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热门(你们一个一个上好痛不用下载)全文阅读

2021-09-25 21:18: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以为自己想要平静,不受干扰,但其实我希望身旁能有人陪着自己,我不是孤僻的人,没有孤僻的本钱,承受不了那种压力,原来,越是欢笑热闹过后,才更恐惧独自一个人,原本习惯了的东西,现在孤

我以为自己想要平静,不受干扰,但其实我希望身旁能有人陪着自己,我不是孤僻的人,没有孤僻的本钱,承受不了那种压力,原来,越是欢笑热闹过后,才更恐惧独自一个人,原本习惯了的东西,现在孤单一个人,对我来说……好陌生。

或许有人常说要抛弃过去,重新开始之类的话;但我认为过去是跟着自己的,怎么丢也丢不到,你只能从过去的经验中找教训,要自己好好努力,不要再犯一样的错误。

每个人,在每个成长阶段,都会有不同的体验、不同的心境,因为遇到困难,所以学习;因为学习,所以成长。

这个故事,要从我国三那年说起…… “好了,欢迎大家分到这一班,既然你们已经到这里来了,那么这一年就要好好努力喔。

”我们的导师在台上点着名,一面叮咛我们要好好用功。

297golnizrzwgo.jpg

没错,这就是所谓的升学班,从全校国一国二的综合成绩之中,挑出前八十名的学生,分成两班,也代表必须跟旧同学说再见,然后跳进水深火热的一年,其实也不是那么水深火热。

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赶校车,七点以前到校,一直要到晚自习结束九点钟才能回家,每天迎接我们的是一张又一张的考卷;教室后面排了一人两个的塑胶抽屉柜,在自己抽屉早已爆满的情形下,个人柜子当然也不能幸免。

在这样水深火热的情形下,我觉得我们自己也挺厉害的,懂得利用任何空闲时间苦中作乐,当然我们是没有什么空闲时间啦;只是我觉得日子过的很充实,很开心,甚至比以前在原来的班级开心。

适度的压力可以让人成长,过度的压力可以让人……该怎么说呢?过度的压力可以让人超乎想象的成长。

就拿下星期的班季杯篮球赛来说好了,全班因为利用下课时间认真练习晚了五分钟进教室,导致现在全班罚站的局面。

“你们到底搞不搞的清楚自己的处境呢?”老师版着脸,严肃第站在讲台上问着大家。

“清楚……”台下奚落地答话,头全都低着看地上,好像真的很清楚自己犯了什么大错似的。

那种三天一小过,两天一大过的学生,生病要请假,老师都会以为他是装病叫他用爬的也要来上课;不过像我们这种平常非常用功的好学生,偶而想偷懒,只要报备一声说不太舒服,老师就会面露担心貌地要你回家好好休息。

所以现在大家一付忏悔的表情,就算我们不是真的知道错了,老师还是会相信我们知道错了;当然噜,像我们这样用功的好学生,我们是真的知道错了,应该啦。

“离联考剩下九个月,九个月一下子就到了,你们到底有没有危机意识,到底想不想用功读书?”老师狠狠地拍了一下黑板,生气地对着我们吼。

站在我们的立场,我们实在不明白,还有九个月,她到底有什么好担心的。

“有……”全班有气无力地回答着,脸还是不敢抬起来看她。

“那你们自己说,你们还要不要参加比赛,为了你们的成绩着想,就算我跟学校说我们班要退出,学校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老师一说完这句话,全班的气氛这才瞬间冻结至冰点。

拜托,已经没什么好玩的事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了,如果要剥夺我们最后的快乐,那未免也太不通情理了一点,虽然大家的心理都是这样想的,但始终没有人敢大声的说要参加。

