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好看的(宝宝腿开大点就不疼了在线视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1-09-25 21:13: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注意:因防止谣言无法破除,限招三十岁以下女性,非诚勿扰。白青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看到了幻象一般惊奇。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出现这样一条广告,就算是这样诡

注意:因防止谣言无法破除,限招三十岁以下女性,非诚勿扰。

白青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看到了幻象一般惊奇。

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出现这样一条广告,就算是这样诡异的排版方式,就算是这么令人怀疑的招租条件,就算是骗局,她也迫不及待的想要跳进去了! 白青青手忙脚乱的翻出她的老式诺基亚,小心翼翼的把屏幕上的号码输进去,然后,颤颤巍巍的按下了拨号键。

\"嘟嘟喂,你好?\"电话那边,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白青青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制了,她大声地向那边喊过去:\"你好,我看到了你登的广告!我想租那套房子,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现在就可以过来看房子。

\"那边的声音像是离话筒好远,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阴郁气息。

314sgqyujeqfuo.jpg

但突如其来的惊喜让白青青完全忽略了这种感觉,她几乎是尖叫道:\"好!我这就过去!\" 白青青手忙脚乱的收拾好自己苍白的脸颊,带着一双因熬夜过度而充血的双眼,上了前往市郊的公交车。

车上人很多,有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老人,有抱着孩子沉默着的妇人,有穿着笔挺西服却满面倦容脸色苍白的青年,也有两眼发呆的穿着脏兮兮校服的小姑娘一批人上来,一批人又下去,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一切又和平时不一样。

所有的人都沉默着,车厢里除了发动机轰隆轰隆的声音,就剩下一片死寂。

连沉浸在胡思乱想中的白青青,也感觉到了这沉甸甸的死寂,满满一车的人像是被冷风冻僵在了那里,没有人出声,所有人都是一副呆板沉默的样子,在这样压抑的气氛下竟显得有些扭曲。

白青青的心里开始有了一些害怕。

她突然想到了广告的内容,\"鬼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言呢?为什么房主只招年轻的女性入住呢?她突然觉得自己冲动的有些离谱,这样的一则广告,怎么看都是骗人的啊,自己怎么会就这样轻易的贸然前往呢?她脑海里一下就浮现了几天前看过的新闻:有个年轻的女孩晚上去酒吧喝酒,喝醉之后和陌生男孩去酒店开房,被下了迷药后,在昏迷中被人取走了两个肾脏。

白青青觉的自己简直就是个纯天然傻大胆,勇往直前自投罗网。

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的办法吗?难道就真的在和爸爸的约定没有履行之前就铩羽而归,嫁给一个自己都不爱的男人和他度过自己漫长的一生?一个整日以写爱情小说为生的人,竟然从来没有尝过爱情是什么滋味,这不是生命对她的讽刺吗? 不能这样!不能就这样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那样一个庸碌的人,不能以后手背冲下向那样尖刻的人要钱度日,不能在以后谈起自己年轻时的梦想时被人嘲笑、被人当做反例来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能,绝对不能! 白青青狠狠咬着自己的下唇,她已经在心里做了决定,就算是地狱,自己也要义无反顾的跳下去了! 车窗外,飞过的落叶在冷笑。

城市的繁华渐渐隐去,车窗外已经一片荒凉。

市郊远远地都是在建设中的钢筋水泥,人,已经很少了。

白青青此时心里忐忑的要命。

她不停地想象自己要去的地方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也许,是荒草丛生的房子里,一个刻薄的怪大叔在等着自己?又或者,是一个未建完的水泥毛培房里,一群黑社会的人贩子正翘首以盼?还是,真的是一座老旧的楼房,里面冒出憧憧鬼影?白青青的脑海里充满了光怪陆离的恐怖景象,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她,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要想占到便宜,先要吃大亏。

虽然心里想得很是明白,但白青青还是义无返顾的向着危险去了,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就这样大胆的往火坑里跳去,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视死如归吗? \"吱——吱——\"长长的刹车声戛然而止,白青青从各种恐怖的幻象中醒过来,才发现偌大的一辆公交车上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了,司机从后视镜里冷冷的看着她,不带一丝表情。

白青青这才意识到,终点站已经到了。

在这座城市生活了近两年,白青青竟然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荒凉的一处地方,下了车,极目望去,远远近近的都是连绵起伏的荒芜的丘陵。

