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热门(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全文阅读

2021-09-25 20:47: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景川,我回国了,有时间我们谈谈好吗?我想你。” 她怔了怔,明白过来自己拿错了手机,刚准备放下,浴室的门忽然被拉开。男人腰间裹着她的粉色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修长挺拔

“景川,我回国了,有时间我们谈谈好吗?我想你。

” 她怔了怔,明白过来自己拿错了手机,刚准备放下,浴室的门忽然被拉开。

男人腰间裹着她的粉色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修长挺拔的身姿完全不输模特,她忍不住贪婪的多看了他的人鱼线两眼。

“我吵到你了?” 简思弦摇了摇头,“没有。

你的手机来信息了。

388uwwgbbkhjn0.jpg

” 她努力压抑下心里一丝异样的烦躁,装得很乖巧,却又不甘似地仔仔细细观察他的神色变化。

“嗯?” 男人接过手机,那双狭长漂亮的凤眸快速扫了一眼,停滞了几秒,然后十分自然的按了删除,将手机丢到桌上。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他低头看着简思弦,“睡吧。

” 其实简思弦此时已经睡意全无,但还是点了点头,乖巧的躺了回去。

在一起三年,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保持沉默。

尽管她好奇那个会亲密喊“景川”的人是谁,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却还没到她可以理直气壮地质问他的地步。

充其量,也就算个长期床伴。

感觉到他躺到了自己身侧,简思弦不着痕迹的朝他的方向蹭了蹭。

刚沐浴后的清冽气息强势包围过来,他长臂一揽将她带到怀里,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摸着她柔软的长发。

她忽然有些心动,忍不住抬头凑上柔软的唇,吻了吻他的下巴 指尖微凉,引得她微微的颤抖。

简思弦咬着唇忍耐着,目光却零零散散地落在手机上。

察觉到她的分心,厉景川含住她小巧的耳垂,惩罚似的咬了咬,“在想什么?” 她愣了愣,很诚实的嘟囔,“在想,我们这样算什么?” “嗯?” 她捧着他的脸,直直地看向他,像是再问他,却更像是在问自己:“厉景川,我们算在一起了吗?” 男人沉默一瞬,没有回答,简思弦有些失望,手一点点放开,让她忍不住闷哼一声,“厉景川……” “你觉得呢?”他无视她的抱怨,“简思弦,你觉得我们算什么?嗯?” ,简思弦失神的望着一旁的厉景川,细细打量,她只敢在心里悄悄承认,她是喜欢他的。

可这样让人着迷的男人,却从来不是属于她的。

半响,她像是鼓足了勇气,“厉景川,要不咱们就这样吧。

” 三年亲密无间的关系,简思弦却连分手两个字都不配用。

……

 

第2章 一切等我回来再谈

 

厉景川天亮后就离开了,他有行程要飞,简思弦睡醒后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他留下的字条,苍劲有力的字体犹如他的人。

“一切等我回来再谈。

” 简思弦捏着那张纸反复看了好几遍,也不知道,这算是怎么个态度。

她想给他打个电话,后来想起来,他习惯飞的时候把手机关机。

不过再坏也坏不过现在这样就是了。

下午的时候,简思弦接到好朋友兼合伙人赵雨霏的电话,才撑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开车去了自己的服装工作室。

她和赵雨霏大学一起进的设计院,一个宿舍上下铺的姐妹,毕业后顺理成章的合伙成立了间原创服装工作室。

虽然登不上大台面,可几年下来在圈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两人分工明确,简思弦负责设计图,赵雨霏则负责打版定型联系客户。

所以平时她真的来工作室的时间很少。

到了地方停好车,她上楼刚推开门,还没看清眼前是什么情况,就被赵雨霏珠圆玉润的身躯给扑了个正着。

力道之大,简思弦差点没背过气去。

“咳咳,你要谋杀吗……”伸手推开她,摸着被撞得生疼的胸口,简思弦有些心疼自己。

赵雨霏神秘的笑了笑,递给她一张邀请函:“你先看看。

” “什么……”看清楚上面的字,简思弦玩意儿俩字就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使劲眨了眨眼睛,反复确认后,她抬起头,一脸严肃的问道:“这是真的?” “陆学长亲自送过来的!”赵雨霏一脸的得意:“咱们工作室的服装登上MOMO,以后就真的算是混进主流圈了!” 简思弦看着她,一脸平静:“我想尖叫。

” “我也是!” 两人又哭又笑的疯了一阵,终于冷静了下来,赵雨霏提议道:“这次咱俩真的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待会儿去喝酒庆祝一下,你喊上你们家厉机长。

” “他有行程……” 其实厉景川今天就一场飞程,晚上就能回来,但简思弦不好跟赵雨霏说自己和厉景川的事,三年来赵雨霏都认定了厉景川是她男朋友,虚荣心作祟,她也没有正面解释过。