因为我们是用功的好学生,老师的话就是圣旨。

“你们最好想清楚在回答。

”老师一付看似尊重我们的样子,但她却是用恶狠狠的口气说完这句话。

当然,不可能有人回答,我们很想说要,但我们却很俗剌;我们或许、可能、也许想说声不要参加,来打破这僵局,但很怕一但第一个开口,从此就变成全班的攻敌。

“既然没有人要回答,那我就当你们的意思是……”老师很理所当然的准备替我们下结论。

“要参加,我们要参加。

”班长大声地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你再说一次。

”老师面不改色、冷静的说着,打算藉此吓阻我们的决定。

“我说我们决定要参加。

”班长很有勇气地再说一次。

“好。

”老师气得丢下这个好字,转身就冲出教室,门被好大力碰地一声关上。

想当然,我们全都用敬佩的眼光,看着我们的班长,林振凯。

你真是我们班的英雄,不枉费我们当初选你做班长,看你这么努力地替班上争取权益,我们就看得出来,你将来一定是一个既顶天立地又成功的好男人。

“呼,差点没尿裤子。

”老师一出去,他就一屁股跌在自己的椅子上,一付差点送命的表情。

“喝口水吧。

”坐在他旁边的女生,替他拿起他挂在桌子旁的宝特瓶。

“我中午的午餐分你一半。

”一个热爱篮球的男同学,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好样的,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而这个不要脸的男生,给了他一个拥抱之后,就闪出去上厕所了。

说到这个不要脸的男生,为什么说他不要脸,因为他有太多不要脸的事迹。

刚分到这一班的时候,好死不死就让他坐在我的旁边,除了缺什么就借什么之外,对了,附带一提,他几乎什么都缺,从课本讲义,到考卷作业,就连铅笔橡皮擦他都要借;除此之外,他还相当爱找人麻烦,这也就算了,但每次找麻烦都找到我头上,我就不太能谅解。

“我们都是认真用功的好学生,不要这么见外嘛。

”他嘻皮笑脸地说着。

“我看不出来认真用功的好学生,有什么理由要跟别人借昨天的作业抄。

”要是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赏他一大掌。

“说抄就太难听了一点,是参考,参考你懂吧?”他一付不太有把握地问着。

“怎么可能会不懂。

”这家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考验我的忍耐极限,我紧握着拳,强忍着不要对他挥出去。

“那你就借我一下。

”他摊开大手,理所当然地要我拿给他。

“说真的,我还真是不太想借你。

”我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其实你是没写所以才不能借我吧?”他坐回他的座位,双手叉腰,一付原来如此的表情。

没写,谁像他那么不要脸到连作业都不写,不过既然他不再烦我,就当我没写算了。

“粉红猪果然就是粉红猪,这下可让我见识到了。

”他丢下这句话后,起身打算跟别人借去。

“你说什么!”是谁?是谁告诉他我那奇怪的外号的? 这个外号,说来还真是莫名其妙,因为我国小的时候是转学生,我家的前面,邻居有养猪,但重点是那不是我们家养的呀! 开学第一天,因为那天刚好是星期三可以穿便服,所以我就穿着粉红色的裙子,背着粉红色的书包,用粉红色的缎带绑头发。

“阿,我认得她,她们家前面有养猪说,噗噗噗。

”一个莫名其妙的男生就在我自我介绍的时候,如此天外飞来一笔。

“哈哈,粉红猪、粉红猪。

”全班开始跟着起哄。

一开始我听一句粉红猪,我就扁一次开口叫我粉红猪的人,后来我觉得这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事情,面对那些心智不太成熟、更贴切一点的说法是那些幼稚的男生,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动声色,久而久之,自己也听习惯,别人也觉得不好玩。

只是万万没想到,事情都过这么久了,这么没有创意的外号,到底是哪个幼稚的王八蛋又给我来个旧事重提。

“粉红猪呀,这不是你的外号吗?”那个不要脸的男生,一付理所当然的说着。

********* “谁告诉你的?”我非找他算帐不可。

“振凯说的呀,你们小学好像同班不是吗?”他撇着头,一付你干麻那个表情的样子。

“作业借你。

”我翻了翻抽屉,把作业拿给他。

“哈,谢谢!”他飞快地伸出手,要接过作业。

“你刚刚叫我什么?”我收回作业,看着他问。

“粉红猪呀,你干麻问?这么年轻就得了老年痴呆喔?”他起身要抢我的作业。

“你说什么?我听不太清楚耶。

”我也站起身,提高了八度音来警告他最好给我满意的答案。

“喔,亲爱的粉红猪大人,在下现在终于知晓粉红猪不如外表所看来那般懒惰,请粉红猪大人,赐与我贵重的数学作业吧!”他坐回椅子,双手合十,用夸张的口吻说着。

“白、彦、杰!”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好啦,范羽雯,快借我。

”他伸出一只手,要我借他。

“这是跟人家借东西应该有的态度吗?”我笑着问。

“我们最用功的羽雯同学,请问,你可以借我作业了吗?”他也笑着问我,很好,现在他终于也懂得火冒三丈这四个字要怎么写了。

“很好,记住喔,我叫做范羽雯,敢泄漏我叫粉红猪的话,你就完了。

”我把作业他。

他笑笑,没说什么,转过身就开始狂抄。

 

