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翁止熄痒)全文阅读

2021-08-11 15:32: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随后,服务员陆续上菜。 现场一片祥和、热闹。 仿佛从未发生陆海下毒的事情。 陆垚一家姗姗来迟,当看到陆森的酒席摆在当地最大的酒店,以及大厅两百多个客人时,他们才相

随后,服务员陆续上菜。

    现场一片祥和、热闹。

    仿佛从未发生陆海下毒的事情。

    陆垚一家姗姗来迟,当看到陆森的酒席摆在当地最大的酒店,以及大厅两百多个客人时,他们才相信陆森最近真的是发大财,买大别墅了。

    简直是不可思议!

    两个月前他才刚断了双脚,家里唯一的房子都在一场大雨下倒塌了,无家可归要靠别人收留。

    却在半个月后开了一家点心铺,陆垚本以为赚不到什么钱,所以一直没关注。

    直到半个月前,在别县生活的他,从朋友那里听到双龙县新开了一家叫晚晚的点心铺,每天营业额一万多元时,吓得下巴都快掉下来。

    他半信半疑,打电话去问三哥陆淼,聊了半个小时,才非常确定晚晚点心铺就是二哥陆森开的。

    开店一个半月,估计赚了三四十万。

    他找个借口说家里没钱,想买大房子住,想从陆森那里借几万块。

    结果陆森一分钱都不借,转头没几天自己买了一栋大别墅。

    可恶!

    这个二哥,越来越吝啬小气了。

    胡娇娥温声细语地安慰陆垚几句,才让他坐下来喝茶,气才消了一半。

    看到安晚和陆森一家吃着服务员端上来的汤,陆空露出一抹邪恶笑容,暂时忘记了陆海三人没回来的事实。

    接着他看到所有客人都喝下一碗冬虫草猪骨汤,因为食材足,汤的味道非常香浓。

    客人们非常喜欢喝汤,尝一口就知道陆森花了一大笔钱,不然酒店不可能上这么好的汤。

    陆海没喝汤,假装不喜欢喝汤,倒掉后,自己盛一碗米饭。

    可在等待三分钟后,他也没看到有人倒下。

    难道是时间不够?

    于是陆空再等了五分钟,还是不见一个人倒下,口吐白沫。

    对此,陆海非常失望。

    因为不知道汤是否下了药,他也没敢喝一口。

    现在见汤没问题,他又开始担心菜里面下了毒。

    弄得他汤不敢喝,菜不敢吃一口,只能埋头扒着米饭吃。

    旁边的陆淼看到陆空只吃米饭不吃菜,觉得很奇怪,便夹了一块鸡肉放到他碗里。

    “怎么不吃肉?你最喜欢吃鸡肉,你看,满满一大盘,全部给你吃都行。”

    说着,陆淼又夹了两块鸡肉给陆空。

    “啊啊啊——”

    “你干嘛?我不吃我不吃!你是要害死我吗?”

    当看到碗里的几块鸡肉,陆空整个人傻眼了,下一秒跳起来惊叫连连。

    就像个疯子一样。


 

    把陆淼吓得一愣一愣,眼睛瞪的像铜铃。

    同桌的刘红梅和陆晓丽几姐妹也是被陆空吓住,都以为他发神经。

    这又不是第一次。

    自从两个月前,他没参加高考,又没拿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整天躲在家里不出门,有时出门也是在天黑后,人浑浑噩噩的,还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胡话。

    村里有人说他脑袋有问题,发神经病了。

    隔壁桌的安晚和陆家人看到陆空的反应,以及他说的话,就知道陆海下毒的事,他也是知情的。

    陆森面色阴沉,目光泛着一层寒光。

    他本来还得陆空抱有希望,认为陆空和陆森陆璐还是不一样的。

    他应该比那两兄妹有人性有道德有法律意识,毕竟读了十二年的书。

    万万没想到,虽没有参与下毒这个过程,但他也是知情的,只是留下来把风,不让别人怀疑而已。

    甚至现在他是眼睁睁看着和他有血缘关系的几十个人,和现场上百位陌生人,喝着以为被下了药的“毒汤”,看着所有人中毒死亡。

    太歹毒了!

    他的心肠是黑色的吗?

    云萍泪眼婆娑,强忍着泪水流下来,怕被别人看到,怀疑什么。

    自己不介意陆海三兄妹来吃乔迁宴,但他们却没有一点感恩和善良,竟敢在宴席上下毒。

    要不是安晚发现问题,怕是现在自己一家,和现场的一百多人都中毒死掉了。

    “害死?吃块鸡肉就能害死你?”陆春和站起身,挑衅地看着陆空。

    为了气陆空,他还夹一块鸡肉塞进嘴里,大口大口咀嚼着,露出享受的表情。

    “真好吃!这鸡肉嫩滑肥美,带着冬菇的香味,肥而不腻。”

    “二哥,除了鸡肉好吃,这红烧肉也不错,狮子头也好吃,别看油光水滑,但吃起来一点都不腻。”

    陆知礼大口吃着一块红烧肉,再吃下一大个狮子头,动作自然真实,却一点都不难看,不会让人觉得恶心。

    “陆空!你这臭小子是什么意思?我害你?给你夹块鸡肉还成了我的罪过?”

    “我可是你的长辈,我照顾你已经是给你面子了,看你没爹没妈,怪可怜的。”

    陆淼筷子砸在桌面上,铁青着脸色,吹胡子瞪眼地怒视着陆空。

    自己这次可真是好心当馿肝肺了。

    哼!下次,他绝对不会同情这个臭小子,白眼狼。

    “三哥,你又是发神经就回家去,别在这里恶心我们。”陆晓静歪嘴,露出轻蔑一笑。

    刘红梅也忍不住骂一句:“白眼狼!跟他爹娘一个样。”

    被那么多双目光冰冷的眼睛盯着,陆空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瞬间清醒。

    “不好意思,我最近不能吃鸡肉,也不能吃任何肉,肠胃不好,医生嘱咐的。”

    他讪笑一声,对着周围的人哈头弯腰,道歉的态度非常诚恳。

    “三叔,对不起,刚才我太紧张才吓到你了,最近我的肠胃真的不好,看到肉就想发脾气。”

    看到陆淼绷着脸,陆空知道他生气了,除了道歉,还从自己的裤带拿出一包靓烟送给他。

    “消消气,你可是我的三叔,我怎么敢冲你发脾气了?三叔,你抽根烟,我帮你点火。”

    说了好几句好话,陆空才看到陆淼脸色好了那么一点点。

    他继续再拍马屁,还帮陆淼把烟点着。

    吸到香烟的味道,陆淼的气才消了一大半。“你这小子,下次别一惊一乍,说话要注意分寸,不然得罪的是别人,可就不像我这么好说话了。”

    “嗯,我听三叔的话,我小时候都是你教我学大道理,我学的第一个字都是你教的,最敬佩的就是三叔了,”

对于陆空的发神经,坐在附近的客人装作没看到。

    远一点都客人不知道情况,也没看到。

    等知道的时候,也是从别人嘴里知道一点。

    安晚和陆家人安心吃着酒席,但也在暗中一直挂着陆空,怕他身上还藏有下毒的药粉,怕他狗急跳墙,来个鱼死网破。

    陆空把陆淼劝开心后,一边吃着青菜米饭,一边想到陆海三人没回来。

    心里的不安,逐渐放大。

本文标签: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

上一篇: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脱了在阳台趴着虐臀

下一篇:翁公的大龟又长又大|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