一座暗灰色的三层小楼孤零零伫立在荒野之中,远远看去,像一座荒芜已久的孤坟。

白青青本就提着的心又悬到了嗓子眼。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她甚至想,要不然还是搭上这辆公交车回去吧,这样明显的骗局,自己何必傻乎乎的去上钩呢。

想到这儿,白青青立刻转身向刚才的那两公交车跑过去,可司机却一点要等她的意思都没有,大脚油门一踩,轰然离开。

白青青跑着追了好久,司机却只是从后视镜里木然的看着越来越远的她,没有一丝表情。

白青青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望着渐行渐远的公交车,好像被全世界都抛弃了。

白青青回头往站牌底下走,今天真是非常的怪,这么漫长旅途竟然一直沉浸在沉默中,这让她本来就压抑的心情更加慌乱。

而且更怪的是,白青青的记忆中,公交终点站总会停着几辆车,一班车来了,下一班才会出发。

可白青青今日乘的这班车,不仅下客以后立即就开走了,而且司机明明已经看到白青青追了上来,却并未等她。

真的是太奇怪了,难道冥冥之中,有人操纵着这个骗局,来叫白青青上当? 看着远处的那座灰色的小楼,白青青心底的寒意又陡然升起。

郊外的天气远比市区冷的多,白青青刚才还在发热的头脑这时也彻底冷静下来,她回想整个招租事件的始末,心里更加确信这是一场骗局,自己是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才鬼使神差地上了一辆陌生的公交车,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而现在,必须要止步了! 白青青回到站牌下,萧索的身影,孤独无依。

恐惧沿着她全身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在急速蔓延。

她为自己的冲动而懊恼,为自己的幼稚而懊恼。

不明白什么事情还是需要按部就班的来,世界上永远没有白吃的午餐,只有白受的委屈。

时间在寒冷的秋风中一点点流逝。

可她要等的车,却依然踪影全无。

白青青感觉到自己快要支持不住了,她已记不清围着那站牌转了多少圈了,站牌上的站名,甚至是站牌立柱上贴的那些小广告上的内容,她几乎都可以完全背下来了。

焦虑的等待着,白青青只好再一次盯着那些小广告,心中不禁在想,设置骗局的那些骗子们会不会也把广告贴在他们犯罪根据地的车站牌上呢,突然,她发现了一张A4纸上用很小的字体写着一条通知。

这张纸就像是瞬间凭空出现的一样,白青青记得刚才一直没有发现这张纸。

她细细的看着那纸上的内容: 通知 XX市公交管理办昨日发出通知,2012年7月31日至2013年1月31日,神龙公路进行全封闭道路维修工程施工,禁止机动车通行。

通知上面印着市政道路管理局的大红公章,白青青的心瞬间悬了起来。

今天是2012年9月7号,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这条路根本不能够有车通行!那自己是怎么来到这的呢?难道自己这些天没休息好,做了一个梦?那梦里怎么会这么冷呢?难道自己把被子踢开了?不会啊,自己从来没有踢被子的习惯啊,难道自己已经在睡梦中死掉了?但是为什么会死的呢?对了,前些天看到报纸上一直在说有很多人为了工作不眠不休疲劳死了,自己也一定是这样,一直码字一直码字把自己累死掉了吧。

可是自己只是做一个月收入还不到一千块的小作者,既没有什么写出来惊世骇俗的作品,也没有赚的金银满钵,就这样混的连生活还得靠家里的老人接济,还把自己给累死了,这不是太丢人了么 白青青的脑袋里充斥着各种光怪陆离的想象,终于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成功的想死了。

这一刻,白青青觉得自己十分好笑,难怪等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公交车来,原来自己坐了一辆不存在的车,驶过一条不存在的路来到了这里。

是不是,这条路根本就叫做黄泉路? 白青青还在犯傻的时候,手机铃声却突然咋了起来,在这只有风声的荒郊野外,这铃声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白青青被吓得一个激灵。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白青青小心翼翼的接起来。

\"喂,你好?\" \"你好,白青青小姐,我是上午你打过电话的房东,你今天还过来看房子吗?\" \"我今天有点事要不然你再等等对了,我在网上查到,去你那里的路要修,不能走了,我没有办法过去啊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再找找别的地方\"

 

第2章 

 

白青青没想到那个骗子会急成这个样子,主动打电话来找自己,一时声音都有点发颤。

\"不会啊,今天是道路通车最后一天,比网上通知的要晚了一天呢,你现在坐车应该还可以过来的。

我下午过这边来等你,等了一下午都没有等到,白小姐你要是不过来的话,我就回去了。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再通知我好了。

