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真是不经弄的小东西视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1-09-25 21:27: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顾学长现在已经在房间里面了吧? ‘咔嚓’一声,房间的门终于开了,一道颀长的身影背对着他,白色浴袍松垮的穿在身上。“顾学长……我来了!” 盛夏

顾学长现在已经在房间里面了吧? ‘咔嚓’一声,房间的门终于开了,一道颀长的身影背对着他,白色浴袍松垮的穿在身上。

“顾学长……我来了!” 盛夏摇晃着朝那抹人影扑过去,她是既高兴又兴奋,没想到顾学长也喜欢她。

“顾学长我喜欢你好久了。

” 顾学长? 女孩接连的两个‘顾学长’,让顾年时动作一滞,放下高脚杯,转身,让她直接撞进了他冰冷的怀抱里。

他扣住她的手臂,将她从怀里拉出了些许,黑眸看仔细了面前的这张小脸,月牙似的细眉,樱桃般的唇。

他眉心皱起,立刻认出了她的身份。

243hajtuwy5vom.jpg

盛夏?怎么是她? “你看我干什么呀?不高兴吗?嘻嘻,可是我高兴呀……要亲亲~” 盛夏借着喝了酒,胆子大,忽然就伸出手,搂着男人的脖子吻了上去,贴上他冰冷的唇瓣。

她肌肤滚烫不已,忍不住嘤咛出声。

顾年时浑身僵硬,明明她的吻技如此生疏,却迅速地激发了他体内的荷尔蒙,某处很明显的有了反应。

随着她的撩拨,他脑中残留的冷静,被一点一点吞噬,他逼近一步,用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的吻了过去。

顾学长怎么这么粗鲁,太Man了! 盛夏这么想着,没一会就气喘吁吁,脸颊泛红。

“顾学长,今天是我的生日。

” 盛夏大着胆子将小手放在男人胸膛上,她明显感觉男人身体僵硬,越发地羞涩:“你……愿意接受我吗?” 又是顾学长!! 被当成替代品的顾年时眼眸一沉,长臂一揽将她打横抱起,三步两步走到床边,地将盛夏摔了上去。

盛夏被摔的有些疼,奇怪男人怎么似乎生气了,下一秒,那抹高大身躯就覆了上来,看来,他必须得让这个小女人吃点教训了! “你……” 盛夏有些怕,用手抓着衣领想说什么,男人低头封住她的唇,吻的凶猛又霸道,啃咬着她的唇瓣,一颗一颗解-开了她的纽扣。

狠狠的贯穿了她的美好! “呃……嗯……” 盛夏被吻的找不着北,很快就丧失思考能力,伸手搂住男人的脖子。

今晚,她一定要把自己交给顾学长! …… 滴滴滴! “谁呀,大清早的?” 本来阳光就够刺眼,加上手机震动,盛夏简直被吵的头疼,咕哝着,伸手把床头柜上的手机摸了过来。

她半睁着眼,迷迷糊糊看到好像是一条短信。

顾学长:夏夏,下午别忘记来学校拿资料。

等等!顾学长的消息? 盛夏盯着手机看了几秒,‘顾学长’那三个字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猛然从床上坐起来,薄被从身上滑落,她手臂上密密麻麻都是吻痕。

整个卧室豪华典雅,地毯上散落男女的衣物,床头柜还放着价值不菲的男士腕表,以及空气中的欢情味道…… 听着从浴室传来的哗哗水声,盛夏脸色更白了。

顾学长给她发短信,那,那浴室里的男人是谁? 难道她睡错人了?

 

第二章 :被盛父逼迫

 

盛夏越想越害怕,不敢在这多做停留,捡起衣服穿上,仓皇地离开酒店。

可没想到她刚从酒店后门出去,早在这埋伏好的记者们一窝蜂冲出来,无数镁光灯对准她的脸。

“盛小姐,据说你昨夜带男人来酒店私会,是真的吗?” “盛小姐你昨天才过完成人礼,这是不是太迫不及待了?还是说你原本的生活就是这么不堪的?” “盛小姐,男人是谁,方不方便告知一下?” 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无情,盛夏难以承受,不知道用了多大力气才从他们的圈子里跑出去,路边急急拦了一辆车就上去。

