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过度反应1v1陆川 男孩子怎么跟男孩子做

2021-08-13 08:43: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陆银星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的人那么嗜酒。 其实在这种状态下,整个人都是很舒服的。 酒瓶就放在陆银星的旁边,陆银星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陆银星慢慢回忆着过去的事情。

陆银星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的人那么嗜酒。

    其实在这种状态下,整个人都是很舒服的。

    酒瓶就放在陆银星的旁边,陆银星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陆银星慢慢回忆着过去的事情。

    回忆着跟夏夜一起经历过的一切。

    回忆着自己的童年时代和学生年代。

    那些久远的回忆涌上心头。

    让陆银星对夏夜的思念更加泛滥。

    陆银星看了看墙上的时间。

    只觉得眼睛迷迷糊糊看不清楚。

  格勒尔的眯着眼,看着已经基本上坍塌殆尽的围墙和房屋,在脑中回想着。

    “在湖边的那座亭子前。”

    睁开眼,男人终是能够确定,这个就是自己当时看到的男人,“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是我大意了,这个男人并不是他表现的那般简单,在我路过的时候,不过是好奇地看了一眼,即便是受到了帽子的遮挡,看向我的时候,目光之中的凌厉,绝对是……”

    后面的话,格勒尔并没有再说出,但是盛笃行也清楚,这里距离边境,本就存在着很多的可能性,能够被格勒尔这样忌惮的,也就只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的人。

    不论这个人和薛丁玲的失踪有没有关系,都已经列入了怀疑名单,这个人过于警惕,不论是出现的时机还是什么,都不能够摆脱任何的嫌疑。

    “周边有摄像头,可能是因为地震遭到了破坏,但是修复之后也能够调取。”

    不愧是对石城了解的人,直接给了盛笃行一点思路。

    “谢谢你!”

    盛笃行用力地拍了拍男人的肩,将手中的画拿着,直接走进了一旁的车内。

    “摄像头的事情我来做,你先跟着他们去救灾现场!”

    “好!”

    盛笃行回应了一声,便直接启动了车子,疾驰离开。

    原本平坦的道路已经变得泥泞不堪,再加上早已经分裂成大大小小的石块的道路,基本上行驶在路上就是在不断地颠簸。

    摇晃的道路,让盛笃行将心中原本对于薛丁玲的担忧不断地压下,眼前尽是在不断救援的人们和各种坍塌的建筑,来往的车辆上都布满了灰尘,溅起的泥水在不停地翻滚着,那些泥泞如同这一次的事件,给人一种悲凉的氛围。

    终于,盛笃行来到了集中救助营,是各种人群的汇聚地,受伤的人群在这里集中医治,来往的白大褂行色匆匆,脚下的泥泞如同平地,只能够看到一双眼的脸上满是焦急和坚定。

    而穿着各色制服的人们还在不断地指挥着来往的人群,下达着救援的命令。

    “笃行,你来的正好,现在可以跟着他们去一趟三十五公里外的一座村庄,那里还没有一点消息传出。”

    龙煜身上穿着的黑色制服满是泥泞,原本白净的脸颊之上沾满了各色的泥淖,眼中的血丝直直地闯进了盛笃行的心中,身子一怔,随即笔直站定,“是!”

    “二队带上他,找到了生命迹象赶紧汇报!”

    “是!”

    刚刚才到来的盛笃行立马跟着一群人,背着救援包朝着是前方奔赴而去。


 

    而龙煜则是继续在原地,统筹大局。

    这一次,他是负责石城这一片的救援工作。

    而盛家桐,还在x国,未曾归来,对于这一次的地震,波及范围之广,发生速度之快,受灾群众之多吗,是他们所有的人都没有预料到的。

    大家正在争分夺秒地进行救援,全国各地的各种人群,几乎都参与着这场救援活动,没有办法到达这次救灾现场的,捐助着物资,这种时刻 ,基本没有任何的理由让盛笃行还在那里守候着已经失去了踪迹的薛丁玲。

    至少,现在知道她没有被压在废墟之下,这一切就是美好的!

    一路上,盛笃行看到的每一幕都直直地刺进了自己的心中,那种被灰尘沾满了无助绝望的脸颊之上,没有丝毫的生气,眼神呆滞地看着这一切在前一天还繁华不已的大地,此刻的她早已变成了一片废墟,还有人在上面救援,不断地搬动着各种废墟,就为了救出被压垮在里面的人们,各种哭喊和加油的声音不断地混在在一起,似乎在这一刻变成了一首首难以言表的歌曲,不断地回响在耳边。

    “这次我们去的村庄,里面一共有八十七口人,平均年龄都在四十五岁以上,前去救援的路上为了防止余震,大家都注意安全!”

    “是!”

    队长吩咐之后,便大步在前方领路。

    这些道路基本上都被封死,周边山上的石块将道路眼中堵塞,暂时只能够凭借着人力进行穿插来回救援,此次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去探测生命迹象,同时将存活之人带回。

    “这是?”

    盛笃行呆愣在原地,看着不远处,放置在地上整整齐齐的那一片鲜艳的书包,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而在是废墟之中,还有一名消防员正在将一个粉红色的书包拉扯出来。

    “那是一座学校。”

    队长见着这一幕,眼中迅速蓄积起晶莹,但是未曾落下,这一次,他们有着更为重要的任务。

    “他们都还是孩子啊!”

    不知是谁感叹了一句,随着风很快地飘散在空气之中。

    跟随着队伍继续向前,一路上,盛笃行真正意识到了,什么才是大自然的无情,什么又是人间有情,所有的一切带给他的冲击过于震撼,而他的心中只残存了尽快赶到目的地,将受灾群众安全带回的想法。

    眼前尽是废墟,只能够三三两两地看到几个人,聚集在一起问清楚情况之后,便开始动手挖掘,此时的他们没有任何的器械,仅仅凭借着双手,听着石块下面微弱的呼救声,不断地鼓励着,手中的 动作不停。

    盛笃行感觉自己的 呼吸都随着自己的动作在不停地变换,直至最后一块石块移开,终于能够看到底下的情形,是一位看着已经上了年岁的老太太,腿部被压,见到了人之后,原本还一直痛呼的声音骤然不再出声,不断地安抚着,“没事,没事。”

    盛笃行的视线猝不及防地撞进了老人的眼中,有一瞬的怔愣,难以想象,这样高龄的老人,是如何在这个下面坚持了近十二个小时。

    医护人员立马上前,开始初步检查,盛笃行转移到了老人腿部被压的位置,开始与人一同搬离称重物。

    终于难以忍受地站直了身子,看着头顶上虚晃的阳光,盛笃行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平坦地上,那里,是刚刚他们救助出来的部分村民。

    看着他们正在接受检查的模样,心中稍有熨帖,收回了视线,看了眼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眸中闪过一丝的暗淡,很快,便再次加入了救援的队伍。

本文标签: 男孩子怎么跟男孩子做

上一篇:与你刚刚好1v1余袅袅(情不知所起)最新章节阅读

下一篇:两个男生开车哭声声音,晚上检查不能流出来若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