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美熟妇怀孕奶水)最新章节列表

2021-08-11 15:49: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孟桃在外面找不到地方买菜种,现在正好把自家菜地的瓜菜每样都移栽几棵进去。 知青们把菜地打理得很好,基本没杂草,孟桃不用拔草,就象征性地用锄头松松土,在菜地里玩够了,摘

    孟桃在外面找不到地方买菜种,现在正好把自家菜地的瓜菜每样都移栽几棵进去。

    知青们把菜地打理得很好,基本没杂草,孟桃不用拔草,就象征性地用锄头松松土,在菜地里玩够了,摘点空心菜和豆角回来中午吃,空间里没种这个,换个口味。

    五月份了,天气越来越热,孟桃拿出糖和绿豆熬了一大锅绿豆汤,中午放工时正好晾凉了,知青们回来每人喝一碗,舒服得眼睛都眯起来。

    孟桃和沈誉登记结婚了,知青们特别是江晓东、徐国梁几个,很识趣地两天都没主动进这边院子,孟桃喊他们吃绿豆汤才过来,吃完很快回那边新院子,今天刚好轮到江晓东和孙玉堂做饭,三个女知青就留在老院子这边和孟桃闲聊。

    蒋丽梅依然是没精打采,蔫蔫地不多话,钱小云看着满院子棉被、床单被套和衣裳,咋咋呼呼,惊叹孟桃太能干了,表示自己明天也要晒一下床铺,不能辜负了这大好的阳光。

    何慧娟问孟桃近段在外面有没有温习功课?说赵明临离开时还叮嘱过,希望他们继续敦促桃花的功课,就算结婚了,尤其嫁的是沈誉这样优秀的男人,更不能松懈或放弃学习,趁年轻不断充实、提高自己,将来,会有好处的。

    蒋丽梅听到何慧娟提赵明,转过头看着她。

    孟桃对赵明和几位知青老师的关心表示感谢:“你们为我好,我都明白的,放心吧,我没有放弃学习。其实我曾经打算,等何老师和江老师调去公社中学了,我就跟着你们去那儿读两年,比别人多努力点,把初中、高中毕业证都拿下来。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也没想到这么快结婚了,以后有可能经常住城里,那就得另外做打算,我都二十岁了,不好意思直接插班跟那些十几岁学生一起上课,到时就在学校报个名,自己在校外请家庭老师辅导,该考试什么的再去一下,时间上还能自由些。”

    何慧娟点头:“这样可以的啊,学校能通融的话,当然最好了。”

    又说了一会话,徐国梁过来喊吃饭,叫孟桃一起,孟桃要等沈誉和金牛,他们回来了也要做午饭,就没去。

    沈誉和金牛还没回来,倒是等来了周翠玲。

    周翠玲下班回家吃过午饭就跑来,和孟桃见个面,下午还得去上班的。

    孟桃舀了碗绿豆汤让她喝,当做饭后甜点,周翠玲一口一口慢慢喝,边和孟桃说话。

    “桃花,你和沈誉结婚了,以后我们想见面可难了。”周翠玲叹着气。

    孟桃择着菜,笑说:“我们这才刚登记,你就急着赶我走?”

    “你总要去省城住的啊。”

    “没那么快,外头传说过几年人人都可以考大学,我相信的,我要当大学生。但是去大城市插班念书挺难,我就想着,先在我们地方弄个高中毕业证,也得两三年吧?”

    插班念书是不难,问题是大城市的学校要求严格,得按部就班坐教室里听课,孟桃上辈子老老实实读高中上大学,完全可以当老师教那些同学了,还要去那里干坐浪费时间吗?她可不愿意,只想在学校挂个名,人不上学,但这操作大概只能在小县市或乡下可行。

    周翠玲眼睛亮晶晶:“是这样当然好了,还能经常见面,我可真舍不得你呢。”

    “放心了,就算走了也还能回来啊,我也舍不得你们。”

    周翠玲说道:“不管那个消息准不准确,我要努力学习,时刻做好准备……我现在很后悔了,不该让出那个工农兵大学名额,不然我现在已经上省城去读大学,又能跟张国庆在一起,你要是去了省城,我俩还能一起玩儿。”

    “是啊,你当时应该回家跟爸妈商量过再做决定。”

    “国庆他妈妈心疼侄女儿,哭成那样,要给我下跪呢,我那时真受不住,就应口了。为这事我妈一直埋怨我,我爸倒是没多说什么,但我知道他心里也为我可惜。”

    “你妈当然要埋怨:这种名额多难得啊?你未来婆婆娘家有侄女,难道你妈的娘家没有侄子侄女?你还没嫁过去呢,未来婆婆就这样理所当然地要求你,而你言听计从,你妈心里能舒服吗?”

