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热门(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2021-09-25 21:16: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童画坐在花园的摇篮椅上,慵懒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看到舒崇昊背光而来,手中捧着一束玫瑰,笑容温柔且安稳,他就是这样的人,爱上一个人就再也不会放手,用尽所有的力量去保护,可以为她

童画坐在花园的摇篮椅上,慵懒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看到舒崇昊背光而来,手中捧着一束玫瑰,笑容温柔且安稳,他就是这样的人,爱上一个人就再也不会放手,用尽所有的力量去保护,可以为她支撑起一个世界,也会注意这她的每一个心情,总给她一些小小的惊喜,就好像每天都在初恋一样。

306jutcslcuugl.jpg

又过了那么几天,肚子大到只能缓慢移动,不能行走的地步,童画的心中难免有些不开心,天天在屋子里呆着,无聊到只能来回翻那几本已经快要翻烂的书籍,出于对腹中宝宝的考虑,童画也碰不得手机电脑这些有辐射的东西,整日在屋中坐着,童画抑郁的很,但是还好有舒崇昊在,有时还能陪着童画聊聊天,给她讲讲笑话,这才让童画开心了一点。

舒崇昊工作忙的时候就在卧室里处理事情,而童画则坐在床头上看着书,看着他。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距离童画生产也没几天了,就在生产的前几天,舒崇昊陪着童画住进了医院的预产病房,童画日日都期待着这个孩子的到来,舒崇昊不管工作有多忙都会抽出时间来陪着童画,不变的是每天来都会带一束玫瑰花,此时的童画很幸福。

“先生,你好,请问需要点什么吗?”带着职业微笑的空姐对着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说到,“谢谢,我不需要。

”他是舒谦,童画的前男友。

机场,在机场的出口迎面走来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只见男人伸手摘下墨镜说“童画,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医院里熙熙攘攘,舒崇昊捧着一束玫瑰花进了207VIP病房,童画这时正在休息,舒崇昊放轻了开门的动作,将房间里已经枯萎的玫瑰花换掉,轻轻的走到床边坐下,抬起手来抚摸着童画的侧脸,将她的碎发拢到耳后,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童画这时睁开了惺忪的睡眼,缓缓的说了声,“崇昊,你来了。

”“嗯,见你睡的熟就没舍得叫你。

”两人相视一笑。

白家,“什么?!舒谦回国了?!是真的吗,太好了,舒谦回国了……”坐在公主床上的白欣兴高采烈的说到,舒谦,我一定要得到你! 医院,童画马上就要生产了,舒崇昊时时刻刻都在紧张状态中,终于,在几天后的中午,童画突然肚子很痛,护士通知他们马上就要生了,要退去手术室了,在去手术室的通道上童画一直紧张的握着舒崇昊的手,舒崇昊安慰她说他会一直在外面等着她,等着她和他们的孩子平平安安的出来,手术室亮起了红灯,手术开始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舒崇昊在外边走来走去,不安的踱步。

几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对舒崇昊说,恭喜你舒先生,母子平安,孩子很漂亮,瞬间,舒崇昊那颗快要紧张的蹦出来的心恢复了正常,随后护士将童画送回了病房,舒崇昊都没来的急看一眼孩子,就跑到童画身边跟她说,谢谢你,谢谢你,为我生了个孩子,辛苦了,说完在童画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几个小时后,护士将孩子抱到童画的怀中,舒崇昊坐在童画床头,两人一起逗着他们的孩子,孩子很乖,也很可爱,童画对舒崇昊说:“崇昊,你给孩子取个名字吧”“还是你取吧,毕竟孩子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不希望让你有遗憾”。

“嗯……要不就叫小太阳吧,因为他呀,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是我们的小太阳,希望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永远阳光灿烂。

”“好,都听你的,因为你也是我的小太阳,是你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爱,我爱你,童画。

