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朕的司寝女官(通房)全文阅读

2021-08-16 15:27: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是,纸是包不住火的!  我犹豫的拿出手机,拨通了慕昭衡的电话。通了,没有人说话,“喂,我,我是柚子。”我紧张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刚一天就想我了?”

可是,纸是包不住火的!

  我犹豫的拿出手机,拨通了慕昭衡的电话。通了,没有人说话,“喂,我,我是柚子。”我紧张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刚一天就想我了?”在这个紧急的关头他还有心思开玩笑,这个男人真是,不对,不能怪他,他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

  “我,我......”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就快说!”他感觉到了我的不对,声音里有一点点的紧张,他在担心我吗?
 

 文学

  “我在警局,你能不能来保释我?”终于,我还是开口了,我期待着他的回答。

  “你这个女人!”话还没说完,慕昭衡就把电话挂了。

  什么?这是什么情况?到底是救还是不救?我尝试这再打,可是每一次都是在通话中。

  我有点沮丧,这么关键的时刻,慕昭衡怎么能见死不救呢?该死的慕昭衡,我在心里骂了他一万遍,我的心沉到了谷底,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无助,深深的无助。

  “像我这样的人慕昭衡怎么会来救我呢,是我太天真了!”我这样想着,原来再坚强的女人也始终只是个女人,也需要有人保护。

  正想着还有谁可以来帮我的时候,门打开了,“柚子小姐,你好你好,你可以走了,刚刚实在是不好意思,一定是他们弄错了,我作为局长,我代他们道歉。”

  可以走了?局长?道歉?我顿时懵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能走了就行,我收回刚才骂慕昭衡的话,是我误会他了,他虽然自己没来,但是能把局长都出动了,也只有他能做得到了。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的心甜到了极点,没有失去怎么会有得到时的喜悦,我忽然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

  我随着局长出去,局长就像送贵宾一样的送我离开,那笑容是何等的谄媚,我撇嘴一笑。

  经过那个警察大妈的身边时,我停了下来,“大妈,我觉得你录口供的技巧还可以回学校学学。”我脸上的不屑和嘲笑让警察大妈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绿,真是太好笑了。

  “柚子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他们计较,我送您走。”局长看着我的样子,刚刚像是送贵宾,现在更像是送瘟神,生怕我在惹什么事,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我暗暗的为有慕昭衡这样的靠山感到庆幸,这种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真是太棒了,让人尝试过一次就不想放弃。

  慕昭衡,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喜欢上你了,我该怎么办?

  走出警察局,阳光的直射让我不由的用手遮挡了一下眼睛。卸下刚刚高度紧张的作战状态,我感觉有点晕,没走两步,一个没站稳,差点就摔了一跤,幸好走在后面的阿漫扶住了我。

  “柚子姐,你没事吧!”阿漫担心的看着我。

  “嘶......”我的背被阿漫猛然的一撞击,很疼,无法承受的疼,一定还是被那个胖女人的高跟鞋砸伤了,高跟鞋真是不错的武器。

  “柚子姐,柚子姐......”渐渐地,我听不到阿漫的声音,眼前的光也越来越黑暗,慢慢地失去了知觉。

  我做了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面我还是高中生,我们家也没有破产,我有爸爸,有妈妈,我们一起去旅游,一起做饭,一起做着普通家庭都会做的事,我们一家人过着甜蜜的生活。

  “柚子,柚子,你快来,看看爸爸种的柚子树。”我们家的院子里种满了柚子树,有些早年种的树上已经开始结果子。爸爸说,每一年我生日都会给我种一棵柚子树。

  “爸爸,你真是太棒了!”

  “你们快进来吧,开饭啦!”忽然从厨房传来妈妈的声音,妈妈是个音乐家,她的声音像黄鹂的歌声一样动听。

  我和爸爸都朝着妈妈的方向跑去,渐渐地,妈妈不见了,我看不清楚妈妈的长相,我回头看看爸爸,爸爸也不见了,只有一颗柚子树孤独的站在原地,“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我不停的叫喊着,可是就是不见爸爸和妈妈。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走,柚子会很听话的,柚子再也不调皮了,你们不要走。”我蹲在地上,一边叫喊着,一边伸手想要抓住爸爸和妈妈。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我在自己的叫喊声中惊醒,我感觉到了脸颊的微湿和背部的疼痛。

  “柚子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阿漫激动地抱着我。

  是吗?我已经昏迷了这么久了,怪不得梦会这么长。

  什么?两天?我答应慕昭衡要回去的,这次死定了,我暗暗为自己的遭遇感到不安。

  “柚子姐,你能醒来就好,医生说只要你能想过来就没有什么大碍的,可是你的脊椎骨裂了需要好好休养。”阿漫还在为了我能醒来而高兴。

  “恩,阿漫,实在是对不起了,本来是我陪你的,现在要你陪我了。”

  “柚子姐,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实在是太见外了,以后别这么说了,我们是好姐妹,应该相互帮助的。”阿漫说着,给我倒了杯水。

  “好,好,不说了,阿漫,有你在,真的是太好了。”我稍微移动了一下身体,就感觉到了蚀骨的疼痛。

  “柚子姐,你要不要给慕昭衡打个电话,上次你不见一夜他已经这样,这次应该会更生气吧?”阿漫提醒我。

  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不敢!

  再三犹豫下,我还是拨通了慕昭衡的电话。

  一次,没人接,还好没人接,两次,没人接,怎么还不接?三次,没人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不接电话?看来慕昭衡是真的生气了。

  要不打回慕宅吧?恩,就这么办。

  “喂,我是柚子,我找慕昭衡。”

  “柚子小姐,你终于有消息了,少爷他很生气,你快回来吧!”接电话的是管家。

  “他,现在怎么样?”

  “少爷把自己关在房里,嘴里还念叨着女人就是不可信这样的话”管家又说道:“少爷自从被夫人用谎言骗去美国后就再也没有相信过女人,你是第一个,可谁知道,哎......您还是快回来吧。”连管家也知道,我惨了!

本文标签:朕的司寝女官

上一篇:短文绿帽人妻合集-漂亮女局长最新篇

下一篇:把尿姿势抱着她失禁,在教室里狂揉小核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