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好看的(sm 调教 大尺度黄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1-09-25 20:42: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逐月,报时辰!”细薄的朱唇启开,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来。清新淡雅的声音传遍殿内的每一个角落,仿若珠玉掷地,殿下跪着的众人无不轻颤了一下。而守在她身侧,是一个身着浅绿

“逐月,报时辰!”细薄的朱唇启开,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来。

清新淡雅的声音传遍殿内的每一个角落,仿若珠玉掷地,殿下跪着的众人无不轻颤了一下。

而守在她身侧,是一个身着浅绿宫纱的女子,欠了欠身,抬首望向殿外,回禀,“回娘娘的话,刚过未时!” “哦?”似有诧异,她微微的抬了抬眸子,狭长细敛的凤目,闪烁着淡淡的蓝光,显得尤为清冷。

尖细的瓜子脸,阴柔中透着淡漠和疏离。

416hhp002b4nbi.jpg

皇后的目光流连在遍布朱玉,青瓷的大殿之上,状似慵懒的轻抚了一下云丝,又睨向殿下哆嗦成一片的宫婢,忽然,莞尔一笑。

“跪着做什么?想让六宫都知晓,本宫苛待宫人么?” 逐月带着众宫婢一同跪下,惶恐着明誓,“娘娘大恩,奴婢们没齿难忘,誓死也要追随娘娘!” “追随?”皇后苦笑的念叨了一声,“既然你们都誓死表明对本宫的衷心,倒不如本宫先赐你们人人一条白绫,成全你们的心愿可好?” 众人刹那间白了脸色,甚至有的胆小的,则无助的凝噎了起来。

此时,殿外已是乌云密布,重重的雨点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皇后清幽的眼眸中,掠过了一丝嘲弄,“怎么,不敢了?” 声音中气韵十足,不乏怒意,宫婢们颤的瑟瑟,低声回应,“奴婢们不敢!” 正杵在宫门口的一中年宫女,神色异样的望了一眼佯装发怒的皇后,不由得叹息一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皇后娘娘竟然还能如此气定神闲! 中年宫女清了清嗓子,正欲开口,只见殿外,一群人正朝着这儿涌来,朱红色的殿门被人推开,她顿时声音沉下,“皇后娘娘,他们来了!” 循声远眺,近二十名身着铠甲的御林军气若恢弘的一涌而来,凤藻宫被围了个严严实实,不透一丝的缝隙! 跪地的宫婢,脸色更是惨白了一分,紧咬着朱唇,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

从御林军之后,一个年近五旬的老太监举步走出,双手捧着一卷明黄色的圣旨,不温不火的道,“皇后娘娘,接旨…….” 看着这些曾经巴结着奉承着她的人,露出现在这么一副高冷的嘴脸,徐长吟的心中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一道圣旨,数名御林军搜宫,就连侍卫长都亲自赶来,这个仗势,还真是让她惶恐。

徐长吟轻笑了几声,在逐月的搀扶下缓步走下,“苏公公,长吟在宫中七载,也未曾见过这样的仗势,倒真是别具匠心!” 话毕,轻提凤履,泰然自若的走到殿阶前,面向表情冷漠的苏公公,挥起凤袍,满头金钗轻晃发出叮当的清脆响声。

而徐长吟,却如凤凰一般,即便跪着,也傲然的睥睨着众人! 苏公公脸部一紧,紧张的退后了一步,就在这个时候,徐长吟忽然挥动水袖,一双玉手举起,伏身道,“臣妾接旨!” 耳边捎来一阵风,苏公公悬着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皇后愿意接旨,那必然是不会和皇上做出反抗! 思及皇后娘娘入宫七年,统率六宫七年,狠戾的手段,他虽然不曾见过,也曾耳闻过。

诸如,皇后娘娘有一支神出鬼没的暗卫,但凡后宫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和皇后娘娘作对,无一不被杀害! 更诸如,三年前的那天,赵贵妃口出狂言,皇后娘娘亲手执鞭刑,将赵贵妃打的体无完肤! 而就在一年前,皇后娘娘竟然手持长剑,欲置万淑妃于死地。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才真正的见识到了这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温婉外表下,是狠辣和戾气并存! 而今天,他奉旨到凤藻宫,万淑妃还特地的进宫请命,若非如此,御林军又哪是那么容易跟随的? 思绪在脑海里不断的翻滚着,苏公公敛神,翻开手中的圣旨,朗声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徐皇后才德兼备,行合礼经,唯膝下无子,无以继后嗣,无以侍宗庙,今朕崇祖指制,着罢黜后位,降为德妃,挪凤藻宫,钦此!” 声势惶惶而来的,却是罢黜皇后的圣旨!