” “我也爱你,崇昊。

”童画和舒崇昊用手逗着小太阳跟他说,小太阳,你是我们的小太阳啊。

童画不过多久就出院了,带着她和舒崇昊的小太阳回到了属于他们的温暖的家。

童画坐月子期间,舒崇昊一直在家里陪她,几乎所有的事情舒崇昊都做了,每天都给童画吃一些富含营养的食物,小太阳除了喂奶也几乎是舒崇昊在照顾,童画好几次跟他说,不用这样的,你看我都胖了好几斤了,然而这个宠妻狂魔说,不行,你这么辛苦生下了小太阳,要好好的补一补,童画无奈,只能任由着他,此时的童画看着舒崇昊,眼中竟含了眼泪,幸福的眼泪。

白家,此时的白欣听说了童画为舒崇昊生了一个儿子的消息,又知道他们现在很幸福,她心中便萌生了恨意,凭什么,凭什么童画可以得到幸福,不,我绝不会让她得逞的,哼,童画,你就给我等着吧,舒谦回来了,恐怕你还不知道吧。

舒家,莫名其妙的童画最近总是心神不宁的,难不成是跟舒谦有关?她先前并不知道舒谦回国了,只是前几天听见舒崇昊打电话说舒谦回国了,自那以后她便心神不宁的。

果然,现实往往不如人所愿,就在童画出了月子几天后的下午,她接到了白欣的电话,白欣邀她出去,早已有戒备心的童画并不想答应她的邀约,但是白欣说找她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她便答应了,但童画没想到的是她见到的并不是白欣,而是舒谦,而舒谦也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和童画见面,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尴尬,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舒谦打破了尴尬。

“既然都来了,进去喝杯咖啡吧。

”“好吧。

”童画想,拒绝也不好,于是便答应了。

舒家,回到家的舒崇昊没有找到童画,正一头雾水的坐在沙发上给童画打电话,怎知熟童画并没有带手机,就在他刚挂掉电话,童画的手机便来了电话,是白欣,不知白欣说了什么,舒崇昊挂掉电话就一脸阴沉的急匆匆的冲出了家门,当舒崇昊赶到咖啡店的时候,正好看到童画和舒谦在咖啡馆里出来,他没有上去质问,但是心中却结下了难以消除的怀疑。

订婚宴上,舒崇昊应邀也来到了时墨和路甜的订婚。

厉淳也看见了舒崇昊的到来。

“终于忍不住了吧!”厉淳笑着说道,接着自己又悠然自得的拿起酒杯喝酒。

“你一直在激怒舒崇昊?”白婳厉声说。

“不是激怒,是鼓励。

”厉淳那一口酒一饮而尽,正好看到已经走来的舒崇昊,放下酒杯笑着说:“你怎么也过来了?”好像他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我也凑凑热闹。

”舒崇昊简单的说。

“这边就我们俩,冷冷清清的,哪有什么热闹,倒是你,刚刚你的身边才热闹非凡吧!”厉淳打趣道。

“凑热闹吗……”嘀咕着舒崇昊的话,白婳微微闭上双眼。

”厉淳,等会你就在我这里,我也给你一个鼓励。

”再次睁开眼睛时,她的眸中有流光闪烁。

“好……”厉淳很少见白婳的眼中有那么多色彩,所以想都不想的就答应了,当然了,更少见的是,舒崇昊在这里,白婳竟没有理会,还跟自己说这种话。

后来当事情发生时厉淳就后悔了,他当时怎么就没问问到底是什么鼓励,没问,导致他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上,这么长时间没见,厉淳怎么有些情怯呢。

短暂的等待后,主角之一的时墨登场,一瞬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今天的时墨身穿白色西装,身材高挑,略显纤细,精致的五官,却不失沉稳和大气,眉眼间却尽显成熟,整个人给人一种淡淡的贵族气质,很容易亲和,却又流露着一种莫名的隔阂感。

订婚的事情完全是时墨一手操办的,所有的事情时墨都没有放过,这几天他的时间并不好过,但此时在他脸上没有任何疲惫和煎熬,只能看到公式化的笑容。

对于路甜,应该说是时墨的另一个事业,现在时墨的所有喜悦,都来自于她,这几天每日每夜的这么累,就是知道这几年一直让路甜过在不被承认,不被仍可的眼光下,所以这次时墨一定要一改时家往日的低调,好好的给路甜一次展示自己的机会。

