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差差的痛的视频30分钟)最新章节列表

2021-09-25 21:21: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现在她依旧相信这个人生理念。她是个灵巧的人,知晓自身该怎样去做,她是蔡董一手提拔的人,没有蔡董,就没她今天的地位。她一身公理凛然,一丁点儿容不能沙子的风纪,让蔡董寻思了好久

现在她依旧相信这个人生理念。

她是个灵巧的人,知晓自身该怎样去做,她是蔡董一手提拔的人,没有蔡董,就没她今天的地位。

她一身公理凛然,一丁点儿容不能沙子的风纪,让蔡董寻思了好久,尔后,蔡董笑咪咪地说:\"美娜啦,你特别棒,不应该那么腐旧,应当胆量大向前……\" \"守陈规,无论怎样,我们做销售讲求原则,违被规矩的事情,不要做才好,钱是身外之物,我们要求心安理得。

\" \"好的,你的话我会记住!你得给我时间,美娜,你只是我最心爱的部下。

258w2ld01fepwa.jpg

\" \"蔡总,我明确!\" 蔡总又笑了,如春天的风照射着韩美娜,心中的阴沉立刻一扫而光,乃至于还怪自身的多心,不该轻毁心目中崇拜的对象。

传言中的蔡董事长是个好色而私报的人,但在韩美娜的心中却从不为所左左,由于,她便是个例子,她是公认的绝佳玉人,肌若冰雪,举手投足间透着高尚而典雅,从十二岁那年起,她身边绕着一拨又一拨的男学生,结果她足不出户。

一直到走进这家企业,从最小的员工做到董事助理之职,离不开她的勤谨,但,蔡董事长的功劳却不可以抹视。

蔡董的高超之处,育个潜伏的人材,让韩美娜最为动容的一点儿是,他无视她的美丽。

几年的相处,对蔡董的为人,她笃信不疑。

最深一次是那次酒会中,有人想趁机会打韩美娜的心思,哪料,蔡董从凳子上站起来,啪地用拳头击在酒桌上,声言:\"谁要是对美娜不敬,谁就休想和他做销售,朋友也没得做。

\" 桌上雅雀无声,个个相觑,不知所然。

但,她却因为这个,而更把蔡董留在心里,作为崇拜对象。

她怀疑哪天会移情别恋,爱上蔡董,但时间证实,蔡董于她心中,是一种无可带替的亲情。

当蔡董再次笑颜目送她拜辞的背影,韩美娜的心中未曾有怀疑,还自满的表现出来,深得蔡董的关爱。

实际上不然,蔡董的笑颜,好像秋季的斜晖,已泛出不可以抑制极冷的冰霜。

果真,韩美娜的好梦还没醒,一个电话就被招到公务室。

韩美娜是哼着歌,走进公务室的,当天的心绪特别的棒,与她暗斗的牧白,终归主动要求息兵,她正感谢上天对她的关照,回味着牧白的温柔蜜意。

在韩美娜的身上,可巧应验了这句话。

她一踏进公务室,墙上的摆钟指向八点一刻,离工作的时间有十五分钟,但这时她桌上的电话响了,蔡董以不允许怀疑的口吻儿说:\"韩美娜,马向到展室\" 放下电话,她急急忙忙赶去。

一走进展室她就目瞪口呆了,起初从不参加会议的董事会,一个个正襟威坐在各自的凳子上,那一刻,韩美娜还没意识到她的灾难就要到临。

\"又有事情要相议?\" 蔡董见她进来,丢了一大堆信给她。

那是她处理分厂的职员写得投诉信,不看鬼知晓,一看真让她吓一跳,竟有一大堆人认为她处理不够人性。

\"不可以能……\"她惊得连退几步。

即使谈不上完美,可对职员也算是仁至义尽。

\"你是怎么想的?\" 她永远都是老板的棋子儿,如梦初醒,来接她的人走进了公务室,韩美娜不知是喜是悲,脑里湿漉漉的,像刚下了一场小雨,到现在,老板真是闻一知十。

\"蔡副总,请给我玻璃杯茶好么?\" \"蔡副总,请帮我打印一份文件?\" \"副总,你的茶!\" \"晓营,你……\" \"为你倒杯茶是应当的。

\" \"今非昔比呀\"她有些哽咽。

借着喝茶地儿,将泪珠掩去。

\"副总,你气宇非凡,何苦在此受此黑眼……\" \"你有什么想法?\"她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哦,我觉得这个企业不是那个企业了,让人心寒!\" \"我都成这个样了,不能再连累你。