 
2
第二章 漫天大火

 

满殿中,人人噤声,唯有胆子大一点儿的宫人,才敢偷偷的瞄向不喜不怒的徐长吟,而在场的所有御林军,更是沉颜怒目的盯着四下,好像所谓的暗卫,随时都有可能窜出来。

逐月垂首跪在徐长吟身后一米,嘴角勾起浅浅的嘲弄,仿佛知道他们正在提防着什么。

徐长吟眼底一片澄明,坚毅无比的叩首,再叩,三叩,待跪直身板,沁香幽人的声音响起,“臣妾领旨,谢皇上隆恩!” 逐月伸手,将她悄然扶起,徐长吟慢声细语,悠悠的道,“苏公公,只有这一道旨意么?” 话音才刚刚落下,只听见另一道尖细的嗓音唤道,“徐德妃接旨——” 一个气喘吁吁的公公从殿外跑入,在徐长吟面前站定。

她轻笑出声,推开逐月的手,再度跪下,伏身在地。

“徐德妃兹年妄为,意图谋权篡位,为祸江山社稷,贵为四妃之一,却无以约束,难堪六宫表率,着,降为庶人,逐出宫廷,钦此……” 拖着长长的尾音,年轻的小公公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颤抖着,将手中的圣旨交到了她的手中,紧接着,就站到了苏公公的身边,心惊胆战的看着面色泰然的徐长吟。

苏公公亦是如此,眉头紧蹙,好似七年来,从不曾懂过这个皇后的心思。

“民女,谢主隆恩!”徐长吟声色不变,叩首谢恩。

而此旨刚毕,跪地的宫人们就低声痛哭了起来,哭声听着好不凄凉。

原先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眨眼间就变成了庶民,那么他们,该怎么办? 众人各怀心思,而就在这时,又是稳健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高亢的细声,“庶民徐长吟接旨——” 徐长吟的身子才刚欲起身,听闻了之后,复又跪下,朱唇勾起,眼底掠过一丝嘲讽的笑意,仿若正亲眼观摩着一场好戏。

“还真是没完没了!”逐月嗤笑出声,不屑冷哼。

“着罢黜德妃,朕钦赐甘霖寺,罚尔抄经念词,修身养性,未经朕允许,不得踏出甘霖寺半步,钦此——” 等着公公读完圣旨,徐长吟终于起身,叩首谢恩后,缓步走到苏公公等人面前,先行一礼,让苏公公触不及防,硬生生的受了她的礼。

“民女一朝入甘霖寺,恐今后不得已面圣,若来日,民女薨,还望皇上愿施舍一方净土葬之……若无他事,公公们且回避,民女还需褪去凤冠凤袍……“ 苏公公点头,余光扫过四周,见并无风吹草动,才敛了敛神,“那有劳皇后娘娘了,还望娘娘可以从速,奴才们也好回去交差回旨!” 不等徐长吟再度出声,苏公公已经识趣的抬手,带着若干的御林军,飞快的退出了大殿。

待宫门重新合上,徐长吟将手中的圣旨转手交给逐月,走向殿阶前,面向着跪地哭泣的宫人,冰清的面容依旧如同往昔一般的淡雅高贵。

“皇上既留我一命,必然不会赶尽杀绝,尔等与我,主仆七年,若我离去,定要安心谨慎服侍各宫主子,安于本分!” 不显威吓的声音,却意外的止住了殿内的哭闹,宫女们无助的凝噎,跪倒了一片。

只是皇后娘娘待他们不薄,他们也借着皇后娘娘的威风,横行后宫多年,若如今失势,又哪里会有安命的机会? 一想到日后惨淡的生活,宫人们的哭声又隆了许多,轰的徐长吟烦躁的冲着逐月摆了摆手。

逐月嘟哝了一下嘴,好似对下面的众人说一句话都是一件很不乐意的事情,但是踌躇了半响,还是走到阶上,对着哭跪的宫人们冷斥: “暗卫听令,半柱香时间,凤藻宫中,不留一人!” “暗卫!真的有暗卫!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登时,大殿就闹腾了起来,四处都是攒动的人头,大家都仓惶的夺门而出,待众人奔跑而走,方才还喧闹的大殿一下子清冷了许多。

