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尺度很肉污到流水的小说-短篇强奷H系列小说

2021-08-11 15:50: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让沈誉把鱼放着,等会吃完饭再弄。 晚饭很快端上桌,金牛大火熬煮的猪肉块,皮都软糯了,被孟桃加工成回锅肉,再炒豆角、炒鸡蛋、炸花生粒、菜叶汤,四菜一汤。 沈誉开了瓶酒,给孟

让沈誉把鱼放着,等会吃完饭再弄。

    晚饭很快端上桌,金牛大火熬煮的猪肉块,皮都软糯了,被孟桃加工成回锅肉,再炒豆角、炒鸡蛋、炸花生粒、菜叶汤,四菜一汤。

    沈誉开了瓶酒,给孟长寿满上,陪他喝两盏,孟长寿一口酒一口菜,十分享受,对沈誉客客气气,看向孟桃和金牛时,却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一副嫌弃样子。

    孟桃当这糟老头是空气,金牛有样学样,自顾埋头扒饭,也不跟老头儿搭话。

    这样一来,只要沈誉不作声,就没人给老头劝酒劝菜了。

    孟长寿被两个不孝孙气的,却也不误他有滋有味地吃喝。

    饭后,又抽了两锅旱烟,等孟桃和沈誉去厨房涮碗回来,孟长寿终于说起他的来意:“三娃,沈同志、花儿……”

    孟桃:“……”

    神他家的花儿!

    孟长寿自顾自说着:“你们二堂叔来喜,为了撬石头把大门口垫平些好走路,不小心滑手让钢凿蹦起伤了腿筋血脉,当时他昏倒在谷沟里没人看见。后来送去医院,医生说那腿怕是坏掉了要切,得送去蒙州医院看看还能不能保住……

    家里的钱不够交医药费,队里之前借给金牛住院的那个钱没还上呢,不让再借了,只能找亲戚七拼八凑,我就过来看看,你们日子好过,怎么着也得出个百八十块钱,暂时先填填这窟窿,等以后金林出息了,有了钱就还你们。”

    金牛:“……”

    孟桃、沈誉:“……”

    孟长寿看他们都不吱声,着急了:“你们这边可是孟家一支,不能眼看那边有困难不搭把手。要是你们爷活着,他是肯定要帮的!”

    孟桃等金牛表态,她并不在意百八十块钱,虽然不认识不了解这个孟来喜,但当初孟金牛被孟来福打得半死不活,三个亲叔、八个兄弟,只除了一个小老八,其他的没一个靠近的,各自躲在角落,专等着看金牛怎么死呢。

    后来倒是有个四叔跑去医院看了看,二叔三叔根本面都不露,他们的子女也不出现,这就能看出远近亲疏了。

    反正她是无所谓,那些人她也不想认识。

    金牛心里怎么想的?他如何取舍?孟桃酌情跟随就行。

    沈誉安闲坐着,一言不发,小媳妇儿怎么决定都是对的。

    难为了金牛那颗受过伤的脑袋,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圈才整理出个头绪,慢吞吞说道:

    “大爷爷,您今天也看过我的新院屋,都是亲友们帮忙,先垫的钱建起来,我欠了很多人情,记在心里,将来一定要还的。我现在还拄着拐,没好利索,挣不到半点工分,全靠妹妹、妹夫养活,我没有钱。

    但二叔受伤了,大爷爷亲自过来,我看在您的面子,也该表示表示,我就去借吧,再苦再难也要借到十块钱,算是我和我妹一份心意。”

    孟桃有些意外地看了看金牛,她以为这个憨憨哥只会折半价,没想到一下子砍到十块钱。

    不过十块钱在这年代也很多了,有些临时工的月工资就是十一、十二块钱。

    孟长寿对着金牛吹胡子瞪眼:“你是你,你妹是你妹,她和沈同志已经扯证结婚,跟你就是两家人!你给你的,她该她的!”

    孟桃说道:“大爷爷,我都不认识孟来喜,也不想认,只看你老面子,我也出十块钱。”

    孟长寿:“花儿!沈同志……咱家孙女婿,他有工作领工资呢,他才是当家的,你别多嘴,让当家的说话!”

    沈誉:“老爷子,我媳妇儿说话算数,我听她的。”

    孟长寿:“……”


 

    虽然很不甘心,但二十块钱,他也揣着了,总好过去别的亲戚家,一分没凑到。

    晚上孟长寿跟金牛共个房间睡觉,临睡前,他磨磨蹭蹭,最后还是告诉金牛一个坏消息:“你往日常做伴的王二狗,不知得了啥病,快死了。”

    金牛震惊:“咋不去医院?”

