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老头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新婚被强奷系列

2021-08-11 15:08: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傍晚。 宋雨涵赖在床上就是不愿意起身,哪怕周围一片漆黑,她也愿意。 砰砰砰—— 外面传来敲门声。 声音很大,似乎要把门拍碎。 宋雨涵没有办法,只能开

傍晚。

    宋雨涵赖在床上就是不愿意起身,哪怕周围一片漆黑,她也愿意。

    砰砰砰——

    外面传来敲门声。

    声音很大,似乎要把门拍碎。

    宋雨涵没有办法,只能开门。

    看到是李艳洁,她的手里还提着外卖。

    李艳洁很是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你这女人真懒,如果不是我还想着你,你是不是会把自己饿死!”说着提着外卖进了厨房,不久,端着一盘一盘菜出来。

    “你怎么来了?”

    宋雨涵也不在乎自己鸡窝一样的头发,随便抓了两下,看向不停忙碌的女人。

    “是刘琪给我打电话,她回老家了,让我记得照顾你。”李艳洁说着,看了一眼邋遢的宋雨涵,“不知道你这形象被你的粉丝知道,会不会集体自杀。”

    “你不会就行了。”宋雨涵闻到熟悉的味道,来到桌前,抓起一个小龙虾,就准备开吃,却被李艳洁拍了一巴掌。

    “洗手!”

 我的事,不劳二位费心。

    三宝短短一句话,道尽了和秦川赵草儿之间疏离的亲子关系。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不要插手他的事。

    赵草儿脸色大变,尖声道:“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秦川的脸色也难看极了,口不择言的说道:“啥叫不劳我们费心?别忘了我们是你爹娘,别说做主你的终身大事,就算来年不让你参加春闱,你也得乖乖听着!”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觉得过分了,俱是担忧的看向三宝。

    三宝的面色没有一丝变化,似是早就预料到秦川会这么说。

    “你给我闭嘴,说的都是屁话!”秦山推了秦川一把,厉声呵斥道:“三宝科考是整个秦家的大事,由得你说不让就不让?你当我和爹都是死的?”

    说罢,他背对着三宝冲没点数的弟弟使了个眼色,提醒他说话别太过火。真闹到父子彻底离心的地步,再后悔就晚了。

    其实话一出口,秦川就意识到不妥。只是他拉不下脸来说软话,眼下秦山给了台阶下,他继续一副愤怒的表情说道:“大哥,这小子说的话你又不是没听到,换作是你你不生气?”

    秦山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来看着三宝,缓声道:“你爹说话是不中听,可是有句话说对了,他是你爹,你的事儿他哪能不管?你放心,咱们都在这儿,你不想干的事儿,你爹娘也不敢逼你。”

    秦老爷子瞥了二房两口子一眼,接过话茬说道:“你大伯说的没错,你不想干的事没人能逼你,但是你也不能把话说绝了,他们到底是你爹娘。”

    三宝对秦老爷子和秦山再敬重不过,神态语气不复刚才的冷硬:“爷爷、大伯,他们逼迫我娶舅家表妹的原因,想来您们也清楚,我自是不愿的。”

    哪能不清楚,就两口子这些年对三宝冷淡的态度,突然让他娶舅家表妹,要么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亲上加亲拉拔赵家。要么是他们想掌控三宝,给他娶能跟他们一条心的儿媳妇,或是二者皆有。

    秦老爷子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愿就不愿,你还年轻,亲事缓两年也无妨。要是有了喜欢的姑娘,你可以直接跟爷爷说,爷爷会给你做主的。”

    三宝躬身道:“多谢爷爷。眼下孙儿只想静心读书,为来年的春闱做准备,暂时没有成家的想法。”


 

    赵草儿一听,气急败坏的说道:“让你把亲事定下来,又不是让你马上成家,根本耽误不了你参加明年的春闱!我看你不想定亲,就是瞧不起你舅舅,瞧不起你表妹!”

