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1-09-25 21:09: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其中大老爷孙五湖是最有声望的人物,因其在朝上当官,权力巨大,其他几位老爷也是依靠大老爷才在商场上混得风山水起。孙家在帝都中央,占地广阔,共设有十六处大院子,这些院子里面除了

其中大老爷孙五湖是最有声望的人物,因其在朝上当官,权力巨大,其他几位老爷也是依靠大老爷才在商场上混得风山水起。

孙家在帝都中央,占地广阔,共设有十六处大院子,这些院子里面除了提供大老院孙五湖居住外,还分别给他的五个太太一起居住。

其中一个偏僻清静的小院子里,这是孙五湖的四姨太赵氏所住的地方,庭院青砖玉石前,一名穿着雪衣长裳,头系珠石的女子正双手托腮仰望着天空,阳光落下,照耀在她雪白美丽的容颜上,女子生得清灵动人,宛如天仙,她的名字叫孙清雅,是孙五湖的第十一个孩子。

而孙清雅旁边另外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孩叫作莫颜,虽然没有孙清雅那样惊艳绝美,但生得水灵,半点也不输给其他女子,半日过去,莫颜发现自家小姐一直静立而坐,终于忍不住问道:“小姐,你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一动不动呢?” “我这叫明向。

352t2ncwvnqij3.jpg

” “明向?什么是明向。

”莫颜对于这个词明显不懂,事实上身为古代人,她不懂也是理解的。

孙清雅出生在孙家,可是她却有着前世,上一世她是一名二十一世纪的企业白领,后因与伙伴登山不幸身亡,这一次再世为人穿越到古代成为孙家的女儿,说来她也觉得惊奇,不过从儿时成长到现在这亭亭玉立的年龄,她也是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对着莫颜的提问,孙清雅耐心解释:“明向了?意思就是坐着不动,仔细思考关于自己的事情。

” “好奇怪的明向,奴婢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

”在莫颜而言,这是浪费时间的事,若有这样的闲功夫她肯定回去好好休息。

孙清雅也不与莫颜争辩,毕竟古代与现代的生活有些差距,而孙清雅虽然出生成为孙家的大小姐,但在这里的生活与她想象的还是有些不一样。

她的母亲赵氏因为是孙五湖最晚入门的妻子,低微卑贱,庶出之身,因此并不被府里面其他夫人姨娘看得起,正因为如此,孙清雅的地位也是轻得可怜,但好在赵氏对她非常好,在生活各方面都非常照顾,因此孙清雅在这古代世界也活得安乐。

看着天色尚早,孙清雅向莫颜提议道:“不如我们出去走走?” “好啊,好啊。

”一提起要出门,她可开心的很,于是两个姑娘就这样走出了孙家大院,却没有想到刚一出大门,却在花园里面看到一个讨厌的人。

那是向氏,是孙五湖的发妻,穿着红衣花袍,浓妆艳抹,但脸上依旧布满岁月的痕迹,老女人终归是老女人,她与大夫人一样对于赵氏非常看不起,同样的,对于赵氏的女儿孙清雅更是不屑。

“你们这是要去哪啊?” 孙清雅、莫颜两人看到向氏,即便不情愿还是行礼问好:“姨娘,我们这是要出去逛了。

” “逛?两个姑娘家不好好待在家里学女红,出去逛什么?”她看起来有些愠怒,俨然就像是孙清雅的生母一般。

孙清雅可不是其他孩子,被人斥责几句就怂了,于是狠狠回道:“我要去哪也不关你的事吧?如果你有意见就和爹爹说啊。

” “你个小贱人,别以为你爹宠你。

”说着向氏挽着衣袖像是要狠狠收拾孙清雅一顿,可孙清雅不是傻子,谁会干站着让她责打,当下拉着莫颜两人立刻在花园里面跑起来。

向氏干瞪着眼,也不好追过去,毕竟身为孙家的女人要顾及姿态,于是只能一甩手,狠狠说道:“算你这丫头跑得快,不然就狠狠收拾你。

” 在孙府里面能待见孙清雅的也没有多少个,总之一出宅院就会碰到许多不相关的人,刚刚的向氏就是其中一个,身为大夫人,仗着自己娘家地位好,而且为孙家生下三个孩子,这才有恃无恐。