\" \"哦,谢谢美娜姐!\" \"你叫我美娜姐?\" \"对的,我把你当姐姐,由于你善良像我那逝去的二姐\" \"谢谢,晓营,我会记住你的话!\" \"我会和你常商议的!\" 与牧白见面的时间少得怜惜,通个电话她也觉得是一种耗费,他老是急急忙忙。

想到何希妍,她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过去,电话很快就被接起,何希妍的讲话声像铃子同样传了过来,美娜突然感想一种莫名地心伤,好像儿时受了委曲。

\"喂,哪位?\" \"我是美娜,一块儿吃个饭吗?\" \"哦,美娜啦,不可以哦,我有约会了,有事吗?\" \"没事,想见见你,\" \"哦,过天罢,我现在很忙,再聊,\" \"喂,喂……\" \"何希妍,你知晓,我爱牧白,我爱他……\" \"好,好,好,不要怪我不提醒你,\" \"谁呀?\"隐约依稀一个男的的讲话声,显然他是被电话吵醒,讲话声里携带浓浓的睡意。

迅即她就问:\"何希妍,你家里有人客?\" \"哪有?好了,我困了,要挂了,\"她还没应声过来,电话就马上显示了嘟嘟地芒音。

\"那会是谁呢?何希妍有男朋友了?那个讲话声为何会那么熟?\" 那个夜,她一夜未合眼,接下来是企业的周年庆典。

\"是我多虑了吗?\" 有可能何希妍说得没错,这个城市啥子都有,只缺乏真情! 与何希妍的友善经不住这个城市腐化,她怕想下去,腹一阵子咕哝咕哝地叫起来,方知早已到中饭时间,她叹了叹走向餐馆。

电话响起,是牧白。

不想他主动打了过来,一种极大的欢乐,心有灵犀一点儿通。

美娜,今天晚上我们出去用饭,下班我来接你!\" \"哦?有好事,去庆贺?\"她条件反射似地问。

\"那时你就知晓了。

\" \"嘿嘿,几时学会玄虚?\" 她的心快跳出来了,听得出牧白的心绪特别棒。

有此一想,她的心更是按奈不住了。

真有些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她要将这份工作完成。

故而,在牧白到楼下接她,她竟至脱不成身。

不得不结合解释明白理由,恳切的请求海涵。

还好牧白特别关切照顾,并奉陪她一块儿完成,让她特别兴奋过度了一把。

到牧白预定的餐馆里,清冷、高雅,透明水晶光,配着古色古香的音乐,特别浪漫。

\"为何想到吃西餐?\" \"人是会变的嘛!,\" \"哦?\" \"在这儿呢?\"何希妍远远地向这边摆手。

\"为何何希妍也在?\"她一愣,有些受阻。

总觉得这个约会别有含义,那股隐约的醋劲,在心底翻江倒海。

\"你们是最好的朋友,叫上她有啥特地?\"牧白满不在意的说。

话是没错,只是再好的朋友,这样的气氛搀在一块儿,彷佛有些不妥哦。

韩美娜还没赶得及细想,何希妍楚楚动人向她打招呼,她立刻阴转晴,向何希妍迎去:\"死去何希妍,那么久都不来看我,另结新欢啦?\"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何希妍一听美娜的话,立刻愁云翻滚,呐呐地回到:\"啥另结新欢,事情太忙,紫外光又太强,让我厌烦出门。

\" \"即使人家来看你,你有时间陪她吗?\"牧白轻轻地插了一句。

美娜想想,各人自有各人的困难,不需要细究,否则就不好意思了。

才坐下,何希妍起立说:\"我吃过了,得走了,你们二人世界吧!\"说完,她愣愣地望了一下牧白,欲言又止的模样。

才来,就走? \"何希妍好像有意躲我?\" \"说啥?人家有事要走,再说了,她一个做白炽灯,换作是你,你喜欢么?\" \"哦,只是……\" 美娜有说不出的一种怀疑。

凭着女人的第六直觉,没有牧白说得那么简单。

两女一男在一块儿晚饭,且不说,此中有一对是恋人,自然会让人难以接受。

韩美娜并没不开心,而是起初的一个想何希妍的不自然,她不时地望向牧白,只见他一个劲的移动着刀钗,不断地往嘴里送食品,如同她的不存在。

她爱他!这为何?她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是她到现在唯一阻止爱他的人!她怎会爱上他?想这,她身不由己的打了个打寒颤。

他爱她吗?她怀疑了。

对韩美娜而言,她与牧白的爱情就已经失衡。

她的委曲求全,她的勉强承受,她的无限纵容等等。

她没想去回答这个实事,问题的存在。

从几时起,与牧白的缠绵,就好比是陛下对妾子的恩宠?她是美貌的女子,每日服装着,发挥着周身解数,只为博\"统治者\"的婉尔一笑,或是大架到临,宠幸一回? 想到这,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儿。