\" 白青青心里电光火石的闪过一个念头,他说他下午来了这座房子,那么现在他要走了,就一定可以看见这群人。

他们一定不知道现在车已经不通了,那他们一定回来这个站牌底下等车,或者他们是开车过来的,不管怎样,白青青可以看见这个所谓的房东,也许就能看出他是不是一个坏人了。

想到这,白青青立马回答道:\"是的,那就等改天有时间我再过来吧,不好意思。

\" 挂了电话,白青青向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跑去,藏在那块石头后面可以很好地看到站牌和整条路面的情况,如果那个骗子出来,白青青就一定会看到他。

大石头后面丛生着荒乱的杂草,白青青把身子缩在后面,紧张的都不敢呼吸。

十分钟过去了,小楼那边依然安安静静 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人出来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白青青觉得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整年,可是依然没有人从那个白楼里面出来,她郁闷的直起腰,这才想起,如果是骗子的话,就住在那里守株待兔也不一定啊。

自己真是写小说写多了,净幻想一些不合实际的事情。

她直起身子,重新走回站牌下,呆呆的想,自己该怎么回去呢? 电话铃声又一次猛然响起,白青青又是一个战栗,拿出手机一看,居然还是刚才的那个号码。

要不要接呢? 电话铃声像是奚落她一般唱个不停。

白青青想了半天,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

\" \"喂,白小姐。

是不是回不去了?\" 一句话吧白青青问的大睁眼,他怎么知道自己回不去了呢? \"你什么意思?\" \"白小姐,我就住在这栋楼里,就在要出租的屋子楼下。

我从楼里可以看见公交车站牌的啊。

\" 白青青恍然大悟。

怪不得等了这么久也没有人出来,原来这个骗子正窝在楼里看自己的笑话呢! \"你看错了吧那不是我\" \"白小姐,你不用这样,我都看到了,你早就过来的,但是又想回去了。

其实没什么的,说是鬼屋,总会有人害怕的,如果你后悔了的话直接说就好了。

这个地方一直没什么人来,所以你一来我就注意到你了。

我看到这么半天了还没有公交车来,想必你是坐上最后一班车了。

这样子你就没办法回去了吧?\" 白青青像个被戳穿谎言的孩子,一下子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唔是啊不过不过,我是真的有事要回去,很急的事\" \"要是很急的事,白小姐你都在这等了有两个多小时了吧?\" 白青青觉得自己才是个被揭穿的骗子一样,惭愧的闭了嘴。

\"这样吧,白小姐。

你既然都来了,就到我们的屋子来看一下,其实并没有小说中说的那么恐怖,根本就没有什么的。

你过来看一下就知道了。

就是有一些无聊的人总是说这房子闹鬼,吓的人们都不敢过来租房了,我就是想找个年轻的小女生过来住一段时间,让他们看看这样的年轻女孩子都不怕的,他们害怕什么。

你过来看一次,要是觉得害怕我也不强求你。

我就开车送你回去,要不然你也没有办法回去不是吗。

\" 电话那边的声音听起来然人十分踏实,但白青青还是忍不住问:\"那你自己住进那间屋子不就好了,何必废这么多事啊?\" \"其实,这些谣言都是这里的邻居传出去的,有一个家伙住在我们楼上,每天又吵又闹,我说了他几次,就传出来说我是个见不得光见不得人的神经病,后来传来传去就成了这里闹鬼。

其实那有什么鬼,我要是搬到楼上去,他们说下面这间闹鬼,我搬到下面来了,他们呢又传上面那间闹鬼。

搞得我好好一套房子干掏着取暖费物业费就是租不出去。

要是你敢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这样谣言也破了,房子也能租出去了,我自然要重谢你的。

\" 白青青听了这些话后心里突然就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

这样听来,整个事情就变得比较合理了,自己既然答应人家过来看房子,就不该这样思前想后的。

更何况,自己要是不去那房子里看看,也真的没有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想到这,白青青毅然向那座青灰的楼走过去。

楼前的门铃带着摄像头,白青青小心翼翼的站在楼梯的死角,怕被看到自己的正脸,楼道的们很快打开了,一个皮肤极白的年轻男孩穿着一双毛绒拖鞋站在门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是白青青小姐吗?\" 白青青觉得自己像是看到了一个小弟弟一样,突然地就没有了戒备心。