向氏对他三个孩子也是珍贵的很,分别是大哥孙彤、大小姐孙亦然、还有少爷孙巴。

不过孙清雅的母亲同样也不弱,因为生了她还有弟弟孙凯,但即便如此,孙清雅的地位依旧不好过,与其他同年龄的小姐少爷比起来,她显然没有特别的优待。

莫颜知道孙清雅受到刚刚一幕的打击,心情多少会受到影响,于是问道:“小姐,我们还要出去逛吗?” “出!怎么就不出呢!” 孙清雅可不是那么懦弱的人,给人打击几次就不出去,可惜显然事情发展并没有她想得那么快于,踏着轻莲小步准备迈出大院的门,却被两边的侍卫给阻拦下来。

“这算是怎么回事?”孙清雅冲着其中一个家丁说道。

那名家丁身材高大魁梧,穿着深蓝色布衣,看见孙清雅的时候语气也算是毕恭毕敬,毕竟他终究是下人的身份,不好与小姐顶撞,哪怕这个小姐在府中并不受到重视。

“小姐,大夫人有命,家中各位小姐近日落时分都不允许出去。

” “岂有此理!”孙清雅这可真是生气了,没有想到那老女人居然还设下这种规则,古代的女人就是这样可怜,终日待在家门中不出,若是换作现代,孙清雅有一天不出肯定会气绝而亡。

但既然是向氏下的命令,孙清雅想硬闯也没有办法,面前两个家丁高大魁梧,怎么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沮丧地回过头,孙清雅与莫颜准备延路回去,哪知这时候却传来一道轻笑:“这不是十一妹妹吗?” 闻声看去,发现二女一男出现在自己面前,说话此人是孙清雅的姐姐孙亦仪,而站在中间的是孙清雅的大姨娘白氏,她是孙五湖的其中一房妻室,在最右边一位英俊男子则是白氏的儿子,即三少爷孙黎。

看到他们一家人,孙清雅心生厌恶,尤其是白氏和孙亦仪,这二母女整日对自己恶语相向,可让孙清雅感觉心烦。

至于孙黎却还好,他心情温和,言语得体,是家族里面对自己比较好的兄长。

孙清雅轻拂袖衣,乖巧行礼:“大姨娘好,姐姐好。

” “十一妹妹这是要去哪啊?难道你不知道大夫人禁止家中女眷外出吗?” “是啊,我不知道。

”孙清雅一脸敷衍的与孙亦仪说着,“不知道姐姐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什么事请允许我先离开。

” 白氏看着孙清雅的态度,心生不满:“庶出的女儿就是这般,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礼仪。

” 孙清雅冷哼一声,也没有说话,若是和她顶撞肯定又要受到责罚,拉着莫颜的手,径直离开。

“你这是什么意思,回来!”孙亦仪看孙清雅要走,慌忙叫道,可惜她哪叫得住,孙清雅听到她那尖锐恶心的声音,只会越走越快,头也不回。

回来自家的院子里面,天色已经渐渐晚了,这时候赵氏从大殿中走出,皮肤蜡黄,但面容慈祥,和蔼地看向孙清雅,道:“孩子,都去哪了?” 为避免自己母亲担心,孙清雅决定把之前所碰到的事情全都隐瞒下来,宛然以:“没有去哪,只是和莫颜在庭院里面逛逛。

” 莫颜也是机灵的人,立刻点头说道:“是啊,我和小姐周围走走而已,没有什么事。

” “莫颜,晚一点可能有事要拜托你了,你母亲做了一些糕点,要委托你给二老爷送去。

” “好的。

” 莫颜的母亲是孙清雅的乳娘,名字叫白红梅,一个性格温和的妇女,她从小就侍候着赵氏,自赵氏嫁进孙家以后她也一同跟来。

当夜色落下,院子里面已经点燃起烛火,灯火通明,窗户外的树影均被照的发亮。

众人吃过饭以后,赵氏便将一盒糕点委托莫颜送去,临走之前孙清雅可是多次嘱咐莫颜要一路小心。

“放心啦,大小姐,我又不是三岁的孩童。

” “我能放心的下吗,你从小性情软弱,就怕你去了二老爷那边受人欺负了。

”孙清雅担心地说着,与她不同,莫颜是那种遇到反抗只会隐忍的人,她从不招事,但也常受欺压。

莫颜听着孙清雅的关心深受感动,身为下人,哪有小姐会对她们这么关心:“小姐真好,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你……” “你胡说什么啊。