盛夏捏着手指,对于早上醒来看到的那一幕幕,惶恐又不安。

到底为什么啊? 她明明把房卡交给了顾学长,怎么会睡错人呢,难道是她进来没锁门,别人走错了? 刚刚那群记者又是怎么回事? 半小时后,盛夏回到了盛家。

只是没想到,她人才进屋,沙发上的盛父立刻起来往她这走来,怒气冲冲,扬手就狠狠一巴掌:“盛夏,看看你干的好事!” 盛夏被打的直接摔在地上,接着一份报纸甩在她身上。

盛夏低头,看到整版娱乐新闻都是爆料她昨晚过生日的事,被人拍到偷偷摸摸去酒店,随后一个男人也跟着进了她定的房间。

为什么会记者跟拍? 她过生日只是邀请了一些朋友和同学而已,算得上半私密性,也只是跟盛父说了一声,那些记者…… 恐怕都是那个女人请来的? 想到这里,盛夏脸色冷了下来。

而盛父还在对她大骂着:“盛家才上市,你就闹出这样的丑闻!你简直跟你妈一个德行,就知道到处招蜂引蝶!” “盛瑾让,你怎么说我可以,别说我妈!” 盛夏抹了把唇边的血,从地上爬起来冷冷看着盛父:“我妈是怎么死的,难道你不清楚?” “咦,姐姐回来了呀?”伴随着女孩的娇笑声,盛夏扭头,看到一对母女从楼上下来。

看到这恶心的母女俩,盛夏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涌。

三年前母亲去世后,父亲就把小三冉君接了回来。

小三大摇大摆的把东西全搬来盛夏,还带来了女儿盛黎安。

自那以后,盛夏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盛父的爱全落在盛黎安身上。

看到半边脸颊高高肿起的盛夏,盛黎安一脸幸灾乐祸。

“姐姐呀,本来就是你的不对。

你才成年就去找男人,还闹得全城皆知,公司股票下跌,爸爸当然生气。

” “昨晚的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盛夏往盛黎安逼近,狠狠盯着她:“是你安排了别人进那个房间,还爆料给媒体的,是不是!” 盛夏没忘记她和盛父说要过生日时,盛黎安可竖着耳朵在一旁偷听! “姐姐,你你你……” 盛黎安一副被冤枉的委屈样子,跺跺脚,委屈的和盛父说:“爸爸你看,姐姐自己做错事,她还怪我。

” 盛父溺爱盛黎安,见她受了委屈,立刻骂盛夏:“贱种,你自己做错事让盛家这么难堪,还想拿你妹妹出气,信不信我打死你?!” 父亲的态度让盛夏一颗心凉透了。

 

第三章 :车祸

 

继母假情假意地说,“盛夏,赶紧和你爸道歉,然后召开记者会说你是被骗的,赶紧吧!” 盛夏当然没错过继母那一脸‘你活该’的表情,冷冷一笑,对盛父说:“昨晚那男人就是我找来的,我过生日,送自己一份礼物有什么不行?” “你做这么丢人的事还有理?”盛父气的哆嗦,抬手又是一巴掌甩过去。

巴掌落下之前,盛夏就牢牢抓着盛父的手腕。

她可不会给别人再打自己巴掌的机会! 盛夏愤怒的瞪着盛父,嘲讽的说:“盛瑾让,我告诉你!是你为了娶这个小三进门害死了我妈!我要是小贱种,那你也是小贱种的亲爹!” 盛父气得呼吸都乱了,继母在一边给他顺气。

气顺了后,盛父手朝门外一指:“你给我滚!滚远远的,我没你这个女儿!” 盛夏甩开他的手,直接上楼。

盛黎安得意极了。

真好,也不亏她花那么大加钱请了那些媒体记者去堵人,终于把盛夏这个多余的人赶出盛家了。

以后,她就是盛家唯一的掌上明珠了! 盛黎安似乎听到手机震动声,扭头一看,发现声音是从沙发上的包里传出来的。

是盛夏的包。

盛夏不在,盛黎安直接过去,从包里翻出手机,看到了一条短信。

顾年时:盛夏,关于昨晚的事,我们谈谈。

盛黎安瞪大眼睛。

顾年时这什么意思?难道昨晚和盛夏睡的男人是他? 不可能啊,那她安排的人去哪了? 明明自己也是盛家的小姐,为什么顾家两兄弟都对盛夏那么好…… 盛黎安越想越气,嫉妒的脸色都扭曲了,噼里啪啦回了一条消息过去。