但如今这种情况,她有点不想让他再出现在自己的社交圈,顿了顿,她语气幽幽地开口,“雨霏,你说我和厉景川,我们俩真的合适吗?” 赵雨霏被她突然的一问,问的有些懵,但反应过来,忍不住伸手戳她的脑袋:“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俩在一起也算三年了吧,我还等着你俩结婚喝喜酒呢,你又琢磨什么呢?” 结婚? 简思弦从来不敢妄想,再说,昨天晚上的信息,傻子也能看出门道来。

看了看好友狐疑的颜色,简思弦把话吞了回去,笑道:“没琢磨什么,你去组局吧,晚上我请客,我去重新把设计稿和成品看一遍。

” “行,我去联系人。

” 看着赵雨霏开开心心的走开,简思弦打开手机,看着厉景川的头像半天,迟迟没打出字来。

最后退而求其次的发了条朋友圈:“有时候,什么都不说,就好。

” ……

 

第3章 你可真是长本事了

 

厉景川下了飞机,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江清又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他不知道她是从哪儿弄到了他的手机号,他不想回她,依旧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忽略。

可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没有简思弦发来的任何一条短信或是未接来电。

他忍不住,又去刷新了朋友圈,终于看到了她不久前刚发的一张合影。

一群人似乎在聚餐,不知道是被热气熏得还是喝多了,简思弦的脸红红的,但却笑得开心。

厉景川想到昨晚她说的那些话,脸色不由沉了沉,拨号给她打了个电话。

嘟嘟几声,他心底忽的升起一种烦闷不安的情绪。

直到那头接起,“你好,请问是哪位?” 是个男人。

厉景川脚步一顿,下意识皱了皱眉,嗓音冷冽至极,“简思弦呢?” “小时她刚去洗手间了,请问你是哪位,我一会儿叫她给你回电话吧……” “你们在哪儿?” 顾明朝愣了愣,下意识的回答:“三环路上的来福涮肉坊……”结果他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就果断切了线。

等到简思弦从洗手间大吐特吐回来,顾明朝好心提醒,“刚有个人给你打电话了,我怕是你客户就帮你接了,结果是个男的,听着口气不大好。

” 他的话一说完,简思弦浑身打了个激灵,脸色一变,赶紧点开手机看了一眼,果然厉景川发了消息过来,没什么废话,直接让她发地理位置。

她和厉景川很少干涉彼此的私生活,但他向来不喜欢酒气,生活作风简单规律得就像是老干部。

简思弦闻了闻自己身上的酒臭味,她犹豫了一下,发了条消息过去:“我喝酒了,今晚还是别见面了吧。

” 结果对方秒回:“速度。

” 她咬着唇,最终还是把地址发了过去。

厉景川从挂了电话脸色就已经很难看了,恰好简思弦发来消息,看到内容,他的耐心就彻底用完了。

敲了敲简思弦微信上笑得甜美的头像,他冷笑,“你可真是长本事了。

” 敲完又觉得自己这番行为有些幼稚,干脆收起手机,准备去地下停车场取车,结果刚走了两步就听到背后有人喊他。

“机长……” 他回过头,就看到机组的空乘麦潇潇拉着行李箱朝他走来,似乎有些急,一张妆容精致的脸上还带着奔跑后的红晕。

他挑了挑眉,神色波澜不惊。

“那个……机长,你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顿饭。

”麦潇潇终于站定,小心翼翼地征求意见,一颗心像是小鹿乱撞。

厉景川可以说是历届最年轻的机长,人帅还单身,她从第一天进入公司,就对他动了心思。

只是到底是女孩子,多方了解后,才决定趁着今天生日,约他一起吃个饭,顺便,表白。

可男人几乎是没有考虑就开口拒绝了:“抱歉,没有时间,女朋友在聚餐,我要去接她。

” 麦潇潇先是一愣,随后脸色有些发白的问道:“机长,你有女朋友了吗?什么时候有的?” 厉景川想了想,尽管昨天简思弦说了那些话,但她单方面的决定,于他而言更像是废话,“三年前就在一起了。

请问你还有别的事情吗?如果没有,我想先走了。

” 她已经尴尬到了极点,摇了摇头:“那……机长你开车小心,再见。

” “再见。

 

第4章 红杏出墙

 

取完车出来,尽管一路上没有堵车,还是开了一个多小时。

厉景川到涮肉坊的时候,简思弦已经喝得七荤八素了,他推门进了包厢就见她脑袋一点一点的靠着一个男人。

顿时,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皱了皱眉,冷冷喊了她一声:“简思弦!” 后者虽然喝大了,但潜意识里对厉景川的声音还是敏感的,一个激灵睁大了眼睛,扭过头,就看见穿着一身标准飞机长制服的厉景川站在门口,可以说光彩夺目的过分好看。