”听着她那么一说,孙清雅露出难得的羞涩之色。

“奴婢没有胡说啊,大少爷孙鹰不是向小姐提亲吗?可以看得出小姐姿色。

” “不要再提了。

”孙清雅作出嘘声的模样,孙鹰是二老爷孙青平的长子,与孙清雅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在古代里面近亲通婚并不是奇怪的事情,可惜孙清雅对于孙鹰却没有半点感情,直接就拒绝了他。

事实上,关于两人的婚姻别说是她拒绝,连孙五湖,二老爷孙青平都不赞同,因此关于孙鹰的事情早就给孙清雅抛到不知哪去了。

回眸看向莫颜,孙清雅说道:“你去二老爷要我陪着去不?上一次和孙鹰的事情可让二老爷家那边的人生气的很了。

” “不用了,小姐,我就送送就不会,不用耽搁。

”莫颜调皮可人,走没多远就回过头来向孙清雅招了招手,见着她这般模样,孙清雅于是也决定让她一人独自前去。

二老爷府中,此时府内并没有多少人,只有二老爷孙青平一人坐在正殿的太师椅上品茶,莫颜乖巧行礼后就把糕点放下,没有想到二老爷却忽然说道:“你是莫颜吧?之前看过你几次,这是来送糕点的吗?” “是的。

” “过来,让我仔细看看你。

” 对于孙青平的话虽然感到疑惑,但莫颜还是怯生生地来到她的面前,孙青平面容苍老,穿着黑衣锦服,一双眼瞪得大大的,看起来也有些吓人。

“你这孩子长得不错啊。

”说着时孙青平居然把手伸向莫颜的腰间。

“老爷!”连忙后退几步,莫颜急促地喊着,没想到这却引来孙青平的不满意:“怎么呢?让老爷我摸摸不行吗?”说着时孙青平强行扑向莫颜的身子,一把将她抱住。

“老爷,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莫颜奋力挣扎,可惜她的力气如何也敌不赢孙青平,他将莫颜拖向拆房,老脸原形毕露,无情的撕开莫颜的衣服,双眼贪婪犹如饿狼。

“今晚你就好好陪我!” “不,不要!”莫颜绝望的喊着,可惜四处无人,即便有下人听到也不敢多言,就此,无尽的黑暗将莫颜吞噬。

二老爷的府上已经平息了,二夫人还迟迟都没有回来,二老爷自认为自己已经把事情处理的很是恰当,就算是二夫人回来的话,下人们也是不会多嘴的。

可是现在的莫颜,却是内心百般挣扎。

寂静的房间内,莫颜一个人独自在椅子上,两只有神的眼睛也因为长时间的哭泣肿成了核桃般大小。

眼角的泪水还未干涸,莫颜呆呆的望着地面,双目无神,似乎自己的思想已经被抽空了。

脑海中一片空白,有的,只是二老爷那副淫荡的嘴脸,和在二老爷怀中无奈的挣扎。

 
 
第2章 自尽
 
 
 

 

空气都似乎是已经凝固了一般,莫颜转头望望房间中自己熟悉的摆设,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对于这个时代的女子来说,被轻薄就是丢失了自己最大的尊严。

想到年仅十八岁,还尚未找婆家,就已经早遭受了这种丢人的事,莫颜的心中永远也无法抹去这段阴影。

甚至,她想离开这个世界,带着自己所有的悲伤和无助,带着自己所有的挂念和心痛,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在莫颜看来,或许自己唯有一死,才能够洗清自己的身上的污垢! 她已经决定了,唯有结束自己的生命,才能够换来自己的解脱,宁愿一死,也不想如此的苟且于世!可是,心中的挂念又像是乱网一样缠绕在自己的心头。

爹,娘,哥哥,妹妹,小姐……,还有这个年轻的女子所喜爱的一切,都要再见了! 莫颜换上了自己最喜爱的服装,一套乳白色的长袍。

还记得,这件长袍是孙清雅为自己亲手制作的。

上面的百合花图案,也是孙清雅一针一线绣上去的。

为了给自己做这件衣服,孙清雅省了半个月的伙食费,买来上好的蚕丝。

好久了,莫颜一直都没舍得穿过,生怕不经意被刮坏了。

换上了这身长裙,莫颜也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那飘逸的乳白色,暗藏着多少绝望,似乎与世无争。

