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女多男的共妻肉辣文(肉汁)全文阅读

2021-08-16 15:37: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也没说就脱下了我的裤子,把我抱上床。 “放开我,汪成安,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我用尽蛮力去踢和打,但还是被汪成安钉在床上。 他分开我的腿,强迫我骑在他身上。他腿上的粗

也没说就脱下了我的裤子,把我抱上床。

想一个人玩一下性自虐_扯下亵裤清白
 

“放开我,汪成安,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我用尽蛮力去踢和打,但还是被汪成安钉在床上。

 

他分开我的腿,强迫我骑在他身上。他腿上的粗毛在我大腿之间徘徊,导致一阵阵的跛行和麻木。

 

我握紧拳头,有点颤抖。我假装不害怕,看着他。“你想让我做什么?”

 

说完,汪成安抓住我的手,拿起他的下半身东西。“我在这里感到不舒服,阿九,我叔叔需要你。”

 

“啊!”我的手一碰到他的小玩意,天就很热。

 

汪成安握着我的手,在外面闲逛。我能感觉到巨人在我手中越打越狠。我抬头看着汪成安。他的眼睛在我的脸和那东西之间来回移动,嘴里愉快地呻吟着。

 

我吞咽的方式是当他看到我的时候。他突然笑了,“好孩子,就这样,我们继续。”

 

我抓起东西,不敢动,发狠地看着他,“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会支付医药费的。如果你食言,我会拿一个啤酒瓶砸穿……”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看见汪成安出了一身冷汗。

 

他深吸一口气,伸手拉了拉我的内裤。"来吧,阿九,对准你的小嘴,慢慢坐下!"

 

第三章天生诱惑男人

我看了一眼那东西,我的胃翻了个底朝天。我看着他,“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叫泰迪来招待你,好吗?”

 

阿尔菲是我的男朋友。他对我很好。我认为他应该帮助我。只要汪成安的病得到治愈,汪成安就会为此付出代价。它不应该有任何影响。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汪成安的脸在一瞬间变绿了,他把我的头压了下来。

 

这时,客厅里突然响起了电话铃声。

 

“尖锐地!谁他妈的急着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汪成安咒骂着,把我拉到一边。

 

那是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如果你不付钱,你就必须把那个人带回去。

 

汪成安履行了他的诺言,去医院支付医疗费用。我无助地看着王凤梅被送到手术室。她的整个上半身覆盖着许多绷带。

 

我站在急诊室门口,断断续续地发抖,咬着嘴唇,不敢哭。我害怕有人会看见我。更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关心王凤梅。

 

过了一会儿,我吵着要回去,汪成安以为我不想呆在医院,又把我带回去了。

 

我一进来,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汪成安特别活跃,告诉我洗澡,说水已经放好了。

 

我不敢冒犯他。如果王凤梅一天都不好过,他需要为此付出代价。如果王凤梅死了,那么她是我唯一能跟随的人。

 

我出乎意料地顺从地出去了。王成放下水后对我笑了笑。“我和你母亲这边已经结束了。你也应该洗手来治好你叔叔。过来。”

 

汪成安说,他的手捂着我的胸口,两根手指穿过布触摸着我的身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腿很虚弱,我不由自主地夹住了腿。

 

汪成安顺手拿起我的外套,脱下我的衣服,然后摸了摸我的底裤。我感到一阵寒意,毫无保留地把它呈现给他。

 

在汪成安的眼前,有一道亮光。他看着我,咽了口唾沫,“去洗洗。”

 

我在浴室蹲了很长时间,不敢出去。因为我知道一旦我出去,汪成安不会让我走。但是王凤梅还在医院,我只能服从。

 

汪成安看到我没有动静,在里面喊了几声。最后,我迫不及待地想进来抱抱我。我的头发在滴水,水躺在他的怀里。

 

他把我抱在怀里,上床睡觉了。他的手抓住我的腰,揉了揉。粗糙的触摸让我颤抖。

 

汪成安似乎很满意。他双手抓着我的臀瓣,突然用力打了我的臀,“啪!”

 

我咬着嘴唇看着他。我只想让他说完。

 

汪成安笑了。他一翻身,就把我压在身下,一只手解开我的腰带,另一只手直接探进我的下体。他的裤子褪了色,在我大腿根部来回摩擦,他的位置也弹了出来。

 

我感到身体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刺痛。我害怕得手脚冰凉。我微笑着看着他,“你怎么了?”

 

“你看,叔叔在这里,只要*到阿九下面搬病就可以了。”汪成安说,似乎无法抗拒。他以最大角度分开了我的大腿,然后走上前去进入。

 

第四章受不了了

就在这时,门被踢开了,ALFY冲了进来。

 

阿尔菲的名字是宸妃。他是学校里著名的少年犯。他看见我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就冲到凳子上。“你这个狗娘养的!你在干什么!”

 

汪成安被扫倒在凳子上,血不断从他的后脑勺溅到我脸上。

 

宸妃推开他,冲上去把我抱在怀里。“阿九,我带你走!”

 

他用手搂住我的腰,宸妃的眼睛变红了。有什么东西站在他下面,满脸通红,把我一直抱到阁楼,把我压在他下面。“阿九,我会对你负责,一辈子保护你。”

 

“宸妃,你想说什么?”我压低声音,紧张地看着他。

 

宸妃似乎在忍受着什么,他太阳穴的血管会爆裂。

 

阁楼上的灯坏了,门很暗。里面堆满了碎片。宸妃把我放在一张旧沙发上。整个人扑倒在地,用双手摸我。

 

“阿九,我忍不住……”他抱住我的身体,凑过来狠狠地吻了我的嘴唇,几乎咬破了,手也装在我胸前挺翘的,毫不怜惜地捏成各种形状。

 

当他吻我时,我无法呼吸,所以我不得不用力推他。“你在干什么?”

本文标签:一女多男的共妻肉辣文

上一篇:小东西终于长大了,可以做了(太深了)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傻子玩遍全村妇女,农村少妇喂奶我们高潮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