时墨出现后,时老爷子并没有走到他身边,而是远远的看着,看着客人迎上时墨,看着他们面带微笑说着恭喜,老爷子知道,那句恭喜没几分是真诚的,但从商就是这样,永远都会和利益挂钩。

这所谓的订婚仪式,基本上可以说就是一次利益和关系的建立,在这里恭喜是次要的,巩固建立关系,时时与利益相连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说,在今天来的这些来宾眼里,订婚仪式,根本就是一场商业洽谈。

时墨早已习惯这些,所以他能无时无刻露出公式化的笑容,与他们握手,游刃有余的应对每一位。

时墨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这也无妨,就算他们另怀目的的来,时墨却是只为让路甜得到仍可,让他和路甜的爱情正大光明的得到见证。

在和客人打完招呼后,时墨主动向时老爷子的方向走过去。

时老爷子看着时墨走过来一句话没说,也没什么表情,这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他很了解,他知道,一直以来他们都不知道时墨自己的势力到底是什么,而且这孩子却一直表现的不卑不亢,从未忍气吞声的服从于他,这点时老爷子很欣赏。

 
 
 
第2章 典礼
 
 
 

 

要说这路甜,今天来的人自然没有一个人认识,却不知道时家怎么会选择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今天的这些名媛们从小就接受各种训练。

家世又一个比一个显赫,却还是让时墨无怨无悔,死心塌地的选择了她,路甜要是看见那些名媛们的脸,指定得高兴死。

时墨又带路甜往前走了几步,到时父和时母面前。

“叔叔阿姨。

”这两位路甜自然是认识的,所以不等时墨说,自己就先打了招呼。

“傻丫头,今天就该改口了。

”时墨宠溺的笑着。

这么一说路甜才马上意识到,着急的看向时墨,时墨无所谓的给他使了个眼色。

路甜才慢慢看向他们:“爸爸妈妈。

” “嗯嗯,好。

”时母自然是无比开心的,从手上拿下来一个镯子,戴在了路甜的手上。

“这个好好戴着,以后还要传给你的儿媳妇。

”时母拉着路甜的手,嘱咐着。

这么多年的等待,那几天的斗争,这几天的准备,直到现在路甜才有了些真实感,自己终于嫁给时墨了,自己终于被时家人认可了。

白婳看着这一幕感动的不行,虽然没有听见他们都在说什么,但是时妈妈将手镯给路甜的动作却是看得清楚。

但是,沈琉璃一直陪着路甜,现在路甜上台了,她应该来了啊,怎么不见人呢。

“嗯……那就是时家要娶的女人啊。

” “这女的什么背景都没有,我告诉你,指不定是用什么手段上位呢!” 台下有几个名媛越过名为人墙的障碍,看着那位迟迟出现的路甜嘀咕。

“感觉怎么样?” “不爽……”那位名媛说完才感觉到刚刚问感觉怎么样的好像不是自己的同伴,转过一看,是沈琉璃摇着酒杯,灼灼的看着她们。

“你是谁啊?”那个名媛厉声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随随便便在背后说人,被听到很尴尬的。

” “你听到什么了,我又没说你,你着什么急!” “你自然没有说我,你们要说的是我,你以为我会在这里好好的跟你们说话?你们不都是有头有脸的千金大小姐吗?做的事说的话,配上自己的身份吧!” “哎……”白婳准备说话的时候,厉淳突然转身离开,看着匆匆离开的厉淳,白婳又看看舒崇昊,说:“我准备告诉他,琉璃在那边的,不知道在跟那几个人说什么,我也去看看。

”白婳也想去看看。

“就在这里。

”舒崇昊马上拉着白婳的手。

“那……那我就不去打扰琉璃和厉淳了。

”白婳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回到原位,厉淳去到沈琉璃的身边。

舒崇昊听到白婳的话,微微一笑,这女人还真的可爱的很。

“老婆,你怎么在这里,这是你……朋友吗?”厉淳从沈琉璃身后走过来,揽着沈琉璃的腰,若无其事的说,这样的机会自己要是还不抓紧抱一抱沈琉璃,更待何时啊! “不是,我有什么朋友你不清楚吗?”沈琉璃刚开始身体僵硬,但是看见那两个名媛脸色的变化,决定也配合一下,让这些自恃清高的所谓名媛们都受一受打击。

