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热门(深不可测双a肉车)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2021-09-25 20:40: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大顾国的边境,一处如桃花仙境的山洞之中,一男一女正坐于此地,周围的山壁上有着小水珠落下。洞外的阳光落在男子的身上,男着留着长发,身穿一身金色锦衣华服,身材高挺,气宇轩昂的气

在大顾国的边境,一处如桃花仙境的山洞之中,一男一女正坐于此地,周围的山壁上有着小水珠落下。

洞外的阳光落在男子的身上,男着留着长发,身穿一身金色锦衣华服,身材高挺,气宇轩昂的气质,一双锐利而清明的双眼。

666sa2q1nl1p4s.jpg

此男子正是大顾国已经失踪的王爷,顾容吏远。

顾容吏远的对面,则是自己的妃子,司徒仪珊,她穿着一身白色素衣,脸上有些微红,头发散乱,但一张精致的脸却是那样的动人,皮肤雪白,清纯气质。

司徒仪珊微靠在顾容吏远的胸膛之上,两人并没有开口,经过昨晚的一夜缠绵,两人显然都已经有些累了。

忽然,司徒仪珊开口说道,“现在你这样真不要紧吗?为什么看你好象一点都不担心国内的事情?” “有什么可担心的,既然我们被困在这里,那已经没有办法,而且我手下漆黑和鬼幽都没有寻找到我。

” 听着顾容吏远所说,司徒仪珊想起了漆黑和鬼幽,此二人常守护在顾容吏远的身旁,是武功高强之人,有着通天本事,可惜这一次顾容吏远,司徒仪珊两人被一伙人马袭击,不幸的坠落悬崖之中,这一次他们却是没有救到自己。

现在,顾容吏远,司徒仪珊两人正被困于悬崖之下的一个小山洞之中,这个山洞非常的美丽,阳光杀撒下,一片的柔和,四周都种满了青葱绿树,宁静和谐。

有时候司徒仪珊会想,如果能一辈子和顾容吏远居住在这里,远离凡尘杂事,这也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可惜,顾容吏远并不是普通人,他是里埃国的王!他有着里埃国皇室的血脉,却是被太后带入大顾国,成为了其中的王爷。

看向顾容吏远那轮廓分明而又英俊的脸上,司徒仪珊多少都有些不舍得。

虽然说司徒仪珊是王妃,但是她自己知道她不可能和众多的女人分享他的。

要说起来,司徒仪珊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女孩,因为一次意外而被穿越来到这个国家,更是机缘巧合成为了顾容吏远的王妃。

看着面前男子闭着眼,虽然脸上没有半点的波动,但想来,他肯定也在焦急。

“远儿,其实如果我们一直居住在这里,也是不错的吧……” “我也是那样想啊,仪珊,想一直居住在这里,和你一起。

”顿了顿,他脸上却是皱了一下眉头,可惜,有些东西并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是里埃国的王,现在国内动荡不安,而且我们出来之前也听到了,负责监国的冬采衣也是离奇失踪了,想来,她应该也死去了。

” “……” “现在国内没有人主持大局,而国外还有着大顾国,远金国两个国家,他们随时都会进攻,到时候肯定会让整一个国家破败甚至是灭亡。

” 听着顾容吏远所说,司徒仪珊也是明白,他一个人所承担的并非是自己的命运,而是整一个国家的命运。

“远儿,其实我还有一事不解的,当初袭击我们的人到底是谁?是顾容志行吗?”司徒仪珊想起了顾容志行,而在这个国家之中只有他才会想让顾容吏远死去。

只要顾容吏远一死,那样就没有人和他抢夺皇位。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顾容志行了,这一切都是他的计划。

” 顾容吏远说到此处的时候,一双黑眸子阴晴不定,虽然脸上没有半点的波动,但心中想来应该是波涛汹涌。

司徒仪珊轻轻伸手覆没着他的脸颊,“远儿,有我陪着你啊,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 “我明白,但……”顾容吏远所担心的事情太多了,而且他也不能不担心。