来到镜子前,望着暗黄的古铜色镜子中自己纤细的身影,莫颜微微一笑,似乎在说,多好的女子,只可惜……! 望着望着,在镜子中,莫颜又仿佛看到了二老爷从背后向自己走来,微胖的身材正大张着手臂,要把自己一把抱住。

“不要,不要过来!不要!”莫颜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双耳,眼睛紧紧的闭着,仿佛做了一场噩梦般咆哮。

可是,莫颜看到的并不是二老爷,而是莫颜的幻觉!一场噩梦醒来多么容易,可是人生的噩梦还能够醒过来吗! 莫颜虚脱了。

她要尽快的离开这个世界,否则对于自己来说,关于二老爷的魅影无处不在! 经过了精心的打扮,莫颜来到后堂。

已经是傍晚了,天空上,西边的云彩被夕阳燃的像血一样的红!在夕阳映衬下的孙府,却显得格外的阴郁! 莫颜的娘是赵氏府上的老佣人了,此时的她,正在忙着今晚府上老少的晚餐。

一席麻布的粗衣,显得这瘦小的身影如此柔弱。

此时,莫颜心如刀绞,“娘啊,女儿就要离开你了!”莫颜心中含着泪,却是莫颜不忍说出的话! 白红梅不停的忙碌着,锅中翻滚着的食物发出“兹兹”的声响。

“娘……!”莫颜轻轻的喊了一声,这声音却是如此的苍白和无力。

白红梅转过头来,用袖口随意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见是莫颜来了,立刻笑容颜开。

“莫颜来了,娘正做着饭呢,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这里油烟大,你先去外边等着娘吧!”白红梅说完,继续回过头来炒着菜。

莫颜眼含热泪,努力的控制的自己不要哭出声来。

从小到大,娘就是这么样的关心自己。

尽管自己是个丫鬟,可是脏活累活,娘从来都不让莫颜碰。

她总是在自己的事情忙完了之后帮莫颜做许多活。

莫颜也曾说过很多次,自己已经长大了,这些活是能做的,娘歇一歇吧,可是白红梅总是说,闺女细皮嫩肉的,没吃过什么苦,干这些活会伤皮肤的。

以后闺女还要找个好的婆家呢!总是这个借口,总是这个借口,其实莫颜的心里很清楚,娘根本就是怕自己太累,所以不管娘多苦多累,也不让自己碰那些粗活。

这就是当娘的心啊! 莫颜走出了厨房,坐在门口的石阶上等着白红梅出来。

可是,莫颜的心中却是百般挣扎。

女儿本想着以后好好的孝敬您,只可惜在也没有机会了!娘,你要保重啊! 抬头望望天空,低头环顾院子内的四周,这里的一草一木,哪怕是一个石子都是值得自己留恋的,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如今,自己唯有一死! 白红梅很快便做好的饭菜,将手上的油垢用围裙擦了干净。

便出来陪同莫颜一同坐在院里的石阶上! 望着莫颜,白红梅真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虽然自己只是个下人,可是自己的女儿却长的这么清秀,并且乖巧懂事。

“莫颜啊,来找娘有什么事啊!”白红梅轻轻的为莫颜捋顺了垂在脸上的发丝。

莫颜久久不语,甚至连转过头来看看自己的娘都不能,她怕触碰到娘的双眼,自己的眼泪就会止不住的留下来。

“好几天没来看您了,想你了!”莫颜强忍着哽咽,略显调皮的说道。

“我们闺女今天是真漂亮啊!”白红梅满脸堆着幸福,不停的上下打量着莫颜,看样子,对于莫颜满意极了。

傍晚的风,是和煦的,清凉中又会带给人几丝温暖。

莫颜顿了顿。

鼓足了勇气把头转过来。

娘真的老了,已经有白发爬上了双鬓,眼角的皱纹又多了,莫颜拉起了白红梅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

小时候,娘就时常这样牵着自己的手。

“娘,以后不要这么累的,有的重活,就让年轻人去做吧,你的腿总是疼,冬天的时候要多添衣裳,还有,以后让爹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等着哥哥考取功名回来,你和爹就带着静水离开孙府吧,回乡下去养老!” 莫颜的一番话,另红梅的很是纳闷,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白红梅摸了摸莫颜的额头,也不烫啊,怎么满嘴的胡话! “孩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以前对家里的事可是没有这么关心啊!”白红梅调侃着。