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无非就是这些豪门内完全看不上她们,觉得她们没有背景,想要恋爱,就只是有利可图。

沈琉璃最痛恨的事情。

“走吧,崇昊和白婳在那里等我们。

”厉淳一直看着沈琉璃,眼光丝毫没有往别处移动半分。

“嗯,走吧!” 这两个名媛对于厉淳自然是知晓的,看到厉淳的到来一开始无比的欣喜,没想到他来就叫刚刚那个女人是老婆,而且丝毫没有看她们一眼,刚刚还说崇昊在等。

c市叫崇昊的还能有几个,肯定是舒家财阀的二公子舒崇昊。

这两位名媛从小到大,都是被宠爱被注目的,今天竟然接连收到这种打击,自然不能就这么过去。

“你刚刚不是跟我说就几分钟吗?你看看都过去多长世界了。

”白婳看见沈琉璃过来,马上说道。

“这辈子你都没见过路甜怂成那样,那一刻我觉得我是她的救命稻草,所以你觉得我能走开吗?”沈琉璃坐在白婳的边上,露出疲惫的样子。

“你觉得怎么样,今天的路甜。

”白婳饶有兴趣的看着沈琉璃问,毕竟在某种程度上,这几天的路甜已经将沈琉璃折磨到一定境界了。

“漂亮。

”目前为止她只有这种感觉。

“哈哈,看来路甜还是折磨的不够。

”白婳笑着说。

“不是折磨的不够,其实我就没好好看她化什么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妆是什么时候化好的,但是现在看着她光芒万丈的站在那里,跟他们时家的人没有违和感嘛,说什么没有背景的屁话,所以觉得路甜给我争气了,就是漂亮。

”沈琉璃这话却不仅仅是说给白婳听的。

那简单的一段话令白婳一怔,低头颇为意外的看着沈琉璃,看来沈琉璃还是那个沈琉璃,无论什么事情,都最心如明镜的一位,也是最不怕得罪他们的,有什么话就直说。

沈琉璃和白婳在等,都在等舒崇昊和厉淳什么时候出现,以什么方式出现,出现后又会做些什么。

沈琉璃想着,刚刚那两个名媛的话也刺激到了她,难到她们这些没有背景的普通人,就真的不配得到爱情吗? 舒崇昊听见这话,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因为白婳和他之间从来都不存在因为家世不符合的原因,只是现在白婳突然出现的父亲,孤注一掷的决定而已。

但是,厉淳听到沈琉璃的话,心里被狠狠的割痛,虽然他也不是看重家世的人,但是厉霄是,而且厉霄现在一心只想他能和白婳结婚,其他的谁都不做考虑。

路甜来了后,时老爷子作为时家最大的长辈,亲自介绍了路甜,这就算是路甜真的进了时家,之后时老爷子就从两人身边离开,去和客人聊天,时父和时母也开始招待客人。

“我怎么觉得那两位气氛怪怪的?”白婳压低眉毛继续盯着路甜,难道是她的错觉吗? “不怪,路甜今天你就不要想找到以前的影子,我都要不认识她了,能装的很。

”沈琉璃表示那很正常。

“她也是太紧张了吧!不过她告诉你时老爷子是怎么这么快就答应的吗?刚刚看时老爷子对路甜满意的很呢。

”白婳继续问沈琉璃。

“我也不清楚,路甜好像也不知道。

” 白婳边马上转头看向舒崇昊,那天说服那样激烈反对的时父,所以时老爷子他应该是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但是应该可以想到,时叔叔是把我说服他的那一套,用来说服时爷爷了,毕竟是父子,吃的那套都一样。