发了消息后,盛黎安恶毒一笑,直接将S-M卡从手机拔出,悄悄扔垃圾桶,再将手机塞回盛夏的包里。

几分钟后,盛夏提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

盛黎安上前,假情假意的劝道:“姐姐,你就跟爸爸道的歉吧,你一个人能去哪呢?” “滚!”盛夏瞥了她一眼。

盛黎安脸色一恼,退到旁边。

盛夏拿起包包,一手推着行李箱,看都不看盛父几个人一眼,直接离开。

后面,盛黎安冷冷笑着,暗暗诅咒:盛夏,你最好死在外面,永远永远也不要回来! 另一边,顾氏—— 摸出手机看到那条最新消息,顾年时‘啪’地一声合上了面前的合同,手中的钢笔也让他丢到了一边。

他恶心? 昨晚的事,就那么让她不堪吗? 他面色岑冷,迅速的拨电话,系统提示对方已关机,狠狠推开椅子,他沉着脸大步往外走去。

他一定要去问清楚! 顾年时还在半路上,手机‘嘟嘟嘟’地就响了起来。

是他的大哥顾怀臣。

“阿时,盛伯父说夏夏出国了,好端端的,夏夏怎么出国了?我打她电话是关机,你怎么知道回事吗?” 她……竟然出国了? 回了那样的短信,又迅速出国…… 顾年时握着方向盘的手不断用力,骨节分明的手臂青筋暴起,一个没留神,被后面车撞倒,方向盘失去控制,车子狠狠撞倒树上,前挡风玻璃整片碎裂。

“砰!”地一声,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响。

“阿时!阿时你怎么了?” 电话那端的顾怀臣急切地喊着,顾年时却渐渐听不清楚他的声音。

 

第四章 :为了遗产而回国

 

六年后,江城机场。

人群中有个尤为显眼的小男孩,穿着运动服,长得唇红齿白,有着一双非常漂亮的湛蓝色眼睛。

路人不由惊叹:真是个好看的混血小孩! “夏夏,快点快点!”小男孩朝后面的年轻女人招手。

寻着小男孩视线看去,一个身姿纤细的女人正推着行李箱走出。

一套和小男孩同款运动服,气质出众,一副墨镜遮脸。

或许嫌女人走的太慢,小男孩眉头一皱,直接过去推她,还嚷嚷道:“妈咪你快点,我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你忍心你的小宝贝饿死嘛!” “盛小骐,你太夸张了。

你忘记刚才你在飞机上吃了多少东西了吗?人家空姐都快被你折腾死了!”盛夏用手在小家伙脑袋上戳了戳。

“谁让她长得那么漂亮的!”所以他才不停的点餐啊,让那个漂亮的姐姐多给他服务几次! “就你鬼点子多!” “妈咪,你该庆幸,这样以后你就不用担心我泡不到妞了啊!” “你你你……”真不知道她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怪胎的! 盛夏气的直接揪他耳朵,盛小骐嗷嗷直叫。

母子俩就这样一路闹腾着出了机场大厅。

上了出租后,盛夏告知司机地址。

看着从窗外飞快飞逝的景色,她一时有些恍悟。

六年啊,她又回来了。

当初出国前盛夏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回来江城这个痛苦的城市。

没想到时隔六年,为了母亲的遗产,她不得不回来,只是,这次不是一个人。

“哇!火锅,烤鱼,还有烤肉......”盛小骐翻着菜单,还不忘询问盛夏的意见:“妈咪,你吃火锅吗?” 盛夏,“妈咪不挑食,你选吧,但是吃完饭,我们要去看看外婆。

” 六年前生日晚会的那夜对盛夏来说,简直犹如噩梦,她到国外就恨不得全部忘掉。

可没想到三个月后,她竟然检查出怀孕了。

她很坚决的要流掉,可医生说她有宫寒,如果拿掉,以后再怀上的机会很小,她才放弃了想法。

很快,车子抵达了墓园。

盛夏一手拿着从花店买来的百合花,一手牵着盛小骐进入墓园,穿过无数墓碑走到了盛母的墓碑前。

墓碑上的母亲依旧那么漂亮,对盛夏露出温柔的笑容。

盛夏眼圈一点点泛红,弯腰,将新鲜百合放在墓碑前,轻声道:“妈,六年没来看你了,你还好吗?我很想你……” 她的母亲一生好强,陪着父亲创办公司,以为能恩爱到白头,没想到父亲却出-轨,母亲抑郁症复发,在她十六岁就撒手走了。