莫颜微微的笑了笑,并没有做出回答! 莫颜轻轻的抚摸着娘粗糙的手掌,手上布满了老茧,娘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啊! “好了娘,您先忙吧,我去看看静水和小少爷!”莫颜慢慢的起身,可是白红梅却觉得今天的莫颜和往常很不一样,白红梅呆呆的望着莫颜离开的背影,却不知为何,心头突然挂上了一丝凄凉!好像是在也见不到女儿了一样。

白红梅狠狠的摇了摇头,“呸呸呸!”白红梅迅速的冲地上呸了三声。

不停的责怪着自己,女儿好好的,自己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莫颜没有回头,不是不想,而是真的没有勇气! “娘,女儿走了,你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迈出门槛的那一霎那,莫颜在也忍不住泪水,泪水模糊了视线,娘,请恕女儿不孝! 莫颜找遍了整个院子,都没有看到静水,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又跑去那里了,总是不让人省心! 府上,还有夫人和小姐都没有去探望,不过莫颜也不想了,见到他们,只会让自己的心里更加的自责。

府上所有的人对自己都很好,如果知道了自己已经死了的消息,恐怕大家都会责怪自己吧! 最后忘了一眼赵氏住的屋子,莫颜满心惦念的离开了! 走的每一步,迈出的步子似乎都是那么的沉重,或许,这就是一个将死之人内心的不甘? 莫颜来到了孙清雅最喜欢的湖边,放下心来,莫颜才明白孙清雅为什么喜欢这里。

微风略过湖面,真的能带给自己全新的感受。

似乎与世相隔,心情无比的舒畅。

清澈的湖水中,倒影出了莫颜纤细的身影。

情不自禁的,莫颜竟然笑了。

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在天堂中,在云层的后面,俯视着孙府,她看到了爹娘,还有孙清雅他们生活的都很快乐。

即使没有了自己,他们生活的一样很快乐。

莫颜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双臂张开,成“一”字形,她仿佛在拥抱着晚风。

而在这个时候,在莫颜的身后已经有一个少年注意她很久了。

那个人,正是孙家的三少爷孙黎! 孙黎乃是大姨娘的儿子,平日与世无争,不染红尘,所以很少出现在人们的眼里。

三少爷除了吟诗作画,没有其他的爱好。

孙黎很是纳闷,他不知道站在湖边徘徊的这个好像仙子一般的女人是谁,不过早就已经被莫颜的身影所陶醉。

宽松的裙摆随风飞舞,似乎让孙黎联想到了画中的仙境! 恰在此时,却正是如临仙境一般! 可是,只听“扑通”一声,这女子不见了!孙黎心中一惊,不好! 莫颜已经沉在这片静泊中,虽然湖水不停的从鼻子可口腔灌入自己的喉咙,很是难受,可是莫颜并没有一丝的挣扎。

在湖水中的这一刻,她的心是静的,谁也没有,有的只是迎接死神到来的决心!相比有思维的时刻,莫颜反倒希望自己迅速的沉下湖底,接着人们看到的,将是自己的尸体。

看到莫颜落水,孙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的跑到了湖边。

孙黎紧张极了,长时间浸泡在古书里的孙黎,何曾见过这种场面。

“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孙黎大声呼喊,可是并没有见到一个人。

事情紧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孙黎已经完全把自己的安危抛在了脑后。

孙黎纵身一跃,跟着莫颜跳进了湖里。

而此时的莫颜,已经昏死过去了。

孙黎迅速的游到了莫颜身边,将莫颜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由于莫颜已经失去了意识,在水中另孙黎觉得游起来更加的费力,犹如身上背了几百斤的石头!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孙黎总算是成功的把莫颜拖到了岸上,孙黎一屁股坐在草坪上,大口的呼吸着,现在的身体仿佛是已经透支了一般。

在转过头看看身边的女子,脸色暗白。

孙黎大惊,将手指轻轻的抵在莫颜的鼻下,竟然发现莫颜已经没有了呼吸! 这人没有了呼吸不就是死了吗!孙黎大惊失色! “来人!快来人!快救人啊!” 孙黎拼命的摇晃着莫颜的身体,可是莫颜仍然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姑娘,姑娘,醒醒!”孙黎没有办法,只能拍打着莫颜的脸,可是莫颜的身体现在已经显得那么冰凉。