”舒崇昊看见白婳看自己,边回答道。

“不过,现在的人啊!处处都藏着心机,就是一场订婚宴而已,那些人走在一起,谈到都是商业,出来放松放松却也跟商业分不开。

”白婳觉得他们那样的世界真的很寡淡无味,想到舒崇昊和自己刚刚今天,那些人两三句就提到公司,白婳才匆匆从舒崇昊的身边离开的。

“在商业中,这算是正常的,因为与利益挂钩,所以其他的都不需要在意。

”沈琉璃淡淡的说。

“人是活生生的人,会哭会痛,怎么可以被当做工具呢,简直不可理喻。

”这种事白婳不理解,也不想去理解。

“白婳,既然你决定和舒崇昊在一起,就注定会遇到这种事,不过我相信这一定不会对你们造成任何影响,只是你得在舒崇昊暴走时拉住他,毕竟他们是家人,是一家人……”沈琉璃越说声音越低,脸上渐渐凝结一层薄薄的雾色,毕竟身边还有舒崇昊和厉淳,这些话被他们两个人听了去就不好了,幸亏现在有音乐声,还能遮挡点。

“……琉璃,你没事吧?”白婳拽拽沈琉璃的手,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突然觉得沈琉璃看上去对这些事情已经完全看透的意思。

“我没事,我也有自己的工作室,这些事情多多少少还是要碰到的,跟你说说而已。

”沈琉璃扯出一抹笑意摇摇头。

白婳歪歪头,还是觉得沈琉璃说话很有深意。

舒崇昊和厉淳两人就那样站着,也没说一句话,舒崇昊本就没有太多话。

厉淳不知道沈琉璃是什么心情,所以他决定只要沈琉璃不开口,他就不会主动说什么。

 
 
 
第3章 告白
 
 
 

 

然后,沈琉璃开口了。

“我知道你也是被逼无奈,但是事情已经到这种地步,我不会纠缠你什么,也免得回家后被数落。

”沈琉璃往厉淳那里靠了靠,看着厉淳眼神里,她知道他不好受。

“我不怕被数落,但是你依旧不肯回到我身边吗?”厉淳想,其实只要沈琉璃说想和他在一起,就算厉霄打自己,也是在所不惜的,但是现在沈琉璃的态度,让厉淳总觉得自己在自作多情,那一边是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父亲。

“我别无选择。

”沈琉璃蹙眉摇摇头。

”你父亲用什么来要挟我你也知道,我只能答应。

” 显然听到沈琉璃的话,厉淳是震惊的,这么说来沈琉璃就是一时收要挟才要离开自己的,并不是她不爱他,他可以这么理解吗?。

“我知道你想不通,说什么爱不爱的,到了现实面前我们都要低头,没办法。

”所以她别无选择。

“所以你还是不回再回到我的身边了?”厉淳紧锁眉头深深的疑惑着。

“你准备就这样接受吗?”沈琉璃看看厉淳问。

“只要你一句话。

”厉淳着几句话的坚定让沈琉璃震撼到。

“厉淳,再给我一点时间吧。

”沈琉璃缓缓说道。

”再给我一点时间,你知道的我的顾及太多,我的工作室员工,我的家人。

”所以沈琉璃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冲动,自己的爱情,而连累到那么多人。

“我知道很难,但是琉璃我等你。

”厉淳的表情明显的缓和了很多,这次沈琉璃没有直接拒他千里之外。

白婳看着沈琉璃和厉淳在那边说着话,自己很高兴,希望身边的人都能够在一起。

突然舒崇昊拉起了她的手。

白婳看着牵起的手。

“那我呢?”舒崇昊开口问道。

白婳看向她目露疑惑,什么你,舒崇昊在说什么。

舒崇昊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情绪。

”你看着别人在一起就那么高兴,那我呢?。

”三个字的疑问,现在却充满了撒娇的味道。

原来如此,难怪会突然说这种话,白婳想到自己刚刚看着沈琉璃和厉淳那边,可能不由自己的微笑了,却被舒崇昊看见了,也猜透了她的心思。

”这事我没办法,我也……在等等。

”白婳想到刚刚听见的沈琉璃和厉淳的说话,自己马上引用。

时墨那边看看时间,上台讲话时间已到,他立刻转移到订婚现场的小型舞台上,拿起准备好的麦。

刚刚带着路甜将时家的人认了个遍,时家是大家族,但是家族内来往都非常密切,所以都是必须要认识的。

时墨拿起麦,说了声,大家便都停下看向了舞台那边,舒崇昊和白婳,沈琉璃和厉淳,也都停止了谈话看向了时墨。

紧接着时墨他身后的屏幕突然亮起,更让众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是,屏幕上放着一张照片,是男女合影。