    “你闭嘴!”秦老爷子怒喝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赵草儿吓傻了,瞪大眼睛一动不敢动。

    这是她嫁进秦家这么多年,秦老爷子第一次如此严厉的呵斥她,在一众小辈们面前抹她的脸面。

    “爹……”秦川也吓到了,清楚老父亲是真的生气了。多年不曾被父亲打骂的他,愣是不敢直视秦老爷子,生怕下一刻就有拳脚落在身上。

    秦笑笑等人更是神色各异,却是替三宝暗暗松了口气。

    虽然大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各自心里不看好赵草儿的娘家侄女的。不是说那姑娘不好,而是与三宝相比,无论是相貌还是见识才华,没有一点能够匹配得上。

    三宝才是自己人,他们自然希望他能够娶个各方面更好的姑娘。别的且不提,至少两人聊起天来不是鸡同鸭讲。若是夫妻说不到一块儿,对彼此都是一辈子的折磨。

    二房两口子消停了,秦老爷子的脸色缓和下来:“三宝,既然你想先立业,一切就等春闱过了再说,你爹娘的话也不必放在心上。”

    三宝神色复杂:“爷爷,我……”

    不等他说完,秦老爷子抬手打断他:“爷爷保证他们不会强迫你,听话!”

    三宝目露挣扎,最终还是听从了他的话:“爷爷,孙儿知道了。”

    秦老爷子的脸上有了笑容,拍了拍他的肩头叹息道:“你还年轻,今后要走的路还很长,不要为了一件小事乱了分寸。”

    或许听懂了他的话外之意,三宝攥紧的拳头缓缓松开,眸光沉静下来。

    祖孙俩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定了,根本不给二房两口子说话的机会。

    赵草儿心里极为不满,但是不敢表现出来,只一个劲儿的拉扯秦川的袖子,不想让秦老爷子做主他们二房的事,显然对娶娘家侄女做儿媳妇一事不肯死心。

    秦川却是害怕了,很担心强逼不成惹恼了三宝,到时候真正失去他这个儿子。因此他无视了赵草儿的催促,打算私下里找秦老爷子说说,看看能不能缓和跟三宝之间的父子关系。

    不过没等他们开口秦老爷子就把其他人打发出去了,独独留下两口子。

    赵草儿迫不及待的说道:“爹,让三宝娶我侄女是有私心在里头,可是我这么做也是想拉近母子关系,又不是想害他!”

    秦川没有开口,小心翼翼的觑着秦老爷子的脸色。

    秦老爷子静静的看着他们,过了好一会儿沉声问道:“要是三宝不肯听你们的话,你们当真让他参加不了春闱,坏了他的前程?”

    秦川暗暗叫糟,忙不迭的说道:“爹,哪能呢,三宝再不听话也是我儿子,我这个当爹的说啥也不会坏了他的前程,刚刚那些话是吓唬吓唬他罢了,当不得真!”

    赵草儿不吭声,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秦老爷子也懒得管她怎么想,嘲讽道:“现在想要缓和关系,早些年干啥了?如今是你们见三宝出息了,扒着他不愿意松手,不是三宝求着你们。你们倒好,都拿他的前程威胁上了!”

    秦川面色讪讪,没脸反驳。

    赵草儿被公公戳穿心里的想法,也不敢轻易开口了。

    秦老爷子背起手,望着外面沉沉的夜色:“三宝大了,不是三岁的孩子能由着你们摆布。以前你们关系怎样,以后就还是怎样罢,别把人逼急了!”

    别看分家多年,秦老爷子一直在大房过日子,几乎不插手二房的事,但是他作为长辈的威严始终存在。秦川和赵草儿哪怕心里不愿,也不敢不听他的话。

    若是有一天秦老爷子不在了,作为长兄的秦山也能约束他们一二。只要三宝不愿妥协,他们就别想强迫他。

    意识到这一点后,秦川的脑袋耷拉下来,胳膊肘捅了捅赵草儿:“强扭的瓜不甜,要不就听爹的话,以后就别管三宝的事了。”

    赵草儿两眼一瞪:“那咋成?我是他娘,咋管不得了?还能害了他不成?”

    秦川吓了一跳,赶紧往外看了看,压低声音训斥道:“你小点儿声,生怕爹和大哥听不见是不是?”

    赵草儿愤愤道:“爹和大哥的手伸的也太长了,咱们二房的事还不让咱们自己做主,这是什么道理!”

    秦川皱了皱眉:“你说啥呢,照你这么说,分了家老头子就不是我爹了?以后大宝几个分家了,他们小家有个啥事,咱们也不能管了?”

本文标签:被老头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上一篇:在公车被弄到高潮-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视

下一篇:李晓婷不内穿裤坐公交车阅读(大码大臀ass)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