第2章 罪魁祸首

 

我起身,准备找罪魁祸首兴师问罪去。

“对不起,借过一下。

”来到林振凯的座位,才发现他被人包围了。

原来早上才被骂过读书比较重要,但还是奋不顾身抢下参赛资格的大家,不对,我是说班长大人,他现在已经在跟几位亲信好好讨论他们的篮球战术。

“羽雯你来的正好,我正要去找你。

”林振凯拉了张椅子给我坐。

“干麻?”我有不太好的预感,他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你不太会打篮球对吧。

”他问。

“是不太会。

”依我的技术,大概十球篮下投篮里面,可以进个一球就要放鞭炮举天同庆了。

“那你当啦啦队队长好不好,你国小不是参加很多舞蹈表演吗?还有我觉得你的声音还蛮大的,应该会很适合,你说呢?”他用满怀期待的表情看着我。

不好,当然不好,我不想被后面那三个啦啦队准队长的视线杀死。

“我觉得好像有人很想当耶。

”我看了她们一眼。

“是吗?谁?”他随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

“好啦,这不是重点,我问你,你干麻跟白彦杰说我的外号叫……”我话说到一半,坐在一旁的男生就抢着说。

“粉红猪阿?”洪骏荣问。

“为什么你也知道?”我瞪大双眼,一付不可置信的样子,没错,我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彦杰跟我说的阿。

”洪骏荣困惑,这女人干麻这么大惊小怪,他的表情是这样说的。

“都是你啦,你干麻跟那个不要脸说,现在他不只不要脸,还兼具大嘴巴的名号。

”我用力往林俊凯的背送上一掌。

“咳咳,拜托,粉红猪很可爱呀,又不是什么难听的外号。

”林俊凯还我一掌。

“你管我,我就是不喜欢嘛,还有你到底知不知道女生不是用来打的?”超痛的,这个人怎么下手这么狠。

“你是女生吗?”他们四个人异口同声的问。

我瞪了他们一眼,非常好,反正我就是一付男人婆的样子可以了吧。

“总之,不准再叫我粉……粉红猪!”我丢在这句话,拉起在一旁看好戏看了很久的死党左羽音,要她陪我去一下厕所。

任何事都可以自己一个人去,就是上厕所这件是一定要找伴;好像全部的女生,在国中这个年纪都深深的了解这个定理。

“哈哈,笑死我了啦,羽雯宝贝,怎么这么好笑。

”左羽音一直到上完厕所回到教室,都还是没办法停止她夸张的笑声。

“左羽音,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好朋友?”我认真的问她。

而且我实在看不出来,这到底哪里好笑,为什么她每次一有事情都可以笑得这么夸张? “当然是呀,宝贝,干麻这样问?”她边回答,还是边夸张地大笑着。

“那好,身为好朋友的你,现在你的好朋友决定,要是是好朋友的话就不准笑了,懂了没?”我摇了摇她的肩膀。

“咳咳,好,不笑了。

”她很努力地,好不容易才止住笑。

“非常好!”我满意地点点头。

“那粉红猪这个外号……”她笑着似乎想问些什么。

“以后我不想从你口中听到粉红猪三个字,这是身为好朋友的我,唯一的要求,你应该会成全我吧?”我抓住她的肩膀,又用力地摇了摇。

“当然当然,那宝贝,我们下一节要去实验教室作实验,我们现在可以去了吗?迟进教室可是会被那个大刀罚站的耶。

”左羽音帮我们拿好了实验纪录簿跟铅笔盒,站起身就拉着我往门口走去。

“左羽音,你到底怎么回事?”我边走边问她。

从国一认识她开始,她就坚持要叫我宝贝,她说因为我很适合宝贝这两个字,其实也不过就是常常作出让她可以笑上好久的举动,她觉得我很宝贝;当然我曾经跟他提议过不要叫我宝贝,只是她认为要是我们是朋友的话,那就不准干涉她叫我宝贝这件事。