照片中,男人英俊阳光,眼神温柔的注视着身边的女孩子,透着一股恨不得宠她到永远的温柔;女人漂亮开朗,美丽的脸庞上全是被男人宠溺的幸福。

然后一张张照片慢慢的播放着,绝大部分都是路甜都没有见过的,不知道时墨什么时候拍的,都是路甜平时的照片,甚至很多都是她在国外的那几年,时墨怎么会有。

“老婆,这些年我们分分合合,但其实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我一直都默默的跟随着你,看着你过的话,我很开心,有不开心,因为为什么没有我,你还是会过的好,所以我一定要找回你,不让你再离开我,我要成为你的全部,你的所有,以后你的微笑都要因为我,好不好。

”时墨一字一句认真的说着。

在场的人,都参加过无数的订婚结婚等等各种宴会。

在他们的圈子里,这种大家族,都会很遵守规矩,更多的是家族,企业之间的联姻,所以这种深情的表白并不会很多。

今天对他们而言,路甜是个没有任何背景实力的普通人,在他们看来多半都是路甜借着肚子里的孩子,奉子成婚的。

却没想到,时墨这样深情的告白,一直以来竟都是时墨在追求路甜。

顿时议论声四起,但却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只能压低声音。

随后大家的掌声响起。

在所有人的掌声中,时墨款款走到路甜面前,走到已经感动到无法自拔的路甜面前,轻轻的为她擦去眼泪。

“再哭,妆都化了。

有那么感动吗?别装了好吗?这话我每天跟你说无数次吧!你都是无视的好不好。

”时墨打趣的说道。

台下的人也都真心或附和的笑着。

“所以你并不适合做这种事情,别搞这些动作了,我们好好的爱着,稳稳的走着,就一起把这辈子走完就好了。

”路甜终于破涕为笑。

“我还有下辈子,和下下辈子。

” “你不烦吗?你不烦我好烦呢,下辈子再给我换一个吧!”路甜现在终于不再端着,尽情的和时墨开玩笑。

“像我这样的很难再找到好不好,下辈子你再换说不定就是歪瓜裂枣了。

”时墨着急。

“那……那你还要过来找我啊!”路甜也犹豫了。

台上的时家人看着这两人如此恩爱,都很感动,一直蹦蹦跳跳的时染竟然也被他们两个感动的再哭。

台下的人,看到他们俩这种独特的相处方式也都很给力的在鼓掌。

“现在的路甜才是真的路甜嘛!”沈琉璃说道。

“这两个人真好。

”白婳感叹道。

忙了这些许天终于在今天完美的落幕了,时墨和路甜甜甜蜜蜜的,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

结束后,在舒崇昊和厉淳的各自护航下,沈琉璃和白婳终于回到了家。

一路上沈琉璃很是有压力,自己不起眼的雪弗莱,在劳斯莱斯和保时捷的保送下回来。

两人停车后,终于不见了那两辆车。

“这俩人是不是有病,那两辆豪车跟在我的着小车屁股后面。

”沈琉璃便下车边骂,还使劲的将自己的车门关上,可见有多嫌弃自己的车。

“他们俩乐意就让去吧!”白婳没理会。

“我真想突然停车,让他们撞上,你说他们俩能料到吗?”沈琉璃突然为自己刚刚没有恶作剧后悔,他们俩的车肯定不让自己赔,这辈子就这么珍贵的撞豪车的机会也让自己给错过了。

“琉璃,我怎么总觉得今天像是少了什么东西,像是丢了什么,心里却空落落的吧!”白婳神情严肃,在想着自己到底什么没有了。

“是不是今天没跟舒崇昊回去,觉得空空的?”沈琉璃准备开玩笑。

突然两天同时转头,对视。

“我儿子。

”白婳先说出来。

“你这种妈妈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出去不带儿子,把儿子寄到别处也就算了,现在回来竟然还能忘了接。