“顾容志行勾结远金人,只要他一夺得国家的主导权,那肯定是里埃国无望,而且我的护卫棕铜在那一次袭击之中面对我们的求助却是没有出现,我想他可能会遭遇不测。

” “不要担心那么多好吗?那么多困难你都挺过来了,所以我相信你肯定不会有事的。

现在的司徒仪珊也不知道怎么安慰顾容吏远好了,这么多年来,顾容吏远承受的东西太多了。

将身子靠了过去,司徒仪珊揽住了顾容吏远的脖子,脸靠着脸,那样的亲昵。

“那一次的爆炸以后你就失去了记忆,对于我的爱也全都忘记了,我们好不容易重来,好不容易让你喜欢上我。

”司徒仪珊一句句的说着,每说一次,心就会痛一次。

而顾容吏远,听着司徒仪珊的话也是非常不好受,上一年的时候,宫中忽然发生了爆炸,顾容吏远,司徒仪珊两人在王府之中也无故被袭击了,而自那一次以后,顾容吏远是彻底失去了记忆。

其实,顾容吏远现在记忆早已经回来了。

如同是司徒仪珊所说的那样,顾容吏远的命运的确很苦,他从小为了生存,便是被迫装成一个傻王子。

顾容志行是顾容吏远的皇侄,觊觎着帝位许久,一直都图谋想要将顾容吏远杀害,为了躲避他的杀害,顾容吏远这没有办法才装成是一个弱智的笨蛋。

想起过去的一慕慕,顾容吏远心中非常不好受,但是,自从司徒仪珊的出现,他的生命才迎来了希望。

“仪珊,你知道吗,无论未来多么的艰难,我都会和你在一起的。

” “即便你成为皇帝,你也会这样好好的待我吗?” “会的,在我生命里面有二个重要的人,第一个,就是与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太后,是她保护了我让我感受到母爱,也是她让我避免了顾容志行的加害。

第二个让我珍视的女人就是你了,你是我未来人生的希望。

” 听着顾容吏远所说的话,司徒仪珊感动的落下泪水,两人紧紧相依。

其实,接下来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有解决完,尤其是监国冬采衣失踪以后,其爱人古宁必定会前去寻找。

古宁是里埃国一号大将,对于冬采衣非常的喜爱。

而冬采衣则是里埃国先王信任的一名女官,所以受命于监国之位。

不过,顾容吏远不用多想也明白这一切都是自己最亲爱的皇侄搞的鬼,而他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取大顾国的政权。

想起那些烦恼的事情,顾容吏远就感觉头痛,低头看向怀中的司徒仪珊,一双明亮而充满诱惑的双眼,她看向自己,两人之间不知不觉就是越靠越近。

“仪珊,你会终身陪伴于我的左右吗?” “会的。

” “我爱你。

”顾容吏远在她的唇上吻了一口,两人身影交织,在阳光的映衬下再一次融合一起。

第二天,鸟鸣阵阵,轻风叩门,远处流水的叮咚声,舒缓着人心。

顾容吏远满心都是欢喜,经历了这么多,他终于和司徒仪珊在一起了,原先在溶洞中打算隐瞒司徒仪珊自己已经恢复记忆的想法,也在此时此刻土崩瓦解。

顾容吏远想了很久,却还是犹豫,越是在乎司徒仪珊,他便越是没有办法下定决心,他真的是怕极了,怕极了司徒仪珊再陷入险境之中。

司徒仪珊察觉到顾容吏远的不一样,抬头看了过去,只见顾容吏远双眉紧锁,不由得问道:“远儿?” 司徒仪珊刚问出来,随即又一想,许是顾容吏远担忧出不去这鬼地方的缘故吧,便继续说道:“远儿不用担心,想来,漆黑和鬼幽必定会来找我们的。

” 顾容吏远收回心神,还是决定暂时不说自己已经恢复记忆的事情,“远儿不担心,总会找到出口的。

” 顾容吏远话音刚落,骤听司徒仪珊独自一阵咕噜噜的响,忍俊不禁,“仪珊可是饿了?” 司徒仪珊红了脸点了点头,这连续折腾了几天几夜,只喝了些清水,当初精神紧张不觉得,现在精神一松懈,这才觉得肚饿难耐,空磨了胃,隐隐作痛。