象是要将心中所有的郁积,全部轻叹而出。

她睁大着眼球望着天华板,牧白叫她, 她怏怏地将内裤递给了牧白,说:\"想起来内裤是放在衣柜下边的小抽斗里,不要老是这么丢三忘四的。

\" \"你为何那么慢?我在这处等你一会了。

\" 晕……夜,彷佛变得特别长而迢遥。

她终归没吐露口,搅扰她的问题,面临着牧白冷漠的神色,她的自尊心使她在要害的时间后退了。

天没大亮,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腹有咕咕地叫个不已。

她冲进了一豆浆店。

\"来碗豆浆,两根油条。

\" 她很爱吃这家店的豆浆,油条。

不止源于这店里的东西鲜味适口,也源于这家店的老板。

这是一个上了点年岁的老夫人,她有着一头花黑的头发,抬头纹刻着保存生命的年轮,不难测度出,她一定经历多次了风雪。

 

第二章

 

\"美娜,今日起得那么早?\"她将豆浆油条放在她的面前问。

\"睡懒觉,错过了朝晨最很好的时间。

\"她低头喝了口浆,再答:\"周姨母,你这处的豆浆油条我是百吃不厌啦。

\" \"那就好,以后常来。

\"她笑说,却并没离去的意思。

突然,她收起了笑颜,望着她说:\"美娜,眼球都黑黑的呢,回去补个回笼觉。

\" \"好的。

\" 她应着,却不知为什么顿觉心上象是有赌墙。

泪珠突然如水,管也管不住。

她没仰面,她怕她的泪珠吓坏了周姨母。

欲盖弥彰,估计指的便是这种田方。

她越是想仰面,周姨越是怀疑我。

她走了过来,弯着身子问:\"为何啦?不适吗?要么要送你去医院?\" \"不,没关系……\"她站了起来,冲了出去。

外表正细细的飘着小雨,雨丝搅混着眼泪沿着她的脸颊滑下。

她没回去,在街口儿胡乱的走着。

雨,飘在她的头上,如同雾同样的化去。

她一丁点儿没觉得。

有可能对她而言,这正是她渴盼的小雨? 该去工作吗?她浑如,只是到现在的公务室不过就像是个展台,出展着她的薄弱和苟活。

事情,早错过了最原始的意思。

去朋友那里?不,到现在去不是自讨没意思吗?这可正是工作时间,她忽而想起前次于工作时间去找何希妍的地方。

\"我的大小姐,你没事吧。

\" \"我只因为良久没会面了,想你了不可以?\" \"你到更年期了?这可有些早啊,你还没三十岁。

不要每日一副要死去不活的模样,这个世界谁都没有离不开谁。

你不在了,地球会正常转?我只担心,现在不去工作了,我可就要没事情了。

\" 继续,她急急忙忙拜辞。

她想起来,那是在她与牧白发生了有史以来首次大争辩的地方。

她在栏杆上想了很久,苦恼烦闷。

她没跳下去,而是沿着石阶走了。

雨,已经没下了。

公园里放着老歌。

一点耆老正火炽地跳着晨舞。

她就那样子站在公园的角里,她的心也追随着摇摆 她的公务室是要越过,整个儿员工的大公务室以后,拐入一个角才是她的小公务室。

\"文化副总是差别哦,日上三竿的时间才来工作,这是早班,还是夜班哦?\" \"嘎嘎,这是啥狗屁副总,给了三分色彩,还真当是那么回事啦?\" 她真想回手,转头一想,一群小人,于是,她轻轻的转头对着全部人一笑,就直直地走向自身的公务室。

\"都这么了,还做得下去?\"背面传来了这么一个讲话声。

看不起有嘲讽。

她幢幢的将身子摔在凳子上,泪珠又象珠子同样滴了下来。

都这么了,做下去有意思?但,她抚摸着隆起地腹部,她想,再怎样总得做下去,姑且为了这个孩子,挺着大腹找事情不容易。

牧白可能知晓,倘使他喜欢负担,她何苦这般委曲着自身? 屋漏偏逢连夜雨。

人一朝倒起霉来,喝冰水也会塞牙缝。

同事的闲气才刚受完,电话就响了起来,是蔡总的电话。

她跑了过去。

才一进门,他就大发雷廷:\"你觉得这企业是为你开的吗?刚才跑去哪了,找也找不到人?你到底还要么要做?\" \"没请病假,也没关审,觉得升了副总不得了?\" 她将手用力小轻地放在腹上,笑说:\"蔡总有话直说。

\" 有可能是惊讶于她的那份沉着,也有可能是她脸上所显露的那种接近于很静的美,蔡总突然携带一种研讨同样模样式样细细的望着她,以后,他轻叹了一口气儿,说:\"美娜,别怪我!\" \"没有,无论从哪一个上来说,对我来说,你不仅是老板,更是我的恩师。