    “去过,医院让回家,想吃啥吃啥,这是治不了了。”

    “啥时候的事?怎的马六子不来跟我说一声?”

    “王二狗是这个月发的病,马六子,还有那个刘大福,早就去搞基建修水库了,他们俩怕是都不知道的。”

    金牛:“……”这一夜都睡不安宁。

    他那几个伙伴儿,从小一块长大的,都是穷小子身上不挂半分钱,但需要帮忙的时候,喊一声就能来,尽全力干活,从不会计较什么……这样好的伙伴、兄弟,突然要失去,真的是太难过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过早饭,金牛告诉孟桃原因,说:“我跟大爷爷去一趟柳庄,晚上不回来的话,就明天回。”

    孟桃问:“你的腿……坐着牛车不要紧吧?”

    “不要紧,我小心点就好。”

    孟桃其实还有另一层担心:金牛因为吃好住好,养得胖了一圈白白净净的,衣装整洁,五官清秀,连气质都有所改变,不开口说话露出本地口音,还以为他是个城里来的知青。

    他现在这个样子,去到柳庄,让耿柳菊看到,只怕又要拽住不放,说不定就是趁他行动不便,强行把耿彩月塞给他呢。

    好不容易改变了的命运,还会倒转?

    孟桃沉吟着,沈誉说:“我开车送他们去,再把金牛带回来。”

    金牛忙摆手:“不用,我去探望病人,你不好去的。”

    沈誉:“我不跟着你,我在车上等,给你四十分钟行了吧?”

    金牛:“……”

    孟桃点头:“就这么办,金牛哥你坐牛车太危险,一不小心摔下来,或是颠得厉害,腿受不了的。”

    说完,回房间替金牛准备了个小包袱,里面是一斤白糖,两斤优质大米给病人熬粥吃,还有两个水果罐头,一直存在空间里的,她开了盖盖,掺进去几滴松针露水,希望王二狗运气旺,吃了能慢慢好起来。

    会让金牛着急忙慌,不顾伤病跑去看望的伙伴,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孟长寿和孟金牛坐上吉普车,沈誉怕孟桃一个人在家无聊,叫她一起去,孟桃不肯,那凉公社到柳庄的那段机耕路特别烂,上次她坐着拖拉机过去,颠的人差点没被抛下车斗,可不愿意再尝试。

    沈誉只好交待她:乖乖在家呆着,不要出门,更不准上山。

    孟桃从善如流答应,提醒他小心开车。

    沈誉和金牛他们走后,包冬梅背着背篓来了,孟桃果真找个借口推托不去,叫包冬梅也别去,没有伴儿不要独自上山。

    包冬梅跟她说了一会话,就回家忙去了,农忙季节活儿多的,不上山也不能闲着。

    孟桃把院屋里里外外收拾了一番,看阳光灿烂得耀眼,就把棉被搬出来暴晒,沈誉在空间里洗好晾着的床单被套、衣裳也取出来晒院里竹竿上——回家两三天了,总不能都不洗晒点东西,是个人心里都会犯嘀咕。

    弄完自己屋里的,想去帮金牛哥也晒晒,一推房门不动,锁上了。

    嗯,这家伙长心眼了,有领地意识并知道防守住,挺好,恭喜他失去一次钟点工免费上门服务的机会。

    金牛锁房门当然不是为了防家里人,之前就给他配有门锁,他不当回事,小青年们谁来都往他房间钻,来去自如,他又比较好说话,自个儿精心保护的书籍画报,谁借都不会拒绝,有时他不在跟前,别人不吱声直接拿走了,能还回来的十之一二,那也是破损的,他很心疼,开始要用门锁了。

    不养鸡鸭不养猪的,屋里没什么活儿,孟桃把院门一关,往院子里水缸注满空间泉水,就戴了顶草帽,拿着锄头,去后院菜地拔草松土。

    菜地有韭菜、空心菜、上海青、黄瓜、四季豆、毛豆、辣椒、小番茄,紫茄子,边上还有葱姜、芹菜、紫苏、薄荷等香菜。

    孟桃经常出门,这些都是金牛和知青们种的,她回来了就给兑点水浇淋一下,每桶水只加两滴松针露水,这些菜也长势旺盛,除了紫茄子、辣椒番茄后栽的,刚挂果没成熟,其它的都可以吃了。

    孟桃想到自己空间里的小种植园,泥土看着不是很肥沃,沈誉明明不懂农事,却一口咬定说那是特殊土质,用来种瓜菜太浪费,要留着种药材。

    最后两人商定,只在边角地方种瓜菜,留着其余土畦,找珍贵药材栽种。

本文标签:短篇强奷H系列小说

上一篇: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美熟妇怀孕奶水)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乱系列h文小说合集(小说短篇高H)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