“什么怎么回事?”她不明所以地问着。

“算了算了,快去上课吧。

”我反过来拖着她走。

一到教室门口,就看到班上的女生全都站在门外不进去。

“你们怎么啦?”羽音好奇地探了一下头,然后用很夸张、受到惊吓的表情退了出来,躲到我的身后。

“干麻?”我皱了皱眉问她。

“有……有青蛙。

”班上的另一个女生,指着教室靠窗的水族箱说。

这节课不是要作肥皂吗?关青蛙什么事?总不会要我们做青蛙造型还是青蛙口味的肥皂吧,我想了想就往教室看去,发现班上的男同学四五个人就抓着一只青蛙。

“白彦杰!”我大声叫他。

“干麻干麻?”白彦杰右手抓着青蛙跑了出来,当然又免不了班上的女生玩起大风吹的游戏。

“停!在那里就好,你不要再靠过来了。

”我举出双手停在空中挡着他,老实说,我也讨厌青蛙。

“你们干麻不进来,大刀说要是他进教室还没看到我们分好组的话,我们就小心啰。

”白彦杰一付看好戏的样子,故意这样问,白痴也看的出来是为什么。

“不是要作肥皂吗?关青蛙什么事?”我问 他指了指黑板,要我看;我这一看也吓傻了,解剖!为什么要我们做这么困难的实验?课本根本没有写到这一部分呀。

“他开玩笑吧?”羽音一付快哭的样子。

“好啦,你们跟我们一组,少婆婆妈妈,快一点。

”白彦杰把青蛙换到左手,用右手拉着我跟羽音进去。

“阿!”我尖叫了一声,他居然用抓过青蛙的手碰我。

“还在干麻!我不是说要分组吗?”此时,大刀进了教室,就这么一个狮吼声,全班立刻安静了下来,不只迅速进了教室,还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好组别。

要是大刀以为他这样一吼,我们女生就会乖乖的替青蛙画上几刀,那他就错了,最后的结果是男生负责动手,女生负责纪录,这一点班上的男生倒是挺有风度的。

“喂,我刚刚跟你说的事,就这样决定了喔,下课要记得来练习。

”林振凯一边翻开青蛙的肚子,一边对我说。

“我才不要,可以打球就不错了,为什么还要练习啦啦队?我们是在升学班耶,拜托。

”重点是班上有人更想担下这份工作。

“我才拜托你,没有啦啦队的话,根本就没气氛打球了好不好。

”林振凯停下手边的工作,伸手想敲我的头。

“等一下!摸过青蛙不准碰到我;你打球是靠实力还是靠气氛,搞不清楚耶你。

”我用纪录本挡住他的手,真是好险,幸亏我机伶。

“还用问吗!”林振凯好像一付受到污辱的样子,瞪着我回答。

“当然是靠气氛!” 我的天呀,居然还回答的这么理直气壮。

“那我跟你说,你看到陈雅玲她们那一组了吧?她们三个很想当啦啦队队长,你找她们好了。

”我诚心地建议着。

“她们是女生耶,拜托!她们只会尖叫,根本就会忘了要加油。

” 好样的,意思就是要强调我不是女的就对了是吧?我除了比较可以跟你称兄道弟这一点之外,我百分之百绝对是女生好吗! “尖叫也是加油的一种方式,而且我觉得尖叫对你们的打球气氛会很有帮助,你想想看,光是一群女生在球场上爲我们班尖叫,对方也会觉得我们很有魄力,光是气势就把对方压倒了。

”另外尖叫也不需要练习,说什么也要选那种不用练习的。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林振凯想了一下,下此结论。

“那就这么决定了,就是她们啰。

”我用最快的速度把图画好,写上我们这一组组员的名子,然后交到讲桌之后,下课。

“羽雯,晚餐想吃什么?”左羽音在回教室的路上问我。

“现在才下午第二节耶,这么快就肚子饿了喔,更何况刚才看到那些恶心的青蛙,你怎么有心情想到吃的。

”我都快吐了。

“阿!借我躲一下,我们绕远路回教室。

”羽音突然把我拉到一旁,又躲在我身后。

“张永盛吗?快,走这里。

”我们从另外一边的走廊绕回教室。

张永盛是我们国一国二的同学,他追羽音追了很久,用尽各种千奇百怪的方式;而羽音当然好话说尽,偶而下个一两句狠话,找导师,找家长,都没有办法让他打退堂鼓。

他跟我们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平常不用功也就算了,还老爱惹事生非,喜欢在学校装大哥,在外面……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外面做啥?总之,我们两个都觉得不太能跟这样不讲道理的人相处就是了。