\"她镇静不迫。

要是有人想扮君子,至少这一刻,对韩美娜而言,蔡董事长的恣意一句感性的话,如小人脸上五色的遮挡面部的东西,让你目眩狼籍,却又让你恶心至极。

\"这是董事的决定,到现在亚州金融刮大风,经济急速萎缩,企业的成就大还不如曾经,以是得精减不相同定要的担任职务的人,消减一点不相同的部门。

\"他停了停,转过身来面对着她说:\"惧怕文化部门得裁掉。

\" \"何时?\"她很静地问。

\"就今日罢……\" \"好。

\" 这段\"副总\"生存,是她韩美娜性命进程项里的一段背地,却是蔡董事灿烂战略中,最灿烂中的某一个点。

她的败绩,正是他的颜色光泽告成。

她去了财务室。

秦妍正拿着指甲剪修手指甲,见她进来,立刻挤出办公化的笑颜:\"哟,蔡副总为何那么有闲情逸致呀。

我可繁忙慌乱了,一大朝晨就要给某些人结算。

这不,才刚才停下来你就,\" 韩美娜轻笑到:\"谢谢你!结算好了吗?\" \"好了好了,能不好吗?这是蔡副总在蔡氏集团的重要工作,接下来有啥想法吗?\"她睁着一双大眼望着,如同在说:\"我真是担心你。

\" 光是蓝鼠狼给鸡祝贺新年一般都是翘棱安意的。

她的后半句应当是:\"我真担心你呀,再那么着顶着强烈的阳光去人材市场穿梭频繁,一个顶大的玉人就要成斜晖下的蓝花了,\" 韩美娜没剖析她的话。

对一个她从来没有都未曾放在眼里的人,她的嘲讽就好比路边的花草。

\"谢谢了!\"她轻笑一下,签下了自身的大名。

到此,她与蔡氏集团的干系随着她的一笔就终止了,无论选对选错,彷佛都免不得抱憾。

因为这个,决定是最头痛的一件事情。

对韩美娜来讲,有决定还好,表达有得去选。

怕的是,无论你怎样的不情不愿,离蔡氏是一个坏结果,韩美娜她正怀着孩子。

对付这个时期的韩美娜来讲,这个结果确实让她非常难过。

她想也没想的就拿起了电话拨了过去,电话的讲话声蝉联响了六下以后,何希妍酷寒得尽乎懒洋洋的讲话声就从话筒里传了过来:\"谁呀?\" \"是我,美娜\" \"又有啥子事呀?小姐,我可在工作啦,\" \"没关系,我失去工作了。

\"她压住烦闷,险些快要哽咽的讲话。

\"你失去工作关我啥子事呀?真是神经器官病,我又不是啥老板,也不是啥大人物,能安插你工作,再说了,你这样的经历,坚强点能难倒你吗?有些出息好不?\"何希妍的话,象连续射击,将她射得满目全非。

起初还想说点啥子,她终把话咽了回去,光是对着那一个话筒呆呆的发着傻。

偏巧被秦妍碰见,又给她逮住了一个讥诮她的机会。

\"我再不好,总比好过做人肉床垫要好一点!\"她也不甘示弱。

她不是揭人隐私的人,就秦妍和蔡总的那点事情,早已不是啥隐蔽的事。

全企业上下皆知的事情,可偏巧秦妍还觉得全部人皆醉,她独醒呢。

\"你……\"秦妍顷刻变色,涂满厚厚的化学粉的脸哄动着有如地震,我真怀疑她再动几下,那点粉便会那样子朴朴而下。

韩美娜没轻轻的说:\"若要人不知,除己莫为。

做人不要太绝,得饶人处且饶人!好运罢!\" 说完,她仰面而去。

当担心已不举措担心的时间,齐全的最后结果都没有结果为困难的问题! 秦妍的怆痛不是她的无耻,而是她将无耻当荣耀。

人没法永世无耻。

倘使她另有一点儿点的自知之明,姑且有私下她怎样和蔡总怎样相处,她也没有权,凭那么点感到自满。

令人悲伤的是,她并不觉得这是一种无耻。

她津津有味地体验着这样的报酬,狗眼看人低了,各个地方插着个腰,嘈吵喧斗尘上。

韩美娜继续不停一次地留心里微叹:女人呵,务必不要做秦妍那样子的。

空长着个臭皮襄,头脑里生的却是干稻草。

她边走,边想着刚才被她气得语不论次的秦妍,乐得将之前的气一扫而光。

电话响起,是晓营的电话。

\"美娜姐,听说你离职了。

\" \"刚走出蔡氏大门,你就来电话。

你会法术,千里眼还是顺风耳。

\" \"这个你就别问了,我就是晓得。

对了,你有啥子打算?\" \"眼下的打算嘛,便是想好好的去吃一餐,嘎嘎,化烦闷为饭量。

\" \"那这么罢,我企业有周年庆典,你来参加吧?\" \"你觉得我会参加吗?\" \"你说过的,人保存生命不过两种举止神情:一烦闷的怨天恨地,二是欢乐的黑手发家。