她站起身,打了个酒嗝,尽量让自己不晃:“厉……厉景川,你来了……”说完,又扭头看向一桌子喝的差不多的朋友,断断续续地打着酒嗝,“我朋友来接我了,我要回家了……” 一桌人见过厉景川的没几个,除了赵雨霏,其实她也喝的差不多了,但酒量比简思弦好。

眼下,虽然是第一次见这传说中的厉机长,但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和简思弦郎才女貌的般配,当下便献上助攻:“得,知道你们俩蜜里调油,去吧。

记得把单买了。

” 简思弦怕厉景川误会赵雨霏的话,转过身想解释,但喝多了的身体不听她使唤,身子一歪就冲着顾明朝扑过去了。

看起来就跟主动投怀送抱似的。

顾明朝下意识张开手接她,结果手指头还没碰到她衣角,就有人比他更快,大手一捞,就把人抱走了。

他顺着视线望过去,就见厉景川单手半搂着简思弦的腰,一副占有欲极强的模样,“抱歉,小时喝多了,各位继续,我就先把她带走了。

” 顾明朝心里不是滋味,但又不好说别的,只能干巴巴地叮嘱,“她那会儿刚吐完,回去给她弄点清淡的东西吃。

” 厉景川听出他就是接简思弦电话的男人,打量了他一遍,勾唇冷笑,“我应该比较了解该怎么照顾他,有劳费心了。

” 说完,他半搂半抱着昏昏沉沉的简思弦出了包厢。

好不容易结完账,把人塞到车里准备给她系安全带,就见她半眯着眼睛瞧着他,小声嘟囔,“厉景川,你其实不用来接我的,顾明朝说会送我的。

” 知道她口中的顾明朝就是刚刚那个男人,厉景川脸色一沉,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微微用了力道,“我不来,你就要跟着小白脸走?简思弦,你是准备好了要红杏出墙,昨天才给我整那出了是吧。

” 她下巴被他掐的有些疼,但醉酒的人也没力气反抗,只委屈地瞪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他,“我们俩又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为什么不能红杏出墙?不对……我就算是跟小白脸走,我也是光明正大的……” “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厉景川冷笑了一声,伸手松开她:“简思弦,你当这三年来,我在陪着你过家家呢是吧。

” 简思弦一愣,晕乎乎的大脑来不及作出反应,只觉得心跳砰砰砰的,有些快,她急于想要证实些什么,“你……” 话刚出口,他的电话却响了,两个人对视着,谁都没动。

只是那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不依不饶。

厉景川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来电号码,神色不耐地摁了拒接,随后不耐烦的拉黑。

顿时,简思弦就明白了电话是谁打的。

 

第5章 厉景川,我很累

 

狠狠闭了闭眼,她失去了追问厉景川刚刚那话什么意思的兴趣,神色恹恹,“送我回家吧,厉景川,我很累。

” 厉景川回过头,见她闭着眼,一双远山眉因为醉酒不舒服的蹙着。

他到底是没忍心,将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俯身给她系好安全带,又吻了吻她的额头,这才发动了车子。

简思弦鼻尖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回了公寓,厉景川帮她洗了澡换了衣服,又在厨房熬上了一锅白粥。

等他收拾好自己出来,门铃声忽然就响了。

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凌晨十二点半,顿了顿,他披了一件浴袍,走了出去。

然而打开门,看到的却是江清惶惶不安的站在门口。

后者见他开门,一张脸上顿时挂上了一幅惊喜的模样:“景川……” 厉景川没想到她会挑这样的时间来自己的公寓,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当年为了出人头地,她不告而别,一心追求她想要的,这些年两人都没有联系。

江清只当他还在生自己的气,语气柔软至极,“我前几天回国给你发了信息,但你没回我,打电话你也不接,我怕你不知道那是我,所以想过来看看你。

” “我知道。

”厉景川不喜欢拐弯抹角,一双眼睛里早已没了当年的柔情,“我知道是你,但我觉得,我没有回你的必要,这么晚了,你现在也看见我了,还有什么事吗?” 江清一愣,随后一双眼睛便染上了水色,尽管她猜到了厉景川的态度,可真当他像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对待她的时候,她还是受不住。

咬了咬唇,她突然上前,抱住了他,小声啜泣:“景川,我错了……离开你的这些年,我每天都在后悔,求求你,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 简思弦是被卧室外的声音吵醒的,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就看到客厅里,厉景川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抱在一起。

她没看清那女人的长相,却吓了一跳,转身退回了卧室。

本文标签: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

上一篇: 2021热门(余下全文打不开的文档怎么看)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下一篇:2021(小东西,你喷的到处都是图片)最新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