那个男孩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样子,个子不高,而且很瘦。

太白的皮肤让他看起来有些病病怏怏的,白青青觉得,这样的一个小孩子,就算真的是坏人,也未必是自己的对手啊。

\"是啊。

\" 少年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请跟我来吧,白小姐。

\" 上了楼,一扇巨大的防盗门已经打开,白青青犹豫了一下,就向屋子里走去。

一进屋子,白青青就知道自己没办法离开了。

屋子里的陈设仿佛就是就是按照白青青的喜好设置的。

宽敞的沙发,密密麻麻爬上窗棱的绿萝,宽敞的浴缸最漂亮的是那个阳台,上面有整整一个书架的书,还有一个简易的藤编秋千!这简直就是白青青曾经无数次在小说里描写过的生活环境,她曾经也无数次梦到过这样的屋子。

现在的白青青开心的发狂,她甚至想,即使真的是个骗局,她也甘心上当。

\"好的,我同意你说的,就让我住在这里吧!\" \"好,既然白小姐你同意了,那我们就签署一份合同吧。

\"少年微笑着说。

第二天白青青就把家里零碎不多的东西一股脑搬了过来。

她的新房东开着车来接的她,通过车上的闲聊,白青青知道了他叫王晨曦,看起来年纪不大,事实上已经二十八岁了,只是因为一直从事IT行业的工作,整天对着电脑足不出户,所以看起来皮肤苍白消瘦。

王晨曦的妈妈生前是一名著名的作家,曾经出版过很多言情小说。

\"你妈妈的职业和我一样呢!\"白青青兴奋地说。

\"女人都喜欢想想浪漫的爱情,想多少都不觉得够。

那白小姐至今有出版过什么大作么?\"王晨曦一边开着车,一边淡淡地和白青青搭着话。

因为从市区直达这里的路被封了,王晨曦不得不开着车带着白青青从高速路上饶路。

\"我可没有你的妈妈那么厉害。

我写的文章大都被退回来了,剩下一少部分还是被人家当成废文买过去。

我和我爸爸说好了,下个月我要还是这么一事无成的样子,就从此封笔,再也不干这行了!\"白青青惭愧的说。

\"哦,这倒很有意思。

不过,要怎么能看出来你是一事无成还是有成的呢?\" \"我和爸爸约好了用他的笔名写一本书,如果下个月有出版社对这本书有兴趣了,我就可一直继续这份工作,但是要是我写的东西还是无人问净,那我就要回家相亲,然后结婚生孩子了\"白青青提到这个,心里就是一阵惆怅。

\"没关系,书山有路勤为径嘛。

只要有理想,就一定会成功的,我相信你!\" 说话间,白青青和王晨曦就已经回到了这栋青灰色的小楼前面。

这天的天气稍稍转暖,风也停了,白青青压抑的心情也终于微微舒展开来。

她卖力的收拾着自己的新居,准备为将来一个月的努力奋斗打下良好基础。

铺好了床铺,擦好了玻璃,白青青发现厨房竟然还有整套的厨具,甚至连油盐酱醋有一应俱全,她开心的嘀咕道:\"这间屋子简直是太好了,连油盐酱醋都备好了,真是周全啊!\" \"不周全你怎么给我做饭吃呢,亲爱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王晨曦竟然进了屋子,他看到忙作一团的白青青,笑嘻嘻的冲她说了半句话,却又突然像响起了什么似的慌忙闭了嘴。

白青青却已经听到了,她心里就是一惊。

这小子在说什么呢? 王晨曦也是一惊,他眼神究其复杂的看了白青青一眼,然后急急说了一句\"对不起\",就匆匆离开了。

白青青在后面很是疑惑,她明白自己不可能是平白无故捡这么个大馅饼,甚至已经做好了各种被害的准备,但是她却没想到王晨曦会是这样的表现,难道是碰上了狗血偶像剧里的剧情吗? 白青青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第3章 

 

白青青躺在新屋子的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白色的大罩灯。

就只剩这一个月了,要是还写不出书来,就要履行和爸爸的承诺,回那个自己讨厌的家去了。

这样漂亮的屋子也是住不成了啊。

就看现在的情形,恐怕要想出书真的是件难事了。

自己现在一点构思都没有,完全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要是到时候真的没能拿到出版通告的话王晨曦是不是对自己有一点意思啊,不然他为什么管自己叫\"亲爱的\"呢白青青就这样想着,渐渐进入了梦乡。