这时候,孙清雅听到了呼救声迅速的跑到湖边,当孙清雅看见昏死的莫颜时,仿佛自己的大脑都被抽空了! “莫颜,你怎么了!”孙清雅跑到莫颜身边,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态。

“我刚刚路过,看到这位姑娘在湖边,一下子跳进了湖里……!”孙黎此时有些不知所措,前一秒还仿佛置身仙境,可是这时候,自己眼中的仙子却已经“死去”! “快,人工呼吸,把她放下来!”孙清雅略懂医术,虽然孙清雅刚刚也摸了莫颜没有了呼吸,可是莫颜现在还有微弱的脉搏。

证明人还有救! “人工呼吸?什么是人工呼吸!”孙黎听了孙清雅的话,将莫颜平放在草坪上,孙清雅放平了双手,用力的按压莫颜的胸口。

这是普遍的急救常识,如果人不慎落水昏迷,要用力的按压胸部,帮助将肺中的积水排除、这样人才有救!可是对于人工呼吸?孙黎就孤陋寡闻了!这是在现代才有的急救方法。

经过了一番孙清雅的抢救后,莫颜还是没有反应。

孙清雅的用力按压并没有使莫颜所积的水排出,现在就只有人工呼吸一个办法了。

可是女人的肺活量本来就很小,并且现在的孙清雅还是个孩子。

孙清雅望了望身边的孙黎,虽然与孙黎平日里没有交情,可没有什么不愉快。

现在看来,只有孙黎能够救莫颜了!

 
 
第3章 出手相救
 
 
 

 

“快,帮助莫颜做人工呼吸,晚了就来不及了!”孙清雅命令到。

现在毕竟是命悬一线,生死关头顾不上那么多了! 孙黎一脸的迷茫。

“什么……?什么是人工呼吸!” “就是你把她的嘴扒开,然后你深吸一口气,往她的嘴里大口的灌气!这样才能够救她!”孙清雅说着,一把将孙黎拽了过来,并且先为孙黎坐着示范。

孙黎惊呆了,这不是要嘴对嘴?和亲嘴有什么区别,这不是相当于自己占了这姑娘的便宜嘛!这种下流的事孙黎才不会做。

“这……我不能够对姑娘做出过格的事啊!”孙黎显得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对于孙清雅所说的人工呼吸,自己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可是莫颜已经奄奄一息,这个时候想必孙清雅是万万也不能开玩笑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救人要紧还是那些狗屁规矩要紧!”孙清雅急的站了起来,对着孙黎大声咆哮。

孙黎望了望莫颜,如果自己不这么做的话,那么想必莫颜就必死无疑了。

如果自己按照孙清雅的话做了,也许莫颜还会有一线生还的希望。

一咬牙,就这么办了! 孙黎学着孙清雅的样子,嘴对嘴的向莫颜的嘴里灌输着空气。

一下,又一下! 奇迹般的,莫颜竟然活了过来。

莫颜睁开了无力的双眼,可是当睁开眼的那一霎那,却正好与孙黎四目相对,孙黎的嘴还扣着莫颜的唇。

这双眼睛真清澈……莫颜的心里想;这里是天堂吗,这个男人的感觉好温暖!而孙黎见莫颜睁开了眼,立刻像兔子一般的离开了莫颜的唇。

脸颊已经泛上微红。

“噗,噗……!”莫颜的口腔里开始不停的吐出大量的湖水。

孙清雅见状,立刻用力去按压莫颜的胸部。

直至莫颜的嘴里不在往外吐湖水。

“莫颜,你终于醒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孙清雅急切的将莫颜扶起,问长问短。

莫颜抬头看了看天空,望了望四周,原来这里不是天堂,还是孙府。

莫颜清楚的看到天空飘的云。

自己不是在云上,而是在地面上! “小姐……我没死吗,你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刚一醒来,莫颜的情绪就已经崩溃了。

“我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界上!”莫颜拼命的在孙清雅的怀里挣扎着,想要再次投湖自尽。

可是孙清雅拼命的拦着。

对于孙清雅来说,对于莫颜这次的冲动,自己是完全有责任的。

孙清雅的心里自责极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没有看好莫颜,莫颜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如果不是自己自以为是的认为莫颜一个人静一静会更加的冷静,而是一直陪在莫颜身边的话,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莫颜!我的好姐妹,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们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做。