与其烦闷,还不如欢乐,再说了,我也想让你看看我们这个企业的文化格调。

\" \"好呀,晓营,你现在都快成小哲学家了,举双手投降钦佩!\" \"那好,你回家准备一下子,八点钟我来接你。

\" \"好的。

\" 刚收线,她抬头碰见秦妍那张僵硬的脸。

\"请让一下子罢,难不可以你不舍得我走?\" \"你就再炫耀一下子罢。

我是奉蔡董之命,将这笔追加的钱交回到你手上。

哼\"她一哼,她扭扭腰又说:\"那个老头子,一定是头脑短路了,竟至还会给你追加。

真不知你韩美娜身上有啥力气,\" 她一把将钱扔给了她。

她敞开一看,真是吓了一大跳。

\"喂,为何会那么多?\" \"多,天底下有人会嫌钱多的吗?你就别装纯洁高尚了。

\"她黑了她一眼说:\"蔡董说,你是副总,报酬得凭据总经理阶段来算。

以是,那一个啥文化副总原来那么精贵呀,早知晓,我也去做做,算你狠,韩美娜。

咱们走着瞧。

\" 她放纵大笑起来,怪不得人总爱刁难,原来真是淋漓尽致。

有如突然跑去河滨洗了个澡,所有的躁郁一扫而光。

 

第三章

 

谁说骂人是恶人的权益? 离晚会还有一点点时间,她闲荡走进了发式屋,这是参加晚会的必须具备的步调。

人,能败绩,但没法被保存生命打倒。

这是海明威的一句传奇格言,她奉为典藏。

然,对付这时的她来讲,做人的礼数不能没,让自身脸上的光彩,振作地去参加晓营企业的周年庆典晚会。

得给晓营长脸,同时给自身信心与勇气。

她对着镜子,微微一笑\"真美!\"她轻轻地在心底里说。

再细想着穿上她那件紫色露背晚礼服,可说是完美。

时间就这么象指间的流沙,不注意间,晚八点就莅临。

晓营没讲错,她亲自来接她。

\"快上车啦,不然要来得晚了,告诉你一个事!今天晚上我们企业里,个个华丽的装束盛大出席。

知晓为何吗?\"她望了韩美娜一眼,又说:\"那是由于刘氏集团的皇太子要来参加这个庆典,听说是一表人材,没准一不小心,就成为了太子妃啦。

\" \"那你有准备吗?\"我笑问。

\"有呀\"她自满的晃了晃头,真不知她的舒畅劲从哪来的。

韩美娜从新看细看了她一翻,就她那身包裹着严严实实的套装,这也叫准备…… \"我的准备,便是你呀!\" 天啦,这个解答太出人意想。

\"你看你,一定艳冠全场,是盲人也会觉得到你的光茫,何况那个太子爷啦。

\" 她不解地望着她:\"这是啥理论?\" \"你当了太子妃,一定要回报我。

\" \"怕会让你失望了。

\"我笑说。

\"据一份靠得住的数剧表达,真正的玉人难嫁富豪。

由于俊俏美丽是会降职的,以是同样普通稍有头脑的富豪,宁可选一个形相二等的,智力一等的女人做媳妇,这么即灿烂没脸儿,也让他平端多了一个帮助。

那么划算的事情,像你所谓那一个快捷身手的皇太子爷没有不去思索问题的。

以是,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自身,会否哪天一无须心细密就成了皇太子太太,可不要变脸不认我,嘎嘎哈……\" \"就知晓你会那么说!\" \"这讲道理不成?要说有所讲道理,那便是蔡氏集团的眼球长在脑门上了,\" \"嘎嘎,那讲道理他看得更远嘛,\" \"好了啦,听你的,看看能不能一舞就舞出个啥太太出来。