顾容吏远起身坐到床边,自顾自的穿戴着。

司徒仪珊看到顾容吏远那健硕的后背,想起刚才的一番云雨,更是羞怯难当。

就算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开放女性,可也还是忍不住的脸红耳赤。

顾容吏远感觉到身后的目光,微微一笑,附身轻轻吻了一下司徒仪珊的额头,说道:“刚才我去抓了些鱼,仪珊身子乏就好好再睡会儿,待我烤好了鱼叫你。

” 司徒仪珊心中一阵感动,紧紧拽了衣服遮住身体,点了点头。

因为羞怯,司徒仪珊的脸颊通红,双目烁烁生辉,尚蒙着一层水雾,惹得顾容吏远越发爱怜,又握着她的手好一会儿,才转身出了门。

司徒仪珊辗转在床,哪里又睡得着?瞟眼瞥到床铺上那滩殷红,心中只觉得甜蜜幸福。

不一会儿,顾容吏远抬了鱼进来,却见司徒仪珊双目圆瞪的看着天花板,便笑道:“仪珊不累?” 司徒仪珊早已穿戴妥当,闻言坐了起来,说道:“远儿,你说,这是个什么地方?” 顾容吏远细心的将鱼肉剔了刺,一小块一小块的递过去,一边说道:“我略微查看了一下,似乎以前是有人住的,只是,看起来,像是四五十年前的事情了。

 

第二章 真相

 

“这么久?”司徒仪珊惊讶,“看这地方像个仙境一般,不知道曾经住在这里的人,又是怎样的风姿。

” 顾容吏远催促着司徒仪珊吃鱼,一边说道:“快多吃点儿,吃完了,我们再去四处看看。

” 司徒仪珊点头吃了一会儿,忽然问道:“远儿你说,这地方会不会和我们经历的那片古怪森林一样?” 顾容吏远一愣,不知道司徒仪珊怎么凭白想到那边去,可仔细一想,却又觉得司徒仪珊说得有些道理。