逐月走近她,“娘娘,想不到‘暗卫’的形象,竟然这么‘深入人心’!” 徐长吟浅笑,缓缓抚上自己的发梢,眉角轻挑,“故而,拥有‘暗卫’的皇后,才让人感到如此的担忧,无人不想杀之而永除后患!” 话音刚落,徐长吟已经转身,提起裙摆,朝着阶上走去,殿额上还挂着“凤仪天下”的匾额,她看了一眼,深深的幽眸敛下,盖去了一分怅然。

随后,拾起桌上卷着的一副画轴,轻声道,“逐月,把这画挂上去吧!” “娘娘,您会舍得这幅画?”逐月小声的嘀咕,有些迷糊。

在她的印象之中,皇后娘娘将这幅画看的比生命还重,又怎么会轻易舍得? 徐长吟浅浅一笑,释然,掌心却轻放在自己心房的位置,“心都不在了,留着这幅画作什么用?” 逐月本是一惊,待看清徐长吟面上凄美的笑意时,更是怔愕,脚步轻移,将画挂上,等绣花鞋刚刚着地,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道将她推开—— “皇后娘娘!”逐月惊呼。

哪知徐长吟水袖拂起,扫过金色案桌上的蜡烛和几许油灯,火燎四周,熊熊的烈火从案桌的皇纸边缘开始燃起,刹那间,便染了半边宫殿。

粗壮的火舌势如破竹的沿着凤椅蔓延,啃噬了宫卷,字画,点燃了所有他所赏赐的奇珍异宝…… 徐长吟的眼中已经染上了一片炽烈的色彩,身上的金缕衣如同失去了魂魄一般,虽淡雅,却再无光亮。

顶头的梁柱燃烧,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大地撼动,脚下的红毯出现了被撕裂的痕迹,惊天的喧嚷,却再也撩不动眼底的泰然自若。

徐长吟缓缓的合上了双眸,不顾逐月一声声刺耳的尖叫,举步迈入了擎天的火柱之中…… “皇后娘娘——”逐月已是满脸的泪痕,发出最后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残碎的屋瓦,一片废墟,火后的凤藻宫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袅袅寒烟升腾而起,周围一片肃杀。

宫前跪了一地痛哭流涕的宫人,瑟瑟畏惧,沉淀着死一般的宁静。

 
3
第三章 重生医家

 

古铜色的宫门已经变成了焦黑,残碎的余光照亮东西二宫,一抹颀长高大的紫玄色身影,迎立在冷冽的寒风中,双手负在身后,一双黑眸寒星四射,面无表情的冷睨着眼前化成灰烬的宫殿。

苏公公神色凝滞,低敛的眉目扫过眼前的这一片景象,踱步上前,在前方为首的男人耳边低声禀报:回禀皇上,皇后娘娘已经归天! 而就在男人的身后,是一长担架,两侧都站着垂手低头的宫人,而担架之上,白布之下,却是一具已经烧的面目全非的黑色尸体,周身散发出难闻的恶臭味。

苏公公说完这句话之后,只觉得全身都哆嗦了一下,而跪地的宫女更是瑟瑟发抖,面容一阵惨白。

任凭谁都感觉得到,空气中忽然弥漫开来的阴寒气息以及冰冷的怒意。

陆之尧两手叉腰,神色愈发的清冷,冷哼一声之后,微冷的嗓音传遍每个人的耳畔,“传朕旨意,废妃徐长吟,忤逆天行,预谋造反,朕念其薨,赦其罪,赐葬于黄岭!” 众人神色一凛,心下怅然。

黄岭并非皇陵,此处乃是千年之荒漠,不到三五日,只怕尸身便会被猛兽所食,皇上下此圣谕,必定是龙颜大怒啊! …… 云澜国,明孝九年,位于京都东街西北角的丞相府,高檐碧瓦,门前的两座高大威猛的汉白玉石狮煞是显目,一群紧接着一群的老百姓都在门口候着,一脸倾羡的看着从门内涌出的手捧药包的病患。