\" 她边笑,边下车说:\"这还差不多!\" 韩美娜也不容笑笑:\"还象个孩子。

\" 她轻轻将手伸向了晓营。

俨然一对姊妹。

交际舞集会还没正式开头,人客正蝉联的走向会场。

就韩美娜而言,被面前的豪华弄得目眩狼籍了,且不说那份金碧灿烂,仅只将豪华与高雅,典雅与浪漫云云不流残迹的了悟意会,就够让她惊讶得不知说什么了。

\"这是谁设计的?\" \"是我老板啦。

\" \"她一定是搞艺术的。

\" \"美娜,你真聪明,我们老板曾经是搞艺术的,听说他是从画廊发家的……\" \"怪不得,\" \"怪不得啥呀?\" \"豪华而不流溢,典雅而不失严密谨慎,浪漫地不失其韵致,象一蔓妙韵味的女人,\" \"说得好,说得好……\"背面随着掌声带进了这句话,韩美娜扭头一望,只见一男子正面带笑容,嘻嘻的望着她。

那种笑颜很奇怪,韩美娜说不来。

只觉得似曾相识,却又象是一件陈年的艺术品,迢遥而陌生。

他的眼象一弯没圆的玉轮,鼻子高而挺,让她想起了古西腊的某些神像。

嘴唇有些薄,却又不薄,有些细,却又不细。

总之,他那么一笑,有如一位艺术家在画布下轻轻抹下的那么一个线条,先天的性情,诗韵,却又很具备涵养。

她也迎着他轻轻一笑,说:\"谢谢!\" 晓营早已经不知怎么办了,她愣了半响,才轻轻地拉了拉韩美娜的裙带,说:\"那便是\'皇太子\'\" \"啊?\" 她真想拔脚就跑,她有些惊慌失措,说不明是为何,她只觉得置于他的目光中,她的心就咚咚的像在擂鼓。

她的镇静去那里了? 还好,晚会正式开场的音乐一过,刘董事长领着一家三口上台了。

左面是他的太太,左面是他的儿子。

接下来刘明凯的第一支舞成了全场的中心,个个都圆睁大眼,刘明凯每走一步,在场的女子心脏急速的跳动,美娜伫在角暗里,对她而言,已经毫不关己,当刘明凯走到她的面前,邀约她共舞的时间,不仅是她震惊,全场的思想冲向了高点。

\"怎么会是她?\" 韩美娜做梦都没有想到,她除呆呆的傻愣的望着刘明凯,笑说:\"为什么是我?\" 刘明凯没立刻回答,而是俯身到她的耳边:\"你不怕被人盯着吗?\" 他嘿嘿地笑了一下子,这时全场发出一阵掌声。

做中心是不易的,舞曲终止,她对刘明凯说:\"谢谢!\" 刘明凯满面愕然,随即又飘摇一笑。

眼前的一幕,让韩美娜想起初见他的一刻,那是一个飘着飞雪的朝晨,讲堂里教导员领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走进来,\"同学们,这是刚转校过来的新同学,名叫邱牧白。

\" 她望着他那张瘦瘦的脸,深刻研讨的神色,这个时候转学?高中时的那点印象,她确认邱牧白是她命中注定的人。

何希妍却不止一次的提醒她说:\"我觉得那一个邱牧白很阴,你可要谨慎一点儿。

\" \"哦,是刘公子。

有时候邀人舞蹈,验明身份,受骗可不是件爽心的事情。

\"邱牧白阴阳怪调的,美娜想钻地洞。

\"有话我们回家再说,好不?\"韩美娜恳切的请求说。

\"别装怜惜了!谁和你回家?你有家吗?\" 邱牧白的话,让她有如万箭穿心,她立在那里,说不出半句话来。

继续,失魂落迫地朝门边走去。

\"韩小姐,我送你!\"刘明凯跨前一步,却被赶来的母亲拉住:\"那个韩小姐是有男朋友的。

\" \"他,配吗?\"刘明凯黑了一眼邱牧白说:\"一个没素养的男子!\" 晓营也黑了一下子邱牧白,冷冷的说:\"不想天底下有你这等男人!\"继续就冲出追韩美娜去了。