“不必猜测那许多,一会儿子我们俩一同出去瞧瞧就好。

” “嗯。

” 司徒仪珊大口大口的吃着鱼,因为有顾容吏远剔刺,她第一次把鱼吃得那么痛快,不一会儿,三条鱼就下了肚,这才觉得四肢百骸都恢复了气力。

顾容吏远含笑看着司徒仪珊,又递了鱼过去,司徒仪珊这才发觉,顾容吏远一直没有吃,急忙说道:“远儿别光顾着我,你也快吃。

” 顾容吏远含笑道:“丈夫关心妻子,原本就是应该的。

” 顾容吏远见司徒仪珊确实不吃,这才将剩下的两条鱼吃了个精光。

司徒仪珊凝视着顾容吏远,心中无端端一阵感慨,那个一直躲在她身后的男子,再也不在了,如今,她竟已习惯了顾容吏远的呵护和保护。

司徒仪珊看着顾容吏远,也不知道心中起起伏伏些什么感触,只是觉得感动异常。

顾容吏远吃完,带着司徒仪珊出了门,这里并不是很大,但是,风景的确是一等一的,水面上总是氤氲了一层水雾,使得整个山谷都显得那么神秘,凭白多了份仙气。

顾容吏远和司徒仪珊找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更别说出谷的路径了。

双双都有些气馁的坐在了地上,日头斜斜的从疏柳之间投射下来,湖面波光隐隐,在水雾之中越发显得如诗如画。

司徒仪珊随手丢了一个石子进入水潭之中,水花四溅,晃得人眼睛都花了。

司徒仪珊起身走到水边,低头看了一眼,这条河,也算是他们的半个救命恩人,若是没这条舒缓的河流,恐怕此时自己和顾容吏远都已经命丧于此了。

司徒仪珊蹲在河边玩了一会儿,忽然一呆,急忙唤了顾容吏远过来。

“远儿,你瞧,这湖水里有什么?” 顾容吏远顺着司徒仪珊指示的方向看去,只见水波之下,一个金色的东西闪闪发光。

顾容吏远凝视了一会儿,说道:“看起来,仿佛是个扣门环。

” “那……里面是别有洞天吗?”司徒仪珊激动了,无论这里是房间,亦或是出路,都让司徒仪珊觉得这仙境一般没有人气的地方,骤然间多了份烟火气。

“我下去看看,仪珊你乖乖等我。

”顾容吏远说着,脱了衣裳就跃入河中。

他宛若游鱼一般潜入水中,很快来到了那个金光闪闪的地方,运足力气一拉,河水顿时汹涌而入,随即,远处忽然传来嘎嘎的声音。

司徒仪珊一惊,回头看去,却见适才两个人休息的小屋下方,轰然竟打开了一道门,黝黑的洞口,像是要吞噬人的野兽。

司徒仪珊捂着胸口退了一步,又深深吸了几口气,站稳了脚跟。

顾容吏远在水下查探了一会儿,见什么也没有,便浮出水面。

司徒仪珊转身说道:“远儿,那果然是个门扣,你瞧。

” 顾容吏远一挑眉,起身站在司徒仪珊身边,片刻的犹豫后,点燃了一支火把命司徒仪珊侯在门口。

司徒仪珊不肯,紧紧拽着顾容吏远的衣角,跟着顾容吏远走了进去。

门内很干燥,没有想象的腐败潮湿气味,却浮着一股淡雅异常的香味。

顾容吏远微微皱没,越往里走,他的心底忽然突突直跳,一种不好的预感渐渐浮在了心头。

走了约莫一盏茶时分,顾容吏远骤然停住脚步,司徒仪珊猝不及防,狠狠的撞在了顾容吏远坚硬的后背上。

司徒仪珊揉着鼻子正要抱怨,抬头却见远处一副画像,顿时也呆住了。

那画像上的女子,气质雍容华贵,宛若胜放的牡丹,笑意浅浅,眉梢眼角,却无端多了一份媚惑,那媚骨天成,自然而然,不似造作,看得让人心襟荡漾。

这样的美貌确实让人震惊,可是,最让人震惊的却是,此女,竟然和太后一模一样,那怕太后此时已年逾半百,可是,那眉眼之间,却是丝毫不差。

司徒仪珊到吸一口冷气,转头看向顾容吏远,却见顾容吏远眼底也是一片疑惑。

 

第三章 被揭穿

 

“远儿,或许只是相似之人。

”司徒仪珊出声安慰顾容吏远,可是,这样的安慰话,连自己听起来都是那么单薄无力。

顾容吏远浑身散发着一股沉静到冰冷的气质,他没有回答司徒仪珊,而是缓步朝着前面走去。

这是一处凿开的洞窟,虽然简陋,却也书桌,案几一应俱全。

顾容吏远凝立在画像前,司徒仪珊跟了一会儿,便开始查看起周围的环境来。

案几上还有些散乱的纸卷,司徒仪珊伸手一摸,便碎成片片。

果然,这地方经历了太长的时间了吧。

司徒仪珊琢磨着,轻轻打开了抽屉,抽屉里被尘封住了一枚珠玉的簪子,宝珠蒙尘,在没有昔日的半分光彩。

司徒仪珊拿出簪子看了一会儿,只觉得异常的眼熟。

顾容吏远转过头来,恰好看到这枚簪子,顿时整个人更是一呆。

“远儿认得?” 顾容吏远点了点头,说道:“这枚簪子,我记得清楚,与太后所有的一模一样。

” “怎么会?”司徒仪珊惊呼出口,难道,太后真的曾经住过这里吗?这怎么可能?这里可是里埃国,而多年以前,里埃国一直被秘境的森林隔绝开来,谁也不知道的。

顾容吏远走到司徒仪珊身边,伸手拿过簪子,仔细看了一会儿后,说道:“这枚簪子,确实是和太后的一模一样,只是,太后那枚,是他嫁给先帝不久,自己画了图样,先帝命人打造的。

” “那,许是巧合吧。

”司徒仪珊说。

顾容吏远眼神沉沉,巧合?天下间,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就连金丝织就的细节也是一模一样。