梦里面,一溪潺潺的流水从白青青的脸上流过去。

白青青很享受这种清爽的感觉。

她伸手去撩拨那清凉的溪水,却发现那竟然不是水,而是缠在脸上的一绺长长的头发!白青青惊恐万丈的去抓那一绺长头发,却发现头发在自己脸上越缠越多,她只好使劲将那些头发揪下,却发现,头发的后面,是一张早已腐烂了的女人的脸! 白青青猛地从梦中惊醒,才发现冷汗已经湿透了自己的睡衣。

一定是白天里听到了关于鬼屋的说法,夜里自己才会做这个梦吧。

可是,从来没有过这么真实的梦境。

那头发缠在自己脸上凉凉痒痒的感觉仿佛还在,白青青就忍不住伸手在脸上抓了一把,才发现脸上竟然真的有粗粗一绺头发! 白青青惊的高高蹦起,在黑暗中摸索了好久,才把灯打开。

床上却是什么也没有了。

刚才摸到的一绺头发此时根本就不存在了,白青青的脸上只有自己剪得短短的,已经被汗湿了的头发贴在额前。

床上很干净。

是自己睡懵了吗? 白青青摸着胸口,心脏还在剧烈跳动。

难道真是自己想太多了吗?但是刚才那种真实的感觉还在指尖徘徊,那分明是一绺冰凉的,长长的头发啊! 难道这真的是一件鬼屋? 白青青不敢再往下想。

她不能离开这间屋子,不管以什么样的理由。

就算这个时候真的有个女鬼披头散发的躺在她对面,她也一定是得选择留在这和那个女鬼同床共枕,因为,除了这里,就再也不会有其它地方能够容纳白青青这个人,和她幼稚的作品了。

想到这,白青青把手里的被子狠狠砸在床上,又去睡了。

白青青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挣开眼看,天才朦朦亮。

这么早,会是谁呢?白青青打开门,发现王晨曦竟然穿着一身卡通睡衣站在门口,一脸期待的看着她,白青青惊讶的问到:\"你有什么事吗?\" 王晨曦听到这句话仿佛被雷劈中一样,像是很久以来的期待一下子落了空,他本来神采奕奕的眼神一下子陷入到极度的失望和慌乱中。

\"没,没什么我睡懵了,不好意思\" 白青青定定的盯着王晨曦慌乱远去的背影,很久才想起来自己还是一副刚刚睡醒蓬头垢面的形象,她一下子就拾回自己二十多岁女孩子害羞的心,赶紧关上了房门。

手忙脚乱的收拾了一下,白青青坐在电脑前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可脑袋里就像是长了一团乱草,始终无法静下心来。

王晨曦苍白的脸不断闪现在眼前,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王晨曦会对自己有那样暧昧的举动,如果说是一见钟情,那也太快了些吧。

难道他是个变态 白青青在这里生活得很平静,平静的生活让她那颗躁乱的心也逐渐安静下来,她终于可以开始构思她的小说了。

只是唯一令白青青感到不舒服的,就是那些奇怪的梦,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到她的身边缠绕着她。

还有就是正如王晨曦说的一样,楼上的那个家伙的动静确实很大,有很多次白青青都以为地震了。

但是对于白青青这样一个还在为自己的理想,做着最后的挣扎的人来说,这已经算不上什么困扰了。

晚上,白青青开着台灯,安静的坐在自己那台已经垂垂老矣的电脑前写着小说。

窗外,天黑得令人发慌,北风呼啸而过,干枯的树叶急促的从窗前飘落。

一切看似和平时一样,但又有点不一样,没有人会意识到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变化。

白青青觉得有些累了,她关了电脑,伸了伸懒腰,慵懒的躺在床上,慢慢进入了梦乡。

那种真实的触感再次把白青青从睡梦之中拉了出来,但随着白青青的苏醒,那种东西并没有消失。

她就在白青青的面前!白青青只是看见了一头乌黑的长发遮住了一切。

漂浮在空气之中,若有若无。

白青青被吓得魂不附体,不停的颤抖着,冷汗打湿了她柔软的睡衣。

对峙中,那个东西开口了,声音温柔的令人对它生不出恶意。

那声音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是却又近在咫尺。

\"你不用害怕,我叫李苋。

我只是想帮助你。

\" 白青青虽然被吓得不轻,但也恢复了几分理智。

她颤抖着说:\"你是谁?这里面真的有鬼吗?\"白青青语无伦次的问着很多白痴的问题。

李苋似乎并没有对白青青失去耐心。

她还是用着那种温柔而又空旷的声音说:\"你不知道我是谁没关系,但我却是唯一可以解救你的人。

除了我,你没有其他选择。

\"白青青终于开始有些平静了,但是她的声音还是有些颤抖,她继续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不会是想要我拿灵魂作为交换吧?\"漂浮在白青青面前的女鬼苦笑着说:\"写小说的人想象力就是丰富啊,但那毕竟只是想象,我只是单纯的想帮助你,没有任何条件。