“我看我应该帮你找为护花使者才对。

”我建议着。

“哈,我有你当我的护花使者就够了呀。

”羽音笑笑,勾着我的手回教室。

“左、羽、音。

”摆明了是拿刚刚的事笑我。

“好啦,对不起嘛,那你晚餐到底想要吃什么?” 真是有够羡幕这个女人,到底是因为神经比较粗,还是怎样?这么快就忘了上一秒钟的事,这样就算了,每天一到这个时间就开始问我要吃什么,爱吃的她却完完全全看不出来哪里又多长了一块肉。

“再说噜。

”看完青蛙之后我实在没有胃口。

班上天真的女生们,包括我在内,完完全全的认为实验过后就不会再看到那种恶心的四脚爬虫类两栖动物,但我现在是清楚地明白我们这个想法有多蠢。

“呱呱呱!”一回到教室,就发现白彦杰的桌上有一只青蛙。

 

第3章 青蛙

 

“那是什么鬼?怎么会在你桌上?”我质问他。

“牠是我的呱呱,我决定要好好照顾牠。

”白彦杰说着,还摸摸青蛙的头。

什么呱呱,我不准他养! “我拜托你,我对你的呱呱有严重的过敏反应,我没有办法接受有人在我方圆一百公尺的地方饲养呱呱这样子的鬼东西。

”而且这个过敏症状,让我很难保证能够控制得了自己,不小心拿刀捅死眼前这个白痴。

“不会吧?”白彦杰露岀一付失望的表情,又有点不太想理我的样子。

“而且我觉得你的呱呱比较喜欢在野外自由自在的呱呱叫,要是在教室乱叫的话,老师一定不会让你养的,你说是吧?”硬的不行,我只好试点软的。

这下子他的表情更失望了,不过只有那么一瞬间,下一秒钟立刻恢复元气。

“这样的话,我想办法毒哑牠,牠就不会呱呱叫啦。

”白彦杰替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不可思议的骄傲。

“你要是毒哑牠,牠就不能叫呱呱了啦,你要一只不能呱呱叫的呱呱做什么?”毒哑牠?亏他想的出来。

“那改名子叫哑哑好了。

”他想了一下之后说。

“我管他叫呱呱还是呀呀!总之不准养!”我快吐血了啦,要是我的旁边坐了一个会饲养呱呱还是呀呀……管牠叫什么的青蛙,我一定没有办法用功读书。

没错!就是这个,我一定没有办法好好认真,一定要告诉老师,告诉家长,想办法让那四脚怪消失。

“你不准去偷打小报告喔,粉红猪。

”白彦杰象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跳岀这句话。

“我本来是没有打算跟老师说啦,不过你刚刚叫我啥?我不是说过不准在叫我粉红猪吗!就因为你叫我粉红猪,所以我坚持一定要告诉老师。

”这就叫做一石二鸟、事半功倍、一鱼两吃、一箭双鵰…… “粉红猪,我看你好像本来就打算打小报告吧?”白彦杰一点也不想相信我说的话。

“白彦杰!谁说你可以把实验室的青蛙偷带出来,给我放回去。

”大刀突然出现,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的桌子。

白彦杰瞪大了眼睛,一脸很受伤的看着我。

“你看我干麻,我一直在跟你说话,又不是我去打小报告的。

”我瞪了回去,要比眼睛大的话,我是不会输的。

他这才很失望地带这他的呱呱离开教室。

“成功!呵呵。

”陈雅玲从我后面跳了出来。

原来她比我们都早回到教室,她也非常不能忍受教室有这鬼东西,趁着我跟他吵架的时候,赶紧去跟大刀打了小报告。

“超感谢。

”我抱住了她,就差没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我也是。

”她回抱了我,我想应该是为了啦啦队的事吧。

“合作愉快。

”我们两个互相握了握手,只有在这种时后,我们才会觉得跟对方真是心灵契合的好朋友。

白彦杰回教室之后,整整一个星期不跟我说话,他不知道是雅玲去跟大刀告的秘,不过没差,反正就算雅玲不去,我也会去,而且可以一整个星期都不用听到他找我借东西的声音,顿时觉得原来这个世界这么安静惬意。

