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糙猎户的公主兔(马为坤)最新章节列表

2021-08-13 08:37: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将她好好照顾着,若是跑了,你们就自己去喂鱼吧!” 马为坤阴鸷的视线在战战兢兢站在角落的两个女人身上扫过,然后便直接由人推着轮椅离开。 房间里原本的压抑逐

“将她好好照顾着,若是跑了,你们就自己去喂鱼吧!”

    马为坤阴鸷的视线在战战兢兢站在角落的两个女人身上扫过,然后便直接由人推着轮椅离开。

    房间里原本的压抑逐渐地消散,站在墙角的两个女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那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过于强大,让人难以触碰,不过是简单地站在他的眼前,就感觉到裸露在外的皮肤像是在经历着刀割一般的疼痛,让人难以承受。

    急促地喘息着,那种后怕,几乎让整片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浸湿。

    双腿酥软,紧紧地靠在墙壁之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是喘过了气。

    她们是早早就被马为坤困在此地的人,被当做佣人对待,并没有什么折磨,但是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害怕战栗。

    这一日,突然他们送来了一个女人,浑身脏污,沉沉地昏迷着,让人难以分辨其死活。

    被直接扔在了床上之后,他便前来叮嘱。

    相互搀扶着朝着床边走去,此刻的她们视线之中带着些许的警惕,看着眼前的这个脸色苍白的女人,难以想象,这个女人在来的路上经历了什么。

    开始帮忙给她收拾着身上的狼狈,在手指触碰到后脑勺上的湿濡时,瞳孔紧缩。

    是血!

    她受伤了!

    立马害怕地瘫软在地,脑中不断地回想着,刚刚那个男人离开之时所说的话,几乎是不敢动作。

    “我去跟他说!”

    其中一名还算是镇定,快步离开了房间。

    得知了消息的马为坤,神情并未有什么变化,只是端着手中的茶杯轻抿了一口,视线斜睨,那浑身的气势没有丝毫的泄露,但是低垂着头站在他身前的女人,心中已经是慌乱不已,那种难以忽视的压迫感,几乎是要让自己的心脏直接从胸口迸出。

    太过于压抑,让人难以平静。

    就在女人眼前不到地面一米半径的视野之内,缓缓地出现了一双脚,那是有些眼熟的马为坤的模样,就在她抬起眼的瞬间,就看到了原本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直直地站立了起来,距离自己不过是一只手的距离。

    他……他怎么会站起来?他不是一个残废吗?

    这个事实在女人的脑中不断地闪现,瞳孔不断地放大,几乎是难掩心中的慌乱。

    怎么会这样?

    她想要平复下心情,但是胸口的跳动就像是安装上了马达,难以停下。


 

    慌乱之中,想要再次低垂下头,但是不想,马为坤伸出了一只手,直接勾住了女人的下巴,视线之中满是戏谑,看向她的眸中,夹杂着些许的笑意。

    “怎么?紧张了?”

    男人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磁性,似乎是参杂了什么药-物,只是简短的一句话,就让她难的双腿失去了知觉,浑身无力,痴痴地望着男人,眸中闪烁着些许的晶莹,脑中却是对这种现象很是惧怕,怎么会这样,不能够这样,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个人是怎么样的人吗?

    怎么还会沦陷?

    心中不断地回响着那股惧怕,想要从这股不该存在的泥泞之中摘除。

    但是自己的身体在此刻就像是失去了掌控力,依旧是痴痴地望着男人。

    她想要 张开口,请求原谅,但是依旧是难以动弹。

    男人的手就像是装有一块钢钳,自己的下巴就像是被直接箍住了一般,难以动弹。

    “真是无趣!”

    马为坤的神情陡然变化,眸中满是嫌恶,直接甩开了手,再次回到了轮椅之上,垂着眸看着已经跌落在地的女人,眸中没有丝毫的情绪,“看在这些年你的尽心尽力上,就直接砍掉四肢扔出去吧!”

    随之而来的,就是破门而入的两个男人,直接伸手将其拖走。

    而女人则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片刻的怔愣,几乎是没有料想到自己的结局,怎么会因为这一句通传决定了自己的命运。

    但是所有的一切在此刻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她只能够紧紧地闭上了嘴,上一个这样挣扎,乞求原谅的人,早已经被溶解成了粉末,没有任何的希望。

    当时那种惨烈的痛苦如同是昨日,依旧回响在自己的耳边。

    那种隐忍的模样在马为坤眼中很是有趣,不由地眯起了眼,“等等。”

    女人如同是得到了救赎,眸中满是震惊,急不可耐地挣脱了束缚,趴在地上求饶,“老板,求求你,放过我吧!”

    “求求您了!”

    声音嘶哑,哭喊着,手指不断地扣着地面,但是身后的两个男人完全不会令她如愿,使劲地扒拉着。

    马为坤不耐地伸出手指,抵住了耳朵,眼中的嫌恶几乎化为了实质,眸中满是冷厉,“顺便把这双眼睛也直接挖出来,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双眼。”

    女人瞪大了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张开口想要说什么,但是无奈,此刻的她就像是失了声一般,一点动静都难以说出,而原本就已经将其架起的男人,直接拖着她离开,没有丝毫的留情。

    而马为坤只是淡淡地收回了视线,眸中带着些许的冷意。

    手指不自觉地转动着左手手腕上佩戴着的那一串手链,视线悠长,透过了大门,看着门外的那一池塘,眸色深幽。

    薛丁玲恢复意识的时候,心中满是疑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甚至于,脑中一片混杂,她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视线之内都是一片黑暗,所有的一切在此时,似乎都失去了颜色。

    “这……这是哪儿?”

    张开口,她的脑中有一个名字在不断地冲击着,但是那种呼之欲出的感觉一直未能够得到满足,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脑中空白一片,所有的一切似乎在此时都变得距离自己很远。

    “姑娘,你可算是醒了!”

    一道女声响起,薛丁玲的身子不由地一颤,像是被吓住了一般,不知如何是好。

    “姑娘?”

    声音越发地靠近,薛丁玲的身体也不由地更为紧绷。

    “怎么回事?”

    门口一道男声响起,女人瞬间收回了身子,恭敬地站在一旁。

“这位小姐似乎是……”

本文标签:糙猎户的公主兔

上一篇:知道错了吗自己坐上来|公主殿下好软

下一篇: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视频:高冷禁欲自慰磨桌角v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