“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顾容吏远放下簪子。

司徒仪珊点了点头,又在石室内查找了一番,终于又找到了些残存的手稿。

顾容吏远仔细一瞧,竟是一封封情书,而当顾容吏远看到排头写的”尚云,见字如唔”时,整个人都彻底呆住了。

顾容吏远脸色苍白,颓然退了几步。

“远儿?怎么了?可是伤口又痛了?”司徒仪珊焦急的扶助顾容吏远,却听他喃喃道:“尚云,尚云是太后的小字。

” 司徒仪珊扶着顾容吏远坐下,也觉得一头雾水。

太后难道真的是里埃国人?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远儿勿要多想,或许是有同名,天下之大,巧合之事,也是情有可原的。

”司徒仪珊依旧在宽慰着顾容吏远。

司徒仪珊看着顾容吏远脸色不好,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待顾容吏远自己缓过劲来。

司徒仪珊左右看了看,又在抽屉里发现了一角织锦,随手一扯,竟然扯出了一件衣裳来,瞧着甚是眼熟。

司徒仪珊打量了一下,忽然说道:“远儿快瞧,这衣裳是不是和我们在森林小屋里发现的一样?” 顾容吏远接过衣服,这衣服不透水,又轻薄,不像是凡品,自然是好认得很。

顾容吏远双眉紧锁,只觉得这个幽境,简直就是一个极大的谜题。

想要解开这个谜题,只有去找太后了。

或许太后真的是里埃国人也说不定,只是,不知道能住在这仙境一般地方的太后,在里埃国又是什么身份。

顾容吏远打定主意,也就不再想什么,起身说道:“天色晚了,仪珊我们回去歇息,明日一早,再继续找出路好了。

” 司徒仪珊见状,知道顾容吏远心中已有计较,也就不再多说,陪着顾容吏远回到了房间里。

漆黑融融,水流叮咚,一缕月色淡淡射入屋中。

两个人和衣卧在床上,忽然顾容吏远开口道:“仪珊,可以让我抱抱你吗?” 司徒仪珊脸颊一红,心中却又充满了一种悲戚之感。

自从遇到顾容吏远后,她就不曾见过这般脆弱的顾容吏远。

司徒仪珊转过身,主动伸手抱住了顾容吏远的腰。

顾容吏远心中感动,将司徒仪珊紧紧搂入了怀中,他第一次觉得这般孤独,这般无助,眼前是一个又一个谜团,简直已经迷了他的双眼,看不清前路。

他再也不复以往的果敢决断。

顾容吏远紧紧抱着司徒仪珊,此时此刻,他只是一个孩童,可怜无助。

司徒仪珊似乎也感觉到了顾容吏远的情绪,整个人紧贴着顾容吏远的胸膛,听着他快速激烈的心跳,却没有觉得安宁,反而觉得不安。

似乎有什么事,正在缓缓发生,而他们却都浑然不知一般。

两个人抱在一起,不知不觉间都沉沉睡去。

一夜无话,日头缓缓步入山谷,一缕游丝般的呼唤忽然从远处传入顾容吏远的耳际。

顾容吏远耳朵一动,猛的坐起身来。

“漆黑?”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漆黑怎么会找进来?昨日他和司徒仪珊将此地翻了个遍,根本没有找到任何出路。

顾容吏远想着,一翻身跃了起来。

司徒仪珊睁开眼睛,只看到顾容吏远闪出房门的背影。

司徒仪珊也不敢怠慢,爬起来就跟了出去。

漆黑的呼喊声回荡在谷中,可是任凭司徒仪珊和顾容吏远怎么找,也找不到漆黑的半点儿身影。

“怎么回事?明明感觉近在咫尺啊!”司徒仪珊急了,干脆扯开了喉咙喊了起来,“漆黑,我们在谷底,漆黑,你听见了吗?” 司徒仪珊一阵呼喊,山谷里回荡着回声,却再也听不到漆黑的声音。

司徒仪珊和顾容吏远相视一眼,都不知道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漆黑会忽然没有了声音。