想着以前的事,盛夏忍不住落泪。

“妈咪,不哭。

”盛小骐紧紧拉着盛夏的手,哄着她:“外婆不在还有我,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咪你的。

” 盛小骐一脸认真的对着墓碑,“外婆,我叫盛小骐,是您的外孙哦,虽然您没见过我,但是妈咪经常跟我说起您。

外婆您就安心长眠吧,我会替您照顾好您的大宝贝的!” 盛夏破涕为笑,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小骐真乖。

” 这六年来,幸好有小家伙陪伴着,她才不至于那么孤单,也幸好她当初没有拿掉这个孩子,真的很庆幸。

祭拜完后,小家伙跟着盛夏蹦蹦跳跳的往墓园外走,半途尿急了。

 

第五章 :大家都有小鸟

 

“妈咪,我去上洗手间,你等我一下!” “去吧,妈咪在车上等你。

” 盛小骐憋着尿一路小跑到洗手间。

幸好便池有高中低几个档位,小家伙踮起脚就能够着,飞快脱下运动裤。

尿尿的时候,盛小骐滴溜溜的眼睛四处看,发现自己旁边站着一位个子高高的叔叔,穿着笔挺的西装,黑发干净利落,一手扶着那儿。

盛小骐瞅了瞅自己的小鸟,忍不住伸长脑袋往男人看去。

顾年时正在解手,猛然感受到一道炽热目光。

一扭头,才发现旁边的小不点伸着脑袋往自己这看,漂亮的湛蓝色眼睛让他晃了神。

蓝眼睛,混血儿吗? 可是在发现小家伙的视线停留在他某处时,顾年时满头黑线,正好解手完毕,他利索的拉上裤链,迈下台阶到洗手池边,拧开水龙头。

“嘁”盛小骐瘪了下嘴巴,哼道:“不就是小鸟,我又不是没有,至于遮遮藏藏嘛!” 这话刚好被顾年时听见,洗手的动作顿了顿。

“……” 现在的小孩子,思想都这么奔放了?还是他太过于传统了? 解完手后,盛小骐冲顾年时扮了个鬼脸,嘀咕两句什么,蹦蹦跳跳地离开,顾年时紧皱的眉心,似有了舒展的痕迹。

以至于上车后,向来凉薄的神情,也多了一丝暖意。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他,忍不住问:“顾先生,什么事这么高兴?” “没事。

”顾年时清了清嗓子。

司机也识趣没问,将车子开出停车场。

顾年时身子往椅背上靠着,长腿交叠,单手撑着下颚,看向窗外。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与他们擦肩而过,先前他在洗手间碰到的小男孩坐在后座,挥舞着小手和身旁的女人讲着什么。

女人身子微微侧着,露出半边侧颜,依稀看清她的模样。

顾年时呼吸一沉。

盛夏?! 她不是在国外吗,难道回来了? 他分神的时候,那出租车已经超过他们开到了前面。

顾年时当即吩咐司机,“立刻追紧前面那辆车!” “是,顾先生。

” 司机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照顾年时的吩咐,踩下油门,循着那辆车的车牌,在车流中穿梭着。

可上了主干道后,车流明显变多了,不断有车辆超行。

再往前看,已寻不见了那辆出租车。

从后视镜瞥见顾年时阴沉的脸色,司机胆战心惊,“顾,顾先生,我记得那出租车的车牌,不如……” “不用了。

”沉默半晌,顾年时从口袋摸出手机。

本文标签:真是不经弄的小东西视频

上一篇:2021热门(难受就一颗一颗挤出来)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下一篇:2021好看的(不知深浅po1v2笔趣阁)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