”沈琉璃失笑。

“今天回来的时候,那两个人不是一直在后面嘛!我给我忘了。

”白婳自己也笑笑。

“也怪我,我一路上净纠结要不要装他们俩了,竟然把我干儿子给忘了。

”沈琉璃敲敲自己的脑袋。

“那赶紧走吧,谢尹该等急了。

”白婳说着又准备开车门上车。

今天他们走的时候,便把小太阳送到了谢尹的那里,最高兴的就是小甜甜了,自从舒谦走后,小甜甜心情一直不好,在找自己的大哥哥,这小太阳去后,小甜甜竟一扫多日的闷闷不乐。

“快走吧。

”沈琉璃打开车。

“白婳……”白婳刚刚坐在车上,便听见有人叫她,看向沈琉璃。

“我没叫你,我也听见有人叫你。

”沈琉璃做无辜状,自己也一脸茫然。

两人正在疑惑的时候,就看见了车前来了一个人。

“白欣?”白婳看见来人。

“白欣?我怎么看见这个白欣就觉得没什么好事,要下去吗?”沈琉璃也惊讶。

“你在车上瞪一下我,我不会走远,就在这里,我们一起去接小太阳。

”白婳解下安全带,便下车去了。

“白欣,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白婳走到白欣跟前遍忍不住问出来自己心里所想的。

“对啊,如果我不这样出现在你的面前的话,你早就忘了我,忘了抚养你长大的我的妈妈,还有因为你而去世的我的爸爸,你的舅舅了吧!白婳,一个人忘恩负义做到你这个地步,也不容易吧!我们对你来说就是你急不可耐要甩掉的包袱吗?我们是对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吗?你要这样至我们一家人于死地?”白欣邪魅一笑,便开始反问白婳,而且字字戳在白婳的心里,尤其在说因为白婳而死去了童建辉时。

在白婳知道童建辉公司的破产是因为厉霄时,自己痛苦了那么长时间,自己没有办法再面对白欣和陈月。

“白欣,不论你相信还是不相信,舅舅的事情,我当时真的不知道。

”白婳现在唯一能说的,就是这样了。

“所以你现在知道了,但是你也并没有做什么,还是你觉得,你有了那样的父亲后,就完全不把我我们当回事了。

”白欣一步步逼近。

“厉霄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是吗?竟然你已经知道了,而且你今天能找到这里,说明你也已经知道了,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我已经和舒崇昊分手了,而且无地可去,住在我朋友家里。

所以我现在自己都可以用自身难保来形容,抱歉没有办法对你们做什么,这……也许隐隐也是对我的惩罚,报应。

”白婳直面白欣的逼问。

 
 
 
第4章 真面具?假面具?
 
 
 

 

白欣脸上震惊不已,今天知道c市家族时墨路甜今日订婚,所以白欣跟踪白婳坐着的沈琉璃的车到达这里的而已,白欣还在庆幸今天终于没有舒崇昊在了。

却没想到白婳来这里不是玩,而是已经和舒崇昊分手了,这倒是白欣没有想到的事情。

白婳看到白欣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还没有来得及捕捉,便不见了踪影。

“你觉得这样就能补偿我爸爸离开的痛了吗?你觉得这样对我们对你的二十年的抚养就是报答了吗?我和我妈妈现在过着什么日子,我们的房子也抵押了,我们住在租的房子里,现在还被法院控制着,那里也不能去!你觉得你把我们害的还不够惨吗?”白欣马上换上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她知道现在父亲的死,成了白婳最难以接受的罪过,那就用这个来狠狠的打击白婳。

白欣不得不承认,听见白婳已经和舒崇昊分手的事情的时候,白欣是开心的,甚至是激动的,是快哉,现在自己继续补刀,看见白婳越痛苦,她就越开心! “我知道我不能,我知道,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我现在没有任何能力对你们做出什么补偿,我和崇昊分手了,也没有和厉霄相认,这样的结局你还满意吗?”白婳忍无可忍,明明知道那是她最忏悔却又最无助的事情,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提起,一次又一次的往她的伤口上撒盐,对,这就是白欣,这就是白欣常用的手段。