我乐得很。

“粉红猪,你再不去篮球场占位子,等一下被班上炮轰不要说我没警告你。

”下课钟打完不到过才十秒钟,白彦杰一个星期以来,开口对我说的前三个字居然是粉红猪! 我们班每天早上、下午个别都有一节下课,规定轮流去篮球场占位子,全校有那么多的班级,晚去了就没有篮框可以用,今天下午马上就有我们的第一场比赛,要是占不到位子,真的会被班上炮轰,还会被林振凯骂到臭头。

吓得我立刻冲出教室,也不管下课敬礼才敬到一半,老师那句下课都还没出口。

咻的一声,一颗三分球漂亮地替我们的第一场比赛话下完美的结局,拿下第一胜。

我说过,压力可以让人成长;大大的压力,可以让人突飞猛进的成长。

班季杯篮球比赛采取的是淘汰制度,只要输一场就没戏唱了,为了让我们在水深火热的苦海中,还有一点活下去的希望……不是,我是说,一点点小小的娱乐活动。

我们班可是卯足全力,说什么也不轻易输掉这难得的喘息时间。

“哈哈哈,看到没?我最后一球的英姿够不够帅气?”白彦杰一进教室就开始夸张的炫燿自己的球技。

“附带一提,要是你没有犯规四次,我们绝对封你为最佳MVP,要是你下一场比赛还让我这么提心吊胆,怕你被五犯毕业,我绝对会让你尝尝冷板凳的滋味。

”林振凯损他,说到真正的MVP,那就绝对是非他莫属。

林振凯不但防守守得好,稳扎稳打地助攻,帮助其他队员,偶而还会漂亮地投进几颗球,就连最后的三分,要不是他传球给白彦杰,那会给白彦杰那么好的机会,来个最后三分。

他真是太帅了,球场上的女生,全都被他迷的神昏颠倒,功课好,球又打的一级棒,加上他又是我们班的班长,品学兼优的他,身为好朋友的我,真是感到无比的骄傲。

不过这场比赛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对方打球太暴力,我们班的一个女生被撞倒在地上,脚受伤了,医声说要是她以后还想继续打球,最近最好好好休息,不要作剧烈运动。

“粉红猪,决定了,下一场你代替她当候补。

”林振凯说,为什么连他都开始叫我粉红猪? “因为你叫我粉红猪的关系,我不要,而且你也知道我球打的不好。

”而且我也不上上场丢脸。

没错,我很不想上场丢脸。

“才怪,你是不想丢脸吧,所以我想办法替你特训。

”不愧是好朋友,居然连这个都猜到了。

不过为什么他一有事就一定要找我,全班那么多人可以当候补,为什么一定要找我这个肉脚? “其实班上还有很多……”球打的比我好的人。

“班上的其他女生都要当啦啦队嘛,谁叫我之前叫你当啦啦队队长你就不要,所以就这么决定了,明天体育课来特训一下,而且你是候补,应该是没什么上场的机会啦。

”林振凯搭着我的肩,理所当然地道。

他怎么可以这么顺地随便搭女生的肩膀?他到底知不知道最近有多少女生成为他的死忠后援队?他到底有没有常识?难道不知道这个举动会危害到我小小的生命安全吗? 也许老师说的对,我们是升学班,应该要好好用功念书,不应该打什么篮球比赛。

“振凯,你没搞错吧?粉红猪会打篮球吗?”白彦杰走了过来,搭上了林振凯的肩,这时候我突然觉得我们三个的动作很……奇怪,连忙向后退了一大步。

“对嘛,彦杰说的是,难得他也会说出这么有道理又有智慧的话来。

”既然他是站在我这边的,我可以暂时不跟他计较他叫我粉红猪的事。

“那要叫羽音来吗?”林振凯面露难色,看了看坐在我旁边坐了很久,一个更不洽当的人选。

说到羽音,她可能比我还糟糕;还说过什么,大概是那个篮框跟她的八字不合,所以也就是说她跟篮球不合,所以结论就是她不应该打篮球之类的话,因为她从来没有投进过。

“那还是粉红猪来好了。

”白彦杰一听到羽音两个字,表情跟振凯一样难看。

羽音抬了抬眉,好像在说这两个臭男生居然敢看不起她似的,不过大概也想到自己的身手实在有待加强,而且因为不可能进步,所以没有进步的空间;只好很大方的不跟他们两个计较。