这京城中谁不知道,丞相府中的二小姐温婉贤淑,精读医书,一双妙手能让人起死回生。

这不,天才刚刚亮,丞相府的大门就被层层围堵了起来,所有的人都眼巴巴的希望可以求上一纸药方。

慕容瑾玥端坐在汉白玉的石桌旁,轻轻的撩起水袖,灵巧的纤指搭在其中一名夫人的腕上,她 穿着一袭白衣,脸蛋如幽兰一般清爽,墨色的长发高高盘起,乍一看似幽谷般沉静。

“夫人,您身体并无大碍,回去稍作调养即可。

” 温和的语气让看病的夫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含笑的点头,十分感激的道谢:“真是谢谢二小姐,您可真是活菩萨,愿老天保佑你!” 活菩萨? 老天保佑? 慕容瑾玥听后微愣,失笑,对老天保佑,她从来不曾奢望,重活一世,这已经是难能可贵,收回思绪,提笔开药方。

“按照这药方去抓药,回去一日三次,服上三日便好!” 得到二小姐开的药方,夫人视若珍宝,激动的双手拿起药方,感激涕零,连连的给慕容瑾玥投去感激的眼光。

她身侧的丫鬟送走夫人,顺势叫来下一个人,却发现是一位男子,面带愁色,神情憔悴,双眼有血丝却炯炯有神,并没有病色,身材健硕,外袍暗淡,看的出来像是经过长途跋涉而来。

“公子,请进!”怜月虽是疑惑,却还是让人入门。

小姐曾说过,来者皆是客,若不是疾病缠身谁会喜欢来这瞧病!难道只为欣赏她绝美的容颜吗?倘若真是那样,她大可一剂毒药扔过去,看谁敢造次! 为此,来看病的人都知道二小姐心慈面善,却也知道她说一不二的性子,故而,从未有人挑战她的底线,京城中人即便是对二小姐倾心依旧却不敢打着看病的名号前来欣赏或者调戏。

终于等到了,何子烨内心很激动,转身出了门,片刻,走进来一男子,身后跟着的真是刚才怜月叫的那个公子! 看到这里,怜月瞬间明白,转眸看向刚走进来的人,一身湖蓝色的长袍,身高八尺,气宇轩昂,面带斗笠见不到面容,周身冷清,散发威逼的气势,令人不由得敬畏。

“公子,请进,二小姐等候多时了!” 怜月侧身,恭敬的请他进去,却把他的侍卫挡在了门外。

“对不住公子,我们家小姐看病不喜旁人打搅,还请这位公子外面等候。

” “放肆!”何子烨一听大怒。

她也挺直了腰板,眸光烁烁的看着来人,眼里充满了兴奋,好久了,都不曾有人在这里对她们大呼小叫,而眼前的人,分明是来找不自在的,倒也让她们练练手!

 
4
第四章 治蛊虫

 

“子烨,不得无礼。

” 男子一句话,让和怜月对峙的男子气焰顿时散了去,看向主子,眼里满满的担忧,双目送着主子进去,他却无能为力跟上去。

“哼,算你识相,要不然,今儿你们都得趴在这!”怜月皱皱鼻子,冷冷的哼了声,转身,几步的走在看病男子前面,引领他进屋。

丞相府,在前院的一个小院开辟了个这么看病的场所,虽然是个小院,但院子被慕容瑾玥精心设置,满园飘香,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一路走来,路上小厮寥寥无几,一点都看不出来这里像是丞相府,若不是正门外的那一副大牌匾高高挂起,陆长兮可一点都不相信这里竟然是云澜国相府! 淡紫色绣着大朵的莲花的轻纱帐遮挡里面曼妙的人影,隐隐约约,朦朦胧胧,只见一位少女坐在椅子上,双手撑腮,无聊的手指轻轻的点着自己的脸颊,头,微微的移动看向门口。

怜月揭开轻纱,侧身看向这个还比较守规矩的男子:“进吧。

” 陆长兮一步迈进门槛,大步走向椅子上的人,在她对面坐下,两人隔着斗笠双双对上,慕容瑾玥微微挑眉:“看病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公子这都把脸挡住了,这可叫我怎么看!” 幽幽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调侃,绝色的容颜上隐隐含笑,双眸绽放着光彩,盯着对面男子的斗笠观察了起来,气势很强,他浑身潆绕着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容不得人去忽略,哪怕是曾经坐在高位上的她,对此,也心有敬畏之感! 斗笠下的陆长兮微微的蹙起了长眉,眼神中透着阴森的清冷,短暂的停顿了片刻,伸出修长的双指拿下戴在头上的东西,随手放在身侧的桌子上,一双鹰眸迎上她那发着光好奇的眼。

