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知道错了吗自己坐上来|公主殿下好软

2021-08-13 08:35: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随着轮椅的转动,马为坤终是来到了屋内,微蹙着眉,看着床上已经坐起的女人。 只是稍微地抬起手,原本跟随在身后的医生,立马上前,来到床前,紧张地给薛丁玲查看。 只是医生刚刚

  随着轮椅的转动,马为坤终是来到了屋内,微蹙着眉,看着床上已经坐起的女人。

    只是稍微地抬起手,原本跟随在身后的医生,立马上前,来到床前,紧张地给薛丁玲查看。

    只是医生刚刚走到床边,就发现了异样,伸出手在薛丁玲的眼前晃动,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随着自己的手晃出的风让薛丁玲有所察觉。

    神情不由地微凝,直接上手,拿出手电筒,对着薛丁玲的眼睛投射过去。

    “马先生,这位小姐应该是失明了。”

    “失明?”

    马为坤挑眉,有些好奇地看着薛丁玲,倒是没有想到,那一棍竟然会让你失明?

    倒是有点意思了!

    “怎么治?”

    好整以暇地坐在轮椅上,看向薛丁玲的眸中闪着些许的戏谑,这失明之后都不哭不闹,倒是有点意思。

    “这……这具体的可能还需要进行更为详细的检查才能够确定!”

    “行,你再看看,还有什么其他的病症?”

    马为坤对于这个人倒是产生了些许的兴趣,若是说,本就是盛家长子的爱人,现在失明了,事情就会变得更容易。

    医生神情变得严肃,对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问询着,眸色也越发地变得深重。

    终于,他还是将自己的疑问说出,“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吗?”

    薛丁玲神情微僵,她的眼眶有些酸胀,似乎是要流泪,从醒来之后,周边出现的人都是自己并不知晓的人,说的话也是一知半解,让人捉摸不透,但是脑中没有丝毫的记忆,但是就刚刚面前的这个男人所说,自己是失明了。

    难怪会看不见东西,不过自己之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能够让自己像是重生了一般,没有任何的记忆。

    “不记得了……”

    声音很小,她有些胆怯,能够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屋子之中的气氛因为那个被称之为马先生的人而变得凝结。

    医生沉默地点头,然后缓缓地离开了床铺,来到了一旁的马为坤的身边,弯着腰,眸中带着些许的胆怯。

    “马先生。”

    马为坤掀开眼皮,眸色淡淡,似乎并没有医生想象的那般生气。

    随即医生心中松了口气,继续道:“这位小姐之前遭遇过重击,导致视网膜脱落,但是这并不会造成永久性失明,只需要进行适当的休息,可以自行愈合。”

    “至于……”

    “失忆的这件事,暂时性的就这样我还不能够得出具体的定论,需要去医院进行更为详细的检查才能够得出定论。”

    “无所谓了!”

    马为坤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便示意医生离开。

    见状,原本还想要劝说几句的医生瞬间闭上了嘴,眸中带着些许的不忍,这个女人看着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外伤,但是就头部那里的伤就足以让她失明失忆,难以预知是否还会有其他的并发症,若是不及时去医院,他还真是难以放心下。

    “怎么?这是舍不得了?”

    马为坤看着医生的眸中冰冷无比,对于他现在这样的表现很是不满,“你刚刚既然只检查出这么两样,那么今后,若是出现了其他的并发症,放心,你是逃不开的!”

    说着,便挥挥手,移开了眼。

    而随着男人的动作,原本站在门口,视线一动不动地看着屋内的保镖立马上前,将医生拖走。


 

    “好好照看着,毕竟,今后你们生病什么的,还能够找个人看看!”

    马为坤说完,便控制着轮椅,来到了床前,看着薛丁玲,这个女人,自己不论怎么看,都与常人无异,只是那一双不能够随着物体移动变动的眼眸,显示着,女人正如刚刚那个医生所言,暂时性地失明了。

    不过不论她变成了什么样,相信现在在外面累死累活地救助灾民的盛笃行都不会舍得她受苦。

    就是不知道,在他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手中之后,会用什么手段夺回去呢!

    “你叫薛丁玲,知道是哪三个字吗?”

    马为坤视线落在女人的身上,眼中满是探究,对于他来说,需要的是时刻防备着身边的人反手给自己一刀,所以即便是已经检查出来的结果,也会再次进行确认。

    薛丁玲脑中不断地回响着那三个字,薛丁玲,似乎是有些熟悉,她想要顺着这一名字,将脑中原本应该存在的更多的记忆都搜刮出来,但是奈何,并没有任何的牵扯,似乎和这个名字搭上联系的,就只有自己。

    带着些许的失落,默默地点头。

    马为坤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笑意,对于女人的听话,心中带着些许的欢喜,转向一直站在一旁未曾多言的女人,“好好照顾着,出了什么问题,你知道的!”

    说着,便再次离开。

    似乎这次前来,也不过是想看看薛丁玲的情况。

    莫名的,薛丁玲虽说是看不清楚外界的一切,但是依旧能够想象出,身前的这个男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带着些许的熟悉感,但是心中却又想着,不应该啊!

    记忆之中的这个人似乎并没有这样的冷漠,至少,不会对……

    不对,自己是失忆了,那些所谓的妄念都是虚假的!

    随着房间之中安静下来,就是连薛丁玲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身体松懈。

    “薛小姐,您先躺下来吧!”

    守在身旁的女人出声,眼神有些胆怯地看着门口,然后迅速地收回了视线,看着薛丁玲的模样,眼中带着些许的可怜意味。

    薛丁玲经过这么一说,也感觉到头晕脑胀,原本就有些疲乏的身子,越发地没有了气力。躺在床上,用力地眨了眨眼,只能够看到模糊的光晕,具体的物件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的视野。

    “你叫什么?”

    “这里是哪里,刚刚那个马先生又是谁?”

本文标签:公主殿下好软

上一篇: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腰疼: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若若

下一篇:糙猎户的公主兔(马为坤)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