重,有些吃食一开始喜欢,吃上三五回可能就厌了。所以对于哥哥亲手舀到他碗里的菜肴,除了嫌弃还是嫌弃,最终菜肴还是回到了默默的碗里。

    默默心大,倒是不觉得失望,把碗里的菜肴吃的干干净净,成功的将自己吃撑了,趴在秦淮的怀里哼哼唧唧。

    见小崽子这么难受,秦笑笑准备带他出去溜达溜达消消食,小崽子抱紧秦淮猛摇小脑瓜:“要秦爷爷,默默要秦爷爷!”

    秦淮听罢,对秦笑笑说道:“你和小景陪奶奶说说话,我带他们两个到院子里转转。”

    秦笑笑知道他想在他们回府之前,陪两个小崽子多玩一会儿,自然不会拒绝,便提醒顽皮好动的默默:“要牵紧秦爷爷的手,不许乱窜。”

    这个时节蛇虫鼠蚁都出来了,角角落落里难免有这些东西,万一被咬到就太遭罪了。

    默默哼哼唧唧的应下了,同闹闹一道被秦淮一左一右的牵走了。

    秦笑笑笑了笑,坐下来陪秦老夫人说话。

    约莫过了两刻,爷仨依然没有回来。眼看天色已晚他们该回去了,她对景珩和秦老夫人说了一声,就出去找人了。

    刚出了秦老夫人的院子,秦笑笑隐约听见右手边传来了爷仨的声音。

    她沿着游廊缓步走过去,在转交的地方看到秦淮正蹲下身跟两个小家伙说话:“没有骗人,我是你们爹的娘,你们叫我外公才是对的。”

    默默固执的摇脑瓜:“不对,外公比你黑,比你壮,不长你这样,你是秦爷爷!”

    闹闹也难得开口:“嗯,你是秦爷爷,和我爷爷不一样。”

    他随了秦姓,叫秦山爷爷,因此在他看来,“秦爷爷”和“爷爷”是两个不同的身份,但是都和“外公”没有关系。

    秦淮揉了揉额角,语气透着不易察觉的卑微:“今日是我的生辰,你们叫我一声‘外公’,当作送给我的生辰礼物好不好?”

    默默挠了挠头,苦恼道:“我说‘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了呀。”

    闹闹跟着点头,他也说了“福乐绵绵,笑口常开”。

本文标签:校草室友今天又在撩我免费

上一篇:男女双处第一次h文|结婚前和健身教练通宵健身

下一篇:傻子装傻占便宜-傻子也知道做那事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