刹那间,慕容瑾玥愣住,对眼前的这个人,她再熟悉不过,只不曾想,今生竟然还能见到他! 一双褐色的眼眸此时眼底微微变蓝,面容清瘦,嘴唇白皙,双颊凹陷,看起来似是病的不轻,可......他怎的会变成了这幅样子? 她眼底的诧异和疑惑,陆长兮都尽收眼底,心里却也暗自诧异,难道他被眼前的这个女子认出来了? 暗自揣测,却被自己这想法给否决,他乃是北幽国的摄政王,已经二十有六,而眼前的这个女子,年岁上也不过十五,还是云澜国丞相的二小姐,不论从哪里说起,都不可能相见,可关于她眼底的那一份惊诧可又是怎么回事? 双方彼此诧异之下,慕容瑾玥又恢复了清冷的神态,以前的事情恍如云烟,她不想再去追究。

“伸出手腕,放在上面。

” 说着话,手指向了桌子上的诊脉包,她这次选择的并非是悬丝诊脉,而是亲手上阵,查看他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让眼底变成了异色,这......这也算是她还给他一份人情。

冰冷的手指按压在他手腕之上,长久不曾动弹一下,眼神里的光灿越发的暗淡下来,也越来越凝重,半晌之后,收起了手指:“换另一只手。

” 面对她凝重的表情,而他面色正常,却没有一点紧张或者是担忧之色,相反,他却如一座钟一样坐着,双眼盯着她,只想找出刚才对她有着一抹熟悉感是从她身上哪里发出来的。

他双眼炙热的盯着自己,慕容瑾玥视若不见,只是关心他体内多出的一个盅虫。

“奢血盅。

” 陆长兮瞳孔一紧,她小小年纪竟能诊治出来这盅虫,已是不易,看来盛传的二小姐医术精湛,不虚此名!

 
5
第五章 药王

 

“可有救治的办法!” 迎上他那毫无生气......或者说已经放弃的眼神,不由的让她想起当初他那飞扬的神采,誓言要逍遥天下的样子,而此时,他竟然有了不求生的念头,这让她为此感到心疼! “有,时间较长,而且会更痛苦。

” 下定决心要帮他一把,也是为自己还个人情,她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 猛然听到能治,陆长兮的心一阵抽缩,瞳孔放大,片刻,又恢复了往常那般的清冷。

“多长时间?” “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在此期间,你必须要每月要服用我给出的药丸来控制盅虫吸血的速度,所以......你若是想要治疗好,那就必须留下来。

” 一年的时间...... 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够别人做很多的事情了! “只有活命,才能完成未完成的事情,公子,想好!” 看出他的犹豫,相比也知道云澜国和北幽国的不睦,而且据说,北幽国的皇上陆之尧暴毙,而在短短的一年之内,陆之尧的儿子都夭折,无一子嗣可以立为太子,而新皇,乃是陆之尧的侄子陆敏,才仅五岁就被陆长兮给扶上了皇位,他也变成了摄政王。

很难想象,一个想要畅游天下的人,却深深的被束缚在皇宫之中,每日批阅大量的奏折是何等的苦恼,而被有心人下了盅毒,也是不难以理解。

听到她开解的话,他深深地闭上了双眼,内心苦涩难以下咽,他为了给废后报仇,逼死了陆之尧,谋害了他的儿子,可他始终不曾忘记自己是北幽国的皇子,他不能坐视不管北幽国被灭,所以,他必须要等到陆敏长大,能做好一位皇帝,才能撒手人寰! “半年......我只有半年的时间!” 他只有半年调养身体的时间,而这半年,他则是要安排好北幽国所有的事情,而这短暂的几个月,他不能够让云澜国的人发现他的踪迹。

慕容瑾玥长长的吐出一口浑浊,半年的时间......若是能赶到七夜草开花,兴许可以,若是...... “争取,但是你也得让你的手下去含蓄山寻找七夜草,看到它开花之时,一定要把花朵摘下来,若是错过了一个时辰,那你这病怕是只有等下次七夜草开花!” 得知这一消息,他虎躯一震,轻轻的颔首,却把她的话牢记在心:“好。

” “这半年为了能够时刻的关注你的病情,你还是暂住在丞相府里揽月阁。

” 怜月听到揽月阁这三字的时候,惊呼:“小姐,那可是你的院落!” “你有异议?” “......不敢!” 小姐下定的决定,她哪里敢有不满。

本文标签:sm 调教 大尺度黄文

上一篇:2021(公主从小被喂媚药调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下一篇:2021(女主从小就用玉势调教)大结局免费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