邱牧白举目望远望刘明凯,笑:\"你说得一点儿也没错,只痛心呀!只痛心,你再为何样的行侠仗义,你是她的一个舞伴,而我才是她决定的人。

\" 这个黑夜对刘明凯来讲,是很好的,他觉得他想找邱牧白去辩论。

他对着韩美娜冲过去,韩美娜还没转头,他就大喊起来:\"瞧,又遇到你了!\" 话一出口,他就明确了,他是为了韩美娜。

\"是你呀!\"她轻叹。

\"是呀,我刚返国,出来转转。

\"他仍掩盖不住那份欢乐。

酒会上与邱牧白的那一刻,如一杯下了毒的酒,虽没马上将她毒倒,但也让她百孔千疮。

而刘明凯在这一刻里也成了浆糊。

他光是跟着她走,她拐弯,他也拐弯,她停下,他也停下,她仰天叹息,他也仰天叹息。

在一片大厦前停了下来,韩美娜拐进去,灯突然的在某一个屋子里亮了起来,他想:她回家了,他该走了。

却在这时,却传来了韩美娜的讲话声,邱牧白在会场还没闹够,奔回了家里。

冲进屋里吼道:\"美娜,韩美娜,你给我出来,出来……\" 他立刻拨了一个电话,何希妍显示在了他的面前。

\"那么晚叫我过来,不怕被美娜碰见?\" \"我就是要让她碰见!\" \"你想好了?\"何希妍问,心不容的一阵子哄动。

她和邱牧白是怎样走到一块儿的,她彷佛已不太清楚了,如同和他和美娜走到一块儿再正常不过了。

她从不觉得她抢了美娜的男朋友,于她相识邱牧白,这个有黑魆魆的男人,他时而柔和时而粗鲁,他有如野火,恨不能把身边的人全部成为灰烬。

她觉得与其说他是在爱美娜,还不如说他是在恨美娜。

邱牧白一边儿和她热恋,一边儿凶狠冷漠对韩美娜,在友善与爱情里,女人只会选爱情! 韩美娜推开房门的时间,何希妍正象条蛇缠在邱牧白的腰际。

她觉得走错了门,是一场幻景。

她很静退了出来,从新瞧了瞧大门牌号,没错,她从新推门而入。

当她望着面前这个男人时,她只是轻轻的一颤,回答了:\"好\"就一个字,代表着从新改写,这以后将不再是她居住的地方,他已经不是韩美娜。

\"给我滚,不要坐在这,不要脏了沙发,给我滚,滚……\" 她疯了一样,把邱牧白和何希妍拉了起来,将这对男女推出门外,韩美娜轻轻地闭上了眼球,等候着疾风骤雨,她奇怪为什么没哭,她晕倒了。

她明白了一切,她是流产了。

他推开病房的门,很静地走了进去,韩美娜躺在床上,美目双闭,一张因血液减少而变白的脸,刘明凯站在她的床边,凝望着这张脸,在刘明凯的心中,现在的韩美娜更惹人垂爱,心疼。

夜,寂静。

病房里更静。

如同这是另一个世界?刘明凯突然伤心起来,他对这个女人有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向往。

如同在他体里的火山,突然间冒了出来,连他都措手不及。

一场\"战争\"拉开了序幕。

\"你要再不回来,我们就准备报警了。

\"母亲安丽颖急不待的说。

爸爸刘子雄,黑沉着脸。

他故作轻松地叫了一声:\"爸,我回来了。

\" 没应声家里像装了消音器,安丽颖特别喜爱刘明凯,见夫婿绷着的脸,给刘明凯用眼睛暗示。

刘明凯理解母亲的意思,他正准备溜进房屋,半路给揽截了。

\"你去那里了!\"刘子雄不减往事的威信。

\"我说了吗?在外随便走走。

\"

 

第四章

 

\"你还要诡辩?你啥时学会诡辩?学的不诚恳了?我刘子雄是这么教你做人的吗?\" \"以后再问嘛,让他先睡,\"安丽颖还想说什么……被刘子雄硬生生的打断:\"闭上你的嘴,他没睡,我们有睡吗?\" 安丽颖的话激起了刘子雄的怒:“这是你惯的,你看看,才刚返国,就彻夜不归?” 刘明凯望着盛怒的爸爸,他突然特别烦闷。

伤心难过的望了爸爸一眼说:\"爸,你就那么不信我?我在你心里真的是毫无是处?\" 不,他爱他,只是,他是的驾驶,让自己的儿子有时候,无法接受。

他摇了摆手,进了书房。

安丽颖向刘明凯挥了举手挥动,紧跟了进去。

\"你为何那样对儿子?\"安丽颖递给他一杯水又说:\"孩子都三十二了,还象小时那样的斥责,是不妥的。

\" \"你信他随便走走?\"反诘说,并说:\"我敢打睹,今天晚上一定和那一个韩小姐有关系。

\" \"那又怎样?孩子都三十出头了,交女朋友也正常!\" \"是正常,我是怕他,怕他受伤害呀!\" \"哪有男的吃亏的?\"安丽颖笑笑。

\"你懂啥子?\"刘子雄丢下这句就再也没吱声。

他轻轻地叹了叹息,对刘子雄来说,安丽颖不是他最爱的女人,在安丽颖之前,他的心已经给了别人,她便是林芸儿。

林芸儿是他的同学,且不说她的美超出众人,为人更是善解人意,她是学院里男学生追求的梦中情人,当初的他们都很年幼,却是人生最很好的回忆…… 安丽颖端着燕窝走了进来:\"老刘,都一夜没合眼,先喝了这碗燕窝罢。

