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被好多男人舕了下面好爽(她恐惧他)最新章节列表

2021-08-13 08:22: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别多想了,咱们已经找到了那个男人,很快就到,也能救知南了。” 霍宸晞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手,眼睛虽然还在直视着前方的道路,可是余光却在仔细地观察着她的反应和

“你别多想了,咱们已经找到了那个男人,很快就到,也能救知南了。”

    霍宸晞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手,眼睛虽然还在直视着前方的道路,可是余光却在仔细地观察着她的反应和情绪。

    “宸晞哥哥,我没事,你别担心我,认真开车。”

    欧阳米叹了一口气,脸上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然后伸手把他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手拿开了。

    “米米,你要是心里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不要什么事情都埋在自己的心里,七年前那样被你抛弃的绝望,我真的不想再体验一次了,你知道吗?”

    霍宸晞生怕她只把情绪憋在自己的心里,最终又憋出了问题,只能说了重话。

    就算只是吓唬她的也好,只要她能听得进去,能放在心上,能够做到对她敞开心扉,那么他说重话就是值得的。

    欧阳米一听他的话,果然眼神凝重严肃了许多,一双眼睛一瞬不瞬地盯住他,然后突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对他的话妥协了。

    她微微一笑,伸手在握住方向盘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郑重地道:

    “宸晞哥哥,我真的没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如果我真的有问题的话,一定会和你商量的,好吗?”

    霍宸晞见她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却还是稍微放心了一点。

    “那就好,我就怕你又搞什么突然失踪之类的事情,欧阳米,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敢再搞一次突然失踪的话,那我就真的……”

    他本来是想放个狠话,威胁威胁她,让她知道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是滑到嘴边了,却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惩罚她。

    原来他竟是从来没有想过,一刻都没有想过,要惩罚她的事情。

    “你就怎么样?宸晞哥哥,你舍得惩罚我吗?”

    欧阳米见他突然语塞的模样,忍不住转头看着他,似乎一脸认真地在等着他的下文。

    “米米,你真是太过分了,你明知道我不忍心惩罚你的。”

    他微微侧头看着她,脸上一片无奈。

    “既然如此,我就赌一把你的良心好了,如果你再敢玩突然的消失的话,我就惩罚自己,比如说以后再也不娶老婆,直接出家当和尚,比如说找一碗孟婆汤来喝,然后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记得一干二净,让我再也回不到你的身边和你的心里。”

    他说着笑起来,看向她的眼神中别有深意。

    她看着他半认真半开玩笑的样子,心中一动,竟然也无法分辨他此刻说的是真是假。

    不过,忘掉所有的前尘往事,如果是对他的惩罚,那么也是对她的惩罚。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她倒宁可他忘记和她有关的一切,那样他才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继续他精彩的人生,而不是被她统统毁掉。

    这大概也是对他的一种解脱吧。

    “米米,你现在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该不会真的在想什么突然消失的那一天吧?”

    霍宸晞感受到她异常的沉默,忍不住出演打断她的思绪,眼神中带着一丝意外和震惊。

    如果米米的心中真的还有随时都要准备突然消失的念头,那他刚才说的话,和一直以来所做的这一切,不都成了白费了吗?

    他忍不住着急起来,一脚踩下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转身一把握住欧阳米的双手,一脸郑重地说:

    “米米,我受不了这样没日没夜的提心吊胆了,我要你亲口答应我,以后都不再突然消失,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和我一起分担。”

    欧阳米被他突然的郑重和严肃吓了一大跳,脸上是一片茫然懵懂,脑子根本都还没转过弯来,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

    好一会儿,她才突然反应过来,眨巴着眼睛,小声的问道:

    “宸晞哥哥,你在想什么呢?怎么可能我又要突然消失啊?”

    “那我不管,反正你先给我发誓,如果你敢违背誓言,就让我这辈子都没有孩子!”

    霍宸晞难得地耍起赖来了,一双手死死地握住她的手,眼睛紧紧地盯住她,似乎她不给出一个令他满意的答案,他就绝对不会罢休似的。

    这个事情太重要了——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七年的好时光可以浪费呢?再来一次这样莫名消失、然后分离七年,他也不敢保证自己的一颗小心脏还能承受得起。

    她没有办法,心中虽然是无奈,可是却敌不过他眼中那灼灼的光,只得无奈地按照他的要求起誓:

    “好了,我发誓,我以后都绝对不会再一声不响地突然玩消失,如果我违背自己的誓言的话,就让我……”

    “不行!”