两个人正自愁思时,却见水雾之中,忽然走出一个人影来。

顾容吏远本能的将司徒仪珊护在了身后,来人却猛的奔到了顾容吏远跟前跪倒在地,“主上,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顾容吏远看着漆黑,这个一向高傲忠诚的男人,竟有些许的哽咽。

“漆黑,辛苦你们了。

”顾容吏远虚抬了一下,将漆黑扶起,“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漆黑这才说道:“属下和鬼幽见主上与王妃双双坠落,急忙回基地找了棕铜,带了人来到谷底,一路开山凿石,幸而老天不负我等,终于让属下找到主上。

” “棕铜?”顾容吏远冷声问道:“他可说了,那日为何救援来迟?” 漆黑急忙说道:“棕铜那日受到伏击,故而来迟了。

” 顾容吏远点了点头,又道:“你是从哪儿下来的?昨日我与仪珊找了一整日,都未曾见到出路。

” 漆黑闻言笑道:“说起来,若无王妃那几嗓子,属下还真的找不到主上。

” 顾容吏远闻言,回头看了一眼司徒仪珊,笑道:“仪珊有功,回去嘉奖。

” 司徒仪珊笑嗔了顾容吏远一眼,说道:“漆黑快带我们出去吧。

” 漆黑领命带着两人走到了山雾深处,山壁上垂了一根粗壮的藤蔓下来。

顾容吏远见状,释怀道:“原来此地果然是无出路的。

” 漆黑点了点头,说道:“主上,请快随属下回里埃国吧,如今,国内可是乱了。

” 顾容吏远眼睛一眯,想来也是,监国无故失踪,而自己又未曾登基,不知道里埃国此时此刻,又是个什么状况了。

“如今,是谁在执掌里埃国?”顾容吏远背着司徒仪珊,开口问道。

漆黑答道:“如今,是一个叫夏荣生的三朝元老执掌里埃国。

这人颇有些手段,竟然将因为冬采衣失踪而造成的混乱一一压了下来。

” 顾容吏远闻言点了点头,心中却不由得重复了夏荣生三个字,仿佛间想起,冬采衣临死前,似乎也嘱咐过自己去找他。

 

第四章 相同的人

 

月上中天,司徒仪珊终于沐浴更衣,与顾容吏远相对而坐。

在这个熟悉的环境里,此时此刻,司徒仪珊的心境却已经不同。

从被顾容吏远纠缠,到自己纠缠顾容吏远,兜兜转转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两个人终于在一起了。

司徒仪珊喝着粥,唇角忍不住都翘了起来。

顾容吏远见状,却冷冷说道:“仪珊吃完,就早些去休息吧。

一会儿,我还要与漆黑商议些事情。

” 冰冷而又疏离的语气,不由得让司徒仪珊打了个寒颤。

她抬头看向顾容吏远,却只觉得他的眉目之间,竟多出了几分冷然几分陌生来。

“远,远儿?”司徒仪珊低声唤了出来,眼底受伤的眼神,顿时让顾容吏远心底一软。

顾容吏远别开脸,干脆放了碗筷,说道:“我吃好了,你吃完就歇息吧。

” 司徒仪珊怔怔的看着顾容吏远,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被水兜头浇了一盆冷水,胸中所有的欢喜火焰,都被这盆水浇了个透心凉,口中的美味,顿时如同嚼蜡。

司徒仪珊放了碗筷,也没有了半点儿胃口。

顾容吏远站在门口,听到司徒仪珊轻轻的一声叹息,觉得整颗心都被揪痛了起来,他亦深深吸了口气,快步朝着书房走去。

漆黑、鬼幽和棕铜早已侯在房中,见顾容吏远进来,都恭敬的行了一礼。

顾容吏远略微点了点头,脸色铁青的走到了桌边坐下。

漆黑不知道顾容吏远为何脸色如此的差,一时间也不敢开口,只安静的恭立在一旁。

顾容吏远喝了口茶,才道:“这阵子辛苦你们了。

本文标签:深不可测双a肉车

上一篇:2021最新(掌中之物男主阳台强女主)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2021(公主从小被喂媚药调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