想想你爹娘,想想你的兄弟姐妹,如果你死了,他们会怎么样,奶娘会不会想不开呢!”孙清雅尽量的想要抚平莫颜的情绪。

莫颜的娘,便是孙清雅的奶娘,平日里最疼莫颜。

待莫颜就像是一块宝贝疙瘩一样。

如果莫颜真的出了事,恐怕白红梅真的会寻短见呢。

莫颜不停的哭泣。

脸上已经分不清究竟是她的泪水还是未干涸的湖水。

莫颜无力的瘫坐到地上,似乎是觉得自己太冲动了。

想起了娘,莫颜心头不忍!不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 由于刚才与孙清雅的挣扎,莫颜本身就已经湿透的衣服显得更加的松垮。

不知不觉的,半个肩膀已经露在了外面。

被孙黎一览无余。

只不过由于孙清雅和莫颜的情绪都很激动,两个人并没有注意。

可是一旁的孙黎,却看得脸红心跳。

长了这么大,何时曾经见过女人裹在衣服里的肌肤。

那肌肤白的那么可人。

像雪一样。

夕阳的映衬下,还泛着些许光芒。

女人的肌肤真好看!看着看着,孙黎不知的又陶醉其中了。

在孙黎的眼里,莫颜是自己长了这么大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

这种美就像是自然的野花一般,不经过任何的雕饰,却是如此的动人和芬芳。

想着想着,孙黎一下子将自己的思绪拉了回来。

孙黎迅速的背过了身体。

自命是风雅之士,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下流的事! 孙黎的心里无数次的骂着自己。

“莫颜,是三少爷救了你,如果没有三少爷,你恐怕早就已经……!”孙清雅起身,向孙黎连连致谢。

看样子,大姨娘的家里还是有好人的!在孙清雅看来,孙黎救了莫颜的命,就是救了自己的命!此时的孙清雅,已经完全把孙黎当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般! 孙清雅扶着莫颜起身,这时候,莫颜才发现自己的衣袋脱落。

显得更加的不好意思。

“多谢三少爷,小女子次生肝脑涂地,也一定要报答三少爷的大恩大德!”莫颜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孙黎行着礼。

由于看到莫颜身体虚弱,孙黎连忙扶起了莫颜。

可是当触碰到莫颜手臂的时候,却仿佛有一道电流从自己的双手一直划到心间。

两人四目相对,却显得格外的羞涩。

莫颜马上转移的自己的目光,随着,孙鹰也侧过了身去。

在简单的告别之后,孙清雅便扶着莫颜回到了府中、而孙黎则一直目送着莫颜离开。

直到莫颜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此时的孙黎,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

似乎自己的世界突然间绽放了。

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莫颜,你究竟是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孙清雅一面扶着莫颜,一面对于莫颜的冲动很是不解。

就算是因为在二老爷府中发生的事,心想也不至于;虽然是发生了这种事情,可是二老爷也断然不敢声张。

自己的府上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会随着时间被淡忘,直到消失。

莫颜抿了抿干涸的嘴唇。

又控制不住的流下眼泪。

孙清雅不停的安慰着莫颜。

一路上,孙清雅为莫颜讲了很多的故事,大多,都是由自己所熟知的一些伟人改编的。

一直到了府上,莫颜的心情算是有了些好转,孙清雅的话,对自己起了很大的作用。

未来的路还很长。

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自己真的已经死了,那么家人不会过的更幸福,而是这辈子都会沉浸在自己死亡的消息中,永远都走不出去! 今天的太阳落了,明天依旧会从东方爬上来,就算是阴云密布。

遮挡住了阳光,可是雨过天晴,大地依旧温暖。

何况是生活在世界上小小的人类呢! 赵氏和白红梅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晚饭早就已经开始了,可是孙清雅和莫颜两个人却迟迟的不见影子。

府上一直以来危机四伏,另赵氏和白红梅很是放心不下。

差出去下人寻找两个人的下落可是还是一点音讯也没有。

就在赵氏和白红梅为两个人揪心的时候。

孙清雅却突然扶着莫颜回来了。

本文标签: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

上一篇:2021热门( 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下一篇:2021好看的(宝宝腿开大点就不疼了在线视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