    “我错了,以后再不干这种糊涂事。有句老话叫什么来着?有一就有二,你是不知道,最近他们家忽然又传出个没影的消息,说我跟国庆结婚后立马就可以跟着他去当家属,这粮站的工作就不能干了,现在每天都有些表姐表妹跑来围着我转,让我把工作让给她们,你说烦不烦?”

    孟桃也很无语,问道:“这消息哪来的,你可以问张国庆,是不是他跟他家里人说的。”

    “我就是这阵子找不着张国庆,他不打电话,写信也不回复,我心里还乱着呢,幸好你回来那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我觉得,跟随他做家属这种事,国庆没告诉我,肯定就不会跟他家里人说,是她们自己瞎传。”

    “不用理她们就行了。”


 

    “那肯定,傻过一次我还能傻第二次?”

    周翠玲喝完绿豆汤,唉声叹气对孟桃说道:

    “最近跟撞了邪似的,糟心事一件接一件,我这里可以不当回事,我爸妈却是被我们周家堂族亲戚给气得上火:那个周翠莲不是跟梁铁柱私奔了嘛?田香兰找他们都发疯了也没找着,他两个倒是会躲,就在邻县,也不知道靠的什么,居然还能过着安稳日子,周翠莲怀孕快生了——这是周翠莲她爸周世宝亲口说的。

    周翠莲不要脸,周世宝也不是个东西,竟带着梁铁柱去找我爸,要我爸帮忙,让梁铁柱跟田香兰离成婚,然后跟周翠莲结婚。

    我爸肯定不能这么干啊,不管田香兰是多可恶的人,弄虚作假都不行的。周世宝见我爸怎么都说不通,就在公社里闹起来,骂我爸冷心冷肺没兄弟情,有工作了不起了,忘恩负义看不起穷困兄弟,不明真相的人,指指点点,我爸真是丢了老脸,影响也不好。

    这还不算完,周世宝回村又去找其他的堂兄弟,说我爸不帮周翠莲,就是存心要耽误后辈们,因为只有让周翠莲好好地结了婚,后辈们以后才能顺利谈亲事!你说,这是什么歪理儿?

    偏偏那些婆娘就信这说法,几个伯娘婶儿支持周翠莲她妈,成天早晚跑我家来哭哭啼啼吵吵闹闹,活像我们家干了什么大坏事,我妈火大,拿起扁担把她们赶出去,自己却气得好几天吃不好睡不好,都快气出病了。”

    孟桃说道:“为这种人气病可不值当。可以把这事透露给田香兰啊,让田香兰跑一趟周世宝家,保管周世宝夫妻再没空闲闹你家了,等他们狗咬狗完,再把周翠莲和梁铁柱住哪也告诉田香兰,那就更热闹了。”

    周翠玲:“……听她们说,田香兰现在好像真的疯了,常常自言自语骂骂咧咧,遇着个姓周的姑娘可不得了,恨不得直接咬死,我也姓周,不太敢对上她,主要是那女人又胖又粗,我打不过。”

    “肯定不能跟她硬碰硬,想法子,可以通过她的小孩,或者干脆写张纸条,直接贴到田家门口,田香兰大女儿上小学四年级了,别的字可能不感兴趣,梁铁柱这个名字她会看到的。”

    “对,就写纸条让我弟他们去贴,我怎么没想到?咯咯咯!”

    周翠玲要去上班了,孟桃舀一饭盒绿豆汤,用竹篮子装着,让她捎回去给杨婶喝,消消火。

    送走周翠玲,沈誉和金牛回来了。

    孟桃看见金牛的样子,不由呆了一下。

    金牛淡蓝色衬衣敞开着,扣子全扯掉了,袖子被撕成几片布条,眼眶青紫,脸上红印子重叠,耳朵有血迹……她大概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果然金牛就不应该去柳庄。

    孟桃打好两盆水,让他们洗脸、换衣裳,然后喝点绿豆汤,她马上煮点挂面,炒两个菜就可以吃午饭。

    饭后坐着休息会,金牛自己不好意思说,沈誉把事情经过简要告诉了孟桃——

    其实就是孟桃预料到的那样,金牛回柳庄看望王二狗,被耿柳菊得知,耿柳菊气坏了:她辛辛苦苦养大了金牛,都不说来看看她这个亲奶,金牛的亲二叔受伤,他也不来探望,却反而特地跑去看望王二狗!

    王二狗算什么东西?一个短命鬼!

    但王二狗家人多,王家奶奶和妈妈也是很强悍的,骂架从不落败,耿柳菊知道讨不着便宜,没有直接杀去王二狗家,带了一群人在村头必经之路等着,那群人当然是她的儿孙、儿媳妇、孙女、孙媳妇,另外还有两个耿家的女人,少说得十几个人。

本文标签: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

上一篇:小东西知道错了就趴好|好深好湿,用力快一点

下一篇:大尺度很肉污到流水的小说-短篇强奷H系列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