\" \"想啥子美事呢?\" 他接过燕窝说:\"我很担心他!\" \"你不说,我怎会明确?\"安丽颖叹了叹息。

刘子雄望了一眼安丽颖,说来好笑,这个他瞧不上的一个女人,倒和他一块儿走了过来,人的生活真真是奥妙。

\"昨夜没休息好,今日还去企业么?\"安丽颖问。

他轻轻的拍了拍安丽颖的肩,笑:\"我很好,倒是你该去睡一觉了。

\" \"明凯呢?\" \"我一会去看他。

\" 安丽颖和气的笑了一下子,继续很蜜意地望远望刘子雄,如同说:\"我信!\" \"对了,我知晓是为何回事了?\"他心里惊呼。

\"原来是这么?\" 头脑里灵光一闪了,太像了。

韩小姐象林芸儿。

这便是他为什么担心明凯的原故? \"爸,你为何睡在这?\" 他微睁着双眼,面前的明凯恍若梦幻里的那束鲜花。

\"我不要花,\"他滴咕。

\"父亲,这哪有花呀?\"他俯下体子,将手放在他的头上,试了试温度说:\"没发烧!\" \"谁说我在发烧?\"刘子雄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我在等你呢,臭小子。

\" \"爸,昨晚回来晚了一点儿?\" \"我是想知晓实事。

\" \"父亲,不想,都这把岁数了,你还那么固执,是韩小姐发生事故了,我送她去医院…… \"那你现在是要去医院?\" \"是的\" \"为什么不把晓营带去,她是晓营邀约来参加晚会的。

\"刘子雄提醒说。

\"是呀,我为何没想到?\"他飞步向前,吻了一下子刘子雄,说:\"谢谢父亲!\"继续就飞同样普通地冲了出去。

刘子雄摸着刚才被儿子吻过的头上,心中不知为何回事,竟至象十八岁的青年同样兴奋过度得难于自抑。

\"老刘,老刘,儿子去哪了?\"她跟在刘子雄的背面,一个劲地大喊。

\"我哪知晓,有可能又出去散啥子步了罢?\" 不知是为何,刘子雄的头里,像突然有啥敲了一下子,起初到嘴的话却成了这样。

他不想瞒安丽颖的,只是,他的心中乱乱的。

\"哦,你没问他去那里?\" \"没问,你不是不容吧我问嘛!\" 安丽颖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讷闷说:\"明凯才回来三天不到,你就不干了,叫我说你啥好呀,老刘!\" \"媳妇说的是,我也想试着听你的,不好吗?\" 她想,无事献热情非奸即盗。

她坏坏地望远望刘子雄说:\"说罢,有啥事求我?\" 对安丽颖而言,刘子雄是她头上的那片天。

她从来没有违逆\"上天的意旨\",换作话说,谁又能真正去违逆上天的意旨呢? 韩美娜是林芸儿的女儿,韩美娜有如是累了,躺在床上快一星期了,怎奈之下,晓营找到她的母亲。

\"她为何不接受醒来?\"他着急的问。

\"她一定遭受过非常刺激,使她断了活下去的信心。

\" \"会吗?\" \"会的。

\"大夫一定说:\"病人抵抗着舒醒。

见到她母亲,他才知道韩美娜超群脱俗的美丽,归功于她的母亲,有其母必有其女。

\"婶,韩小姐的病才是关紧。

\" \"好的\" 有了林芸儿,美娜的病就有盼了。

\"女人嘛,可以娶一个出众的回去,把自身管得死死的。

\"刘明凯一边儿嘲弄,一边儿望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你赶时间呀?\" \"没有。

\"刘明凯笑笑。

何希妍是刘明凯小时候的玩伴,说来也真是巧,她起初觉得,只要没韩美娜,她是不能遇到邱牧白。

她轻轻的叹了叹息,一股不畅快顷刻从心上冒了出来。

\"邱牧白,你敢耍我?我何希妍可不是韩美娜!\" 想着,她的电话就响了。

一看,是邱牧白的。

\"等着瞧!\"她恨恨的。

邱牧白,这是何希妍的讲话声吗?懒又困倦,简略的问了句:\"你淋到雨没?我去找你,你已经走了。

\" \"操劳了。

\" \"我去接我妈了,迟到了。

\" 没等何希妍回话,他就挂了电话。

对何希妍来说,男人一朝温柔的,不亚于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何希妍一边儿心里谋略着,一边儿冷冷地傻笑。

光是,她那颗心早已被忌妒塞得满满的,要命的是,她的遇到邱牧白,溃不成沙,转眼,邱牧白的一吻便会让她忘得一干二净。

本文标签:差差的痛的视频30分钟

上一篇:2021(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而已视频)最新章节阅读

下一篇:2021热门(难受就一颗一颗挤出来)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