\"到现在为止,白青青终于相信这个公寓里真的有鬼了!一想到这里,白青青又开始颤抖,她再次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她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那个女鬼,即使她看上去真的很真诚。

但她毕竟是鬼,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那个女鬼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便继续说道:\"好吧,为了消除你的疑虑,我可以证明我的真诚,只是恐怕你的世界观也许会因此而有些许改变。

\"不待白青青回答,她就化成一缕飘渺的影子消失不见了。

当那个女鬼消失的一瞬间,一切都变得和平时没有两样,寒风还在怒吼着将枯黄的树叶残忍的卷落下来,狠狠地摔在柏油路上。

但是这种短暂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彻底消失不见了,一切,恍然如梦。

白青青看着眼前随风摆动的绿油油的野草,安静流淌的溪水,无边无际、灿烂夺目的樱花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生机盎然。

白青青相信,就算是一个濒临崩溃的人看到这一切,他狂躁的心情都会平复。

但这时那个空旷的声音却不合时宜的响了以来:\"我不愿意打扰你现在安静的心情,可我不得不说,现实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美好,如果你准备好了,我就为你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的大门。

\" \"李苋是吧?你说吧,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

\" 白青青现在终于不害怕她了,她觉得就算是死在这美丽的世界里也已经值了。

白青青的反应似乎并没有超出李苋的预料,所以她也并没有感觉到惊讶。

但是自己好像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李苋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如此熟悉的东西在说出来之前,也是需要先努力的回忆一番的。

白青青等了很久,都没有在听见那个自己已经开始熟悉的声音。

她刚想开口说话,李苋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你看见那些妖艳的樱花了吗?它们虽然美丽妖艳,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樱花难道不应该在冬季开放吗?但是你现在感觉到寒冷了吗?我想你只感觉到了这里的樱花美丽的令人窒息吧?其实我也很喜欢樱花,我喜欢它盛开时的热烈,更喜欢它凋落时的壮烈。

不过,樱花其实是一种很残忍的花,因为它以自己飘落的尸体为养料,它吸收得越多第二年就开得越灿烂。

如此不知疲倦的重复着。

但这里的樱花却从不凋零,因为它们不需要践踏自己或同伴们的尸体,来作为养料。

因为它们有着另一种养料,那就是鲜血。

\"听到这里,白青青打了一个激灵,她没想到这样美丽的东西,也可以如此的残忍。

但李苋似乎并没有打算给白青青冷静的机会,继续说道:\"你可以进去看看,那里到处都是充满了恶臭的尸体,面目全非!当你看见那些东西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这里的一切是美好的了。

\"白青青虽然很害怕,但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还是一步一步的慢慢在靠近那片无边无尽的樱花林。

她快要靠近了,更加靠近了就在此时她看见了一只被遗弃的右手!虽然看上去已经过了很久了,并且发出了让人无法承受的恶臭,但是它好像还在缓缓的往外渗出鲜血!然后把已经变得鲜红的土地,染得更加的妖艳。

那只右手的手指似乎还痛苦的抖动着。

一瞬间白青青被恐惧和恶心填满胸腔,她开始使劲的往回跑,她此时只想远离那个地方,直到再也看不见那个地方。

但是不管她怎么努力的奔跑,她与那片开得无比妖艳的樱花林都近在咫尺,就在她的身后。

\"你不用跑了,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到你,所以你不用害怕。

\"李苋说道。

但白青青就像并没有听到李苋的话,或者说白青青此时根本就不相信李苋。

不过李苋也没有制止白青青的意思,就任由她不停地奔跑。

直到白青青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倒在草地上努力的喘着气的时候,李苋才再次开口说道:\"我说过这样是没用的,可你不听我的,我想现在我们之间应该有最起码的信任了吧?\"白青青不停地喘息着,已经没有心情害怕了。

现在她才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多虑了,因为如果李苋想要害她似乎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手段。

于是白青青说:\"好吧,从现在开始我试着相信你,不管你对我有什么目的。

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第4章 

 