“我满意吗?我一点都不满意,这是你应得的不是吗?全世界的好运气全部给你才是不应该的,但是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我造成的吗?但是我不一样,我现在的生活就是被你毁掉的,你还告诉我舒谦去哪里你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是和舒崇昊一起走的,白婳,你不要再假惺惺的装可怜了,你邪恶的内心我看的清清楚楚。

”白欣又往白婳的方向走着。

“全世界的好运气?我有过吗?你见过那个好运气的人,从小就没见过父母的,你见过那个好运气的人,是寄住在别人家,有时候一整天没有吃饭,都无人问津的,你见过那个好运气的人,一直都是自己打工赚钱上学的? 你的生活,是我毁掉的吗?就算舅舅的公司是因为我的关系而破产的,但是却不是我的授意,我也只是比你早知道几天而已。

白欣你比我小几个月?你现在还依附在舅舅舅妈的羽翼之下,现在的你应该能够自食其力,所以说你的生活就是你自己没有努力造成的,谁也怪不了。

” 通过这二十多年多白欣的了解,白欣和陈月一样,总是觉得自己有理由,而且得理不饶人,总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所以一味的忍让只会让她得寸进尺。

“你……你果然是这种人,在别人面前装的楚楚可怜,现在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吧!”白欣没有想到白婳会那样反驳她。

“什么是真面目?什么又是假面具?我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你也不要总是拿你的标尺来衡量别人,我自己的心我清楚的很,对你我觉得这么多年我已经做到一味忍让了,但现在你还是这样喋喋不休,咄咄逼人,白欣够了好吗?如果你那么讨厌我,我们现在完全可以当作不认识,还是说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直说,像现在这样三天两头的跑到我面前,胡乱指责一顿的事情还是少发生好吗?” 白婳已经无法忍受白欣的无理取闹,双手紧紧的抓着手提包。

“够了?这样你就受不了了?我还真是喜欢看你可怜的样子,这样会让我开心,会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的,不然多没有意思啊,你说是不是!”白欣突然邪魅一笑。

“你……” “我怎么了?” “你刚刚不是问我,舒谦走的事情,我没跟你说实话吗?想不想听。

”白婳转念一想,既然甩不掉你,就打败你。

白婳看见白欣马上收起来表情,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那天舒谦过来找我了,除了来向我告别以外,还有一件事情,就是特别嘱咐我,这件事情一定一定不能告诉你,就算你知道了,也不能告诉你他去的是哪里!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向你撒谎了吗?你知道你在舒谦的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形象地位了吗?现在你知道你这样纠缠别人,会让人有多大的压力了吗?你知道……啊……” 白婳还没有说完,恼羞成怒的白欣,打了白婳一巴掌。

因为没有想到,所以白婳完全没有防备,生生的被白欣的力量甩出去,跌坐在地上。

一直在车里的沈琉璃关注着白婳和白欣,看见白欣的举动后,马上下车。

白欣打完白婳,觉得还是没有消气,准备拉起白婳的时候,被身后来的沈琉璃拉住了手。

“你是谁,放开!”白欣已经看不清,只是被恼怒冲昏了头脑。

“撒泼撒够了没?本来还念及你是白婳的妹妹,一直没有说你,你现在自己都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自己什么本事都没有,跑这里来找软柿子捏吗?你以为这世界上谁都会像白婳那样谦让着你吗?你还敢打人,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在耍狠方面,沈琉璃确实是炉火纯青的,当然今天是沈琉璃,如果是路甜,估计不会上来先说话了。

“放开,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外人不要插手,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白欣挣扎着。

“千万别跟我客气。

”沈琉璃一直抓着白欣的手腕不放。

舒崇昊和厉淳看着沈琉璃的车开进小区,两人默契的将车停在了路边。

刚好可以看见沈琉璃房间的灯。

可是一晃二十分钟过去了,还不见沈琉璃家里的灯亮起来。

嘟……嘟……嘟…… 舒崇昊给白婳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便下车到厉淳的车前敲敲车窗。

“你给沈琉璃打电话,为什么他们还没有回去,白婳的电话没人接。

” 厉淳也正着急,听到舒崇昊说的,马上拨了沈琉璃的号。

本文标签: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上一篇:2021(小东西我们两个C你)大结局免费阅读

下一篇:2021热门(你们一个一个上好痛不用下载)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