“先投个一球来看看吧,站在篮下就好。

”林振凯把球丢给我。

第二天,到了体育课,我果然还是被硬拉来练习了。

上体育课老师有教过,要瞄准红色的那个框框,我瞄准了一下,把球投出去。

没进! “你往后面站一点,力道不要太大,再试一次看看。

”洪骏荣把球丢给我,忘了说,不只是林振凯帮我恶补,还有所有要上场的球员都一起,来看好戏! 照着他所说的,又投了几球,总算进了;不过这跟我原来的纪录有什么不同? 接着又是运球,传球,罚球等等的练习,好不容易快要下课了,林振凯居然下了这样的结论。

“反正只是要凑人数,她就当候补,坐在旁边看好了;廖慧伦,就麻烦你们撑一下吧。

”林振凯对女生的负责人说着。

“我也是这么想的。

”廖慧伦一付快要被打败的样子。

情况就是这么糟,话可说在前头,我不是故意那么糟的喔,我之前就跟他说过,我的球技不好,只是他根本听不太进去罢了。

接着我们班的篮球比赛,是一场接着一场赢,连到最后得了总冠军,我始终都没上去碰过球;那当初叫我当候补到底是为了什么,连场球都不能好好的看,总害怕他下一秒会叫我上去丢脸。

“非常恭喜你们,不过开心之余不要忘了下个星期有模拟考,你们最好收收心给我好好准备。

”就在大家开开心心的进教室,打算要讨论一下刚才的比赛时,我们的导师很扫兴地提醒了我们。

很显然的,她的心情一样很不好,本来以为我们意思意思打个一场就输掉了,就可以好好回去用功念书,根本没想到我们居然会打下总冠军。

没错,升学班的国三生就是这样,说了那么多开开心心的经历,但本质上一天天的考卷还是在考,只是大家好像都麻痹了似的,闭着眼睛都可以作答。

我们玩归玩,考试归考试,一向分得很清楚,我们虽然拿下了总冠军,但我们还是活在水生火热的教室里。

所以下星期的模拟考,书还是要念,根本没有时间开什么庆功宴。

但我说过了,国三的生活相当充实;除了三个星期一个模拟考,一个月左右一个段考,每天大大小小的考试之外,篮球比赛过后有运动会、毕业旅行等等活动;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休息。

我们那个对休闲活动特别重视的班长,篮球比赛过后,更是下了宏愿,要我们在运动会中好好表现,拿下很多第一名。

“我们这样第一名的班级,不能只有是学业上的第一名,在各方面都要拿第一名,才不会愧对自己多采多姿的国三生活,你们说是吧。

”林振凯利用班会时间跟大家说着。

他这样的说法,我们班自己听听就算了,要是给别班听到,不丢他好几打鸡蛋赶他下台才怪,实在是骄傲、臭屁、自大界的王。

 

第4章 志愿

 

“有这样的志愿当然很好,这个运动会规定全校都要参加,所以我也不能叫你们不要参加,但希望你们能把心思放在你们的学业上。

”之后,我们的导师,面色铁青的下了这个结语。

“她干麻老是一付要找我们麻烦的样子?”白彦杰低声抱怨着。

其实班上的同学,大多都是这样想的,替班上争取荣誉是件好事,老师为什么要三番两次找我们麻烦?这个也不准,那个也不准,唯一准的只有好好用功读书。

“考到好高中,才会考到好大学,考到好大学,才会有好工作,才不会让你们的父母失望,所以你们一定要用功读书,不然这个升学班,你们就是白来了。

”羽音夸张地模仿我们导师,这是她每天早自习都会说的话。

******** 身为英文小老师的我,下一节既然是英文课,理所当然的我应该要来找老师一下,只是没想到她要我把大家的英文习作搬回去发给大家,早知道我就随便找个人跟我一起来了啦。

不然的话,我手中现在也不会有那么重的作业。

“给我啦,粉红猪,这么小一只搬这些东西,你会变更矮喔。

”白彦杰突然把我手中的习题拿走一大半。

“你管我,我天生神力不行喔?”不过说真的,变得轻松多了。

“羽音今天怎么没来上课?生病了喔?”白彦杰突然关心地问起。

“这么关心人家?是生病了没错。

”听说还发了高烧,不知道要不要紧,回家打电话问问好了。

“真的生病了呀,了解。

”白彦杰低头沉思了一会儿。

本文标签:你们一个一个上好痛不用下载

上一篇:2021热门(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下一篇:2021(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而已视频)最新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