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们在车里做好不好( 没人的地方上我)全章节阅读

2021-08-11 15:35: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就在等待酒席开始上菜的时候,陆璐捂着肚子顺不舒服,说要去上厕所。 接着是陆海说烟瘾犯了要出去抽烟。 第三个是余大伟,说喝了太多茶水,要去厕所方便。 留下陆空一人才

就在等待酒席开始上菜的时候,陆璐捂着肚子顺不舒服,说要去上厕所。

    接着是陆海说烟瘾犯了要出去抽烟。

    第三个是余大伟,说喝了太多茶水,要去厕所方便。

    留下陆空一人才没离开座位。

    安晚一直暗中观察陆海四人。

    看到他们陆续离开座位去了外面,她派出乖乖和东曦去跟踪他们,查看情况。

    还有她弄了几个小纸人贴在他们后背的衣服,能够把他们去过的地方,说过的话,以纸人的视线,通过大脑传回给她。

    某个阴暗的角落——

    陆璐:“厨房我进不了,怎么下药?”

    陆海:“你想办法啊?你是女生,比我们好进去。”

    余大伟:“我们两个去搞破坏,引走一部分厨师,陆璐你赶紧进去投药。”

    陆璐:“这可行吗?毕竟是四星级酒店,我看他们的厨房很正规,我刚才去推一下门,都被发现,大声呵斥我不准进厨房。”

    陆海:“那是你动作太慢了,要是我,我就从厨房后门进去,一个大厨房不可能只有一扇门。”

    余大伟:“你们别担心,就算进不了厨房,我们也可以在外面等服务员端汤离开厨房去大厅的这段时间,偷偷把药投进几个汤锅里,弄死一个就已经够陆森一家赔钱赔到底朝天了。”

    听到这里,安晚就知道陆海他们要做什么坏事了。

    下毒?

    害死别人?让陆家背锅?

    如果她把陆海他们的阴谋告诉陆森,他会相信吗?

    会报警吗?

    如果报了警,让警方逮捕陆森四人,那外人岂不是会觉得自家冷血无情?

    毕竟能有几个人,有勇气叫警察抓走亲侄子亲侄女,那不是缺心眼吗?

    就在安晚犹豫不决的时候,陆嘉言凑过来,在她耳边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事呢?看你脸色这么白,是不是陆海他们搞事情?”

    他心里也是有些许的不安,右眼皮一直跳。

    这可是凶兆。

    安晚冲他点头,声音小却非常地清晰:“嘉言哥哥,他们要下毒害人。”

    “可恶!下毒这种事亏他们也做得出来,我们跟他们哪里有这么大的仇,我看这次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他们。”

    闻言,陆嘉言蓦地瞳孔一缩,脸庞瞬间白了一个度。

    他握紧拳头,额头青筋乍现。

    投毒?

    要毒死他一家人?

    还是也想毒死参加乔迁宴的客人?

    可恶至极!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也做的出来。

    简直不是人,禽兽不如。

    陆海他们,如果真的做出投毒害人的事,那么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如果可以把他们扔进神仙山的内围就好了,他要亲眼看着他们被各种动物咬死吃掉。

    “走,我们去找父亲和大哥。”陆嘉言站起来,拉着安晚的小手就走。

    却被她拉住,脚步定在原地上。“嘉言哥哥,我不想把警察叫来酒店,如果被客人看到,哪怕他们不怪我们六亲不认,大公无私。”

    “而且我就怕酒席被人投毒这件事一旦传出去,以后都没人肯和我们家吃饭。也会影响我们家和店铺的声誉,我觉得陆海他们要谨慎解决,不能闹大。”

    信任一旦崩塌,想要重建别人对自己的信任和形象可是非常难的。

    或许需要一年三年甚至是十年,可是毁掉这份信任,却只要别人的一句话,一件事。

    “你是说,我们不能打草惊蛇,更不能报警,只能拦住他们在饭菜下毒,绑住他们,拿到证据,再报警给他们换给罪名?”

    陆嘉言大吃一惊,佩服安晚的智商,想的办法这么完美。

    这让他又想起安晚说过陆海几人到处骗别人的天价彩礼,陆璐只和那些新郎住上一天,办了酒席,就会深夜跟着陆海一起逃走。

    安晚点头,凑在陆嘉言耳边:“现在我们家不同往日了,做的每件事都有可能会成为别人攻击我们的暗器。”

    “可是我们手上没有他们骗彩礼的证据,报警有用吗?”他拧着眉头,环视一周,目光落在隔壁桌的陆空身上。

    安晚笑呵呵:“证据早就有了,我让大哥去找司辰哥哥帮忙,留意了那几个被骗彩礼的男人,随时可以去警局作证。”

    “怎么呢?你们。”坐在旁边的陆春和几兄弟发现了安晚和陆嘉言的不对劲。

    两人冲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陆嘉言拉着安晚偷偷去隔壁桌找陆森和陆景行,因为大人一桌,小孩子一桌。

    他们要跟贵客聊天说话,有小孩子在一边会很不方便,何况还要抽烟喝酒。

    她把陆海几人往酒席的饭菜下毒的事,通通告诉他们两父子。

    他们自然是十分吃惊,却并没有怀疑她的话。

    因为有客人在,陆森不好问清楚事情。

    陆景行没有犹豫,直接拿来大哥大,立刻打电话给酒店的经理,因为订酒席的事一直都是他在负责。

    酒店经理接到陆景行的电话后,吓得双腿打颤,脸庞发白。

    下毒?

    这事如果是真的,那他作为经理,可是要负很大责任的。

    他先打电话给厨房的负责人,让对方注意陌生人,不能让坏人趁机下药投毒,也要留意厨房的人。

    同时他也担心厨房的人被坏人收买,帮忙下药就麻烦了。

    酒店经理挂了电话后,没有打电话报警,而是踉踉跄跄跑去厨房,中途跌倒两次。

    浑然不觉丢脸,也感觉不到摔跤留下的疼痛。

    终于在二十几秒钟后,跑到一楼的厨房重地。

    他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透过门窗观察里面的情况,见厨房的人都在正常工作。

    心里的紧张和恐惧,顿时少了一大半。

经理推门进去,一路听着别人打招呼的声音,一边奔向厨房的负责人。

    两人没有说话,眼神对视一下,一起走去杂物间。

    “那个下毒的人还没来。”

    “真的?”

    “真的,我骗你干嘛?是不是只要菜没上去,我都不会放弃。”

本文标签:我们在车里做好不好

上一篇:翁公的大龟又长又大|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

下一篇:车停在路边一晃一晃的|潇湘汐院打臀缝夹姜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