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bl文全肉高H湿自慰 别这样,会有人看到的

2021-08-13 14:59: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李昊哲洗了个澡,吃饱喝足后,李萌琦问他要不要去楼上跟暮川他们说说话。 他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我该回府里去了,不然巴真要担心了。”李萌琦看得出来,李昊

 李昊哲洗了个澡,吃饱喝足后,李萌琦问他要不要去楼上跟暮川他们说说话。

    他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我该回府里去了,不然巴真要担心了。”李萌琦看得出来,李昊哲是想跟巴真好好过日子的,不由放了心:“巴真是个好姑娘,等初一或者初二,我们去你府上坐坐,顺便跟巴真一起吃吃饭、聊聊天,你爸妈今年

    不在家里过年,她是新媳妇,新媳妇第一年长辈是要给发压岁钱的。”

    李昊哲一愣:“还有这规矩?”

    他真是不知道啊。

    而且,江帆临走前也没跟他说起过。

    李萌琦叹了口气:“你第一次结婚,怕是不知道的。你爸忙,估计也忘了这一茬了。没事,姑姑给你们包红包。新人结婚的第一个新年,长辈一定要给压岁钱的。”

    李昊哲有些难为情:“那、那让姑姑破费了。”

    “傻不傻呀你,我是你姑姑,又不是外人。”李萌琦说着,在衣柜里翻出一件厚实的羽绒服递给他:“套上再回去,外头天寒地冻的。”

    李昊哲接了过去:“好嘞。”

    李萌琦把他送门口,他自己开车回去了。

    李昊哲把车停在王府的住宅门口时,已经是夜里十点零五分。

    管家上前开了车门,他下来,就见巴真小小的一个人站在灯火前,垫着脚望着他:“阿哲!”

    李昊哲咧开嘴笑起来,大步上前牵住她的手:“走,回去睡觉去。”

    巴真握紧他的手:“我听说宫里今天挺危急的,好像还动用了一些特殊子弹?”

    李昊哲:“谁跟你说的?”

    巴真:“父亲。他很担心你,一直问我,你回来了没。”李昊哲:“哈,没事,就是宫里不知怎么闯进来一头野猪,特别大,好不容易擒住它,又让它窜出去跑了,我们费力地找了半天。宫里地方大,难找啊,储妤宫里不是有位

    怀孕了吗,万一让野猪冲撞了就不好了,所以干脆取了特殊子弹,发现了直接击毙了得了。”

    巴真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一番嘘寒问暖,又留了热汤,让他喝汤的同时,她给巴干达打电话报平安。

    李昊哲其实挺饱的。

    但还是把巴真留给他的羊肉汤喝完了。

    正准备脱衣服早点睡觉,今天真是有惊又险的一天,真是累死了,就见巴真从洗手间出来,一脸羞涩地走到他面前,美目盼兮,笑嘻嘻地望着他。

    李昊哲:“怎么了?”

    他对巴真已经了解的透透的了,这丫头简单得很,不难懂,而且很好哄。

    她这样子不像要侍寝,反倒像有什么喜讯要公布。

    巴真递上三根验孕棒:“阿哲,我早上测了一根,中午测了一根,刚刚晚上又测了一根,三根都是有喜了。阿哲,我要当母亲了,你要有阿哲了!”

    李昊哲激动惊喜地拿过验孕棒,瞧了眼,高兴地将她搂在怀里抱着:“哈哈哈哈!”

    半夜十二点。

    江帆已经在医院的行军床上睡着了。

    手机一个劲震动着。

    他拿过一看是儿子,有些讶异,接了赶紧问:“怎么了?”


 

    李昊哲兴奋地说着:“爸!我要当爸了!巴真怀孕了!”

    “啊?”江帆猛地坐起身,高兴地笑了起来:“哈哈哈。”他踩着拖鞋,进了洗手间,关了门小声开始叮嘱:“那你要小心些,别惹她生气,多买点小礼物让她高兴。还有,带她去医院看看,有优生优育的保健药,额,我记得绾绾

    吃了叶酸,复合维生素,补了钙,你照着差不多的给巴真补补。不过最好是去一趟医院,听听医生的,每个人体质不同……”

    江帆实在是高兴,巴拉巴拉在洗手间里唠叨了半天。

    最后,李昊哲问他包恩娜的情况,他笑:“挺好的,你别担心我们,你现在重点工作就是好好工作,好好照顾巴真。”

    江帆说着说着就忘了,声音渐渐恢复了正常,而一门之隔的包恩娜也很快听清了他说话的内容。

    包恩娜在外头听着,渐渐能感觉到这父子俩已经一条心了。

    江帆跟李昊哲的这种团结,是过去她跟他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都不曾见过的。

    一时间,包恩娜百感交集。

    而李昊哲因为太过兴奋,把三根验孕棒拍下来,发了个朋友圈,配文:【我要做爸爸啦】

    巴真也害羞地给母亲打完电话了。

    她看见李昊哲的朋友圈,有些不好意思:“还没看过医生,你怎么就官宣出去了?母亲刚刚叮嘱我,过了头三个月再说的。”

    “那是迷信,不用三个月也能说。”李昊哲搂着她亲了又亲:“巴真,你可真是争气。”

    巴真幸福地笑着。

    她依偎在李昊哲怀里看留言,发现“绾绾”给他留言:恭喜表哥!

    巴真吓了一跳:“这是那个妖女绾绾?就是五年前引发全民暴乱的……”“巴真,”李昊哲忽然沉了脸,很严肃地看着她:“五年前暴乱的事情,绾绾是无辜的,也是受害者。而岳父当时跟和瑞他们都有合作,一起推动了这场暴乱。索性岳父悬崖

    勒马,跟我坦白了一切,我与我父亲在太子殿下面前苦苦哀求,才让岳父免于受罚。不然,你们一家怕是要株连九族的。”

    巴真吓得瞳孔颤了颤:“我的天!”李昊哲又在她唇瓣上亲了一下:“所以,这件事情以后不可再提。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都要做父母了,未来的一切都会美好起来,你我如此,岳父岳母如此,整个南英都

    是如此。”

    巴真赶紧道:“我不会再说了。”

    李昊哲夫妇晚上睡得还挺香。

    早起后,一起写春联,贴春联,一起包饺子。

    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氛围还是非常甜蜜的。

    他们打算中午在府上美美地吃一顿亲手包的饺子,晚上就去隔壁的巴干达将军府蹭饭,顺便给父母拜年,就在那边吃年夜饭了。

    结果上午十点半,管家匆匆来报:“太子殿下的车来了。”

    李昊哲赶紧放下饺子皮,带着巴真站在主宅门口亲迎。

    陈绾绾从车里下来,微笑着:“表哥,表嫂,新年好!”暮川紧随其后,也妇唱夫随道:“表哥,表嫂,新年好。”

 巴真吓了一跳。

    眼前的女子,腹部隆起,身姿瞧着跟宫里那位阿贝表妹,可容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眼前的女子,她、她……

    “啊!”

本文标签:别这样   会有人看到的

上一篇:总裁缓慢而有力的撞着小说(李昊哲)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做的时候垫个枕头为啥(体育生胯下粗大)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