\"难道现在的人都是这样的吗?不愿意相信任何人?\"李苋的声音变得有点无奈。

白青青听出来了,她心想\"如果自己能看见对方的面容的话她一定是在苦笑吧?\"不过她还是很坚定的说:\"开始吧,把你想让我知道的,和不得不让我知道的都告诉我。

\" \"那好吧,希望你不会太惊讶。

\"李苋的声音第一次变得有些严肃。

\"其实,我们生活得世界,有很多人都会表现出异于常人的举动,他们的天赋被放到最大后,就会成为人们所说的成功人士。

但还是有一小部分人,或许是因为环境、性格等原因,他们的天赋被埋没了。

对于这一小部分人,有一个人可以把他们的天赋发掘,然后赐予他们特异功能。

这个人就是黄泉引路人!没有人知道他的能力有多么强大,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但是我唯一知道的是——你即将成为一个有着特异功能的怪物,然后为他工作。

当他觉得你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你遗弃。

你最后的结局就是四肢分离的躺在那片樱花丛中,直到自己的最后一滴鲜血流尽,才会慢慢的失去知觉,痛苦的死去。

\"白青青躺在那里,瞳孔里充满了恐惧,嘴唇已经变得发干。

那支还在慢慢触动的手指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颤抖着说:\"那我应该怎么办?\" \"其实你现在住的那间公寓里,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在见到那些东西之前,你没有办法想象那些东西有多可怕。

那些东西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说到这里李苋有了短暂的停顿。

因为李苋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的声音也有了一丝丝的颤抖。

她在努力的克服内心的恐惧,因为她不想白青青对她失去信心。

所以她在努力平息了内心的恐惧之后继续说:\"你一定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因为这一切你都要面对,你没得选择。

离你住的房间不远的走廊里有一个暗室,只要你仔细的寻找就一定会找到,在那里你会知道更多的东西。

\"白青青努力的平静着已经汹涌翻腾的内心,说:\"你说,我会成为那个黄泉引路人的傀儡?但是我并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天赋啊,我只是一个还在靠父亲接济过日子的穷小说家。

还有那个暗室又是什么东西?\"但是李苋好像并不打算告诉白青青这些,所以她只是说:\"这些你会明白的,但是不是现在。

我还需要提醒你的是,你必须要注意那个\" \"青青?青青?\"白青青被王晨曦从睡梦之中叫醒了。

白青青睁开有些惺忪的眼睛想着:\"原来这也只是个梦啊?但是又怎么会那么真实呢?真实得就好像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

\"门外还在不断的传来王晨曦的叫喊声。

白青青这才回过神来,无力的答应着说:\"什么事啊?我还在睡觉呢?\" \"都十二点了,还在睡啊?该起来吃饭了。

\" 白青青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老式摆钟,果然指针指在十二的位置上,她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在她大学毕业以后,就从来没有睡到过八点以后的,但是今天居然睡到了十二点。

不过白青青还是强忍着睡得有些发痛的脑袋爬了起来,穿着拖鞋走出房间。

更令白青青惊讶的是,王晨曦居然做好了一桌子的饭菜,坐在那里等着自己,白青青从来都不知道,王晨曦居然还有这么一手绝活。

白青青在餐桌旁坐下来。

王晨曦看着白青青脸上那一丝疲倦的伤感,眼睛里溢满了温柔,缓缓地说道:\"其实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都不记得是哪一年了,但是我记得那个日子是九月十三日,也就是今天。

她对我说:\'晨曦,我答应你了。

\'我当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难以置信的说:\'你什么?什么答应我了?\'然后她的脸开始变得通红,但是她还是大声的对我说:\'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了!你个胆小鬼!\'\"王晨曦似乎陷入了那种幸福砰然降临的美妙感觉里了。

他的嘴角开始有点微微上扬。

\"但是,就在那一瞬间,她的瞳孔变得没有了焦点,嘴角缓缓的流出了鲜血,最后无力的倒在了我的面前!我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像一个胆小鬼一样,站在那里呆呆的望着她。

就在这个餐桌面前缓缓的缓缓的倒下\"王晨曦抚摸着餐桌的边缘,那一瞬间他的表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有悲伤、有愤怒、有仇恨、还有柔情。

白青青不知道该如何答话,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她最应该做的就是一个安静的听众,安静的听着王晨曦讲他的故事。

但是王晨曦一直在那里沉默着,似乎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打算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白青青最终还是打破了平静,问道:\"然后呢?\"王晨曦从回忆中挣脱出来,他看着白青青,脸上恢复了以前带着一点邪恶的笑容说:\"有些事还是不要乱打听的好,因为真相往往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亲爱的!\"白青青看着王晨曦怪怪的笑,心里不由得一紧,她又想起了那个真实得不像梦的梦。

