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朋友太大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哎呀,好痛,好大

2021-08-12 14:43: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要超一点,但是不会超出很多,还在国家允许超出的范围之类,刚爸给我看了一下那个土地确权审批书。”“哦,那就好,”简单顿时就放下心来了,跟着她就又接着他之

“要超一点,但是不会超出很多,还在国家允许超出的范围之类,刚爸给我看了一下那个土地确权审批书。”

“哦,那就好,”简单顿时就放下心来了,跟着她就又接着他之前的话说,“可是你那图纸不是都已经打印出来了的嘛?”

胡硕就道,“没事,晚上的时候我再将尺寸按照比例放大一些就就是了,然后拷贝出来明天去镇上找人重新打印一份出来就是,我觉得还是院子大一点的好,到时候里面主楼的光线才会更好一些。”

简单就问,“那到时候房间数量要更改不呢?”

胡硕就道,“更改干嘛?不变啊!”

简单就道,“那到时候房间好大哟。”

胡硕就道,“没关系啊,房间大,到时候每个房间都设计个衣帽间。”

简单就有些心疼地道,“那到时候装修下来要花好多钱哟。”

胡硕就道,“没事,一次到位,反正要住几十年的呢,说不定茂茂和亨亨他们兄弟两到时候老了的时候都还会住。”

简单想了一下,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像有些房子只要修建好了,后人住个几辈子都不存在什么问题,于是她也就同意了他说的,“要得哇,你看着办就是。”

胡硕就道,“放心吧,到时候保证给你一幢漂亮大气的房子出来。”

简单就在电话这端笑弯了眼。

就在这时候,简单就听到一阵摩托声由远及近的从胡硕那边的手机里传了过来,然后就听到她爸在说,“好像来了哇?对来的,是他!”

跟着简单就听到胡硕说,“好了,不跟你说了,那承建商来了,等下要说事情了。”

“行,那你们就忙吧。”

第二天的时候胡硕给简单打来电话说他要晚一天才会回来,因为他还要与承建商们那方有一些细节上的问题需要协商一下。

简单就问,“昨天下午你们没聊好哇?”

“昨天下午只聊了一半,然后他就接了个急电,跟着就走了,说今天再过来。”

“哦,这样,”简单就明白了,跟着就道,,“没事,你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再回来嘛,不要到时候对方有什么地方没弄明白,要找你就比较麻烦了,毕竟从成都到老家还是有好几百公里的呢,到时候单独跑一趟就没得那么方便了,还是尽量跟他们讲清楚的好,反正家里也没得什么事,孩子跟妈,还有我都好,你就不要担心了。”

“好!”

“你今天把那图纸重新打印了没有呢?”

“没打印,对方说不用,只需要将图纸上的尺寸修改一下就可以了,他说他看的懂,我刚从镇上买了那种涂改液回来,等下将之前的那个尺寸抹了,然后再写上新的尺寸就可以了。”

“这样?那好吧,那你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嗯,好!”

简单挂了电话,胡妈就问,“啷个的,胡硕今天还回来不到?”

简单就点了点头,“嗯,说是要再跟承建商再多沟通一下子。”

胡妈就点了点头,“多沟通一下子也好,到时候你们爸在那边听明白了,到时候有啥子事情对方也可以找你们爸协商。”

简单就点了点头,“正是这个道理,以后咱爸就是我们在那边的直接代理人呢。”


 

胡妈就笑。

胡硕都是第三一天下午将近四点多钟的时候才回来的,他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不少的东西,除了一只活鸡跟一些活鱼之外,还有外婆给他们拿的一只鸭子,以及爸妈他们给他们当天采摘的几口袋新鲜蔬菜。

有包菜,生菜,莴笋,葱,蒜苗,香菜,胡豆角和豌豆角,还有几棵大白萝卜,以及一小口袋的菠菜,更有一口袋鲜嫩的蒲公英和一口袋的折耳根。

看到这两样东西,简单就忍不住地双眼放光,“咦,怎么还这东西呢?”

胡硕就道,“这是外婆和杨景然他们几个采的?”

“啊?”简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胡硕就跟她解释道,“我们到老家的当天晚上,爸妈他们就凉拌了个折耳根,和鸡蛋炒蒲公英,几个人吃了之后都觉得味道不错,比城里面的味更正一些。

所以第二天都没得什么事时候,他们看到外婆在我们地边上挖折耳根和采蒲公英也就跑去挖和采了,说是要带些回成都来,然后外婆就带他们去她那边的坡上了,说是那里比较多,然后几个人就一人采了一背篓和几口袋回来。”

“一背篓又几口袋?”简单就吃惊,“那么多?”

胡硕就点了点头,“嗯,听说外婆们那块坡地下面有很大一片折耳根都没人采的,几人拿着锄头去挖的。

然后外婆们坡上又长了很多的蒲公英,都是比较鲜嫩的那种,那李园长说简直是太多了,根本就采不完的,那蒲公英他们也就只采了一半。

所以,今天大家在分装的时候,我也就分装了一些,然后又给姐他们分装了一些,姐们的你都给他们送过去了?”

“嗯,经过那边的时候顺道。”

“那爸妈也给姐他们带了鸡鸭鱼蛋和蔬菜那些没?”

“带了的,凡是我们有的,他们也一样不少,你看爸妈他们哪次不是这样分配的?不仅他们带了,就是杨景然和马克里,还有那个李园长他们几个也都带了菜回来。”

说到这里他就突然笑道,“不过他们没得鸭子,外婆只有三只鸭子,给我们和姐他们一人拿了一只之后,还有一只昨天宰了吃了。”

简单就道,“啊?外婆统共就三只鸭子,全给我们拿来吃了啊?”简单就觉得有些负疚。

胡硕就道,“外婆她说那几只鸭子已经不下蛋了,她不想养了,等天气暖和些了的时候她再重新去买几只回来养,放心吧,我走的之后交给爸妈他们一千块钱,让他们转交给外婆。”

“哦,这样,”简单就点了点头,“那吃她这只鸭子我心里面也不那么难受了,之前就觉得她老来巴巴的养些这些东西不容易,就有些于心不忍。”

胡硕就笑道,“我可没让老年人吃亏的习惯,”跟着他就又道,“明天给你们炖鸭子吃。”

简单就道,“我想吃啤酒鸭。”

胡妈在一旁也就笑。

胡硕就爽快地应了下来,“行,一半拿来炖,一半给你们做啤酒鸭吃,我掌勺。”

简单眼睛就笑成了豌豆角,“要得哇!那你是把他们一个一个都送回去的?”

“嗯,东西都带的多,打车不方便。”

“那那个李园长去看了之后有说什么没的?”

“嗯,每天订一百六十个鲜鸡蛋和四十斤的新鲜蔬菜,每隔十天再送十只活鸡,每个月再发一百斤的菜籽油,外带他自己家每个月定一百个土鸡蛋跟五只活鸡。”

本文标签:哎呀   好痛   好大

上一篇:说说第一次怎么被要走-学霸受被压着写作业

下一篇:太深了,小心点,别伤到孩子-为什么外国人的几把那么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