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讲讲你们被啪的最舒服的一次,写得很详细的车文

2021-08-13 08:16: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谨海聿真便和谢相告辞。谢相叮嘱道:“一切小心。”二人道:“请谢相放心。”然后离开了。他们离开后,谢相立即召集周黑子、周昌、何陋等人密议,要完成王壑的

谨海聿真便和谢相告辞。

谢相叮嘱道:“一切小心。”

二人道:“请谢相放心。”

然后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谢相立即召集周黑子、周昌、何陋等人密议,要完成王壑的第二道策论题。

本来第一道策论题他也快完成了的,经过他一番游说,张世子已经消除了对观棋的芥蒂,联姻即将成功,谁知被王壑来了个“真心与假意的五五之分”,三言两语便让张世子当场答应联姻,也使得他功亏一篑。

这第二道策论题,他无论如何也要抢先布置,以促成昊帝和月皇的亲事,这不仅关系到昊帝对他这个宰相的评价,更关系到女子科举参政,他决不能听之任之,否则,定会有人为了讨好月皇,转而支持女子参政,以求得月皇答应嫁昊帝,到时候,局面将更难转圜。

经他分析后,周昌等人都悚然而惊,纷纷表示一定要阻止这种情形发生;何陋道:“请谢相早做布置,我等一切都听谢相安排。孔夫子明日也来了,还有几位老友,也托人带信说要来,想必此刻正在赶来途中。”

谢相听后,信心更足。

当下便安排起来。

他们这里商议,街市上已经沸腾了。

昊帝使团和月皇阵营第一天的论讲结束后,无数文人士子从半月书院涌出来,有钱的进入茶楼、酒楼、湖上画舫,贫寒的就在街头小吃铺子,或者湖边河边树荫下坐定,在茶摊上买一碗茶,再从附近摊贩那买个包子馒头或者饼,一边吃一边谈论今天的论讲内容,顿时,各种消息就跟长了翅膀一样,飞快在城中传播开来。

经过这些读书人润色,再被人一传播,半月书院发生的事被染上了各种颜色,譬如:

少年昊帝和少女月皇的香艳邂逅;

玄武世子和看棋丫鬟的错位姻缘;

俏丫鬟麻雀变凤凰的传奇经历;

月国第一任女相鄢芸运筹帷幄,智对朱雀王和玄武世子,刺杀大靖王朝最后一任男相简繁;

huanyuanshenqi

论讲堂惊现刺客;

巨蟒现身救月皇,怒吞刺客;软饭男林知秋妙笔丹青载史册……

那些没能进入半月书院的人万没想到,论讲竟这般精彩,原以为是一帮酸儒聚在一起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大谈什么三纲五常、男尊女卑呢。当然,论题是没变,赋予这些变化的是当事人的离奇经历。

有个少年听见传播得走了样,且说辞粗鄙低俗,心中暗想:昊帝月皇张世子鄢姑娘落无尘,竟被传成这样!我须得替他们正名,顺便再赚点银子花花。

于是,他找了几个穷举人商议:大家联手,请文采好的把这些事写成一篇篇故事,其他人誊抄装订成册,按册贩卖,每册按字数多少售价不同,最低也要十两银子,所得银两,撰文者得五成,其余大家均分,既可贴补大家费用,又能如实宣扬今天论讲堂发生的一切。

众人大喜,都说这法子妙。

也有人迟疑道:“卖这么贵,会不会被人骂?”

 

那人满不在乎道:“这书是卖给富贵子弟的,像咱们这样的,谁有那个闲钱买?正要赚他们的钱来贴补囊中羞涩,攒些银子将来科考用。这叫劫富济贫!”

另一人道:“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那人忙道:“咱们撰写、誊抄,再沿街叫卖,赚的可是辛苦钱,既未欺骗,又未强买强卖,怎么不是‘取之有道’?放心,咱们又不干这个营生,咱们将来都是要做官的,只因听不得谣言毁谤,歪曲了事实,才撰文辟谣,以正视听,此举可稳定江南局势,赚些辛苦钱也是该的。”

经他这一说,大家顿觉自己高尚起来,虽心中还有些惴惴不安,到底抵不过银钱诱惑,于是都行动起来。

那有文采的士子经过这一天见闻,本就心情激昂,只觉胸中涌动一股莫名的情绪,急需宣泄,得了这个任务,立即构思起来,文思如涌,一挥而就。

其他人急忙誊抄。

大家谁不是十年寒窗苦,哪天不写字,况且文人编故事,自然和市井传言不一样,那文辞简练优美,每册字数都不多,故而抄起来特别快,一个时辰便抄了上百册。

为防止书册卖出后被人盗去传抄,少年决定一次性多誊抄些,又请了许多穷士子来相帮。

抄到中途便分出人手去卖。

一千多册,得银上万。

上演了一夜暴富的传奇!

这且不提,那些有名望的文人士子先后接到谢相、周昌、何陋、孔夫子门下弟子的传信,交代他们如此这般,然后他们便如一股潜流般在城内活动起来。

等月皇那边晚宴散场,又爆出两则消息:

其一,月皇的人放话,若昊帝使团不答应联姻条件,虽不好开战,却要实行东西分治。

其二,昊帝使团的聿真和黄修有不为人知的关系。

两则消息经过一轮传播,变成了“月国和昊国要东西分治”、“聿真乃黄修外室所出的私生子”。

关于月国和昊国要东西分治一事,传播者虽言之凿凿,听的人却不大信,毕竟结果还要看接下来双方的谈判;大家更感兴趣的是黄修私生子一事。

黄修在士林的名气有多大,他引发的议论就有多热:先是他在各种场合痛骂月皇,结果今天上午便爆出月皇是他嫡亲的弟子,他反为月皇出头,将何陋等人骂了个狗血淋头,简直让人不可思议。这事引发的议论尚未平复,又爆出聿真是他私生子,简直颠覆了他在士林中一贯的清正形象,各种猜测漫天飞。

有人表示不相信。

传言者立即表示,此乃月皇当众所说。

本文标签:写得很详细的车文

上一篇:在她的身上无度的索取(宋指挥)全文阅读

下一篇: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翻来覆去的折腾)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