她不明白这个公寓里面怎么会住着这么多奇怪的人?先是楼上的那个摇滚疯子,再加上眼前这个总是带着邪恶笑容的青年,而且听王晨曦的语气,好像他有着很多悲伤的故事,而且还是一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不死的怪物一样。

白青青决定不管怎么样,就算是找个让自己安心的方式也好。

吃完这就去找找那个所谓的暗室,不然自己的心永远都不可能静下来的。

王晨曦随意吃客几口,就独自离开了,留下白青青一个人面对着一大桌子的菜。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他似乎已经忘记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吃饭了。

他努力的回想自己上一次吃饭是什么时候,但是好像真的已经想不起来了?王晨曦无奈的摇摇头,呆望着窗外随风飘落的枯黄的树叶,苦笑着自语道:\"苋儿,我好想你。

你都没有听见我如此的亲昵的叫过你吧?但是我想你一定会听见的。

到时候我们都不会再孤独的一人面对这寒冷的冬天了。

\"王晨曦流下了碧绿色的眼泪,寒风把他的头发吹得有些乱了。

但是他对这一切都浑然不知,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寒冷了。

吃过午饭,白青青在走廊里闲逛着。

她仔细的查看了每一个角落,结果都没有找到梦中李苋所说的那间暗室。

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猛然发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转角,那是一个堆满了杂物的死角。

白青青赫然发现,就在那些杂物的后面,有一个很不起眼的木门。

白青青费力的搬开了那些沉重的杂物,最终看清了那扇木门的全貌。

白青青努力咽了口唾沫,伸出颤抖的手,缓缓地拉开了那扇苍老的木门。

白青青的心跳开始加快,这一切都和梦中李苋所说的一模一样。

她不知道这间暗室里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她,但是白青青知道,正如李苋说的那样,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她是逃避不了的。

最终白青青一咬牙,抬脚踏进了那间暗室 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黑,安静得就像医院里的停尸房。

白青青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里面到处都挂着已经发黑的各种各样的皮。

白青青不敢确定那是是什么东西的皮,但是她感觉那有点像人皮!想到这里白青青不由得开始变得更加的紧张。

突然!一双血红的眼睛出现在白青青的面前。

白青青惊恐万分的看着那双血红的,却有着碧绿色眼珠的眼睛。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那种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传来的声音,好像很愤怒又好像有点害怕!白青青虽然害怕,但是这些天她经历的奇怪的事情太多了,原来的世界观已经在她的脑海里渐渐的崩塌。

所以她也不会再向上次那样,被吓得连最后的一点理智都没有了。

\"我是一个深陷命运漩涡的人,有人告诉我说,这里有可以让我逃出去的办法,所以我想,我们也许不会是敌人?\"那东西听了白青青的话,从暗处走了出来。

但是已经没有人能够看出来他本来的面容了,他的脸就像是被硫酸腐蚀过的一样,不!应该是正在被硫酸腐蚀!因为他的脸上还在不断的往下流着脓水!已经没有嘴唇保护的牙齿看上去冰冷而又锋利!白青青强忍着想吐的冲动问道:\"你是谁?还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可怕的事情发生?\"

 

第5章 

 

\"我只是这里的囚徒,一个永远都不可能见到太阳的囚徒。

我想你也一定经历了那个梦境了吧?不管你在梦中见到了谁,我也不管他对你说了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你永远也不可能逃出去了。

这一切早就已经注定了。

我们都不可能活着离开这座公寓。

\"白青青从他的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无尽的绝望不过白青青并不相信什么上天注定的东西。

所以她还是很固执的问道:\"那为什么还有人要我到这里来?他说过这里有我想要的答案。

\"那个怪物大笑起来,他在嘲笑白青青的天真。

他指着那些挂在两旁的黑色的皮说:\"你看见这些人皮了吗?这都是我一张一张剥下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我就像一个无比残忍的恶魔,在收割者无数的灵魂,我那时想,我死后一定会下地狱的。

所以我每天都在不停祈祷,同时继续做着这件可怕的事情,因为我当时和你一样想要离开这里。

但是事实比我想象得更加可怕!我并没有死,更没有下地狱,但是我却变成了活生生的恶魔!就像你现在看到的一样!\"他不停的颤抖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眼神变得比刚才更加的绝望。

本文标签:宝宝腿开大点就不疼了在线视频

上一篇:2021(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下一篇:2021(小东西我们两个C你)大结局免费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