    霍宸晞果断地打断他的话,一脸认真地说:

    “不能用你自己起誓,要用我,这样你才会有愧疚感!才会认真遵守自己的誓言!”

    他说完,眉头一挑,紧紧地盯住她,等着她说出誓言。

    “宸晞哥哥,你……”

    欧阳米被他看得十分无奈,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对这件事情较真起来了。


 

    她心中还在犹豫着,却被他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根本连个推脱的借口都没法想……不对啊,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还想着要找什么推脱的借口呢?

    “欧阳米!你不肯发誓,是不是因为你根本就是贼心不死,还想着哪天和我过腻味了,就直接踹了我走人呢?”

    霍宸晞果然意识到她的不对劲,眉尾一扬,脾气就上来了。

    欧阳米突然被他叫大名,心里着实哆嗦了一下,不敢再有所耽搁,马上利索地发誓:

    “我欧阳米对天发誓,如果我以后再敢突然玩消失,就让霍宸晞这辈子都生不出孩子!”

    反正不管这个誓言里的假设实现还是不实现,宸晞哥哥一个男人,本来就是生不出孩子的,她也没说错什么。

    希望老天爷能够听出来她的弦外之音,不要把这句誓言当真就好了。

    “这还差不多,走了。”

    霍宸晞总算露出了一副满意的姿态,重新开动了车子,两个人很快就到达了景逸所说的目的地。

    他看了一眼周围的破旧的社区环境,又看了一眼脸色苍白、连手都在微微颤抖的欧阳米,决定让她先在车上等一等,让情绪也可以缓冲一下。

    “米米,一旦我确定了情况,就下来接你,你别着急,也别害怕好吗?”

    欧阳米闻言,猛地抬起头,一脸的焦急地看着他,伸出手抓住他的手,想要喊出一句“我要跟你一起去!”,可是她最终只是张了张嘴,却又无奈地闭上了——

    她始终还是克服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一道壁垒,那一道心魔,她终究还是在害怕那个恶魔一样、在她过往中留下无数次的噩梦和惊醒的男人。

    霍宸晞用力地将她抱入自己的怀中,在她的唇上落下郑重又缱绻的一吻,似乎蕴含着他能给予的最坚定的力量,终于逐渐安抚了她的焦虑。

    他这才安心一点,转身下了车,走向景逸说的那一栋居民楼。

    霍宸晞一进门,看到的却是出乎意料的混乱场面——满地狼藉,还有被两个保镖按住肩膀、跪在地上的男人,冷声问:

    “这就是那个叫做陈海的男人?”

    “是的,老板,经过身份比对,可以初步确认他就是当年的那个陈海。”

    景逸一边回答他的问题,一边走到男人的身边,当胸踹了男人一脚,厉声喝道:

    “说话!”

    那个跪在地上,蓬头垢面、十分邋遢的男人,这才有气无力地微微抬起头来,嘴里还不住地喘着粗气。

蜷缩在地上的邋遢男人被踹得后仰,差点倒在地上,喘了好一会儿气才有力气转头,将四周的人都看了一圈,然后突然露出一个怪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各位老板,你们想要我说什么啊?只要你们能给我一点好处费,我是什么……什么都肯说……啊!”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打量着在场的几个人的脸色,眼神中透露出两分贪婪和两分小心翼翼的试探。

    他眼前的这些人既然是来求他的,那么他就算现在是处于被动地位,也一样可以提出自己想要的条件。

    “你还敢提条件,你这颗人头都快保不住了,还他`妈敢提要求?!”

    景逸一听他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又踹在了他的肩膀上。

    陈海疼得脸皱成一团,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是却还是怪笑起来,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一脸嘲讽地道:

    “怎么?现在是你们有求于我,还敢不答应我的要求,你们可要想好了!”

本文标签:我被好多男人舕了下面好爽

上一篇:被做到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找妓女过夜她下面好大

下一篇:被狼交的女人H 贺朝谢俞开车塞东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